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然而话是如此,天元圣祖却巳不敢有分毫的轻视。:更新文字章节最快的小说网:

    双手一合,再分开时,掌心之中已多出了一形貌奇特的宝物。

    看上去有点像一个圆盘,然而在其表面却伸展出利刃与刀尖。

    “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天晶盘!”

    天元圣祖一声大喝,若是真正的四象剑他将难以应付,然而仅仅是一仿制品却又算不了什么。

    眼中闪过冷厉之色,右乎已将那法宝祭起来了。

    只见蓝光一闪,那天晶盘的表面有无数符文飘散。

    随后往中间一聚,令人心悸的利刃出现在了视线里。

    朝着四灵的虚影斩去。

    轰!

    惊天动地的爆裂声传入耳朵,一时间,罡风四射,然而究竟谁胜谁负林轩其实一点也不在乎。

    他祭出噬灵剑也不过是想要掩人耳目。

    且不说自己没有把握打过天元圣祖,就算能够平分秋色,林轩也没有兴趣与对方在这里火并什么。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吸引对方视线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林轩双手抬起,在虚空中划,过一道又一道的轨迹,嘴巴里,也传来神秘而古朴的咒语。

    那音节奇怪以极,与现在各族语言的发音都是完全不同地,仿佛来自上古时期。

    林轩身上青芒闪动不已。

    随后又变成了红色。

    五色光晕不停的旋转琉璃,看上去古朴而神秘。

    随后那些灵光猛然暴涨起来,如有生命一般,像着四周扩展,很快,就弥漫囊括了亩许方圆,将林轩的身形掩盖。

    “咦?”

    天元圣祖眼中精芒爆射顿时觉得有些不妙了,然而噬灵剑的一击非同小可,天晶盘急切之间,还无法将那四道虚影打散,故而只能干瞪眼。

    “噗……。”

    一有些沉闷的爆裂声传入耳朵随后眼前发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那些灵光散开,可近百个林轩却映入眼帘。

    每个的动作都各不相同,可偏偏长相与身材却惟妙惟肖到极处,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儒袍修士的脸色越发难看了然而区区幻术,还是难不倒他的,此时,四灵的虚影终于被击溃掉了,他右手抬起,滚滚的魔雾,从衣袖中弥散而出无数箭矢出现了,漫天攒射,不论哪一个林轩是真的,皆被此攻击囊括,根本就不要奢望逃脱。

    然而……,真的逃不掉么?

    未必!

    你与你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林轩在动手的前一刻一切都已经计算好了。

    就在那箭矢刚刚射冇出的一刻,附近的空间,却莫名其妙的扭曲掉了。

    塌陷!

    紧接着近百个林轩一哄而散,全都从原地消失不见。

    “咦?”

    天元圣祖的眉头微微皱起自然不会让对方从自己的眼前溜出去,忙闭上双目,将神识放出,他虽然只是一身外化身而已,神通法力,都远远没有办法与本体相比,但神识强度,依旧是非同小可,于是乎,很快就发现了林轩的踪迹。

    “一次居然跑出了万里,这遁术还真有几分玄妙之处,就分神期修士的标准来说,更是非同小可,怪不得天岚双魔,会吃亏在他的手中。”

    儒袍修士望着林轩消失的方向,面上现出一丝意外之色。

    这小子比想象的还要棘手得多,但正因为如此,他灭杀林轩的意愿更加强烈了。

    危险要扼杀在萌芽里,绝不能让这小子再成长下去。

    天元圣祖袖袍一拂,将天晶盘收回到了腰间的储物袋中,随后轻飘飘的跨前一步,看似云淡风轻的动作,不含一丝人间烟火,然而整个人的身影,却骤然从原地消失了。

    空间秘术!

    作为古魔圣祖,这样的秘术,当然是多少掌握了一点的。

    万余里外,林轩显形出来,然而他来不及松一口气,就有尖锐的破空声传入耳里。

    林轩瞳孔微缩,不愧是圣祖级别的古魔,好快的速度,虽然还没有追到此处,但距离这里,已经不远了。

    林轩自然不敢耽搁,两手有如穿花蝴蝶般的飞舞,再次施展幻影遁的秘术……

    就这样,一追一逃,两人已挪移了十余万里之远。

    天元圣祖移动的速度虽然非同小可,然而比起林轩的幻影遁秘术,还是要稍逊一筹。

    然而林轩脸上却毫无轻松之色,只要稍一耽搁,对方就会追上来的。

    换句话说,即便是以幻影遁的玄妙,也没有办法摆脱此魔。

    除非……使用随机传送符。

    然而林轩却并没有这么做,因为在他的心中,此时此刻,另有一番计较来着。

    这里是一片丛林,树木繁密,空气中弥散着花香的气息,一高一矮两名古魔,正坐在一张石桌旁对弈,左边那名古魔,午中黏着一颗围棋,还没想好下一步,应该落子于何处。

    然而就在此刻,空间波动骤起。

    只闻刺啦声大做,身前十余丈的空气一阵模糊,一名身穿青袍的少年出现在视线中。

    “这……。”

    两名古魔呆了,隐隐觉得这少年有些眼熟,似乎……就是前一天才用传送阵来到此处。

    他们亲耳听见三名离合期前辈称呼他为师叔。

    一想到这里,两名离合期的修仙者,脸上满是恭敬之色,正欲站起,然而他们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动作,林轩已抢先一步,如一阵风般的进入了那石屋。

    传送阵孤零零的矗立于此处。

    林轩脸上满是喜色。

    他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

    既然附近有传送阵,那又何必消耗随机传送符。

    好刀要冉在刀刃上来着。

    当然,林轩之所以能这么做,也是因为,一来,随着他修为的增长,这幻影遁移动的距离,比以前增加了许多,二来,移动的方向,也不在无法控制,林轩可以像施展普通遁光一样,调整幻影遁的方向。

    于是,一连十余次挪移,林轩来到了这里。

    随后毫不犹豫的身形一闪,人就已经来到了传送阵之上。

    然后林轩双手一握,一道法诀打出,只闻嗡鸣声大做,乳白色的灵光骤然而起,包裹住林轩的身躯。

    就在这时,破空声传入耳朵,远处,隐隐有银芒大做,天元圣祖的化身已经追来了。

    至于那两名看守传送阵的古魔,看得是瞠目结舌,根本就不知道发现了什么。

    天元圣祖看清楚林轩,也是脸色大变,然而此刻,阻止也来不及,乳白色的光晕一阵模糊,林轩已在光晕中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传送已然完成了。

    “可恶!”

    天元圣祖一直沉着的表情消失了,浑身魔光闪烁,如旋风一般的像传送阵扑去了。

    自己堂堂的圣祖,怎么能让一区区的分神期小子从手里逃脱,那样说出去,非成为三界的笑话不可。

    该死的小家伙,一定要将俐白魂炼魄!

    然而想法固然没错,现实却是残酷的,他毕竟晚了一步,刚来到传送阵上,就发现此阵的光晕,骤然黯淡下去了。

    “可……,可恶!”

    天元圣祖气得发疯,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变成了现实,这可恶的林小子,果然卑鄙,居然顺手将传送阵毁去。

    如果一来,自己便是有通天的本事,也只有徒唤奈何,根本不可能追下去了。

    他的眼睛变成了血红之色,也不见多余的动作,整间石室,就已经化为粉末,此时的天元圣祖,用暴跳如雷来形容,那是一点也不为过。

    他飒然回过头颅,望向那两个已经吓呆了的古魔,当然不是迁怒,身为堂堂的渡劫期圣祖,还没有无聊到那个地步。

    “前,前辈,您有什么吩咐”…”

    那两个倒霉的家伙吓得屁滚尿流,结结巴巴的开口,然而话音未落,天元圣祖就已然动手。

    一道魔风卷过,已将两名古魔包裹,毫不客气的施展搜魂之术。

    他要探查林轩逃往了何处,九天玄女的遗宝,还在这小子的身上,无论如何,天元也没有放弃一说。

    另一边,林轩已重新出现在了雪鸦城里面。

    这里摆设传送阵之所,当然不像另一头那么荒僻了,而是在一极宽阔,极巍峨的殿宇之中。

    里面的魔修也不在少数,足有数十人之多。

    其中极少数是城中的执事,负有看守传送阵的司职,而绝大部分,则是慕名来到此处,想要借用传送阵去其他地方的。

    林轩曾经来过这里,自然很清楚这儿的格局。

    当白光散去,林轩毫不耽搁,立刻袖袍一拂,一道青色的剑气猛然由他的掌间激冇射而出。

    刺啦声大做,那传送阵丝毫悬念也无,整个被劈刺为两半了。

    整个过程兔起鹘落,附近的修士无不惊呆了。

    下一刻,喝骂声传入耳朵。

    “大胆狂徒,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来我雪鸦城捣乱。”

    “这…,远距离传送阵给毁了,快将他拿下,交给城主发落。”

    “傻瓜,城主正闭生死关,已经几千年不曾露面,这种事情,自然是禀告给大长老了。”

    变起仓储,那几名看守传送阵的魔修都是惊怒交集,一边喝骂一边像林轩冲了过去。

    这几个莽撞的家伙,甚至都来不及查看一下林轩的修为是什么。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