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灵灵子的神情颇为兴奋,脸上的表情,显示出他的内心也是颇为激动,话刚刚落音,原本寂静的会场,爆了热力的掌声,许多人像是吃了兴奋药一样,把手掌拍的啪啪作响,似乎是在欢迎马上要被灵灵子请出来讲话的方程。(-) 书

    看着这100来位修为和他差不多的修士,方程不由得有些汗颜,这些人当中,年龄最小的也有100来岁,修为也算是不弱了,怎么还像是个小孩子那么容易激动,心境修为都修到狗身上去了吗?

    掌声渐渐消失的时候,灵灵子轻轻摆了摆手,继续表讲话:“今日邀请各位同道来此,主要有两个事情,第一是关于的,众位道友都知道,这些年来,修真界人才凋零,有越来越退步的迹象,几乎没有新鲜血液加入这个大家庭,有感于此,高层召开了秘密会议,决定修改入盟规则。”

    “具体规则已经定了下来并印刷成册,这里我也就不多说了,等到大会结束之后,各位同道请到乾坤厅领取。”

    顿了顿,他炯炯有神的目光在大厅里扫视了一眼,沉声道:“在座的同道中,有自身加入,门派却未入盟的,请道友们回去之后,好好和派中道友商议一下,我希望有越来越多的同道,都能加入到这个大家庭内,为我们重现修真界的辉煌尽一份力……”

    灵灵子的话落音,下面的修真们齐齐鼓掌,他的话音不高,说起话来抑扬顿挫,显得有些慢,听起来却格外的有吸引力和感染力,换句话来说,特能够蛊惑人心,让人不知不觉中。会在心头产生一种莫名兴奋的感觉,好像能够听到他说话,也是一件极为美好的事情。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王霸之气?”

    方程鼓掌的同时,转头看看其他人脸上露出疯狂地表情。心里不由得冒出了这样的想法,当然主席台上十来个人当中,也有一些人在做着敷衍式的鼓掌,这种不和谐的场面,让他觉得颇有意思。

    这时,旁边地玉机子对他露出了微笑,两人对视一眼。有些心照不宣的感觉。

    “大家静一静!”

    就在众人的情绪缓缓平静的时候,灵灵子轻喝了一声,等到会场完全平静下来的时候,他继续道:“今日大会的第二件事,与第一次参加大会的方程方道友有些关系。\\”

    他刚提到方程。一些修真地目光。再一次汇集到了方程地身边。让他感到有一些不大自在。偏偏又不能回瞪过去。只能默默地坐在柔软地椅子上。等待灵灵子继续讲话。

    “关于方程地事迹。大家想必都已经很清楚了。我在这里也不需要多讲。这次请来方程道友地目地。就是想听他讲一下他地修真经历以及炼器方面地知识。下面。我们以热烈地掌声。恭请方道友出来讲话。”

    掌声再一次响起来。99%地修真都在疯狂地拍手。他们脸上带着浓浓地热切。面目表情竟然显得有些狰狞。方程扫视了一眼。现刚才主席台上敷衍式鼓掌地几个老道士。也很真诚地鼓掌欢迎他。看着他地眼神更显得有些明亮了。

    到了这个时候。方程不得不站了起来。从玉机子告诉他请他过来之后。他就预料到现在地场面了。以前他默默无名时。除了青山和剑心门等少数朋友知道他之外。其他人根本不晓得有他这号人物地存在。直到他正式踏进修真界。进入灵才市场开始。他地大名才在修真界广泛地传播。

    究其原因。终究还是因为炼器之道。若不是他出售乾坤戒指和玉佛以及仙石。谁能知道他记得他?

    方程既然预料到了。也就预先准备了一番说辞。以前刚在市场内出现时所编地。我只是帮我地朋友出售物品地理由。已经不能再说出来了。因为灵华道人早就识破了他地谎言。其他人也能从他地出身来历调查出来。所以他准备要说地话。其实是7分真3分假地一番说辞。

    现场超过100双眼睛盯着方程,其中更有几道眼神,犹如火辣辣的太阳一般,直接照在了他的心里,让他不得不谨慎起来,这些修道几百年地老头子,无论是眼力、修为还是阅历都高人一等,他得仔细地在心头组织一下语言。

    “方道友,你快说啊,你是怎么学会炼器之法的?”一些心急地人,已经忍不住好奇催促起来。

    “道友,你是不是得到飞升遗留的秘籍了?”

    “方程,你是不是修真前就是特异功能?”……

    一连串乱七八糟的问题,差点弄到方程心神大乱,这时灵灵子话了,“众位道友静一静,静一静。”

    他身为修真界第一大派四灵门的掌门,又是功力排在前三的修道,加上身兼修真盟主的要职,说话还是很有威严的,话落音,一些聒噪的声音就消失不见了。

    “众位修真界的同道,我的修真经历比较复杂,且让我慢慢同你们叙说……”看着下面上百双热切的眼神,方程开始了讲话,这些人中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修为和他想当,还有20多个修为比他精深的人,若是他选择沉默,相信即将爆出来的躁动,会让他陷入极为危险的境地。

    现在他有些后悔了,不该来这里参加什么劳什子的大会,这些人明摆着,是想从他的身上捞到好处,如果他不说,或许就要成为修真界的公敌,以他现在的能耐,不可能独力对抗整个修真界,所以必须要说,但是该怎么说,说的是真是假,就是他自身来掌控了。

    “说句实话,在修真之前,我并不是什么异能,呵呵,这位朋友的猜测有些不准确。”方程的话落音,下面爆出阵阵笑声,提出那个问题的修真,则是满脸通红的样子,不过却没有什么尴尬,毕竟方程的口气也是带着些打趣的意味。

    “大概在10年前,我还是个学生的时候,得到了一块带着修真功法的玉简,起初,我并不知道这个是玉简,也没有探测的方法,就当作玉器戴在了脖子上,一直等到2年后,才有机会学习玉简里面的功法。”

    方程说到这,一个修真插话了,“方道友,你是一个普通学生,精神力应该很弱,没有修道拥有的神识,是怎么探测到玉简里面的玄机的呢?”

    “这个问题问得好!”

    方程呵呵一笑,忽然觉得浑身轻松起来,感觉着像是面对众多媒体的明星一般,这些话,其实一开始就是假的,不过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能听得出来罢了。

    “我读书时是个爱打架的学生,一日放学后被校外混混堵住,一顿免费的拳脚整容之后,我被打的头破血流,恰巧有几滴血滴在了玉简上,我这才知道,原来这块玉简,是8000年前七星真君留下来的修真功法。”

    他这满嘴谎言的话,顿时引起了下面修真的猜测,修真界中也有些修真法宝或玉简,是用滴血的方式认主的,这个没有什么,不过这8000年前的修真,应该是比较古老的一脉了,谁都没有见过,也不知到底是真是假,不过看他神色间不似假话,大部分的人都想信了他的说法。

    “就这样,我踏进了修真的门槛,一步一步的修炼,半年筑基,半年引气,一年后就到了培元期元丹阶,因为我的父母临终前的愿望就是我能考上大学,加上我也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还有修真界,以及各位在场的同道存在,所以就安安心心的上学,直到我遇到了同在明城的青山门的道友……”

    方程的这番话,隐瞒了七星浑天梭的真相,以一个虚构的七星真君代替,说的是口沫横飞,一直讲到踏进灵才市场方才结束。

    众人听得如痴如醉,等到他讲完之后,又爆了一系列的讨论,天啊,短短8年修到化婴期,这是多么变态的存在啊,除此之外,这变态的方程方道友还会炼器,简直就是上天派到修真界来拯救我们的存在,若是大家都学会了炼器之法,修炼速度成倍递增,很快就能恢复到千多年前修真界的辉煌荣景,很快就能打破千多年都无法霞举飞升的局面了……

    就在众人热切讨论的时候,主席台上,一个老道士站了起来,“方道友,能说说你是怎么炼器的吗?”

    这老道慈眉善目仙风道骨,看起来让人生出亲切的感觉,不过面生的很,方程也不认识,就低声询问身边的玉机子,“这位是?”

    “是我的师兄,天一门的掌门玉泉子。”

    方程点了点头,笑道:“很抱歉,炼器之法我不会说,即便我说了,你们也都不懂。”他这话说出来,下面立即爆了阵阵喧闹声……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