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道什么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么?三清此刻就是这样的

    就在三清追悔莫及的眼神注视之下,张野是笑眯眯的走到了那根葫芦藤边上,先是轻轻的一下接着一下的摘下了三片葫芦叶子,然后再顺手一扯,就将一根丈许长短的葫芦藤拔了下来。而伴随着张野的这一下,三清就觉得自己的心也被扯的生疼。

    张野将手里的东西打量了一下,更是满心欢喜。果然,能孕育出七个先天葫芦的葫芦藤着实不凡,品级不说,就是外观和质量都完全没有二话。不过这样一根藤蔓却是当什么用好呢?

    晒衣服的绳子?女王的鞭子?或者干脆用来给自杀上吊者专用么?

    女娲和后土就见着张野拿着那根紫色的葫芦藤就半天没说话,而且越瞅脸色反而却是难看了。如此一来,却是让两女大惑不解:这东西的确没毛病啊?怎么大哥反而好像不高兴了呢?

    后土也就抱着小罗刹走到张野身边,问了道:“大哥,怎么了?莫非有什么不对劲么?”

    张野还是没头也没抬的道:“到没什么不对劲,可是我却犯愁拿它做什么好呢?”

    众人闻言顿时都无语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张野居然会为这点小事发愁。此刻的情形就如同一位捧了真金白银的家伙却不知道怎么把手里的东西花销了出去,这也太装b了吧?

    三清等人更是又一次大受了打击,自己和无忧道人的差距果然不可以道里计算,我们都还在想着如何脱贫呢,这位却已经向着暴殄天物进军了!既然这样。你刚才还和我们这样计较做什么?难道就不会做做好事,便宜了我们,却不也让你老人家少了烦恼?

    可他们哪里知道,张野此时不过是愁在一时,要真的和他们想的一样却是愁在一世了!这家伙却是标准宁可肉烂在了锅里也万不会施舍旁人。

    眼见张野说地如同世界末日一般。女娲和后土却同时对看了一眼。只觉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女娲更是也走上了前。没好气地讥讽了他道:“想不到宝贝多了竟然还有这样地烦恼!这样地东西不论做什么那都是了不得地。即便用来绑人也是可以啊!”

    经女娲这样一提醒。张野顿时就恍然大悟:对啊!《西游》里面不是有一种叫做捆仙绳地法宝么?而那玩意不过是传说中太上老君地裤腰带。想来也不过是个天级地东西。又如何比地上手里地葫芦藤?

    大喜之下张野不由地就给了女娲一个称赞地眼神。可是无意间一见女娲那凸凹有致地身形却又是浮想联翩起来:要是我把这葫芦藤炼化成了**专用地绳子。让女娲妹子来个龟甲缚给我看看。那岂不是太他妈地过瘾了么?

    一想到这里。女娲和后土就见着张野是一边流着口水。一边鼻血都快冲了出来。而还没等这两位大美人想明白呢。有了动力地张野却是说干就干。也不避讳三清仍旧在一旁观看。当时就见着张野手一抖。就将葫芦藤抖了个笔直地悬浮在空中。然后再一招手。三味真火也就凭空出现在了藤蔓之上。一点点地从左到右烧去了污秽和一些不必要地杂物。

    而三味真火刚过去。后面却又跟上了三光神水。一面精萃。一面冷凝。更把许多阵法和花纹密密麻麻地按照张野所想地刻了上去。

    本来藤蔓和绳子就没有多少区别,而以张野的本事炼制宝贝更不费事,所以也就是眨眼的功夫,那根丈许长的藤蔓就变成了看上去只有一根三尺来长,紫色地,再普通不过的绳子。可是唯有绳子上的无数符和阵法却在隐隐中透出了一股不平凡的味道。

    而后张野又生怕这个绳子不结实,偷偷的瞅了瞅女娲和后土,心里还是有些不能确定一般,于是又掏出了怀里的混沌鼎来,就又把绳子给扔了进去,好试着看看能不能再进一步。

    只看得女娲,后土和三清三人是目瞪口呆,混不明白无忧道人如此大张旗鼓的炼制一根绳子究竟有何目的,莫非是想绑架鸿钧不成?

    就这样,大概过了有四十多年,混沌鼎中突然就爆发出了万道金光,一道宛如蛇形的紫气更是随之而出,冲上了天际后变成了一条紫龙,在众人的目光中就在空中翻腾不休。

    张野见状却是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混沌鼎终究没让自己失望,却将本来还是先天灵宝地绳子又提升了一个级别,达到了先天至宝的级别。

    当下,张野向前走了几步,对着那条紫龙招了招手,就见着那条紫龙仿佛见了主人,欢叫一声冲着张野就冲了下来,而后更是在张野身边绕了三圈,这才一边缩小了身体,一边盘在了张野地手里。

    等到异象过去,众人再瞧的时候,张野手中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拖起了一圈绳索,细如牛筋,表面有些光滑,绳子的两头还打了两个节。

    女娲和后土一见就知道张野终于是大功告成,也就同时上来恭喜道:“大哥,你却又多了一件好宝贝呢!只是不晓得这宝贝究竟叫什么名字?有什么用处?”

    张野现在也是欢喜不已,眼见二女好奇就起了卖弄的心思,笑道:“名字么,就叫紫龙绳好了。至于什么用处看了不就知道了么?”

    说完,张野也不见怎样动作,却是用手一指还在不远处发呆的三清,就见着那紫龙绳一下就活了过来一般。其后,那绳子抬起了一头,却是微微确定了一下目标,便直接化作了一道紫光,闪电一般地冲了过去,当真是静如处子,动若雷霆。

    三清都还没反应过来呢,却就被一下放倒,然后两手两脚都背在身后的给绑了起来。而且也不知道那紫龙绳是当真得了张野地真传,还是那绳子的器灵淘气,居然还用了多余出来地一尺来长的一截不断地挨个的抽打三清的屁股……

    “大哥,你这是?”女娲和后土是从来都没见过这样地花样,一时是目瞪口呆,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而三清却是挣扎了半天,可是不论他们怎么挣扎,就觉着那绳子却总是不紧不松的摆脱不开,最后即便是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了上来却依旧不见任何的效用。

    三清倒是想用太极图,盘古幡和诛仙四剑这样压箱底的东西,可是又怕坏了张野心爱的宝贝。

    于是又急又气之下三清居然六目相交了一会,就嘴巴一咧,却是当着张野和女娲,后土的面就嚎啕大哭了起来。三清是越哭就越是委屈,越是委屈也就越哭的大声,片刻之间就见着这座小山之上是阴云密布,倾盆大雨更是当头而来。

    不说现在三清都已经成了圣人,就是当年三清还才化形的时候也没吃过这样地苦头,更是没如此丢脸过啊?而且哪怕是落在了最最凶狠,最最残忍的敌人手里,人家也不会给你绑了造型再抽你的屁股不是?

    于是,张野和二女就见着空中的一个老头,一个文士以及一个病号般的中年人是在那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的那叫一个伤心啊,似乎把一辈子带几辈子积攒下来的眼泪都释放了出来。

    虽然这样的场面很“感人”,可是配上这三人地年纪却让女娲和后土憋了半天才险些没笑出声来。而不论怎么说,三清终究是女娲的师弟,虽然现在女娲心有所属,可是作为大姐头的她也不能让自己的小弟吃了张野这样的大亏。

    至于后土就更别提了,她一向都是太有爱心,只要不是死敌,那是看着别人流泪就会绝对的心软,更遑论还是对自己一向照顾有加的三清圣人。于是后土只看了一会,也就觉得张野是玩的有些大了,实在是伤了三清的颜面。

    唯有小罗刹却是什么都不懂,只是瞧了热闹,一面看,一面就拍手大笑,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

    张野还正幻想着将来能不能和后土,女娲来上一两次这样地花样呢,两女却是一边一下就掐上了他的手臂,不但顿时让这个家伙彻底地从好梦中清醒了过来,更是知道了这顶多就是自己做梦而已。自己碰上的可是两位女王,要是动了真格的,还不知道谁绑谁呢!

    于是张野当时就是一个哆嗦,然后却陪了笑,对二女道:“两位妹子,怎么了?”

    女娲这时也有些恨张野不知轻重,更要替自己的小弟出头,好维护大姐的权威,却是狠狠地瞪了张野一眼,怒道:“怎么了呢?你不会看看?我三个师弟都给你欺负成了什么样子?还不快一点把他们放了下来!”

    女娲才说完,后土也皱眉上前,小声怨道:“大哥,你这次当真有些过分了。不说他们都是圣人,即便是普通地大神还都要了一个颜面,你怎可如此伤了他们?”

    经两女这样一说,张野才主意到了空中的三个家伙。此刻三人却早已是哭地声嘶力竭,昏天黑地了,那情形要是不知道的说不定就把三清当成了即将杀头地人犯一般,不然何至于如此摸样,如此悲痛呢?

    眼瞅着三清的惨状,张野更是有些害怕了。他到不是怕三清报复,却是生怕女娲和后土知道了自己方才地“狂想曲”,要是那样,自己大概也就和三清差不了多少,甚至比这三位更要凄惨。

    渐渐的,张野就把三清当成了自己以后的替身,将心比心之下更是大痛,不等女娲和后土再做催促,连忙收了绳子,慌慌张张的将这三人解救了下来。而等到三清一落地,张野却就发现了他们屁股后面的衣衫有些凌乱了,更是忙不折迭的又毛手毛脚的给他们一一抚平。

    可是这不抚还好,一抚之下却让才收了一些泪水的三清又想起了刚才的奇耻大辱,再加上那种有仇不能报的郁郁之情,扫了张野几眼之后那是再也忍不住了,反而哭的比刚才在空中那会子还要大声起来。

    三清一是一边哭就一边不约而同的想了:tmd的,这趟出门也实在是太晦气了,居然让连自己老子也没摸过的屁股被这位给打了,要是万一传扬出去,那不但我们的面子没了,连圣人岂不是也成了笑柄?

    真正算来,张野这才是第一次看见有人被自己整出了眼泪,而且还是三个大老爷们。而都说女人的眼泪厉害,却不知道那是男人极少会哭的缘故。因此当张野面对着三人鼻涕共泪水齐飞地家伙,却让他也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女娲和后土这会反正是打定了主意:自己挖的坑自己埋!不让张野吃吃苦头他也是不会长点记性!因此这两人也就一边逗孩子,一边就很是解气的看着张野如何收场,摆足了一副袖手旁观看戏的架势。

    可让张野整哭了大道那都是一点问题没有,可是他老人家什么时候哄过人啊?更别说现在不但是要哄一个老头外加两个中年大叔了!

    于是张野越看泪水就和开闸放水似地三清,眉头也就皱的越紧。倘若不是他老人家有些犯错和“怜惜”的感觉,这会说不定早就大耳刮子抽了上去。

    “哭,哭,哭,哭什么哭?你们不知道男子汉流血不流泪么?枉你们还是圣人!”

    张野想了半天也就是琢磨出了这么一句“安慰”的话来。可是三清一听却只楞了不到半秒钟,接下来却更是伤心了:有你老人家就是这样劝人的么?好歹你倒是放句话出来,说不会把今天的事情传扬出去啊!

    三清也是知道不能指望张野太多,而他们的要求更是低地不能再低,只不过是想让张野保密而已。相比之下,三清对女娲和后土就没了那么多的讲究,这倒不是说三清更信任女娲和后土,却是他们以这些年和张野相处的经验明白,这位大爷做事是从来都不放在心上,更不晓得一点的人情世故,该说的和不该说的却随着心情而定。

    所以,自己以及圣人以后能不能堂而皇之在洪荒走动这样大的事情又如何劝压注在张野的心情之上?

    不过三清不好意思直说,女娲和后土又是有心让张野吃点苦头,好让他记得点教训也能收

    性子,所以更不提点。因此你却让张野这位“洪荒如何知道?按照他老人家的理解就是:我又不是你们肚子里地:~虫!

    不过此刻张野也是有些急了,更是把劝解三清当成了对付大敌一般。而根据张野以前看过的国名党对付共产人士的手段,那就除了严刑~打,辣椒水,老虎凳和烙铁什么的,就只有指望金钱,名利和美女了!

    对待三清自然是不能来什么辣椒水,老虎凳和烙铁的,自然只能选了后者。

    而现洪荒之中多的就只剩下了神仙,三清更是高高在上的圣人,所以名利在这些看来也就是和垃圾一样,丢在地上都没人会捡的。

    那么美女呢?

    张野想着,就回头看了看女娲和后土,却被两女同时回了两个大大的白眼,这一下却是让他老人家直接恍然了:美女我都还没搞定呢!指望我使出“美女计”那还不如直接把我送出去算了。

    可是张野是真不知道,他老人家那是比美女的威力大地太多了。要是现在张野真的说要把自己送了三清,保证这三位会立马不哭不闹了,甚至还会和受惊了地兔子一般是能跑多远就跑多远,屁都不敢放上一个。

    否定了一个,另外一个更是指望不上,那么只好给钱——也就是送宝之途了!

    “行了!别哭了!就和死了老爸一样……”因为要送宝贝,张野心疼之下口气也就有些重了起来。不过这样还真把三清给吓住了:前辈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他知道咱们老爸没死?要不然怎么说的这样含糊呢?

    当下三清心思一分却就忘记流眼泪了,只是都在琢磨着张野话里的意思,想着要不要把这样“不幸的消息”提前给鸿钧传了过去。而张野一见三人果然好了一点,心里微微得意的时候却有些恼怒起来:你们还真灵啊?果然是听着风就知道雨!我才有点意思呢,你们就反应了过来——感情是早在这里等着我了吧?

    张野是越想越恨,更是不由得就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不过即便是张野他已经“猜”到自己中了“圈套”也是退缩不得,只是一边暗暗打定主意以后再也不会给三清这样地机会,一边就臭了个老脸道:“这次算我倒霉,就给你们一件宝贝作为补偿好了——记得啊,拿了之后这事就从此两清,谁也不能再提了!”

    张野是生怕三清以后纠缠,所以也就把话堵在了前头,一件宝贝就彻底结束这会子的事儿。

    可是三清闻言却是差点没乐地傻了:什么?还有这样的好事?只要流点眼泪居然就能换回了宝贝?早知道如此简单,那不如让无忧道人就多捆一会,或者在加上点皮鞭,蜡烛啊!

    三清以前在张野面前就是有了不要脸皮地打算,现在更是彻底。于是反正自己的面子在这位跟前是被一撸到底了,那么他们也就不会在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既然窗户纸捅破了,那一个洞和两个洞就没了什么区别,重要地是能得到怎样地补偿啊!

    原始最先就反应了过来,泪水也来不及擦干,就问道:“前辈,我们刚才可是三个人都遭了罪,怎么就给一件宝贝呢?”

    原始这样一说,张野却就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果然这三个家伙都是碰瓷的,没一个好东西。也就是自己太傻,太天真,才会在一不小心之下着了这三个家伙的道儿。这样一想,张野反倒很有些流泪的感觉了:冲动是魔鬼啊!

    这样的心思在张野脑子里也就是个片段,所以一晃也就过去了,如今他的重头戏还是在想方设法的减轻自己的损失。所以脑筋一转,张野也就有了说辞。

    三清就听张野先是冷冷的“哼”了一声,然后才看着原始道:“你们三清从来不都是三位一体么?而且要是这次我送了你们三样,那么等到小罗刹庆生会地时候你们却是打算回了几件礼物?”

    女娲和后土眼瞅着刚才还是苦主的三清转眼就变成了小贩一般的和张野斤斤计较了起来,却也都傻了眼。两女面面相觑了半天,更是不能分别此时此刻的情形究竟是不是一场幻觉,只觉得天下间最最难以置信的事情莫过如此:什么时候圣人的面子就这样不值钱了呢?难道三清三人的分量加在一起也不过是在一件和三件宝贝之间徘徊么?

    可是张野现在却没注意女娲和后土已经在惊叹于圣人的廉价了,却把全部的心思都转移到了和三清讨价还价之中,只听他就又和三清摆事实,讲道理地侃价道:“你们也看见了,我这次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也不过才得了四件东西——我容易么我?要是这一下你们就拿走了三样,我岂不是白跑了一趟?即便说是‘漫天要价’,你们也不能这样黑吧?”

    三清却是被张野说的有些懵了,或者说这三位圣人究竟没有过过小市民的生活,却是哪里见过能为一分钱打起来的事情?于是耳听着张野说的实在,更看着张野的神情很是有些不忿,三清也就觉得自己果然有些过分了。

    当下,三清三人暗暗的交换了一下眼神,也就达成了一致的意见,却依旧由原始出面道:“前辈说的也是,我们三清终归都是一体,那一件就一件好了!”

    老子更是接了原始的话茬就问张野道:“那么前辈,你给我们地补偿是从现在新得的宝贝中选呢,还是等会让我们去你玉京山上拿啊?”

    老子是知道张野极为小气,要是没个说法这位绝对能拖上几个量劫——反正他说了给,可没说什么时候给不是?

    不过张野这次到是真被冤枉了,那是压根就没老子那样地心思,因此一听老子毫不留情的话,心中就是勃然大怒:你小子是放高利贷出身啊?要不怎么连堵门要债的玩意都学会了,这打人还不打脸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