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野从没想到过自己在羲和的事情上犯了什么错,他虽tl了洪荒,可是二十岁之前那些经历、观念等等依旧是根深蒂固。所以在他看来私奔顶多就是一个浪漫,绝对和别的没任何关系。若不是巫族那边都巴不得他早点娶了后土,张野甚至还想带着后土也来一趟私奔——一边把mm,一边还有人追,这是多么让人兴奋的情景啊!

    不过后来女娲和冥河等人见他如此看好私奔,一个个都很是惊恐不安,深怕他这样的高人闹出点事来,带坏了洪荒上的小孩子,于是反复,反复,又反复的也不知道和张野说了多少,妄想纠正张野的偏执。

    于是最后就是张野彻底“明白”了,感情私奔也要有实力,看对象。就好比一个富家公子带着别人穷人家的丫头跑了,那只能叫一个风流,而且跑着跑着说不定还能跑出不少的风花雪月,为后世留下一个类似才子佳人的传说。

    可是,你要是一个一文不名的穷小子,还偏要带了如花似玉的皇后私奔,那就有问题了。别说风花雪月了,能不被人大卸八块那就可以谢天谢地了。

    所以蚊道人带着羲和跑了,正好就犯了后面一种的忌讳。不过好在蚊道人倒不是一文不名,而且他的身份,地位不但不比帝俊低,反倒是比帝俊还强了许多。所以这也就是蚊道人现能活蹦乱跳的过的很滋润的原因。

    因此在张野看来羲和的事情自己这边完全是理直气壮,只是在女娲等人的提醒之下才想起自己还是个好人,所以做事情就得为别人考虑考虑,还得顾及一下别人的颜面。总不能让帝俊成了鳏夫,带上了绿帽子,还不给个说法不是

    因此,张野这次来找天庭的晦气那是压根就没把这件事情考虑在内,或说他根本就没当这能算是事儿。但如今被英招这样一问,而且还把羲和的事情提升到了“夺妻之恨”的地步,顿时也就卡了壳。

    “杀子夺妻”,这都是最高级别的麻烦了,往往一遇见这样的情况那都是不死不休。张野看着英招也就纳闷:你那叫什么“夺妻”啊?一来,羲和本就和帝俊没领过结婚证,谁知道该算作非法同居还是无媒媾和呢?二来,“夺”多半是指“抢夺”,那都是要打起来才能算的,蚊道人好像也没动手啊?

    郁闷了半晌,张野也是没辙了。要是换了太一或是别的妖族大圣那到还好,张野绝对不会和那些人罗嗦,谁敢和自己“胡搅蛮缠”就直接一个耳光扇飞好了。

    可架不住出来的正好是一身正气的英招啊!

    这到不是说张野就怕了英招,而是说但凡是像英招这样的人,谁见着都会有些。这些人“愚忠”是“愚忠”,可就人家那个心地,还有出点那都绝对是没任何问题,完全让人找不出毛病的。

    此刻。张野突然有些理解理解唐太宗地苦楚了。他不但能容下魏征一天。而且还能容得下一辈子。直到老魏死了才扒坟抛尸——这是多么了不起地心胸啊!

    张野这会骑虎难下。妖族那边却都似乎看见了活命地希望了。于是这些平日里还在偷笑帝俊地人一个个顿时就“愤慨”了起来。纷纷跳了出来。一边痛哭流涕。一边恰到好处地谴责张野不人道地行为。

    没一会。七嘴八舌地妖族骨干们就统一了认识。觉得张野这样充满“帝国沙文主义”地作风那是深深地伤害了他们这些渴望“睦邻友好”人士地脆弱心灵。更给整个洪荒形式添加了危险地变数。

    但是这些人同时更表示。无忧道人这样地做法虽然深切地伤害了自己地感情。但人情天理。人情好歹总是排名第一地。所以他们也很能体谅张野、蚊道人以及羲和地心情。只要张野可以保证下次不再做出这样地举动。这次事情倒是可以算了……

    总之这些人那就是一个意思——没事你老人家就走吧!该去祸害谁您就去祸害谁。只要把我们放了。即便你想在紫霄宫拉屎那也是你地自由。我们绝对举双手双脚地支持。

    英招本来还想和张野好好算算账呢。可是他也没想到自己这边才开了一个头。那边一群人就都接了过去。而且听听。你们说地那都是什么玩意啊?天帝地老婆跑了怎么伤你们地心了?莫非你们都对羲和有什么企图不成?更过分地是这些居然还敢胡说八道。竟然还求张野保证没有下一次!

    英招那个气啊,心道:就算无忧道人还想着给自己的门人弟子解决一下个人问题那也不能总盯着妖族天帝吧?更何况,到现在为止,帝俊,太一两大妖帝那也只有一个老婆不是?要是照你们这样说,难道连未来的帝俊和太一老婆现在就得被张野预定了?

    可等到太一也站了出来,附和着这些人一块唧唧歪歪的时候英招就哭了。一来,英招究竟只是臣子,所以必须得维护帝王的威信;二来,太一都认了,你让自己这个外人还怎么说?

    英招痛心疾之下自然再也无力和张野拼命,更没了替帝俊要回老婆的“雄心壮志”。这会儿,英招就觉着自己本来一颗新鲜出炉,火热火热的心似乎被自己的帝王、同僚以及族人合力给抬进了冰箱。于是骤然冷却之下,“咔吧”一声,自己的心也就碎了……

    看着刚才还横刀立马的英招渐渐的萧条了下去,张野这边却全都在心里泛起深深的同情。世上最可悲的事情不是在两军对垒的时候自己这边唯有自己一个人孤军奋战,而是明明身后有无数的人和自己站在一起,可他们不抵抗也就算了,还拼命的想将自己这个唯一抵抗之人推出战壕。

    后土也是与英招相识甚深的,此刻更是莲步轻移,走在了张野的身边,两道秀美微微蹙起,她先是打量了一下英招身后那些吵吵嚷嚷的家伙,神情之间更是显出了淡淡的鄙夷,然后才柔声对张野道:“大哥,我看帝俊大哥所言似乎不虚。妖师鹏一向都是奸诈非常,谋定而后动。这样的事情多半是能做的出来的。”

    原始这个时候也点了点头,

    “鲲鹏此人心有山川之险。这样的奸计除了他别人t来。”

    后土和原始一说完,老子,祝融也都不约而同的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无一例外也都认为妖族怕是给鲲鹏做了替罪羔羊。到了最后,连一向惜字如金的通天也很是例外的开口道:“鲲鹏此人不除,当是洪荒大患!”

    张野知道这些人说的都是实话,其实刚才要不是张野和帝俊拧了起来,他早就能明白了。不过张野更知道,后土等人的话虽然看似在点醒自己,可其实却是都看在了英招的份上,想再给妖族一个机会。英雄末路,最能感人,而像英招一样的豪杰之人谁又能无动于衷?

    张野不傻,或说只要不涉及自身,大多时候张野看人的本事反而比其他人还要强上许多。

    前世的时候,若是张野不会看人,又怎么能够知道人情冷暖?又如何会因为不愿意和光同尘而沦落到形影相吊,最后只能一个人窝在家里的地步?之所以要逃避,那也是因为看的清了,知道危险才会逃。倘若一无所知,和初生牛犊一样,却多半只会兴冲冲的四处乱闯了。

    后来张野被配到了洪荒,虽然是闹了不少的笑话,闹的许多人鸡飞狗跳,但那也只是在涉及自身安危,一种潜意识之下的自保之道。这就好比是遇见危险而慌乱过度的人,很多都是凭着本能会疯一般见谁咬谁。

    可即便是这样,那看人看事情的本能却还是有的。就好像当初张野初到洪荒,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冥河就如同血海一样污秽,一样阴险,可唯有张野从一开始就认为冥河是个好人。

    冥河如此,蚊道人也是如此。以至于后来红云,三清之人,若不是张野觉得这些人看着都还不错,又怎么会给了人家那么多的好处。而但凡能被张野找茬的人,又有哪一个是好人?

    唯一有些被误解,被冤枉的大概也就要算是倒霉的鸿钧了!

    也就是因为这样的缘故,后土等人为英招求情的事情不但没能引起张野的反弹,更确切的说反而合了张野的心思。

    当下,张野也就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转身便走,只当这次没来过一般。而后土,三清等人见自己劝说有效也都暗暗松了一口气,对着英招微微一笑,也就赶紧追上张野,打算去找鲲鹏的麻烦了。

    妖族一见张野这个煞星走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刹那间就打心底里冒了出来,楞了半晌,犹然不可置信一般,这次他们才算是了解了张野的可怕。

    以前,张野一个人的时候都能把自己这些人收拾了,本来以为这位已经很是了不得了,是见面只能躲得家伙。可这次人家真正的了火,居然一下就拉来了三个圣人还外加两个巫族的代表。

    流氓会武术就已经是谁也挡不住了,可这位“流氓”不但是“武术”厉害的过份,更要命的却是惹火了之后还会拉来一波会武术的流氓——这哪里是见面只能躲得人物啊?分明是人家不拉找茬,自己就得烧香磕头的主了!

    明白了这一点之后,妖族全体上下面面相觑了好一会,脊梁骨上都是冷汗直冒。好半天,终于忍不住的泄了出来,异口同声就是一声欢呼。

    正当妖族还打算接下来杀猪宰羊,祭拜天地呢,却冷不防就听到一声响:“鬼叫什么?在敢叽歪老子就阉了你们!”

    妖族顿时就全都怒了,心道:这是谁啊?刚才我们还憋屈呢,谁就这么不长眼敢来送死?可等到这些人那眼一瞧,却全都傻了,只见那位大流氓居然杀了个回马枪,又回来了!

    顿时,妖族这边就安静了下拉,当真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的清清楚楚。他们可不知道张野的话究竟是真是假,可那样的事这位武功天下第一的“老流氓”做起来可是不费吹灰之力。谁又能因为一时没忍住,拿自己的命根子打赌?

    张野就在一群妖怪的战战兢兢之中直接落在了英招的面前,看了看同样有些不解的英招,很诚恳的对他笑道:“小子,我看你很不错。不如跟我走吧?”

    这是要拉英招入伙啊!

    妖族之人一明白过来就全都盯上了英招,眼中全是说不尽的羡慕。要知道,大树底下好乘凉。可论起洪荒有名的大树,谁能比得上眼前的这位?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光是张野的来历那都至少和盘古是一个级别的。也就是说大伙都还没影子的时候这位就差不多该和盘古大神聊天打屁了。以至于鸿钧道祖见了张野也不敢平辈论交,少不得也得恭恭敬敬的称呼一声“前辈”!

    而比修为,虽然没人见过张野全力出手的时候,但光是想想如今的天地都是他开出来的,就这本事圣人也不见做的到啊?所以至少这位也是和鸿钧道祖能打成个半斤八两的对手。

    更何况,这位还是护短出了名的。整个洪荒就没人不知道无忧道人护短。听说当年三霄都还没拜师呢,结果这位就把调戏了三霄的两个准圣给灭了——谁能护短护到如此空前绝后的地步?

    再再说了,就现在的情形看来,论势力此人怕也要算是洪荒第一了。不说这位和女娲所造的人族气运是何等雄厚,以后毕然是高手无数。就是现如今打架,找场子,洪荒屈指可数的六个圣人他就绝对能拉出四个,还有两个那是人家没找,不然也是十有**。甚至到了要紧的关头,就凭鸿钧道祖对无忧道人的态度,怕也会给他出头。

    所以这样一算,妖族之人又是吃了一惊:***的,真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刚才只当是把这位已经盘算的够厉害的了,谁知道还是太小瞧了他啊?

    而按照这样的情形看来,谁要能跟了无忧道人不说什么在洪荒横着走了,就是高兴一路打滚也绝对没人敢说半个字啊!于是清楚了其中奥妙的妖族之人又怎么能不羡慕英招的好运,妒忌张野主动伸过来的橄榄枝呢?

    妖族之人这会多半都以为英招会和他们想的一样毫不犹豫的应承下来,可是等了半天,却见英招抬头看着

    瞅了许久,确定张野眼中并无戏弄之意,这才苦笑道]意,英招心领!然,英招生是妖族之人,死是妖族之魂!纵然洪荒破碎也绝无更改!”

    英招这番话说的是斩钉截铁,气贯日月。可妖族之人一听却几乎同时就在心里骂了声“傻b”!其中配合之默契颇有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味道。

    张野也没想到英招会说的这样决绝,一时倒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张野以前就喜欢收集东西,从鸿蒙到混沌,总混沌到洪荒,几乎所有排的上号的宝贝有四分之三都在张野的手里。

    到了如今,那是再没什么像样的无主宝物了,以至于这些年张野都很是有些感慨:洪荒热闹倒是热闹,就是宝贝太少,让自己的特长没办法挥啊!

    可刚才张野掉头开路的时候却心里都在想着英招,对英招的人品很是佩服。越想,张野就越为英招委屈,越想就越是觉得英招很像后世的魏征。

    而张野的脑子一向就快,极其善于散思维,他就那会的功夫就先从英招想到了魏征,从魏征想到了唐太宗三镜的比喻,然后又从镜子想到了“镜花”。

    突然,张野就把“镜花”是宝贝,英招像镜子联系在了一起,心中顿时就是豁然开朗,暗道:对啊!人才不也是宝贝么?现在死的宝贝不多,但活的还有啊!而且我立下了道教,以后也要人打理,光凭着玉京山的小猫三两只哪里能够啊?

    而且张野内心深处也很是为刚才白跑了一趟极其愤愤不平,这做贼的还有古训,说什么贼不空手,自己这样大的腕怎么能出来之后却空手而回?

    所以一转身,张野就丢下了后土和三清直接跑了,为的就想挖墙角,好继续找回自己喜好收集宝贝的嗜好。但张野却没想到英招还真是一个“活宝”,居然拒绝了自己,顿时就感慨了起来:***的,我到忘了,活的还能说话啊!

    比较了死宝和活宝的区别,张野越的来了劲。以前找那些宝贝虽然需要算方位,破阵法,但死的就是死的,绝对没活宝这样有挑战性。可是寻宝就得是有挑战不是?

    张野立马就把一切忘记在九霄云外,神经作,全心全意的投入到了对英招这件活宝的攻坚战中。神情那个坚决,目光那个专注,直让英招吓了一跳,他也不明白这无忧道人怎么就和换了一个似地,而且看着自己的眼光怎么就那么淫荡,那么叫自己怕怕呢?

    等到后土,祝融和三清赶回来的时候,就见着张野正把英招往沟里带呢。

    “你说你是妖族之人,不会背叛妖族,是也不是?”

    英招尽管很是看着张野有些,但涉及到原则的问题还是坚持着点了点头。

    张野又问:“那你们妖族帝王之命和妖族圣人之命何为大?”

    英招闻言顿时就开始为难了。要是在今天之前,英招或许心中都只把自己当成一个臣子,而作为臣子自然只会听命于天帝,而女娲虽然是圣人那也就是个精神领袖,好似后世封建王朝中的孔子一样。所以对女娲只能说是崇敬,绝对说不上什么惟命是从。

    可是经过了今天的事情之后英招也是有些心冷了,而作为一心为妖族考虑的他来说,在帝俊和太一身上再也看不到一点振兴妖族的希望,所以英招就不得不从别的方面考虑未来妖族的出路,女娲也就自然成为了最大的,也是最好的一个选择。

    张野找宝贝的时候一般都很是专注,而此刻他将英招当成了一件即将到手的活宝,对他的犹豫更是看的一清二楚,心中暗暗欢喜之下就又趁机道:“论亲,女娲也是妖族;论能,女娲是鸿钧之下第一圣人;论尊,圣人之下皆为蝼蚁,天帝之位虽然高高在上,但那也只是蝼蚁中的帝王。更何况圣人还代表着天道威严,所以圣人之命就如同天道的旨意——莫非你宁愿与天道相抗也要遵守区区天帝的命令么?

    张野这话一说完,英招还在考虑呢,太一第一个就郁闷了,自己什么时候就成了张野嘴里的“区区”了?就算你想挖墙角也不带这样打击人的吧?

    而三清就更郁闷了,心道:以前您老人家折腾我们的时候怎么从没听见说过这话啊?要说我们的话就和天道的法旨一样,那当年我们哥三可是哭着求着您老人家手下留情,不要再装那些人族弟子了,可是也没见过您听啊?所以要是按照您这话看来,您和天道对着干的事情还少了么?天道在您眼里哪里还有什么威严啊?

    不说这两帮人都在心里对张野腹诽不已,可是张野眼瞅着英招的脸色就越来越是欢喜。果然,细细思考了一番之后英招也点了点头,对张野道:“前辈,我明白了,妖族之中女娲圣人应当为尊!女娲圣人之命当为最大!”

    张野见英招终于将女娲的位置从中国的孔子换成了欧洲中世纪的教皇,顿时是心花怒放,更是笑了道:“如此,就跟我走吧!”

    张野这话说的极是顺流,可是英招听在耳朵就有些纳闷了:凭什么啊?不说你现在和女娲圣人还没什么关系,就算你以后成了女娲圣人的丈夫那也不能替女娲圣人说话啊——男人地位不如女人,那叫入赘不是?

    英招这边很是鄙视张野的不懂规矩,连“第一丈夫”都还没混上呢就敢狐假虎威。可张野哪里知道英招心里已经把自己想的这样不堪了啊?张野只当英招不说话,是想要个凭据,好下台呢。

    于是张野也就好人做到底,对着玉京山方向就是伸手一抹,于是被张野抹过的空气之中就好像成了个透明的实体,仿佛张野不是抹在空中,而是在镜子上一般。

    众人好奇之下全都看了过去,只见那一处地方好似云雾笼罩,渐渐的散去之后,女娲独坐屋中呆的影像却是清清楚楚的传了出来。一时间,妖族之人都看呆了。而三清却是六目相觑,面带骇然!(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