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张野一直不说话,是因为他老人家一直都在犹豫。

    虽然看在黛玉上一辈子的份上,他老人家决定更改黛玉此生的“杯具”,可是更改归更改,看戏归看戏不是?总不能单单为了挽救黛玉,连整部大戏都不看了吧?

    那样的话,以前的安排算什么,这些年来的等待又有什么意义,全都是白白浪费功夫么?

    即便这些真的无所谓,那么小妞还要不要历练了,难道让真让妞儿亲身体验一番么?

    所以张野一直是边和黛玉笑闹,一边更是使劲搅动的脑筋,拼命的想法子。

    直到康熙这个不怕死的插足与他和小黛玉之间,张野的眼睛亮了康熙这小子处理这样的事情可比我拿手啊,他有经验不是?

    当下,张野再也顾不得胡闹了,一面稳住了恨不得咬死的小黛玉,一面直接又带着康熙兄弟等人回到了船上。

    各自落座了之后,张野便将自己的想法,贾府的现状等等,就好似到竹筒一般统统就倒给了康熙兄弟,然后便吃定了他们似得,让康熙替自个儿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好主意。

    康熙本就一心巴结张野,别说如今张野只是要自己出个主意了,就是让他拿起刀子直接砍人也不会有任何问题,闻言之后沉吟许久,当真不负所望的想出了一个绝妙的法子。

    “黛玉丫头最好还是进贾府住一段日子的好……‘百善孝为先’,此乃人伦之道。若是黛玉丫头到了京城,偏偏不住贾府,不在外祖母身旁伺候,便是‘孝道’有亏,自个儿的名声也就坏了。”康熙先是理清了事情的轻重缓急,眼见着小黛玉眼眶一红,明显觉得委屈了。才又笑着指出了重点,道:“丫头啊,住归住,想出来其实再容易不过……你今年多大了?”

    小黛玉没明白,可还是带着疑惑的表情答道:“回皇上的话,民女六岁了!”

    “那就是了!咱们大清八旗女子只要到了十三岁便要参加选秀,你虽然是汉人,可是你们林家也是五代列侯,从龙入关的时候便由汉军旗升格入了正白旗所以再怎么住,你顶多也就是在贾府待上七年而已。”

    “民女不想住那么久……”

    福全听了小黛玉的嘀咕也乐了。再说通过刚才张野说的那些个贾府的消息,他也很是看不上贾府,便劝了道:“丫头啊,皇上说的是‘顶多’,还没说旁的呢!”

    康熙更是哈哈一笑,觉得自家二哥就是和自己有默契,便半真半假的打趣了福全道:“二哥,你是不是又看上了黛玉,打算再收个女儿啊?”

    康熙虽然是在说笑。可是福全多精明啊……倘若皇帝当真没这个心思,哪里会随意说这般的废话?

    福全仔细打量了小黛玉一番,见她年岁虽小,可是通身气派当真不输于满族贵女。而且更比满族的闺女多出了许多的书香之气,当真是越看就越是欢喜,越看越是满意。

    “丫头,你可愿意拜本王为父?”

    黛玉闻言。立时就怔在原地,许久都反应不过来。

    还是坐在康熙腿上的妞儿实在是看不过去,忍不住嚷嚷了道:“林妹妹。快答应啊,福全伯伯人可好了!”

    听妞儿这样一说,黛玉才稍稍清醒了一点,可是想了一会儿之后却又面带为难的看向了张野。

    没等别人明白呢,张野直接就大手一挥,替她和康熙做主了,道:“不怕,你只是福全义女,你的婚事他们都做不得主,以后也用不着让你去蒙古和亲。”

    康熙和福全听得都郁闷,心道:虽然我们就没打算着让这丫头去什么蒙古,可是你也别直接威胁我们,说什么“做不得主”……这不是以小人之度君子之腹么?

    康熙和福全是光明磊落了,可是张野还不放心。

    他真是在是怕小黛玉认了义父之后,又走了上一辈的老路更何况,就像黛玉这般娇娇柔柔、走一步都得喘三回的模样,他老人家又如何忍心让她去蒙古受罪?

    张野便暗暗传音于康熙和福全,将黛玉前身乃是王昭君的事情暴露了出来,最后更是阴森森的道:“我老人家将话说在明处:以后谁提议黛玉和亲,就让那小子自家的闺女替了黛玉去。若是他们的闺女不愿意,便阉了那提议之人,将他打扮成女子嫁给蒙古!”

    康熙和福全闻言之后,无不是心中一寒,不由自主的便夹紧了双腿。

    可是等他们兄弟两再看向黛玉的时候,两人的眼神全都变了……若说刚才两人看黛玉是欣赏的话,那么此刻两人几乎是用敬仰钦佩的眼神来看黛玉了。

    尤其是康熙,他读的书比福全多,看问题也比福全全面,所以更加清楚“昭君出塞”的意义。

    王昭君当真是用自己的柔弱之躯,换来了汉朝近百年的太平,以至于王莽篡汉、天下大乱的时候,胡人居然以外姓为啥可夺刘汉江山为由,拒不承认王莽政权的合法性。

    后唐小周后说“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算啥……要是按照小周后的说法,当年整个大汉都没有一个真正的“男儿”。

    若非如此,堂堂大汉真有血性男儿的话,怎的还需要依靠王昭君这样的女子来保护自家的太平呢?

    康熙越是这样想,看黛玉的眼神也就越是热切,甚至于对于大清公主和亲蒙古的惯例都开始怀疑了。当康熙最后看着才芳龄六岁的小黛玉的时候,他的眼神之中居然变成了三分怜惜、三分仰慕、还有三分的爱慕。张野和猴子这两个不懂风情的家伙自在没在意,也看不出康熙的意思。可是在一旁的后土却瞧得分明,忍不住就冷哼了一声,康熙便觉得耳旁好似突然响起了一声炸雷,胸口同时一闷,差一点吐出一口血来。

    被惊醒的康熙先是习惯性的便要发怒,可当他见着伤自己的人居然是后土娘娘,并且后土娘娘还似笑非笑看着自己的时候。冷汗瞬间便打湿了脚背。

    此时,康熙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身份啊,连忙翻身跪伏于后土面前,诚惶诚恐的请罪道:“娘娘恕罪!玄烨再也不敢了!”

    众人见此模样都吃了一惊,不过张野一家稍稍推算了一番便都明白了过来,全都面带怒色的瞪着康熙,连妞儿都背过脸去,没给康熙求情。

    福全虽然没明白其中究竟,可是皇帝都跪下了,他哪里能站着。只好也向着后土一面叩首,一面帮着康熙求情。

    唯有小黛玉是真的彻彻底底,华华丽丽的看傻了!

    后土寒着俏脸冷了康熙许久,见他真的怕了,这才朱唇轻启,道:“人皇,你只晓得本宫执掌六道轮回,却不晓得本宫分身更是掌管三界因缘。黛玉此生与你无缘你可听明白了?”

    见康熙连连点头,后土忍不住又提醒他道:“玄烨。你们爱新觉罗家注定代代出情种,你原本也该如此。只是你身怀汉家血脉,龙气厚重,以人皇之气斩断了情丝而已……是你自个儿选了‘孤家寡人’这条路。怨不得别人!”

    康熙闻言,神情不由得有些恍然。

    在张野下凡之前,康熙也许并不会觉得“孤家寡人”有什么不好。那个时候,无所畏惧的康熙只觉得皇帝就应该如此。唯有自己才可以站在至高之地俯视众生,他不会允许有人与自己并驾齐驱,连妻子都不行。

    后来。经过了京城地震的事情,康熙终于彻悟了“人不可无敬畏之心”的道理!

    而有了这样的明悟之后,康熙就如同从云端回到了人间……虽然他还是极其尊贵的人物,却不再是那个“高处不胜寒”的皇帝,于是他也渐渐的学会了平等的对待福全这样的兄弟和完颜瑞之类的朋友。

    如今,已经很是享受人间亲情和友情的康熙只缺少了一样,那就人世间最珍贵的爱情!

    康熙确定后土娘娘不会欺骗自己,和转世的昭君无缘也就罢了,但让他受打击却是后土最后那句话原来不是上天没给过自己爱情,而是自己不要啊!

    “娘娘……”,跪在地上的康熙突然抬起头来,此时福全才发现,向来要强的康熙居然早已泪流满面。只见着康熙很是坎坷不安,却又无比期待的求问了后土道:“如今……还来得及么?”

    后土终于有了笑容,却缓缓摇头道:“此话人皇不应当问本宫!”

    “那该问谁?”

    “问你自己的本心!”

    “朕的本心?!”

    康熙得了后土的提点,似乎明白些什么,可是一时之间又觉得有些模糊,仿佛自己的眼睛被一片迷蒙的雾气挡住,可是透过雾色,又能隐隐约约的看见一个背对着自己的倩影,只是总看不清倩影主人的面目。即便如此,康熙依旧不愿意放弃,更完全不顾其他,好似一个刚刚情窦初开的莽汉一般,痴迷的透过那片迷雾眺望起来。

    倩影慢慢的转了过来,正当康熙满心欢喜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那个倩影的面孔居然在不断变换,先是自己的元后,再是钮钴禄氏,接着又变成了自己的小表妹……,几乎只要是自己曾近亲近过的女子,她们的相貌便都会一一浮现。

    康熙一面看着这不断变化的面孔,一面不断拷问着自己的本心朕爱她么?

    每当康熙的本心否定一次,便会消失一张或笑或嗔的俏脸,直到最后康熙再也无法否定的时候,那个倩影终于清晰了起来正是当年自己第一次见到的那个娇俏的小表妹!

    康熙终于明白了:原来自己一生珍爱之人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虽然自己曾今推开过她,更伤过她,可是一切都还来得及,他还来得及补救,还来得及挽回,不是么?

    就算小表妹最后不愿意原谅自己,可是只要有这样的机会便足够了!

    “娘娘,朕想封后,您看合适么?”,康熙有了决定。可是终究怕自家的命太硬,会克死了自己爱的女子,便向后土求教道:“莫非朕真是不祥之人么?”

    后土闻言忍不住摇了摇头,怜惜道:“玄烨,你想得差了……爱一个人并不需要送什么身份、地位之类的外物,只不过需要你送上一颗真心啊!”

    “啊!!!”

    康熙脑中仿佛“哄”的一声炸开,所有的事情豁然开朗,以前看不明白,想不清楚的事情瞬间清晰了起来。

    难怪表妹从不愿意去养心殿侍寝,甚至为了躲避而自残!

    难怪朕每次用各种理由赏赐表妹东西的时候。她从不曾真的高兴!

    难怪表妹在知道朕不会让有佟家血脉的皇子出世的时候,她会那样的绝望,以至于大病了一场!

    ……

    原来,小表妹不去养心殿,那是因为她不想自己变成“货物”,被裹在毛毯中,被太监一路抬着走,不想如同狗一般,从朕的脚底爬上龙床。

    原来。小表妹不喜欢朕赏赐的东西,是因为那些个东西都是朕是利用她的明证,她不想让自己的感情也变成了货物。

    原来,小表妹会那样绝望。是因为朕伤透了她的心,不但从没回应过她的一片真情,甚至连一丝丝的希望都吝啬的不肯给……

    玄烨啊,亏得你以往还有脸自诩什么英明。自吹什么“问心无愧”,你当真是个天大的混蛋,再也不会有人比你还要混蛋了你早就知道小表妹是不同的。她绝不同于后宫之中其他女子,可是你为什么偏偏故意忘记了这样的不同呢?

    小时候,自己发天花的时候,是小表妹不惧生死的陪伴着自己,还记得小表妹总是娇笑着对自己说:“表哥,不怕不怕,你一定能好起来的……咱们说好要一块去放风筝。”

    等自己登基了,为了稳住皇位,不得不迎娶索尼孙女为皇后,当自己想要和她解释的时候,小表妹也是不屑的笑着对自己说:“表哥,我从来就没稀罕过那个位子,只要能让我一直陪着你就足够了!”

    后来,为了后宫平衡,自己所谓“雨露均沾”的时候,每次见自己去了她的宫里,显得有些落寞的小表妹还是笑着对自己说:“表哥,你来啦!”

    再后来,多年心心想要一个孩子的小表妹终于明白了,是朕命太医在她的吃食中下药,使得她一直无怀孕,当朕有些不安的去看她的时候,表妹流着眼泪强笑了道:“是臣妾无福,命中大概注定无子吧……”

    从那之后,表妹再也不会在朕的面前自称“我”了,自己也再没听到那一声熟悉至极的“表哥”。

    “朕想起来了,朕真的想起来了”,康熙一咕噜爬了起来,语气似乎很是欢欣,可越是这样,他的眼泪也就流得越多,流的越快:“梁九宫,传朕旨意:去佟佳氏皇贵妃封号,改为乾清宫夫人!来人,给朕去打听一下,平常人家成亲都需要些个什么,立即备齐!”

    说着,又哭又笑的康熙匆匆忙忙的向着张野一家行了一个礼,更把黛玉的事情又交代给了福全,自己却是飞奔着下了船,又飞身上马,向着紫禁城奔去,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这是怎么了?”,张野彻底迷糊了,不由得的问道:“佟家的那个丫头不是皇帝的表妹么?什么时候又得罪玄烨了,以至于好好的皇贵妃变成了什么‘乾清宫夫人’?”

    后土和女娲等人因着不明白“乾清宫”在这会儿的意义,所以想了半天也不太明白康熙的意思。福全倒是最明白的一个,可是他也被这样的变故吓傻了,整个人就好似石化了一般,坐在那儿一动不动。

    最后,还是黛玉先反应了过来,向张野一家子解释了道:“不是皇贵妃犯错了,而是从此之后皇上的妻子就是皇贵妃一个人的啦!”

    “不对吧?玄烨光是皇后好像就已经死了两个了吧?”,张野全无顾忌的直接反驳了道。

    “伯伯,你听清楚:是妻子不是皇后!”,小黛玉一气之下便忘记了对张野一家子的敬畏,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道。

    虽然后土和康熙交谈时,只要谈及自家身份便施展了神通,没让黛玉听见,可是只见着后土一脸平常的任由康熙跪在自己的面前。小黛玉再笨,也能猜出后土,乃至于张野一家的不凡来至少,他们一家子比皇帝还要尊贵!

    张野想了又想,还是不懂:“有什么区别……皇帝的妻子不就是皇后么?”

    这下连妞儿都听不下去了,对着张野便鄙视道:“爹爹真笨!林妹妹的意思是说,打今个儿起,皇帝伯伯在皇贵妃……不对,是乾清宫夫人面前的时候,就不再是皇帝。而是平常人家的丈夫啦。”

    说完,妞儿又皱眉道:“叫什么不好,为什么偏偏要叫做‘乾清宫夫人’……我觉着‘长春宫夫人’的名字更好听啊?”

    “妞儿,你不懂的!”福全终于又“活”了,更是长长的叹息了一声,神色复杂道:“乾清宫乃是皇上日常理政的所在,也是皇帝寝宫,不论是武百官还是后宫嫔妃,无诏不可擅进。乾清宫的后面更有先皇留下的石碑。上书‘后宫不可干政’……所以,乾清宫乃是诸宫之首。‘乾清宫夫人’虽然看似只是宫中女官的名号,实际上不是皇后,又有哪一个女官敢叫‘乾清宫夫人’呢?”

    妞儿终于明白了。歪着脑袋想了一下,突然拍手笑道:“皇帝伯伯好生奸诈!他明明担心自己命硬,深怕封后不吉,却使了这个有实无名的法子。这就叫做‘掩耳盗铃’么?”

    妞儿越这样想就越是觉得可乐,最后更是拿手捂着自家的小嘴,好似小松鼠一般。在那里吃吃的笑了起来。

    “我想,不止如此吧?”,“心比比干多一窍”的黛玉沉吟半晌,微微摇了摇头,然后才有些佩服、有些限羡慕了道:“只怕整个紫禁城,也只有乾清宫和慈宁宫才算是干净的了……”

    这样的话才一说完,连黛玉自己都红了脸,羞得不敢见人。众人更是对黛玉的早熟惊讶莫名,许久都说不出话来。

    张野更是将黛玉小萝莉反反复复的看了又看,一面看一面在心中暗忖:你确定自己当真只有六岁,而不是十六岁么?

    船舱中寂静了许久,最后还是“爱女心切”的福全开口,这才打破了如此尴尬的场面,而此时小黛玉就好似煮熟了的虾子一般,整个人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红透了,若不是她的身子已经被张野调理过了,只怕现在早已晕了过去。

    张野一家子早就染上了看热闹的毛病,明明见着小黛玉都恨不得当鸵鸟了,可就是没一个人主动开口劝慰,反而一面和福全讨论黛玉入贾府的事儿,一面还时不时的打趣她几句。

    当真让黛玉又气又急,恨得更是差点咬碎了一口的银牙!

    等到一切安排妥当,再让黛玉在张野一家的见证下认了福全为义父,便已经到了晌午时分。

    正当张野被黛玉堵着讨要礼物,打算“报仇雪恨”的时候,谁想船舱的门帘一掀,康熙居然带着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秀美女子走了进来。

    “皇帝,你这是?”福全突然觉着自己完全搞不懂康熙的心思了,你早上临走的时候不是打算着回去成亲么难道就一个上午,便将所有的事儿都办了?

    康熙拉着那个略显羞涩的女子哈哈一笑,显得是眉飞色舞,全然不见之前的颓唐,众人便听他道:“我原本想着和月儿拜天地的,可是再一想,与其拜天地,还不如拜张前辈和两位娘娘呢,所以就带着月儿赶了过来……正好二哥也在,等会拜堂的时候你就充做我的男宾好了。”

    此时康熙再也不提个“朕”字,称呼起来全是“你你我我”,显然摆明了此时他不是皇帝,而是一个等着成亲的富贵公子。

    后土最是了解男婚女嫁之事,康熙既然厚颜相求,她也就当仁不让的安排了起来。

    先是让荞荞、妞儿和黛玉一起陪着佟心月去了二层上的卧室之中装扮,荞荞的手艺既然能让后土娘娘满意,给一个凡人化妆自然不在话下。

    而康熙和福全则被安排到了隔壁的房间之中,至于化妆的手艺便全靠着梁九宫了,这让倒霉的梁九宫急的手心都冒汗了。

    虽然这场婚事一切从简,可再怎么简,该有的还是一样不缺,直到掌灯的时候。拜堂才真是开始。

    当梁九宫高喊了“一拜天地”的时候,张野便领着女娲和后土大大咧咧的坐在了正中,而康熙当真便拜了下去,直看的福全和黛玉是心惊肉跳,生怕折了张野的寿。

    可是康熙多精明啊,他这些年什么都没干,只顾着和冥河等“京城留守人员”扫听清楚了:感情无忧道人他老人家乃是开天辟地之大神,万界生灵之祖。

    所以有他老人家在这儿,只怕天地都不敢当在他老人家前面,受自己和月儿一拜呢!

    福全和黛玉的震惊还没过去。谁想“二拜高堂”的时候,张野夫妻三人依旧坐着一动不动,笑眯眯的又一次消受了康熙和佟心月的大礼参拜。

    的确,论及“高堂”,谁还能高过张野和女娲这两位造人的祖宗……不给他们磕头又去给什么人磕?

    “夫妻对拜”的时候,福全和黛玉终于松了一口气,若是这会儿再换上张野夫妻,他们父女二人怕就真的要疯了。

    可惜,还没等福全和新认的女儿喘口气呢。刚刚才被“送入洞房”的佟心月又被康熙引了出来,居然直接跳过了“洞房”,便过来给“高堂”上茶。

    康熙也是没办法啊!

    在那个时候,媳妇真正进门并不是什么“洞房花烛”。而是先得给男方父母敬茶,唯有男方父母受了新媳妇的敬茶,才表示男方一家认可的媳妇的身份,然后再去开了祠堂。上了族谱,媳妇这才算是真进门……少了一道过程,都是不合理。甚至是不合法的。

    如今,族谱的事情好办。

    康熙已经秘密准备了自家佟姓的族谱,而他就是这份族谱的老祖宗佟玄烨,更打算着以后他和佟心月的孩子都随了佟姓,至少暗中是随了佟姓。

    毕竟,康熙如今已经明白了汉家血脉和人皇、以及皇朝气运的关系。

    若是他和心月以后的儿子当真有志于皇位最好,倘若不愿便当做一步暗棋。平常的时候,隐于民间,一面将自身发展为中国最大的世家,一面暗中监察朝廷得失;而一旦天下大乱,则拿着自己留下的旨意挺身而出,或是辅佐皇帝收拾江山,或者索性取而代之。

    这些事情康熙不但安排的极为稳妥,还照顾了佟心月的心情,更是看得极为长远。

    可是他安排的了还没出生的儿子,却偏偏不能安排早已死去的顺治和佟太后还阳啊!

    对于事事追求完美的康熙而言,缺少了给至亲长辈敬茶这一步,他和佟心月的婚礼便不能算是完全,更是不吉利。

    康熙这便理所当然的想到了张野夫妻三人……张野和女娲的身份就不用多说了,至于后土虽然没有参加造人,可是她一人身兼两职:幽冥便是她肉身所化不说,便是她的分身还执掌众生因缘,而自己和新月的婚事能够得到后土认可,那当真是最能让康熙放心了。

    因此,让佟心月给张野夫妇三人敬茶当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敬茶很顺利,康熙终于觉得完满了,而接下里便轮到“长辈”给新媳妇礼物了。

    后土和女娲都很干脆,虽然没送什么仙器、神器,只是将自身带的凡间首饰赠与了新娘子,可是她们如今都是至道眷侣,这两件沾了她们气息的首饰又岂同儿戏?

    女娲直接就点明了道:“只要你带着这两件首饰,别的不敢说,至少能保你百病不生,长命百岁!”

    后土更是暗中对康熙传音道:“玄烨,莫要小看本宫和姐姐送的饰物,虽不起眼,却足以镇压人皇气运,非皇者不可相传……切记!切记!”

    康熙闻言,顿时大喜过望,更是拉了起疑的佟心月又规规矩矩的给女娲和后土磕了几个响头,然后更加急迫的看向了张野。

    张野瞅着这小子的眼神就慌了,这小子怎么看我就好似“恶狗扑食”一般啊?

    大急之下,张野便将自己上上下下摸了几遍,却半天也没掏摸出点东西……张野终究是习惯了后世时候的装扮,不喜欢带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谁想就这一点差别,这会儿就让自己如此窘迫呢?

    若是只有康熙一个人。张野说不定索性耍赖就不给了,可是此时还有佟心月在,张野又如何愿意在女子面前丢了自家的威风?

    实在无法可想之下,张野只好在自家的“零食”里随意翻找起来,最后好不容易才让他找出了一个不起眼的果子。他老人家除了能确定这果子对凡人无害之外,别的就都不能确定了。

    你问我这果子的名字、功用、产地等等这玩意儿你问我,我老人家问谁去啊?

    幸好康熙也没问,他不晓得张野的性子,还以为张野和平常的神仙一样,不会做没把握的事呢!

    可是康熙不问。女娲和后土却瞅着果子眼神就有些不对了,似乎想了什么。

    张野见状却是暗暗心惊,他老人家怕自家的两位娘子想出来之后,发现了果子的坏处……那样的话,自己别说面子了,便是里子也没了。于是张野再也顾不得其他,忙哄骗了康熙,让佟心月吃了下去。只等果子被佟心月吞进了肚子,张野这才放心下来。更不等别人反应,他老人家便先高声喊了一声“闹洞房去也”,然后拔腿就走。

    众人见状,全都傻站在原地。做不得声来。

    连小黛玉也不敢相信的盯着张野,对他喃喃的道:“伯伯,您搞错了吧……哪有长辈闹晚辈的洞房的呢?”

    “嗯?闹洞房还要讲辈分?”张野不信,又征求了别人的意见。

    可是这儿就他辈分最大。凡人之中的康熙夫妻和福全是不好说;神仙这边绝大部分人都不清楚闹洞房的规矩,没法子说……后土倒是明白,可是她早就被张野带坏了。就等着看热闹呢,所以她干嘛要说?

    张野见无人否认,便以为小黛玉欺骗了自个儿,很是不忿的送了她一个大白眼,冤的黛玉恨不得能哭来六月飞霜,更是不想理会他老人家了。

    而康熙眼见着张野居然这样没羞没臊的就打算着进自家的洞房,也为难了:小辈儿闹洞房那图的是一个热闹,一个喜庆,可是谁家闹洞房的时候,里面会蹲着一个祖宗又不是闹祠堂!

    “要不……还是先吃喜酒吧?”躲在夹缝中的“忠仆”梁九宫悄悄探出了头来,一面偷偷摸摸的观察张野的表情,一面小心翼翼的建议了道。

    康熙闻言立刻转愁为喜,果然不愧是朕最忠心的奴才啊!

    “对!对!梁九宫说得对……哪有不吃喜酒就先进洞房的道理呢?”康熙嚷嚷着便拉着福全和黛玉父女向着大厅走去,一路上还不忘招呼后土和女娲等人。

    康熙拉着人去吃喜酒了,新娘子自然也有婢女搀扶着回了寝室,也就一会儿的功夫,此处便单单只剩下张野他老人家了。

    “哼!我诅咒康熙你小子今晚不举!”张野悲愤了。

    可惜,他这话儿不是以至道身份下的无上法旨,只不过一个被抛弃的老不修的抱怨而已!

    等到带着三分醉意的康熙终于回了洞房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新娘子居然换了一套喜服,便不由得问了道:“表妹,你怎么连喜服都换了……你不是说,那套喜服是你亲自绣的么?”

    “表哥,我也没法子啊!”躲在盖头下的佟心月也不由的红着脸抱怨道:“我也不知怎的,刚才好像吃坏了肚子,不得不沐浴更衣。”

    “吃坏了肚子?”康熙闻言立马紧张的起来,酒醉都醒了七分,更是几步走到喜床前,随手拿起秤杆便挑起了佟心月的盖头,可是等到康熙仔细一看,就更是惊奇了:“表妹,你……你的气色怎么这样好了?就是人好像年轻了许多!”

    佟心月没照过镜子,只当康熙是在说情话,心中虽然觉得甜蜜,可理智上还是不怎么信的,只是羞涩了道:“表哥又骗我……不过是吃了一顿酒席的功夫,我哪里就年轻了呢!”

    说着,佟心月突然安静了好一会儿,许久,才有些哽咽道:“表哥,我……我已经老了!”

    “不老!表哥的心月永远不会老!”康熙心中一痛,一把拉起佟心月的手按在了自己的心口上,盯着她的眼睛,极其认真的道:“表妹,以前是表哥对你不起,可是如今表哥后悔啦……今个儿表哥才知道,在表哥的心里,永远有一个叫佟心月的丫头,她梳着羊角小辫儿,总是在那里甜甜的喊着:‘表哥,一起放风筝’呢!”

    佟心月猛地一抬头,一边落泪,一边惊喜的问道:“表哥,你还记得?”

    “记得……不但这一辈子记得,下一辈子表哥都不会忘记!”康熙狠狠的点了点头,然后轻轻地吻了她,更是细细的品味了佟心月的泪水,才又继续道:“表妹,这一辈子我负你良多,只能先用表哥的下半辈子来偿还。可这不够啊,若是下辈子咱们遇见了,你万万别给我好脸色,让我把你捧在手心上,奉承你一辈子,可好?”

    “不好!”佟心月哭得更是大声,一边哭一边笑着道:“心月从来都被恨过表哥,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心月不悔!”

    “心月后悔”四个字就好像一把大锤,狠狠地敲碎了康熙最后的心防,可越是这样,康熙就越是羞愧,他甚至不敢再多说一个字,不敢再看佟心月一眼,只能“情债肉偿”。

    刹那间,只见房中红烛摇曳,鸳鸯底子的大红背面上如波浪似得翻滚起来。

    康熙和佟心月做了近二十年的夫妻,虽然是情到浓时不由自己,可是依着他们夫妻的默契也不会有什么意外只是道理明明是这样的道理,事实却偏偏没按照道理走。

    两人衣服褪尽,互相交缠的时候,佟心月就开始有些觉得不对劲了,只是马上就要剑及履及了,哪里还有工夫细想?

    等到康熙“真龙入海”的那一刹那,两人都是一怔,终于明白了过来,但也面面相觑,好半天都做不得声!

    过了有小半盏茶的功夫,佟心月才首先被疼痛激醒了,红着脸使劲推了推康熙,声如蚊呐似得道:“表哥,你先出去。”

    “这是真的?”康熙依旧难以置信。

    冷场了许久,佟心月才“嗯”了一声,又半天才道:“大约都是那个果子惹的祸了!”

    “还有这样果子居然能让妇人变为处子?!!”

    康熙一激动,身体更是动了一下,佟心月又闷哼一声,再一次推拒道:“表哥,你先停一会儿吧!”

    康熙闻言,却是低下头一脸银笑的看向了自家小表妹,不怀好意道:“表妹,若是换了你是个男子……此情此景的,你会不会停呢?”

    又是羞涩,又是不适的佟心月正想回话呢,却不防窗子外面突然传来了张野的声音,更是替自己说出了心声。

    “哼!无耻!”

    “……”

    “……”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