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第两千五百三十九章真相大白

    这不奇怪!

    虽然在场的修仙者,不少都是从小就拜入宗派,在缥缈仙宫生活了数万年,对其有着极强的归属感。「域名请大家熟知」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若有谁敢对宗mén不利,他们必群起而攻之。

    可那又如何,不要忘了,每一名修仙者,踏上仙道之路,目的其实都是一样的。

    寻求长生不老之路。

    虽然长生之道虚无,然而修为到了分神期,本身的寿元已是长得不可思议,若是能够更进一步,成为渡劫期修仙者,寿元之长,更是可以轻松活过上百万年的。

    即便不能成仙,可这样的好处,已经让他们心向往之了。

    然而说说容易,修为真到分神期,修炼之缓慢用任何言语,都是难以描述。

    能到这个境界的修仙者,哪一个不是天纵之才,且向道之心甚坚。

    然而光有这两点是不够的,分神期存在的修炼晋级,重要的往往已不是决心与毅力,而是机缘。

    而机缘这个东西,可就虚无缥缈了,与运气有着很大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若是有机会得到飘渺九仙丹,谁愿意放弃?

    毕竟此丹yào如此的神奇,得到牠,虽然依旧难以进阶到渡劫期,但不管如何,几率总是要增加那么一点的。

    而相对于分神期修士修炼的艰难,这一点机缘已足以让他们趋之若鹜,无论如何,也绝不会放弃的。

    这样的情况下,除非脑袋有问题,否则谁会傻乎乎的将飘渺九仙丹留给mén人弟子,为他们,放弃让自己进阶的几率。

    没有修士会这么傻。

    所以在座师兄弟的回答一点也不出乎灵虚真人的意外,因为他自己,也是同样的选择,己之不yù,勿施于人的道理,他岂会不懂的。

    “照师兄这么说,那灵渺园中,已经没有飘渺九仙丹了?”虬须大汉如此这般的说。

    其他人也lù出可惜的神sè。

    “这却是不一定的。”灵虚真人的回答有些出乎大家的预料了。

    “不一定,此话怎么说?”另外一名修士关切的声音传入耳朵。

    “哼,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我已经说过,飘渺九仙丹就如同灵yào矿石,乃是天地自生之物,各位想,灵草若是被采摘了,可会自己生长出来么?”灵虚真人做了一个抚须微笑的动作。

    “师兄是说……”

    “不错,本mén源远流长,创立自上古,距离祖师爷取走飘渺九仙丹,已经过去了上百万年,当年祖师虽然取走了灵物,但也并不是不为后辈弟子考虑的,一来,他施展大神通,将那空间裂缝的入口堵住,如何进去,只有本mén大长老才清楚,同时,祖师爷也考虑到此灵丹被取走后,随着岁月的流逝,有朝一日,还会重新生成,所以他在那里,布置了一个禁制,若是哪一天,飘渺九仙丹重新现世,他所留下的法器,就会有反应的。”

    “原来如此。”

    在座的修仙者,人人皆lù出兴奋之sè,还是由那虬须大汉开口了:“这么说,那新的飘渺九仙丹,已经出世了,师兄下令寻找凡人的天道武者是为了……”

    “当然是为了取宝的需要了。”

    灵虚真人微笑着说:“这飘渺九仙丹乃是了不起的灵物,想要取走牠也别有一番讲究,并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做到的,据祖师爷留下的笔记,最后一步取宝的过程中,需要三名分神后期以上的修士,与三名凡人的天道武者相配合,不过为什么凡人武者不仅要年轻还要相貌出众,这一点,就连老夫,也不清楚。”

    “原来如此。”

    话说到这一步,所有的秘密,终于全部一点一点的解开了。

    在座的修士,脸上无不lù出兴奋之sè,虽然取宝的修士,只有三个,但师兄既然将这个秘密坦然相告,那这次的飘渺九仙丹想必不少,大长老他们吃ròu,自己这些人,多多少少,总也有一点汤喝,故而人人的心情都不错。

    如今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若是情报没错,再找到那两个凡人的天道武者就可以顺利取宝了。

    ……

    而这一切,林轩并不晓得。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又是月余,林轩依旧是百无聊赖的待在隐侠谷里。

    凡事有利就有弊,施展了天魔化婴**固然让林轩顺利潜入了缥缈仙宫里,但也因此失去了一身法力,难以去打探消息。

    为了不nòng巧成拙,林轩只能以不变应万变,简单的说,就是乖乖的在哪里等待了。

    ……

    小鸟的叫声传入耳朵,阳光透过云层洒落,转眼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

    林轩正百无聊赖的山谷中漫步。

    突然,一道惊虹从远处飞掠来了。

    林轩虽不能放出神识探测,但眼力依旧是非同小可,来者修为不弱,会有什么事呢?

    这一个月来,半点进展也无,眼见有修士来到此处,林轩心中是颇为期待的。

    光芒收敛,落下一身穿道袍,越三十出头的中年道士来。

    “参见师叔。”

    林轩这“凡人”都注意到了来者,雪玲好歹也是元婴期,怎么可能不晓得,也忙从dòng府中飞来了。

    “云师侄,我今天来此,是奉大长老之命带这凡人走的。”

    那中年道士一边说,一边袖袍一拂,灵光闪过,一小巧的令符从里面飞出。

    “大长老?”

    雪玲大惊失sè,将神识放出,这令牌并无差错,于是她自然不敢阻拦了。

    此nv微微叹息,这一月的朝夕相处,让她对林轩大有好感,可惜自己人轻言微,也是帮不上什么忙地。

    “公子此去,好好保重自己。”

    “多谢仙子。”

    林轩拱了拱手,此nv待自己着实不错,投桃报李,他也十分的客气。

    “好了,大长老催得急,不要在这里耽搁。”

    那中年道士有点不耐烦的说,随后浑身灵芒大起,将林轩一裹,就像远处飞去了。

    作为离合期修士,其遁光倒也不慢,一盏茶的功夫以后,将林轩带到了一座山峰的上面。

    此山高数千丈有余,布满绿sè的植物,不过山顶却是颇为空旷平坦的。

    [email protected]#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