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钟,灵光闪烁,林轩再次出现在二十余丈之外了。呜呜之声传入耳里,依旧有飞刀所化光弹如影随形般的追了上去。

    借助阵法之力,这三十六柄飞刀不仅威力大得出奇,而且居然可以瞬移。

    林轩的脸色难看以极,右手挥落,已将那紫腆鞭祭出。

    此宝脱手以后,立刻化为一摇头摆尾的蛟龙,足有二十余丈长,通体紫色,浑身上下,更有一股诡异而强大的威压散而出。

    张开口,喷出一道紫色的光栓,同时双爪挥舞,嗤嗤的破空之声传入耳朵,无数爪影在半空中浮现了。

    然而与普通的攻击不同,那光柱四周有待文飘动。

    爪影吞吐闪烁,同样像另有玄机似的……

    “紫鳏!”不可能,此物怎么会在你手中?”

    慧通满脸错愕,表情跟见了鬼差不多,要知道云州虽是修炼圣地,但能够进入离合期的老怪物也就那么寥寥几个而已,屈指可数,彼此间都很熟。

    这紫骒i鞭乃九头老祖非常钟爱的一件宝物,慧通与对方打了几百年的交道,岂会认不出?

    这次因为罗家的阴谋,天云交易会上人妖两族死伤皆很惨重,陨落的其他修士暂且不说,最令人惊愕的是九头老祖居然也莫名失踪了,这件事情在修仙界引起了轩然大;\ a,要知道那老怪物可是五阶离合期的妖族。按理,人界能够威胁到他的存在着实没有几个。

    然而惊愕归惊愕,那老家伙确实没有下落,大家也就将这笔账算在罗家头上。可如今这紫腆鞭却在林轩手中。难道说一一一一一一

    慧通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心中仅仅是猜疑,但对林轩的讳忌,却明显更胜了一些。而把漫天的爪影已与飞刀所化的光球撞在一起。紫光闪烁,勉强将对方的攻击挡下来了。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其余的飞刀也飞过来了。

    林轩瞳孔徼缩,但也松了口气,这阵法虽然诡异,不过也并非完美至极,能够同时瞬移的飞刀只有两柄而已。这就为自己后面的行动争取了时机。袖袍一拂,一柄断剑飞掠而出。长不过尺许,表面裂纹遍布,偏偏却有磅礴的威压弥散而出。

    林轩所学虽然广博,但对方毕竟是离合期老怪物,这阵法又哪有那么容易破除,如今能够想到的,只有用通天灵宝与对方拼了。

    林轩毫不犹豫的伸手握住,浑身青光流离,将法力注入进去「一个个拳头大小的符文在剑刃上浮现而出,随后旋转闪烁,没入林轩的躯体之中,他的手掌被一层银芒包裹,一个个铜钱大小的鲸片出现了。

    慧通见了此幕,一声大喝,双手大开大阗,附近的天地元气如同江湖决口,向着那些飞刀所化的光球飞掠而去。顷刻之间,那些光球的体积再次暴涨起来。

    每一个的威力,都绝对不下于元婴后期修士本命法宝的全力一击,而除了被紫腆鞭所挡住的两个,这样的光球,一共还有三十四枚之多。威力可想了……

    别说区区元婴后期的修仙者,就算是离合期老怪物,除了望亭楼,也绝没有人敢直缨其锋。

    林轩的脸色难看以极,不过到了此时此s,1,哪还有什么好犹豫,将魔缘剑高高举起,朝着前方挥落下去。“合!”

    慧通也瞳孔橄缩,随着他的动作,那三十四柄飞刀所化光球,飒然往中间一聚,合而为一。

    噼里啪啦的爆裂声传入耳里,一枚金色的光球腾升而起,在那光球中心,所有的飞刀排列组合,构成了一个大大的“佛”。梵唱的声音在四周响起来了。

    而随着林轩右手挥落,一道璀璨的剑气浮现而出,表面符文翻涌,轰隆隆的压像了那光球。剑气呈银色,虽谈不上连天接地,但也有三四十丈长的样子,声势惊人以极。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林轩与慧通交手没几合,就各自拿出了压箱底的功夫。慧通的刀阵固然非同小可,然而林轩通天灵宝的威力又岂容小视了。

    光球与剑芒相触,一时之间,只见整今天幕,都被金银两色占据了,不时可以看见诡异的符文翻涌……

    而剑芒与光球拼命撕斗,却带来了可怕的威压,整个大地不停颤抖,远处的山峰出现了一道一道的巨大裂缝。碎石如雨点般往下落。而千影宗与姬家修为低浅的弟子喷血的更不在少数。

    尽管林轩与慧通交手,他们早已退到十佘里外,可两人绝技硬碰的余波还是太可怕了点。五颜六色的光芒冲天而起,那些家伙忙祭出了五颜六色的防御灵器。慧通的脸色难看以极,在轩辕城近郊的时候,他就领教过林轩魔缘剑的威力,可根本无法与眼前相比。可恶!老和尚的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之色。高宣了一声“阿弥陀佛”随后将嘴张开,一口精血喷吐出来。那精血迎风一闪-,再次化为金色的“佛”字,注入到了光球里。

    林轩见了,瞳孔微缩,自然也不会闲着,右手挥舞,刷刷刷「一连三剑向前劈出。银色剑芒闪烁■……

    当然与刚刚全力一击相比,明显大为不及,但几道剑气合一,也拥有非同小可的威力。双方咬牙切齿,皆想置对方于死地。轰!震天的巨响传入耳朵,那金银两色的光幕不分胜负,但终于爆裂开来了。

    可怕的光波一涨一缩,形成了一朵金银两色的云朵,将方圆亩许的范围,全都笼罩了进去。

    双方压箱底神通的火并,不分胜负,而且将双方,都置于了非常危险的境地中。

    远处,千影宗与姬家的修士面面相觑,原本是他们之间生死相搏,可事情展到这一步,反而像是与他们都没有什么关系了。

    毕竟在离合级存在面前,两个小小的门派,数以万计的修仙者,也与蝼蚁差不多。关键是看林轩与慧通的胜负。

    “姑母,结果如何?”姬家家主,那脸有疤痕的修士缓缓的开口,眼中满是震撼之色,他虽然是元婴期修仙者,但如此可怕的斗法却也是闻所未闻的。“我也不清楚。”

    姬海棠苦笑着摇了摇头,虽然从境界来说,她与林轩平齐,可双方的实力,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元婴后期的修仙者,能够与离合期老怪物平分秋色,这样的事情,若不是亲眼目睹,不论谁说与她听,此女都绝对不信。那少年究竟是谁,云州何时出了如此了不起的逆天人物。

    按理说,这种级别的高手,绝不会孤陋寡闻,可为什么自己,连一点耳闻也没有。脑海中诸般念头转过,姬海棠唯一能做的,也就是静观其变了。那金色的云彩不停吞吐,诡异的符文在周围不停的飘转着。

    还有噼里啪啦炒豆子一般的声音传入耳朵,就这样,足足过了半盏茶的功夫,那金银两色的云彩终于变淡,最后完全散开。两个人影显露出来。左边的是林轩。此时他的脸色很不好看,一卒哟……苍白,嘴角边还带着血迹。原本绚烂醒目的碧焰麒麟甲,此时也变得有嘉妓坑洼洼,灵光黯淡。想想刚才的情景,林轩都心有余悸,两人对拼几乎势均力敌,最后却引了大爆炸,他与慧通谁也没有跑脱,皆被卷入。那威力非同小可,即便林轩全盛时也未必能够挡住,至少是要吃不小的苦头。

    而刚刚又使用了通天灵宝,体内法力虽然还有许多,但正好是旧力刚尽,新力未生的一刻,根本就没有多少手段来进行防御了。

    林轩当时都有些绝望,以为至少重伤是免不了,然而就在这时,身上的碧焰麒麟甲却自己启动,镶嵌的鬼帝妖丹与火蛟王的内丹一起嗡鸣不已,林轩大喜,忙将能够聚集的一点法力注入进去。阴风肆虐,妖气翻涌,随后一红一黑两层护罩出现在视线中,将他包裹。随后他被那金银两色的光波吞没。

    身处其中,林轩才体会到了可怕之处,至少乌金龙甲盾十有**抵挡不住,或者说最多坚持几息的功夫,虽然那黑红两色的光幕也很快破灭掉了,但碧焰麒麟甲本体,却将八成的威能都乓巨生生挡了下来。

    林轩再将九天灵盾打开,最后,虽然多少也受了一些伤,但与预计的相比,则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都说,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缝,人幸运起来其实也是一样的,幸好,自己将碧焰麒麟甲祭炼了出来,要不然后果如何,倒还真不那么好说。

    而另一边,慧通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此时这位佛宗的修仙者,可谓狼狈到了极处,刚刚夺舍来的身体,虽然没被完全毁去,但左手与左脚都不翼而飞,鲜血虽然止住,但表情却有如厉鬼。

    与林轩情况相同,他全力施展压箱底的功夫,被光波卷入的时候,能够调动的法力同样不多。

    而他可没有战甲防护,但做为离合期老怪物,这家伙确实非同小可,在那样不利的情景中,还是硬生生将自己的小命保住。ps:双倍期间,求月票,今天幻雨会努力的,另外,也求下推荐票。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