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什么?”

    林轩也不由得骇然失色,他虽然预料到云隐宗可能遇见了麻烦,但做梦也不曾想,居然会严重到如此地步。

    怎寄可能呢?

    林轩几乎以为自己耳朵听错。

    这也是难怪的。

    最近这百年来,他虽然一直在闭关,从不过问宗门事物,然而云隐宗大概的情况,林轩也并非就一点也不清楚。

    各方面发展的势头都很不错,甚至可以说是欣欣向荣。

    怎么可能突然就面临灭门之祸?

    这着实太古怪了。

    一时间,林轩心中被疑窦给填满。

    然而以他的城府,当然明白如今不是询问的好时刻,正如那句话,救人如救火,有什么疑惑,可以等先将危机解决了再说,如今这里多耽搁一刻,本门总舵,可就多一分损失来着。

    “走!”

    脑海中念头转过,林轩一句废话也没有,浑身青芒一起,将林玉娇卷了进去,随后化为一道惊虹,风驰电掣的飞向总舵。

    林轩洞府所在的百花山,距离门派约有十余万里之远,若是凡人,穷其一生,也难以走上这样远的距离,然而对于林轩这样的大能来说,却不值一提。

    虽说不上瞬息及至,但所花费的时间,也是相当短促地。

    很快,已接近了云隐山脉,只见前方灵光闪现,各色光化冲天而起,爆裂呼啸之声更是如炒豆子一般,连绵不断……,

    林轩瞳孔微缩,如玉娇所言果然没错,本门又遇见强敌,连护派大阵都被攻破了去。

    可恶,当真是欺我云隐宗无人么?

    林轩勃然大怒,也懒得去询问敌人是谁了。

    其实想问,也没有机会,如今整个总舵,已经乱得一塌糊涂,到处都可见修士在捉对厮杀,这种情况下,又哪有什么机会去一一询问啊!

    云隐宗不仅被攻破,而且外围,已经被敌人给占领了。

    就在不远处,就悬浮着几名陌生的修仙者,虽然云隐宗的弟子,林轩也大都不认识,但从这几个家伙所散发出来的灵力波动,林轩就可以断定,他们不是本门弟子。

    那还有什么好客气?

    林轩虽然是谨小慎微的性格,但以他目前的实力,当然没有必要再小心翼翼。

    林轩直接光明正大的飞了过去。

    这样嚣张的一幕,反而让那几名守卫的修士误会了,以为是自己人,由于林轩隐藏在遁光中无法辨话面容,所以迎了上来,并大声呼喊:

    “是叶师兄回来了吗,正好,咦,你不去...…”

    飞到近处,那家伙发现了不妥,脸上流露出骇然之色,脱口惊呼,然而已来不及,林轩嘴角边流露出一丝冷笑之色,一张口,银芒乍现,一根纤细的银丝浮现而出,这倒霉的家伙连惨叫声都已经来不及发出,头颅就已然从脖颈上滚落。

    其余之人大惊失色。

    被这骤然的变故吓得魂不附体。

    “你……,你是什么人?”

    一个山羊胡子的老头体如筛糠般的发抖,惊骇欲绝的声音传入耳朵。

    旁边另一名黑衣中年人反应则要快得多,见势不对立刻化为一道惊虹,激射像远处。

    他的反应不可为不迅速,可惜所有的努力,全都是徒劳地。

    林轩眼中全是冰冷的杀意,对敌人他从来都不会手下留情地。

    右手抬起,五指微曲,随着林轩的动作,周围的空气骤然凝滞。

    嘭!

    不论是那在原地发抖的老者,还是已经逃到远处的中年人,下场都是分毫区别也无,全部爆成了一团血雾。

    连元婴也没有机会逃脱。

    而灭除这几个小喽啰,对林轩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他的脸上无惊无喜,继续像总舵深处飞掠而去。

    林轩的遁光何等迅速,瞬息间,距离就接近了许多,只见在靠近大殿的地点,已是乱成了一团,四处灵光闪动,爆裂声不绝于耳过...…

    数十名洞玄级别的修仙者,正捉对缠斗不休。

    云隐宗留守总舵的高阶修仙者,绝大部分皆汇聚于此处。

    而与他们争斗的修士,服饰各不相同,明显不是一个宗门的修仙者,林轩初略一数,至少已发现了三个势力的修士。

    云隐宗什么时候得罪了这样多的强敌,林轩心中意外以极。

    而就在这时,一声断喝传入耳朵。

    “白道友,你真想要玉石俱焚么,这次我们三派动用如此多人手,你们云隐宗是绝无法抵挡的,识相的,就乖乖束手就缚,不仅能够少受许多苦楚,说不定小命儿也能因此保住,诸位修行不易,该怎样选择,可要仔细的想清楚。”

    说话之人声音沙哑,然而修为甚是惊人,居然是一洞玄后期大成的修仙者,打扮更是奇特,穿着世俗的员外服,配上胖胖的身材,倒真像一富贵人家的员外。

    与他对垒的,是一身穿白袍的披发修士,林轩看着有点眼熟,但一时片刻,又想不起是谁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此人应该是本门的重要人物。

    此时他一眼不眨,操纵着一柄墨黑色的仙剑,横砍竖劈,攻势凌厉无比。

    那员外服的修士大怒:“哼,不知死活,我听说阁下的师兄天璇剑尊当年被林小子斩落,你还留在云隐宗,只怕未来的命运,还要悲惨得多。”

    可那白袍修士依旧充耳不闻,只是操纵着宝物进攻,看攻心之策没用,那员外大怒,眼中闪过一丝怨毒,也操纵着一铜钱形状的宝物,专心与对方打得不亦乐乎。

    而在两人周围,还有不下二十个战团相持不下,一肥头大耳的胖子,穿着一敞开的马褂,手中拿着一巨大的狼牙棒。

    显然此人修炼的是炼体术,手中的狼牙棒每一次砸落,都仿佛能横扫千军似的。

    而他的对手,偏偏又高又瘦,身材非常灵活,也不与胖子对攻,而是选择颤抖。

    另一处,一男一女,仿佛双修道侣般的修士正联手御敌,两人擅长分进合击之术,这联手的威力,自然是远大于一加一,可惜他们的对手也是一擅长合作的双生兄弟,同样的进退有据,一时间,也是势均力敌。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