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那虫长约有半尺,通体晶莹,洁白如玉,不仅看起来毫不丑陋,反而颇为可爱的样子。

    望着像自己冲过来的僵尸,林轩冲掌中的奇虫一指。

    一道血光在那虫的身体表面划过,奇妙的事情发生了,两头僵尸“嘭”的一声栽倒在地,虽然枯焦的容颜上看不出表情,但从吼叫声中也能轻易听出,痛苦以极。

    “这天蚕蛊果然好用。”

    林轩自言自语,随即袖袍一拂,两道红霞射出,分别缠绕在两具僵尸的身上。

    “合!”

    林轩手掐法诀,口中轻叱,只见那红霞一阵扭曲,化为了一圈圈的绳索,将两头怪物捆得跟粽子相似,然后林轩左手一翻,掌中出现了一黑色的口袋。^^首发 小 说 5 2 0 ^^

    有点像灵兽袋,可袋身表面的符文却截然不同。

    将其打开,一道黑芒射了出来,将两头僵尸一卷,飞回口袋。

    此物名叫“灵鬼袋”,乃是鬼道修士装各种幽冥鬼宠的宝物,不仅能让丝毫阴气不露,而且还有滋养鬼物的效果。

    其价值远比灵兽袋高得多,坊市中也很少有卖,当然,一些秘市的拍卖会上倒有可能出现,林轩这个,是在天煞魔君的洞府所得。

    当初倒也没想到自己会用得上,只不过此物稀有,价值极高,故而也就顺手牵羊。=小 说 5 2 0 首 发==

    如今用来装僵尸最好。

    勒紧袋口,林轩这才神色一松,脸上露出一丝满意之色。

    原本以他现在的修为对付两具灵动中期的小僵尸,轻而易举,可一旦使用法力,必定会有灵力波动传出。如果引出大群修为精深的怪物,那可就糟糕以极。

    所以林轩才想到了用这蛊毒的主意。

    医毒原本就是一家,灵药山既然是精通炼丹之术的门派,宗门内与毒药有关地玉筒简自然也就不少。

    比如修炼阴阳诀所服用的七心丹就是由剧毒之物调配而成,毒性中和反而成了定神宁心的奇药。****

    只不过修真界不是世俗武林,毒药虽然霸道,对于修士而言作用却也有限得紧。

    已知的几种最强的毒物也不过能够力敌凝丹初期的修真者,远远无法媲美其他的妖兽。

    百毒童子已经算是千年来难得一见的用毒奇才了,号称毒药第一人,却也仅仅是凝丹初期。而且对上同阶修士,败多胜少。

    故而修真百艺之中,用毒,向来被视为一条很鸡肋的道路。

    明知道此种技艺没有多大用处,林轩自然不会吃饱了撑的去涉猎了。

    他只不过是在苦修地间隙,随便看了几本毒经当作休息。\\\\\\知道这次却派上了用场。

    他手中奇虫,乃是天蚕蛊的母虫。将其毒液制成的丹药喂公鸡服下,然后公鸡再被两头僵尸分食,毒性却可以暂不发作,只有当林轩催动母虫,这种蛊毒才会起作用。

    当然,蛊毒却也并不厉害,如果是筑基期的修士,完全可以调动灵力强行压制,不过对付两头相当于灵动中期小僵尸。已经绰绰有余。

    虽然催动母虫,也需要一点点的灵力,但却微乎其微,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用蛊毒制住僵尸,就不用担心使用法术而引来大群怪物。

    至于天蚕蛊母虫的来路,则是灵药山本来就有,此虫毒液的威力虽然不小,却也是炼制某种丹药地材料。*****

    本门的水虽然很深,但林轩毕竟是名义上的少掌门。去制药馆要一只这样并不算太珍贵的毒虫,轻而易举。

    然后按照毒经中的秘法,稍加祭炼,就可以使用。

    成功捕获两只僵尸以后,林轩如法炮制,再次挑了一个较远的尸洞,以公鸡做饵。施以毒蛊……

    转眼。三个时辰过去了。

    林轩看了看手中的灵鬼袋,里面所装的僵尸。已经有十五具之多,实力从灵动中期到后期不等,甚至还有两头相当于大圆满境界的怪物。对林轩来说,只要是筑基以下,这僵尸地修为自然是越高越好,然而捕捉两具大圆满境界的怪物时,还是出了一点纰漏。

    蛊毒几乎压制不住,差一点点林轩就不得不使用法术,还好有惊无险,否则惊动了整个峡谷的僵尸,肯定只有落荒而逃啊!

    再捉几具,差不多就够了,林轩像看中的一个尸洞走去。

    然而他身形浦动,突然像感觉到什么似地,脸色一变,身上的气息迅速收敛,黑芒一闪,隐入到了一块巨石的后面。

    两道耀眼以极的霞光,从远处的天边飞掠而来,没有丝毫收敛,就这么破开峡谷内的尸雾,直接冲了进来。

    一男一女两个修士,神态亲密,看起来是一对双修道侣,只不过落入旁人地眼里,却总有一种怪异的感觉。

    原因无他,那老者看上去已经七老八十了啊,须发皆白,虽然仙风道骨,身手矫健,但年纪总是很大的样子。

    而那女子,一头乌黑的秀发,长可及膝,水汪汪的眼睛,皮肤娇嫩,看上去不过二十许人。

    老夫少妻?

    如果是世俗,肯定在这是给人的第一感觉,不过放在修真界,可就不能轻易下结论。

    林轩虽然没有用神识探查,不过两人也毫无隐藏修为之意,凝丹期的修真者,林轩脸上露出骇然之色。

    这女子看着年轻,天知道已是活了几百年地老怪物,他里了理秀发,神态娇媚以极:“师哥,武师侄,与廖师侄就是在这儿陨落?”

    PS:请大家多投点推荐票吧,拜托了!

     58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