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事情刚刚发生,酒店的管理人员立即赶了过来,不过看清场内的人之后,他们识趣的闭上了嘴巴,这里的几个人,没有一个是他们能得罪得,一个说话不当,任何一方势力都可以让他们在明城彻底消失。

    在场的加上服务员、其他的顾客以及刀疤脸带来的黑衣人,差不多有十多人,不过在刀疤的示意下,几个黑衣人便开始清场,不大会看热闹的无关人等,加上酒店的员工全部消失在三楼。

    看到这一幕,方程更加确定刀疤脸身份不一般,普通人哪有这么**的能耐?不过他然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欺负罗碧灵两人,心念一转,于是走出洗手间里,和酒店服务员一起下了楼梯。

    蒋欣宜正担心方程,一转脸看到他被黑衣人撵下楼,没有被罗碧灵发现他在此,心里这才稍微放下心来。

    三楼大厅,黑衣人清场完毕,立即紧紧围住罗碧灵和蒋欣宜,场内的气氛一时间充满了紧张气氛。

    罗碧灵平时遇到的人逢迎她还阑及,哪有这样被戏弄的时候,可眼前的人是她父亲的死对头,并不是任她随意呼喝的主。

    看着他嚣张的样子,再看看身后几个目露凶光的黑衣人,她心里也是十分担心,后悔不该临时把保镖撵走,到现在她只能强装镇定,问道:“杜南,你想怎么样?”

    杜南哈哈大笑,脸上满是戏谑的神,“我刚从外地回来就碰到对手的儿,哈哈,你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晚上陪我的弟兄玩玩。”

    他的手下听到这话,纷纷露出荡的笑容,让场内的两人均是害怕不已,吓垫苍白,不过罗碧灵毕竟出身于黑道世家,胆子也比蒋欣宜大一些,喝道:“你敢!”

    “在明城,还有我杜南不敢的事情吗?”杜南脸上现出冷酷的神,“再说了有罗在这,我还怕什么?”

    罗碧灵知道今晚的事情不能善了,纠:“我可以留下来,你放她走。”

    蒋欣宜捏了捏她的手,示意她不要说话,“南叔,您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让我们走吧。”

    杜南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她,“欣宜,这里没你的事,你可以回去了,她呢,是必须要留下来的。”

    蒋家虽然不是黑道的人物,但在S省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一般来说是没人敢惹,杜南和蒋家也有着些微的交情,即便罗碧灵不说那话,他也不会对蒋欣宜怎样的。

    “不,我不能丢下小灵。”蒋欣宜很是倔强,紧紧拉着罗碧灵的手不放开。

    两人多年的感情,在关键的时刻就能看出真假,罗碧灵听了这话,心里涌出丝丝暖流,咬着牙道:“欣宜,你不要这样,听我的,赶紧回去吧,我父亲会来救我的。”

    就在这时一个年轻人跑上楼梯,叫道:“服务员,服务员,给我拿酒,人呢?”

    看到从下面突然冒出个人,杜南带来的手下立即走上前来,喝道:“这里没你的事,赶紧离开。”

    方程现在幻化的容貌阳刚气十足,加上换了衣服乱了发型,也不怕蒋欣宜两人认出他来,于是瞪了一眼嚣张的黑衣人,站着没动反而上前一步,装着喝醉的样子,叫道:“大个子,你怎么说话的?不知道讲文明懂礼貌树新风的意思吗?”

    看眼前的人是个生面孔,一副醉醺醺的姿态,那人脸上露出不悦神,随即上前抓向他的胳膊,准备把他扔到楼下。

    “一只小蜜蜂啊,飞到酒坛中啊,喝啊喝啊……”

    这人不是那梁公子带来的保镖,从步伐和出手的动作,方程就看到出,他只受过简单的搏击训练,比普通混混稍微能打一点,于是便唱着小蜜蜂,踉踉跄跄的向前一晃,双手胡乱拨了一下。

    那男子只觉眼前一,一股大力传来,接着身体一轻,似乎失去重心一般,咚的一下,不由自主的摔倒在地。

    那人摔了一下,看着其他兄弟的讥笑神,只觉垫子尽失,恼怒之下迅速爬起来,秘出拳砸向方程的后脑勺。

    “醉啦醉啦……”方程装疯卖傻,摇头晃脑哼着不成调的曲子,众人也不见他出手,那出拳的男子已经飞下了楼梯。

    咚咚咚的声音不绝于耳,这一下摔得比较厉害,那人唧唧哼哼的再也爬不起来。

    场内的人看到这一幕,均是目瞪口呆,露出惊讶神,猜不到哪冒出来的怪人,看似不经意的随便出手,就让一个精壮汉子失去了战斗力。

    “啊?这两个妞好正点啊。”方程哈哈一笑走上楼梯,大马金刀的坐在大厅的一个木椅上,看着蒋欣宜两人羞红了脸的样子,摆了摆手笑道:“你们不要看我,该咋办就咋办,我只是看热闹的。”

    “朋友好身手,在下杜南,敢问朋友混哪条道的?”刀疤已经看出方程的身手不错,没有让手下轻举妄动,而是主动地试探一番,看看是敌是友,否则以他的脾气,早就让人上前暴揍他一顿。

    听到杜南这两个字,方程也就明白了他的身份,这个人也是黑道出身,5年前忽然出现在明城,凭着过人的身手和狠厉的作风,短短几年就闯出了极大的名头,隐隐和罗新有分庭抗争的架势。

    两帮人马亦有过多次的冲突,不过这两年随着政府的高压政策以及各种原因,双方明面上的争斗渐渐的停止,暗里却是互相炕顺眼,随时可能爆发一场大规模的争斗。

    “我的名字你不配问!”方程此时也不管他杜南杜北,露出不悦神,狂傲的呵斥道:“什么道干你屁事?没事别来烦老子,该干嘛干嘛!”

    “他妈的,我废了你。”

    混黑道谁没有见过狂的,可是他们都还没有看过这么狂的,此时杜南的一个手下再也无法容忍,大踏步的走上来,想要给方程一点颜看看,然而刚走到他的身边,就被他一手抓住脖子扔下了楼。

    那人咚咚咚咚滚下楼梯,摔得七荤八素,先前被方程摔下去的人,刚刚爬起来,却再次被他砸中,于是两人再一次变成滚地葫芦……

    (新书榜很诡异,匠师未能上榜,这周过去就再也没有冲榜的机会了,喜欢本书的朋友,帮帮忙投票吧)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