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张野一家子既然决定亲自安排中关键之人的人选,那自然比凡夫俗子的曹雪芹大大讲究了太多……不论是来历、样貌、品行等等各方各面都要求的几乎苛刻。

    似原来那个给自家妹妹拉皮条的警幻仙子哪里有一丝仙家的风骨,与其说是仙子,倒不如说了妖精更确切一些。

    这样的人品又如何能入得了张野一家子的法眼?

    毕竟,警幻仙子乃是中要紧的神仙,“司人间之风情月债,掌尘世之女怨男痴”……实打实的是小妞未来的属下。这样一个人物一旦选不好,不单单为影响了整个剧情,更要命的还会带坏了自家的小妞。

    所以容不得张野一家子不谨慎!

    经过“红楼十二金钗选拔委员会”几天几夜的热切讨论,最后通过精挑细选,更由两大“委员长”之一的后土娘娘亲自推荐,大家一致赞同由后土娘娘的侍女荞荞仙子,来担任这一重要的职位。

    荞荞跟随了后土娘娘无数年,不但学了一身高深的法术,足以保证小妞的安全,更重要的却是荞荞道心坚定、为人纯善、做事细心稳重,性格也格外讨人喜欢。所以由荞荞在一旁帮衬着小妞,大伙都能放心。

    荞荞也晓得众人这番推荐都是为了小妞,自己就好似后土娘娘赐给女儿的大丫鬟,明白了后土娘娘的意思和自己的职责之后更不推辞,含笑点了点头,便爽快的应允了下来,更是不动声色的站到了小妞的身边。

    解决了警幻仙子的任命,接下来便轮到了一僧一道这两个重要的龙套。

    这两个人虽然看起来就是个打酱油的货色,可是实际功用却不可小觑,整部之中,他们两人的身影贯穿其中不说。更是起了承前启后等等的重要作用……或者说,几乎所有重要的伏笔都是他们两个人早早埋下的,所有重要的场合他们都搀和其中。

    这样的人选又岂能不重视?

    以张野一家子的身份而言:要么不做,要么就得做得尽善尽美,绝不会有什么滥竽充数的说法。

    因此,对于这两个龙套的择选,张野一家理所当然的便按照了最高标准。

    张野一家子别的不敢说,想找一个合乎心意的道士那当真一抓就是一大把或者说,但凡和张野一家子亲厚的除了道士就还是道士。

    只是一道法旨下去,就让原始的大弟子广成子急冲冲的下凡而来。

    之所以选择广成子。张野一家子正是看中了他玉虚首徒的身份……他可是替原始管理了无数年的玉虚宫,有的时候甚至还代替原始教别的师弟,接人待客和为人处世方面当真是老道至极,最适合扮演“跛足道士”的角色。

    广成子找上门之后先是拜见了张野等人,然后才晓得自己下来只是当一个“临时工”。可即便如此,一听说是给无忧道人的亲闺女帮衬,广成子差点乐的打那个什么眼里笑出声来。如此天赐福缘,正是和张野一家子搞好关系的机会,除非是白痴。不然哪一个正常点的神仙会不答应?

    于是,众人就看着在旁人面前一向道貌岸然的广成子好似被从天而降的大饼砸中了似得,谢恩之后便一个人在那里傻笑个不停。

    众人也不管他,只是一门心思的冲“癞头和尚”的角色干瞪眼!

    他们一家子都随了张野的性子。打开天辟地开始就看秃驴不顺眼,虽然接引和准提总想着巴结玉京山一脉,可是他们也从来没给过人家机会不是?

    这会儿去和西方的两位圣人讨要合适的人选的话,倒是不愁他们会不答应。可是自诩要脸面的张野。以及真正看中面皮的后土和女娲等人实在是张不开嘴啊!

    谁知道那些秃驴会不会背后议论说“平时不烧香,急来抱佛脚”呢!

    “要不,随便找一个人变化一番?”不明其中究竟的广成子急着表现。小心翼翼的就建议了道。

    张野此时正好起了和广成子一般无二的心思,突然耳听广成子说了出来,多心的他老人家只当这是在讥讽自个儿呢,立马大怒,当时就毫不留情的冷哼了一声,对着广成子没好气的道:“你小子莫非是在笑话我老人家人缘不好?满洪荒的都找不到一个秃驴?”

    广成子一听这话冷汗直接就“哗哗”的下来了,慌慌张张的又是摇头又是摆手,连辩解的话都在急切之间说不完整。

    好在这事儿干系小妞,作为“女儿控”张野自然一切以自家女儿为重,在绝了冒名顶替的心思之后又不得不继续发愁,这才没功夫和广成子较真,让大难不死的广成子终于躲过这一劫,但也吓得他再也不敢插话多嘴了。

    又过了足足有一顿饭的功夫,后土才猛地灵光一闪,玉手一拍,笑了道:“我想起来啦……当年花果山上我那滴精血化的猴子此时正在佛门,西游之后好像还被接引和准提封为了什么‘大自在佛祖’,可不正是最合适的人么?”

    精通“历史”的张野楞了一下,紧接着便条件反射似得张嘴就问:“怎么不是‘斗战神佛’?”

    “大哥问得真是奇怪,为何就得是‘斗战胜佛’?”。后土反问完了仿佛又想起了点什么,捂着樱桃小嘴很小女儿状的娇笑了出声,“接引和准提当年问我借人的时候就说了,他们只不过是想用猴子充充西方门面,我见他们求得可怜,这才同意了下来。所以争斗之事与那猴子全不想干,取经的时候他几乎是一路游山玩水一般……嘻嘻,可辛苦死了金蝉子、猪悟能和沙悟净几个人了。”

    “咦,难道西游取经没有九九八十一难么?”张野一听更是惊奇,忍不住继续打听了起来。

    女娲见状,也笑着开口道:“九九八十一难自然是有的,可是只冲着那猴子和后土妹子的关系,谁敢伤他半分毫毛?”

    “我哪里有那样大的威风,那些个妖魔鬼怪还不都是看了姐姐的面子……你可是堂堂的妖族的圣人呢!”

    不提两女彼此恭维个不停。张野却是越听越糊涂了:“取经的时候,猴子不保护那个唐僧,谁来保护?”

    “怎的没人保护?不是还有猪八戒几个么?”后土似乎比张野还要奇怪,理所当然的反驳道。

    “其实,大哥刚好你说反了!”,女娲见张野依旧困惑不解,只好一面笑,一面细细替他分说道:“与其说是猴子保护唐僧,还不如是唐僧保护那泼猴呢你想啊,那猴儿好歹是后土妹子的血脉。我又是妖族圣人,一路之上的妖怪谁敢动他?当年取经的时候,接引和准提两人更是早有交代:宁可折损了金蝉子,也万万不能让人伤了那猢狲。若不是这样,一向心软的后土的妹子哪里会答应他们的要求,白白让佛门借了猴儿气运?”

    “可不是。所以每当取经四人遇到劫难的时候,其余几人都将猴子师弟挡在了身后,有的时候更是任由妖怪将金蝉子抓去,然后再求了猴子师弟到处搬救兵……连我都出手好几次呢。”。冥河一说起当年的事情也觉得好笑,笑完才又接着补充道:“所以佛门从来不曾约束猴子师弟,只由着的他的性子,前不久我才听说猴子师弟又在西方极乐世界闯祸了。好像为了烤肉,一不小心将他们的藏经阁给烧了……正因如此,猴子师弟才叫做了‘大自在佛祖’呢。”

    张野听完直接就傻了,心道:这哪里是什么唐三藏取经啊。不如干脆改成孙猴子取经算了……想不到猴子一旦有了靠山,居然会混的如此逍遥!

    “对了,你们怎的老是叫‘猴儿猴儿’的。那猴子难道没有名字么?”张野在心里感叹完了,突然又觉得有些不对劲,虽然后土和女娲直接叫了“猴儿”没什么问题,反而显得亲切,可是只要猴子有名字,向来死认规矩的冥河就万万不会称呼他为什么“猴子师弟”。

    后土闻言之后不由得粉面微红,半晌呐呐无语,然后便时不时的偷偷的瞧了瞧感觉奇怪的张野。可每当张野回望过去的时候,后土的眼神又开始躲躲闪闪,然后便慌慌张张的低下螓首,露出了好大一片雪白,当真好似做贼心虚一般。

    女娲在一旁笑眯眯的看了好一会儿的戏,过足了瘾之后才开始替后土分说道:“嘻嘻,后土妹子是怕你回来之后,见猛地多出了一个儿子会不高兴,所以一直都不敢明着认那猴儿呢……可怜妹子就为这没影子的事儿一直躲着那猴儿不敢见他,实在想了便通过‘镜花’偷看,这些年下来都差点有心魔了!”

    “哎,后土妹子当真多心了!那猴子既然是你精血所化,自然就是我的儿子。”张野听完便对后土心疼万分,忍不住一边叹息一边连连摇头,脑中更是想也没想便很是利落的认下了猴子,终于解开了后土的心结。

    张野对猴子的事情知道的是一清二楚,当年后土被太一所伤之后,还是他亲自带着后土去了花果山,亲眼见着猴子前身的那一滴血落在了山顶的顽石上,甚至为了保证猴子的安全,他还出手在花果山上布下了结界。

    所以,这事在张野看来,一不能算是给后土给他带了“绿帽子”;二也不能将猴子当成“拖油瓶”。

    再说了,张野毕竟是后世之人,更不似假道学一般讲究什么思想洁癖,即便当真猴子的父亲另有其人,只单单为了后土,张野也绝不介意做一次“便宜老爸”更何况,当孙大圣这样英雄豪杰的便宜老爹那是一点都不丢人,更是求都求不来的好事,足以让张野他老人家没事的时候,一个人偷着乐了。

    这样说来,后土从始至终都没有半分对不起自个儿地方,只能说她太在意自己,每时每刻都在为自己考虑,甚至连她自己都忘记了。

    一想到后土爱自己居然爱得如此沉重,爱得如此卑微,张野忍不住便潇然泪下……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又过了好一阵子。张野才整理好了自己的思绪,岔开话题又问了道:“那他当年拜师学艺的时候,教他的师傅也没给他起个名儿?”

    女娲闻言先是一愣,接着便猛地就笑个不停,半晌才稍稍止住,一边微微喘息,一边笑道:“教猴儿本事的正是后羿……你说,那个小子有胆子当真做了猴儿的师傅,敢和后土妹子平起平坐么?”。

    说罢,女娲仿佛好似又想回忆起什么东西。突然揉着肚子笑得更大声了,便是冥河等人也无不莞尔,只让张野瞧得是一头雾水。

    后土见状脸色越发的殷虹,双颊就好似烧起来一般,尴尬了好一会儿,才哭笑不得的对张野解释道:“当年后羿是受我法旨去花果山教导那泼猴,谁想他不但坐不住,居然还喜欢偷奸耍滑。后羿是个老实人,眼睛又有些毛病。哪里抓得住那猴儿,为了向我交代,他几乎是哭着求那猴儿学本事。可即便如此,那泼猴只学了七分就忍受不得管教。趁后羿一个没注意便逃去了天庭,还做了个什么齐天大圣……当真枉费了我和后羿的一番苦心。”

    听完猴子的奇闻异事,张野哈哈一乐:“既然如此,这次便由我来替后土妹子你出气。好好使唤那猴子一回。”。

    说罢,张野对着虚空自上而下随手一斩,便在众人眼前斩出了一条不知道通向何处的裂肺。黑漆漆的裂缝出现之后随风而长。也就是眨眼的功夫便形成了一个黑洞,张野冲着黑洞里面再那么一抓,一个身披袈裟,睡得正香甜的毛猴便被活生生的抓了出来。

    “哈哈,这就是那个泼猴么?”张野看着形象全无的猴子忍不住大乐,更是转头问了后土。

    后土还是第一次面对面的亲见自己的血脉,三分欢喜却有七分尴尬,她如何能够想到这猴儿平日里居然会这样不着调,当真让自己在张野和女娲面前丢尽了脸面。

    后土和张野相处的久了,多多少少也学了些他老人家喜好迁怒的习惯,于是直接就捏着纤纤玉指做法,招来一个丈许方圆的水球,将躺在地上正在和周公聊天的猴子直接淋成了落汤之鸡。

    猴子被水猛地浇醒,大怒之下便口不择言的骂道:“是那个天杀的敢打搅俺悟道?”

    嚷嚷完了,猴子才觉着周围动静不对,一抬头就见着粉面含霜的后土正盯着他,而后土身边的女娲娘娘则是嘴角轻轻翘起,显然是打算看好戏了。

    “我就是那个‘天杀的’……你待怎样?”后土也是被气急了,以至于少见的说起了反话。

    猴子一听突然就知道坏事了,脸上的颜色更是如同五彩灯泡一般闪个不停。

    女娲更是火山浇油,雪中送冰似得调笑了他道:“猴儿,几日不见,想不到你又学了新的本事……怎么脸色变的这般完好?”

    猴子被女娲这轻轻巧巧的一句话就逼上了绝路,只好垂头丧气的爬在地上装死道:“孩儿只是无心之语,万望母亲见谅!”

    等了半天没听见动静,猴子哪里爬得住啊……就是当真将他锁在了铁柱子上,以他的性子也少不得会在柱子上翻筋斗,竖蜻蜓。

    于是眼见装死无效之后,猴子眼珠一转便又有了主意,几下就爬到了后土的脚跟前,抬起一张可怜兮兮的毛脸,半真半假的反问道:“母亲,为何自大俺出世以来,你从不曾去看俺,也不曾召唤孩儿……莫不是你不打算认俺了么?”

    猴子是听后羿说过后土的难处,也晓得自己能顺风顺水全仗着有母亲和女娲娘娘等人撑腰。若不是如此,自己闯了那许多的祸事,怕早就被人收拾了。

    可尽管猴子在心中早就能体谅后土的不易,可是不当面问一问的话,他始终觉得心中没底,总感觉后土会随时抛弃了自己。

    后土闻言,再也板不住脸色,同时更好似被戳中了心肺,芳心之中一阵子的疼痛,泪流满面之下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女娲见状,不由得有些生猴子的气,嗔怒道:“你这泼猴想要造反么?你母亲好不容易才让大哥认下了你,谁知道你居然如此不知好歹。才来就让你母亲生气,这会儿更是变本加厉,都惹得你母亲伤心了……后土妹子若是不要你,当初怎会派后羿教你本事?若不是心疼你一个人在外不容易,如何会允了接引和准提师弟,替你谋划佛门正果?”

    被女娲这样一教训,猴子这才知道自家母亲暗地里替自己做了多少事情,顿时又是羞愧又是后悔,一面冲着后土连连叩首,一面不停的认错不已。

    后土终究怜惜爱子。见猴子将地板都磕出了窟窿却心疼起来,将他拉扯起来之后更是止不住的抱怨:“你这猴儿真不知道轻重,也不怕磕坏了脑子!”

    “母亲放心,孩儿的脑袋解释着呢……当年就是让那些妖怪用刀砍都砍不出个印儿”,猴子见后土终于不再伤心,立马插科打诨的笑道。

    后土怒其不争的狠狠的点了猴子一下,这才将猴子拉到了张野的跟前,指着张野介绍道:“猴儿,这就是为娘的夫君。执掌至道的无忧道人,姓张讳野,你可要记好了!”

    说完,后土又红着连。小声对张野道:“大哥,他就是当年我精血所化的泼猴!”

    猴子以前听说过无忧道人的名号,但只晓得张野是开天辟地之人,这会儿听了后土的介绍才明白张野的真实的来历居然如此吓人。难怪没经过张野同意,后土就不敢真真正正的认他。

    惊愕过后,猴子没等张野反应过来。便又一次爬在地上开始磕头,一边磕头还一边嚷嚷了道:“孩儿见过父亲道人!”

    众人听了这猴子的称呼都是一头黑线,心道:你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称呼啊?莫非袈裟穿长了还传出了毛病除了“父亲道人”还有什么“父亲和尚”不曾?

    女娲在一旁忍不住笑骂道:“你这泼猴,这些年来还是没有一丝长进……父亲就父亲,胡乱喊什么‘父亲道人’?”

    猴子闻言双眼一亮,大喜过望道:“如此说来,父亲可是认下俺了?”

    张野见他这般机灵也是欢喜,只觉着这孙猴子和自己脑海中的印象一般无二,也就更感亲切,因笑道:“果然是个泼猴,居然连自家人都敢算计?!”

    “自家人”三个字一出,猴子便晓得自己终于进了玉京山的门墙,只是对于这样的好事他不但立刻收了笑容,反而含着眼泪深深的看了张野一眼,接着便整理了一下衣冠,规规矩矩的匍匐与地,颤声膜拜了道:“孩儿不孝,见过父亲!”。拜完了之后,猴子却不起身,伏在地上好半天一动不动,正当众人奇怪的时候,便听猴子放声大哭道:“多年心愿一朝得逞,俺终于能光明正大的认了母亲,俺也终于有个家了……”。

    见他这般模样,众人无不觉着辛酸,后土和三宵几个的眼泪更止都止不住。

    原来这猴子并不是喜欢随遇而安,而是因为他既然没有家,那便当真是无处可安……这些年来,也只能好似风中柳絮一般,任由风儿带着他没有目的地的四处流浪,寻觅归处。

    女娲见气氛又一次低沉了下来,便玉手一挥扶起了猴子,强笑了道:“怎的,你这猴儿只认了大哥和后土妹子,便不打算不认我了么?当初若不是我替你安排,老子师弟又岂会白送你一双火眼金睛?”

    猴子本就是要强的人,更不会长久的沉浸在软弱之中,再加上他如今终归家门,方才的真情流露只是算和以往的日子告别而已,

    因此咋听女娲突然道出以往机密,也就抛开了刚才的心思,吃惊之后更是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俺还一直以为太上老子糊涂了呢!”

    说完,猴子就要正式拜见女娲。

    女娲却不防突然一摆手,先开口阻止了道:“且慢!你今个儿既然进了张家的们,便不能似以往一般,管我胡乱叫了什么‘女娲母亲娘娘’,忒不中听……你想好了再来称呼!”

    众人都知道女娲这是童心未泯,故意逗着猴子玩,于是也不揭破,都兴致勃勃的围着猴子,看他如何解决女娲的这次刁难。

    后土心有不忍,便悄声和女娲商议道:“好姐姐,你何苦这般为难与她?”

    女娲却笑道:“后土妹子。不是我为难你儿子,而是至道的家门哪里是那么容易进来的即便当初妖族立天庭的时候,也少不得一番磨难呢!”

    后土一听顿时恍然:果然如此,虽然猴儿凭着我的机缘入了至道家门,可是不经考验当真受不住这样大的福气女娲姐姐其实是在替猴子大开方便之门呢!

    想通之后,后土感激的对着女娲微微福了福身子,两女相视力一笑,便又看向了冥思苦想的猴子。

    “不如以后孩儿便称呼您‘娘娘母亲’?”猴子想了一盏茶的功夫便向女娲交差了,接着又冲着后土道:“以后母亲便是‘母亲娘娘’,可好?”

    这下轮到女娲赞叹了:“你这猴儿果然好心思!我不是你亲母。所以是先‘娘娘’然后才是‘母亲’,而后土妹子乃是赋予你血脉之人,便是‘母亲娘娘’……这般分辨足可见你不忘本,真是个有孝心的!”

    说完,女娲就又看向了张野,毕竟张野不点头猴子就不算通过了这次入门考验,而事关张野,他自然明白其中究竟,于是笑着点了点头。

    依着猴子的新定下的称呼。猴子又正式拜过了女娲,起身之后更按照各自的身份一一拜见的冥河、禄玄、小妞和三宵等人,这才算是真正全了礼数。

    放下心中坎坷的猴子终于恢复了本心,眼珠一转便又了主意。只见他对女娲狡黠的问道:“刚才娘娘母亲既然夸孩儿分辨的好,不知可有奖赏?”

    “呵呵,你个泼猴好生赖皮,就算奖赏也该先问你父亲啊……去。且问你父亲讨赏去!”女娲极爱猴子的活泼,一面笑着答了猴子的话,一面又将张野引了出来。谁让张野的好东西最多不是。

    张野闻言也不推辞,笑问了猴子道:“你想要什么好处?”

    猴子见张野这样问,顿时想都不像,红着一双眼珠便斩钉截铁的道:“父亲,孩儿不要别的,只求您给俺起个名字吧多少年了,俺连名字都没有呢!”

    还没等张野反应过来回话,小妞也是跳着脚嚷嚷了起来:“我的,我的,还有我的名字要好听的,不要张无敌!”

    被小妞这样一嚷嚷,张野顿时就红了老脸,后土和女娲更是“噗呲”一下笑了出声,而冥河等人倒是不敢像后土和女娲那样随便,好歹得给张野留下些面子,只好一个个辛苦的强憋着,只是这些人浑身上下都抖动个不停,好似突然抽风了一般。

    “好,好,不要张无敌!”对于女儿的要求张野是抵抗无能,只能无可奈何的先拖延起来:“妞儿,咱们得讲究个‘长幼有序’,让我先给你猴哥起名好么?”

    小妞思考了一下,大概也知道自家老爹起名的本事太过糟糕,觉着先找个人投石问路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于是故作大方的冲着猴子一笑,指着他道:“猴哥,你先来!”

    猴子刚才就主意到了小妞,上上下下将她这个肉团打量了一番之后总觉着有些熟悉,只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

    这会儿听小妞一招呼,瞅着小妞的模样,再加上那一声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猴哥”,也不知怎的,猴子居然就将小妞和猪八戒的形象重叠了起来,只让猴子忍不住晃了晃脑袋,几乎怀疑自己眼睛出了毛病。

    张野没理会猴子的动静,只是仔细回忆了一下,然后便对猴子道:“猴儿,你这身躯就是个猢狲,我就从你身上取个姓氏,意思教你姓‘猢’,猢字去了个兽旁,乃是个古月古者老也,月者阴也,老阴不能化育,教你姓‘狲’倒好。狲字去了兽旁,乃是个子系子者儿男也,系者婴细也,正合婴儿之本论,你便姓‘孙’罢,至于名字嘛……唤作‘悟空’可好?”

    几千年才混了个名字的猴子高兴的都快疯了,也不顾屋子里还有许多人,便一边满屋子的乱跑,一边好似发泄了一般高呼道:“俺终于有名字啦!俺以后就叫孙悟空啦!”

    且不说得了终于熬出名字的孙大圣是何等的欣喜若狂,单单说后土和女娲等人。

    她们听了张野这一大串引经据典的话之后无不是瞠目结舌,半晌无语,不约而同的便在心中揣测:难道自家大哥(老爷、师傅)被鬼上身了……不然他老人家怎么能取出这样一个切合情理的名儿呢?

    要么,猴子其实是大哥(老爷、师傅)精血所化。是他血脉相承的嫡亲儿子?

    “哇,爹爹果然不疼我!”连小妞甚至都开始怀疑了,一边哭了个稀里哗啦一边还不忘举证道:“你给猴哥就起了个好名字,偏偏就管我叫‘张无敌’?”

    小妞一哭,不但让张野乱了手脚,更让一屋子的人都慌成了一团,众人一面齐心合力将张野他老人家挤了出去,一面好似众星捧月一般围着小妞哄个不停。

    还是第一次见到妹妹的猴子都没了智商,一边毛手毛脚的给小妞擦眼泪,一边居然傻乎乎的道:“妹妹。既然你觉得俺的名字好,俺就把自己的名字送你好了!”

    小妞感激的看了猴子一眼,不过还是抽噎这拒绝道:“不要……我的本体又不是猴子!”

    心疼女儿的女娲和后土更是大怒,异口同声命了张野道:“你还不赶紧想个好名字!”

    张野一着急,反而生生的给硬逼出了“灵感”。

    “张柏芝?”

    小妞听完倒是不怎么哭了,可是女娲却不满意:“这个名字比张无敌是强了无数倍,可是‘柏芝’乃是凡夫俗子期盼的健康长寿之意……咱们的女儿需要么?”

    “那……张子怡?”

    “又比刚才那个强了几分,可是还是配不上妞儿!”后土想了想道。

    ……

    等所有张野知道的女明星的名字都被否定了之后,他老人家终于大彻大悟了:凡人给孩子起名字难。神仙给孩子起名就更难了啊!

    最后,张野不得不可耻的动用了至道神通,悄悄的探听起女娲和后土内心之中关于女儿名字的心思,综合了一番之后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那么不如就叫‘张怜心’吧!”。张野装模作样的对女娲和后土道:“‘怜心’即是‘连心’妞儿乃是秉持你们的思恋和吾之气息而生,咱们一家心心相连;而且妞儿以后要执掌七情六欲之事,希望她能‘怜惜本心,不堕迷障’……这个名字可好?”

    后土和女娲咋听之下又吃了一惊。想不到自家大哥居然和她们两人如此默契,接着便觉着心中甜蜜,无限温馨。

    小妞儿也终于破涕为笑。高呼了道:“好!以后我就叫做‘张怜心’,让旁人都叫我‘怜心仙子’。”

    ……

    起完名字,大伙才接着说起了正事。

    如今的孙悟空自然不会拒绝替自家小妹跑跑龙套,而且这样满世界的乱逛正合乎他的性子,比起做佛祖更是自在了十二分,喜得他忍不住抓耳挠腮。

    boss和龙套安排完了,也该女主角们上场了。

    只不过,对于“十二金钗”的人选张野和两个媳妇有了些分歧。

    女娲和后土是想调用洪荒女仙,可是张野偏偏喜爱人族美女,几番辩论之下还是张野最终胜出。于是由张野拍板,后土娘娘发下调令,直接从幽冥地府之中招来一群尚未转世的芳魂,任由张野一家挑选。

    “十二金钗海选大赛”开始之后,张野和女娲后土等人惊讶的发觉,自家小妞看男人不行,可是看美女却是瞅着一个爱一个,不但一双小眼睁得老大,居然还和色狼似得直冒光,时间久了连口水都滴答了下来,那形象当真是惨不忍睹,直让众人是面面相觑、无语凝噎。

    挑花了眼的小妞是选来选去,既舍不得这个,又放不下那个。

    最终,小妞一面饱含着热泪依依不舍的送别的那些淘汰者,一面定下了人选。

    其中,十二金钗正册的人选是:西施、虞美人、卓君、王昭君、貂禅、蔡琰、甄宓、大乔、小乔、上官婉儿、杨玉环和陈圆圆。

    副册的人选是:班昭、薛灵美、梁绿珠、祝英台、苏小小、张丽华、太平公主、孙窈娘、关盼盼、崔莺莺、王宝钏、步非烟。

    又副册的人选是:花见羞、王朝云、李师师、陈妙常、金玉奴、唐婉、白玉娘、张丽容、李妙惠、秋香、杜十娘、董小婉。

    人选齐了之后,张野也不瞒着她们,将事情原原本本的一说,然后便任由她们选择去留。而这些人间美女的芳魂大多都看透了世情,如今得了张野和两位娘娘的亲许,准她们事后位列仙班,成为小妞的第一批手下,自然也不会有任何的意见。

    于是张野一家子便施展无上神通,开始安排了起来。

    其中,元春的人选倒是需要做一些手脚,因为元春实在比贾宝玉和其余的金钗岁数大了太多,而张野他老人家又是急脾气,不耐烦再等上十几二十年,于是康熙的身边便莫名其妙而又悄无声息的突然多了一个姓贾的凤藻宫尚书。

    至于其余十一个金钗则很好安排,她们的年岁几乎是隔一年出现一个林黛玉子鼠、薛宝钗丑牛、贾元春寅虎正月、贾迎春卯兔二月、

    贾探春辰龙三月、贾惜春巳蛇四月、王熙凤午马五月、贾巧姐未羊六月、史湘云申猴七月、妙玉酉**月、李纨戌狗九月、秦可卿亥猪十月。

    眨眼之间,除了巧姐尚在荞荞身边待命,其余的人皆是领命散去。

    最后,终于轮到那倒霉的石头了。

    在送别石头的时候,张野瞅着对他老人家感恩戴德的石头就开始出神,怎么看都觉着这倒霉玩意儿实在是配不上那些个历史上鼎鼎有名的美丽女子。张野是忍了又忍,可实在不能忍受眼看着这蠢货去祸害美女这不是让那些美女跳火坑么。

    “石头啊!”张野终于开口了,“你投胎之后最好记住一件事儿……”

    “何事?”和旁人一样大惑不解的石头很虔诚的问道。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你以后遇见了喜欢的女子千万不能想着和她成亲!”

    “恩?”

    “你应该立即同她们斩鸡头、烧黄纸,结为异性兄妹!”

    “啊??”

    张野不理会惊傻了的石头和众人,继续毁人不倦道:“但是遇见了你看得顺眼的男孩子则不必如此……”

    “哦???”

    “你应当毅然决然的和他们搞基!”

    “……”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