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第一百五十章 【土鳖装傻】(九千字,求月票~)

    这绯红杀气的反噬作用极强,夏亚仰面倒在地上,四仰八叉,只觉得身子里的力气都被抽空了,那意识里的疲惫感觉一波一波袭上来,这种体力和精神力俱成干涸的状态,让他只恨不得此刻能倒头昏睡三天三夜才好。

    看着这个年轻的将领倒在地上,黛芬尼一时间有些无措,犹豫了片刻,她伸出手来,纤巧的手掌在夏亚的脸上轻轻拍了两记——却又不敢拍得重了。她此刻心如撞鹿,又是惶恐又是惊骇,而看着夏亚嘴角挂着的鲜血,心中更是涌出几分感激来。

    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空空如也,周围哪里有半个人影?自己的仆人出去寻马,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想到这里,黛芬尼眼角垂泪,忍不住就提声呼喊了几句。可树林之中只有沙沙的木叶声,哪里有半个人影回应?

    眼看夏亚动静越来越小,呼吸粗重,黛芬尼看着夏亚胸前那残破的甲胄,这一箭的狠辣,让她这个不通武技的弱女子看了都心中骇然,回想方才自己在马上,眼看那一点黑光射来,一颗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了,当时全身僵硬,那种窒息的压抑感让她非但无法挣扎躲闪,甚至连叫都叫不出来……可随后,这个轻薄了自己的年轻军官,居然横身就挡在了自己身前,生生用他的胸膛给自己挡住了射来的这一箭!

    当时这个人坐在马前,那宽阔结实的后背贴着自己的怀抱,硬邦邦的,却给人一种坚实的感觉。

    黛芬尼心乱如麻,看着昏沉.的夏亚,她用力咬了咬嘴角,心中一个念头:他救了我,他救了我!我一定要报答他的!

    想到这里,黛芬尼爬了起来,也顾.不得脚踝剧疼,挣扎蹒跚朝着湖边跑了过去,每走一步,那脚踝钻心的疼痛,疼得她额头汗水涔涔而下,眼泪都流淌了出来,跑到河边,双手掬起一捧清水,可是随即就看见那水从手指缝隙里漏光了。

    黛芬尼咬了咬牙,脸上先是闪.过一丝羞色,但随即心里一横,弯腰嗤的一声,将自己的裙摆撕下了一条来在湖水里浸透了,这才返回来重新跪坐在了夏亚的身边,双手轻轻拧着,那裙布上的水流均匀洒在了夏亚的脸上。

    夏亚在昏沉之中,忽然被这冷水一激,顿时就是一.个激灵,勉强睁开双眼来,就看见了眼前这个女人的脸庞——那脸上血迹和眼泪汗水混成一团,看上去颇有几分可笑的样子,夏亚咧了咧嘴,冷水让他的头脑略微清晰了一点,用力挣扎,旁边黛芬尼看见了,也不顾什么男女身份之别了,上前用力扶住了夏亚的肩膀,几乎是一个半抱的姿势将夏亚努力抱起,只可惜她力气实在太小,夏亚这土鳖身子沉重,抱了两抱,非但没有抱起来,黛芬尼哎哟一声,手里一滑,重重跌在了夏亚的怀里,脑袋碰在了夏亚的下巴上,顿时就听见砰的一声,额头红了一片。

    “笨蛋!”夏亚虽然没有力气,但是被冷水激了之后,意.识却清醒了,怒道:“你这个女人,动我干什么!浪费时间!赶紧想办法找人来啊!我现在动弹不了,万一再来一个刺客,老子可就真给你陪葬了!”

    黛芬尼脸上一红,眸子里闪过惶恐,语气里带着.哭腔:“我……我喊过了,没有人……我的仆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夏亚哼了一声,.一瞬间他心中念头闪过无数:刚才那个刺客显然是冲这个女人来的,这个女人身份必然不一般!而且……偏偏刺客来的时候,这个女人身边的仆人就跑开了,当真是这么巧么?哼……

    “别慌!”夏亚毕竟多次经历过生死挣扎,这种时候,却反而沉下了气来,低声道:“这里是皇家园林,那些刺客不可能大举潜入这种地方,想来刺客应该只有一个……但愿如此!你别慌,去看我的马,马上挂了号角,你拿下来吹响,园林里自然有巡逻的御林军,听见号角,就能引来人了!”

    黛芬尼如言,爬起来踉跄跑到马匹旁,果然从马鞍后看见了一个挂在那儿的牛角号角,摘下来回到夏亚身边。

    “看我做什么,吹啊!”夏亚有些哭笑不得,瞪眼喝骂:“你愣着干什么!”

    黛芬尼从小到大,哪里有人这么厉声对她说过一句话?纵然就是自己的丈夫皇储加西亚,虽然两人只见关系古怪,但是加西亚对她也从来都是恪守礼仪,一句重话都不曾有过。此刻被这个年轻的军官呼来喝去,她却心中毫无反感,只觉得对方救了自己一命,此刻大家在危境之中,自己实在太过没用,对方这种态度倒也不奇怪。

    只是拿着那号角放在嘴边,她犹豫了一下,用那两瓣红润柔软的嘴唇咬住,鼓起腮帮子用力一吹,却没有听见预期的嘹亮号角声,却反而是“噗”的一声漏气的声音。这声音,若是仔细听来,却倒好像有那么几分好似常人发出的某种不雅的声音……

    黛芬尼呆住了,她愣了一下,又鼓起腮帮子吹了口,奈何她吹得心跳眼花,也只发出了几声漏气的噗噗得声音。

    旁边夏亚瞪圆了眼珠子,看着这个女人撅着小嘴鼓着腮帮子用力吹号,土鳖愣了会儿,终于忍不住,虽然身上无力,却忍不住在地上全身抽搐,如果能动弹得话,只恨不得就抱着肚子狂笑了,纵然如此,那脸上的肌肉也扭成一团,笑得险些就断了气去。

    黛芬尼涨红了脸,满心羞愧——她自问也是从小经过了严格的教育,什么宫廷礼仪,花卉音乐艺术之类,都是精通,可……她纵然学过音律,但会的也都是竖琴,风琴之类的高雅乐器,这种军中使用的号角,却哪里会吹?

    眼看夏亚笑得仿佛都要抽筋了,她脸色更是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垂着头将号角塞给了夏亚:“我……我……”

    “我来吹吧。”夏亚哎哟呻吟了两声,他受了内伤,又忍不住狂笑,胸口隐隐有种撕裂的疼痛。黛芬尼眼看夏亚双手无力,将号角凑到了夏亚的嘴边,让这个家伙一口咬住……忽然就在此刻,黛芬尼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怪异,只觉得手都抖了一下。

    这号角自己吹了半天,上面多少残留了一些自己的口水,此刻却被这个家伙含在嘴里……似乎,有些隐隐不妥。

    夏亚却没有多想那么多,用嘴巴抱住了号角吹口,深吸了口气,用力呼出。

    “呜!!!!!”

    号角声音顿时响起,就听见林子边上惊起几只飞鸟,伴随着号角的声音远远传到了远方。

    弄出了动静来,两人都是心里一松,夏亚歪了歪脑袋,倒在地上喘气。黛芬尼看着夏亚,犹豫了一下,才用低微的声音道:“嗯……刚才,谢谢你啦。如果不是你,我恐怕已经死了。”

    夏亚“哼”了一声,也不客气,懒洋洋道:“算是巧合,老子碰巧遇到了,总不能见死不救。”

    黛芬尼看着夏亚,只觉得这个家伙说话无礼,简直是生平罕见,纵然他是御林军之中的军官——可御林军之中的军官,自己也见过不少,一个个也都是经过了严格的训练,举止克制有礼,哪里像这个家伙一脸的惫赖模样?只是,偏偏此刻,这个大大咧咧的家伙,却让黛芬尼看了反而比平日里见到的那些刻板严肃的御林军军官们顺眼得多。

    “嗯……还请你告诉我你的名字吧。”黛芬尼想了想:“救命之恩,我总要回报的。你是御林军里的军官么?是哪一位将军麾下?”

    夏亚嘿嘿一笑,摆了摆手:“老子不是御林军的人。”

    不是御林军?

    难道他是今天会猎邀请的勋贵?可是看他的模样,见面的时候穿戴着整齐的军中甲胄,哪里像与会的那些贵族,一个个打扮得如孔雀开屏一般华贵?而且……帝国的贵族最讲究气度和风仪,这个家伙粗鄙不文,全身上下,哪里像是个贵族的样子?

    夏亚察觉到了这个女人古怪的眼神,土鳖心中有些不爽:“喂,你这个女人,这么看人的眼神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不像是被邀请的贵族么?告诉你,我可是货真价实的男爵,以后还要封伯爵,还要封公爵呢。”

    黛芬尼听了,忍不住噗哧一笑,她这一笑,纵然脸上污痕,也难掩丽色,那眸子里闪过笑意,就如春花绽放一般,就算是夏亚这等糊涂之人看了,也忍不住呆了一呆——这个女人……到底是美是丑?说她丑吧,可为什么刚才这一笑,自己就觉得这么好看呢?

    黛芬尼从小到大,也不知道被男人用这种眼神看过多少次了,眼看夏亚的眼神里流露出呆滞,她也不在意,忍着笑道:“好吧,以后要封公爵的先生,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她心中好笑:封公爵?自己的父亲就是帝国公爵,她自然知道要封公爵,那得立下何等的不世之功才行!帝国开国千年到现在,一共才封过几个公爵?这年轻人不知道天高地厚,满口大话,却不知道眼前站着的正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公爵之女呢。

    “我么?我的名字叫夏亚,夏亚雷鸣男爵阁下,嗯,你可以这么叫我。”夏亚叹了口气,眼珠转了转:“你呢?这位小姐,我也算是救了你一命,你的名字也可以告诉我了吧?”

    “我……”黛芬尼略微犹豫了一下,心中原本的疑虑,不过一转就丢掉了,看着这个年轻的军官,低声道:“你真的认不出我么?”

    夏亚哈哈一笑:“你难道很有名么?”

    黛芬尼语塞,望着这个懵懂无知的家伙,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向他委婉的解释才好。

    这家伙自称贵族,但是黛芬尼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无知的“贵族”,贵族的基本礼仪,他一点都不懂得。而在帝都之中,纵然有的贵族没有见过自己,但是这每年的皇家园林会猎的规矩,谁不知道?

    除了皇族之外,与会之人,不得挟带女眷!单这一条,纵然不认得自己,可一看到自己,那么自己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偏偏这个家伙,居然好像真的一无所知,像他这样有资格被邀情参加会猎的人,必然都是位高权重,怎么会如此无知?

    纵然对规矩不了解,但是帝都里的寻常贵族子弟,只要一看到自己的打扮,这天鹅绒大氅上别了一枚金质的徽章,这可是皇室成员的身份象征呢!这个家伙,居然也不认得?

    叹了口气,黛芬尼低声道:“好吧,我告诉你,我是……”

    说到这里,她忽然闭上了嘴巴,脸上露出一丝古怪来。

    “你是什么?”夏亚皱眉:“喂,不带这样的吧,吞吞吐吐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黛芬尼心中此刻却犹豫了起来,她生平所见之人,见到自己都是恪守礼仪,那些年轻俊杰勋贵也不知道见过多少,在自己面前,都竭力做出一种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做派来,一举一动,枯燥无趣,可偏偏这个家伙,虽然言语粗鄙,但是却自有一种本色的淳朴可爱……

    (好吧,夏亚又多了一个“淳朴可爱”的评价……多多罗等人继续撞墙)

    ……若是自己说出了身份,他会不会也立刻变了模样,如同从前见过的那些勋贵一样,立刻变脸,做出那种让自己厌烦的虚伪腔调来?

    “我的名字叫做黛芬尼。”说着,黛芬尼看了夏亚一看,眼看夏亚脸上毫无反应,她心中才松了口气。

    “我……我的父亲是一位贵族。”黛芬尼故作平淡的口吻继续道:“说了,你也未必知道。”

    “嗯……那倒是。”夏亚大大咧咧一点头:“这帝都的贵族,老子昨天之前是一个不认识,现在么,虽然见过了一群,但是昨天报了那么多名字,我也只记得了两三个,嗯……一个叫做什么莫里雅克的,好像是什么伯爵……”

    “嗯,正是莫里雅克伯爵,帝国军部军需后勤大臣莫里雅克伯爵,他是陛下的姻亲。”黛芬尼听了,本能就脱口而出。

    夏亚眼睛一亮:“不错不错,就是这个人,嗯,这家伙脑满肠肥,军后勤大臣么……看来只怕没少捞油水。”

    说着,斜着眼睛看了看黛芬尼:“你倒是很清楚这些人的身份啊,不像我,什么都不明白。”

    黛芬尼不欲多说这个话题,看着夏亚:“你呢?夏亚雷鸣男爵阁下……你是刚刚才来到帝都的么?”

    顿了一下,黛芬尼仔细思索了会儿,自语道:“夏亚雷鸣……这名字似乎有些耳熟……啊!是你!!”

    她忽然瞪大了那双明媚的眸子,吃惊的望着夏亚。

    夏亚哈哈一笑,有些自得的挺了挺胸:“看来你也知道我的名字,哈!原来老子现在这么有名了。嗯,不错,你这副样子,看来是知道我是谁了,大概也听说过那些老子斩杀奥丁王子,击伤黑斯廷的传闻了。”

    可黛芬尼脸色却有古怪。

    她知道夏亚,却并不是因为什么军报上的这些功绩,而是因为……

    记得就在前些日子,她曾经亲眼看见自己的丈夫,皇储加西亚,在书房里拿到了一份秘报之后陡然狂怒,那一天加西亚仿佛发疯了一样,将书房里所有的一切东西砸得稀烂,最后还咬牙切齿说了一些什么话,仿佛言辞里,就似乎有提到“夏亚雷鸣”这个名字呢。

    后来黛芬尼略微暗中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这次战争,自己的丈夫把那个邦弗雷特弄到了前线去,结果那个邦弗雷特,却不知道怎么回事,给杀死了,据说死因,就是和这个夏亚雷鸣有些干系。

    黛芬尼虽然身世显赫,但是表面风光,暗中的凄凉却只有自己知道。她名义上是太子妃,可这位皇储加西亚,在帝都的贵族圈子里,就连聋子都听说他喜好男风,不喜女色。自己嫁给他之前就有听说这种传闻,但是她这样出身的女子,自己的婚事哪里能自己做主?米纳斯家族和皇室联姻,那是基于政治上的一些考虑。况且,贵族之中,喜好男风之人甚多,帝都里那些豪门贵族,家里养了英俊娈童的,大有人在,倒也并不稀奇。

    可结婚之后,黛芬尼才明白过来,自己的这个丈夫,乃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兔子”!他只好男风,对于女人却是毫无半点兴趣,甚至平日里,都不让任何一个女子异性触碰他一下!后来渐渐知道,原来这位皇储殿下,自从十岁之后,就把身边所有的女侍全部驱散,全部换成了年轻英俊的少年来充当他的侍从。

    自己嫁给了皇储几年来,两人别说是什么夫妻之实了,就连同桌吃饭的次数都聊聊可数,开始的时候,她心中存了几分幻想,毕竟女孩儿家嫁了人,总希望能得到丈夫的疼惜,加西亚虽然有些毛病,但是人品举止也算一等一,黛芬尼开始还颇有幻想,指望自己的美貌能打动皇储之心,可结果几次尝试之后,皇储连自己一根手指都不愿意触碰!别说同床共枕了,就算是手都不曾拉过几次!

    天下的女孩子,不管高低贵贱,花样年纪,总是对爱情充满了浪漫幻想,黛芬尼自然也不例外,她还未成年,就心中常常憧憬,自己未来的爱人应当是一位英俊不凡器宇盖世的人物,可没想到,却嫁给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兔子!自己这几年来的太子妃,当得实在是有名无实。可在她这样的身份,纵然再多委屈再多苦水,也只能偶尔半夜无人时分,蒙着被子暗中落泪,对外却不敢流露出一个字来。

    所以,黛芬尼对于那个“邦弗雷特”,自然是极为熟悉的!这个人的名字,从前听到,总是和自己的丈夫联系在一起!两人出双入对,这个邦弗雷特出入皇储的行宫更是从无禁忌,甚至,在行宫之中,很多时候都仿佛是“女主人”一般的姿态!

    她这个正牌的太子妃,自然是受了莫大的屈辱。她也曾几次回家寻了老父米纳斯公爵哭诉,但是老公爵虽然甚疼爱这个女儿,可是对于退婚这种事情,也一直言辞拒绝。

    虽然明白父亲的苦衷,但是她一个女孩子,毕竟不懂得那么多国家大事,偶尔想起,心中深深悲哀,难道这男人们的国家大事,就一定要牺牲自己这么一个弱女子的一生幸福么?

    她虽然心中深深恨皇储加西亚,但是毕竟却不敢流露出半分怨愤,只是对那个在自己面前趾高气扬的邦弗雷特,心中就生出了无限的厌恶来。

    此刻看了看夏亚,黛芬尼眼神越发露出了几分和善来,叹了口气:“原来是你……唉,我早该想到是你的。嗯……听说那个邦弗雷特就是因你而死的,对么?”

    夏亚立刻一瞪眼,叫道:“喂!黛芬尼小姐,话可不能乱说啊!邦弗雷特是在野火镇守备府上被黑斯廷单枪匹马闯进去刺杀而死,数百人都亲眼看见的!可和我没什么关系!这笔帐可别算在我的头上!”说着,他压低了声音苦笑道:“皇储殿下为这件事情只怕还恨死了我呢,你可别乱说啊。”

    黛芬尼噗哧一笑,看着夏亚慌张的表情,想起自己生平最厌恶之人就是死在这个人的手里,心中的感激之情更深了三分,笑道:“好了,我不说就是了。不过么……谢谢你!”

    “谢我?谢我刚才救了你?你不是已经谢过了么?”

    黛芬尼眼睛弯弯,笑道:“你别问了,反正就是谢谢你。”

    ※※※

    夏亚生平从来没有和一个异性如此亲密交谈过——可怜虫不算。

    以他这样的年纪,也正是少年心性,对异性自然就有几分本能的亲近渴望,可之前他的审美标准一团乱麻,那次风月场所之后,才渐渐的有了几分恢复正常的驱使,可毕竟十多年的习惯,哪里能一朝就改过来?

    不过这黛芬尼,实在是美得惊人,她天生绝色,艳盖帝都,尤其是那双眸子,更是说不出的明媚动人,就连夏亚看了,都不得不承认,不敢什么美丑之分,这个女人的眼睛实在好看得让自己无法忽视。这种跨越了界限的美丽,顿时就吸引了土鳖的少男本能。

    他倒也没有多少其他的心思,只是本能的觉得和这么一个顺眼可亲的年轻女子这么多说说话,言谈亲近,心中也是觉得舒畅的。

    两人又随意说了会儿,夏亚毕竟是疲惫之极,虽然被冷水浇过,但是精神渐渐不支,他眼皮越发的沉重下来,说话声音也渐渐低沉,最后变成了黛芬尼说上三五句,他都未必应上一句,渐渐的,意识模糊,只是心中记得没有脱险,强行支撑精神,不敢让自己昏迷过去。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听见林子里传来了一阵马蹄声,那马蹄声整齐而肃穆,还有军号声音传来,显然是巡林的御林军来了。夏亚心中一松,顿时那支撑的心气就松懈掉了,长出了口气,终于闭上了眼睛,昏沉沉睡了过去。

    黛芬尼站起来,对着林子方向挥手大声呼救,眼看一队御林军骑兵跑出了林子,远远的看见了黛芬尼,领队的军官自然认得这位太子妃,老远就带着手下骑兵翻身下马,快步跑了过来。

    黛芬尼一看身边夏亚已经昏睡,心中叹了口气。

    “殿下!”那领队的骑兵军官单膝跪在了地上。

    “嗯。”黛芬尼有些失神,愣了一下,才道:“我在林子里,仆人走散了,方才遇到有人刺杀,这位将军路过救了我……”

    她简短的说了两句,这些御林军顿时人人变色!

    这皇家园林今天守护严密,居然有刺客溜了进来!而且还胆敢对太子妃行刺!!幸好不曾得手,否则的话,出了什么纰漏,只怕陛下震怒下来,自己这些当值的人,都得抹脖子自杀谢罪了!

    “这位是夏亚雷鸣男爵,是这次会猎受邀的勋贵大人,他可能受了些伤,你们好生照顾他吧。”黛芬尼虽然想亲自将夏亚送回去,但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回去之后,只怕皇帝召见,还有事情要询问,也没有时间亲自去照看夏亚了。况且,她刚才隐瞒了自己的身份,自己欺骗了他,实在有些不好意思再面对这个单纯爽直的年轻人。

    犹豫了一下,黛芬尼看着那个御林军军官,低声道:“这事情不要声张!而且这位夏亚男爵他并不知道我是谁,你也牢牢管好自己的嘴巴。”

    这个御林军久在宫中服役,自然熟知这些宫廷里的是非,知道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哪里敢乱说!连连肃然答应,又低声交待了一下身边的几个部下。

    然后几个御林军已经上来,簇拥着黛芬尼,自然有御林军军官让出了自己的马匹来给这位殿下骑乘。剩下几个人,抬着夏亚,往林子里原路返回了。

    ※※※

    夏亚一觉醒来,已经是天色见黑了,他一个翻身,就发现自己已经在自己的帐篷里了,身边刀剑武器都是齐全,就连聚啸弓也放在了床铺旁。口中苦涩,颇有几分药物的味道,想来是自己昏迷的时候,有人给自己灌了调养身体的伤药。

    他才起身,帐篷外面卡托和沙尔巴就大步跑了进来,看见夏亚起来,沙尔巴就笑道:“哈哈!夏亚,我就知道你没事的!妈的,千军万马咱们都杀出来了,还怕什么小小的刺客!”

    夏亚皱眉,低声道:“我是怎么回来的?”

    “几个御林军抬你回来的。然后你昏睡了几个小时,中间还有皇帝陛下听说你受伤了,派来的医官来看过你,给你喂了些药。”

    沙尔巴越说越兴奋:“你简直就是撞了大运!妈的,我们三个人追那只狐狸,结果我和卡托两人跑错了方向,就一直没寻到你,没想到你居然会遇到英雄救美这种事情!哈哈!只是不知道,你救的是哪一家的贵族女子?说不定,趁机还能抱得美人归呢!!……”

    听到这里,夏亚忽然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哼,抱得美人归?那是不用想了!实话告诉你们,我遇到的,是太子妃。”

    “什么?!”一旁的卡托露出惊奇的表情来:“太子妃?!”

    “嗯!”夏亚神色严肃:“不过我装傻,一直假装不知道对方是谁……嘿嘿,不然的话,这事情可麻烦着呢!”他抬头看了看卡托:“我被抬回来,之后这件事情,外面是怎么说的?”

    卡托低声道:“外面只是说,你在林子里救了一个迷路的宫廷女官,又遇到了流窜进园林里的奥丁奸细……”

    “哈!”夏亚冷冷一笑,低声道:“宫廷女官?哼……老子怎么会不知道她是谁?嗯……开始的确不知道,不过后来么……聊了那么多话,老子又不是傻瓜,心里就早猜到了,嘿嘿!”

    沙尔巴张大了嘴巴,正要说什么,可旁边卡托却是一个精细的人,这个军中的走私贩子一拉沙尔巴,然后先掉头跑到帐篷外看了看,走回来的时候将帐篷帘子放下,才看着夏亚:“你说你故意装傻?”

    “那是当然。”夏亚皱眉道:“这事情可不简单!太子妃遇刺杀……嘿嘿!这是多大的事情?而且我遇到她的时候,她身边居然一个仆人随从都没有,虽然说是巧合……但是,世界上哪里来这么多巧合的事情!我虽然不懂别的,但是这种皇室隐秘的事情,咱们最好一点都别沾!沾了一点,就是麻烦!我只能当时和她打哈哈,继续装成一个愣头青模样了。”

    他看了看两个兄弟,低声道:“所以,这样一来,事后不管是谁,都不会把我圈进这场是非里!因为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啊!否则的话,我知道她是太子妃,那么我为什么救她?更重要的是,为什么我偏偏那么巧出现在那里??

    这些事情,虽然我自己问心无愧,可别人问起来,我也说不清楚,这种皇族刺杀的隐秘,一旦说不清楚,那就最麻烦!那就不如装到底了!”

    夏亚脸色凝重:“这种事情,皇宫里一定会下令封口!太子妃被刺杀,这么大的事情,除非能查得清楚,否则的话,一定会想办法压下去!!他**的,我当时就想到了这点!万一皇帝心狠,把知道情况的人先都宰了……老子还要活不要了?不过既然皇帝派了医生来给我治疗伤,那么想来不会灭我封口了!我想,皇宫那里也会来探我的口风,敲打敲打我才对。哼哼……幸好老子当时一个劲的装傻!只要太子妃自己相信了我不知道她是谁,那么皇帝就会相信我和这件事情没任何关系,就算封口,也封不到我的头上了。”

    卡托皱眉:“刺杀太子妃……一个女人,纵然身份显贵,刺杀她有什么用处?现在这里到处都是权贵豪门的大人物,就算是皇帝本人也在这里……把目标放在一个女人的身上,目的……”

    夏亚立刻道:“这个事情和咱们没关系!我们不知道,也不用去想,管他是什么人,都和咱们没相干的。这种麻烦不能沾,一点都不行!如果有人问起来,我就继续装傻到底,实在装不下去了,就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那就对了!

    卡托和沙尔巴两人对视了一眼,卡托叹了口气:“夏亚,我原来以为你只是一个土鳖,现在看来,你简直就是一头从山里窜出来的狐狸!”

    夏亚嘿嘿一笑,心中却也有些惴惴。

    这麻烦却被自己沾上了,到底是福是祸呢?救了太子妃一命,自己纵然装傻,但是皇室那里,总不好意思一点谢意不表示吧?

    ※※※

    果然,夏亚猜得不错,就在他刚醒来片刻功夫,外面就有宫廷侍者前来,带来了皇帝的命令。

    “夏亚男爵,陛下命你立刻去觐见。”

    这个宫廷使者显然也不知道情况,脸上笑得很轻松:“夏亚男爵现在深受陛下宠信,今后还请男爵大人多多关照啊。”

    夏亚淡淡一笑,看了帐篷里的卡托一眼,卡托立刻摸出一枚金饼来塞给了这个宫廷使者。

    随即夏亚简单穿戴了衣服,起身随着这个宫廷使者而去,前往康托斯大帝居住的大帐。

    妈的,自己害死了皇储的男宠,又……又他娘的捏了他老婆的mimi……这下仇恨可越来越大啦!

    会不会是故意钓老子上门,然后抓起来一刀砍了?

    嗯……应该不会,老子捏她mimi的事情,量她一个女人也不好意思说出口来吧。况且我救了她一命,她看上去应该是一个心底善良之人,应该不会害我。

    唉……这个太子妃,她的眼睛,可真是好看……妈的,那皇储简直就是个白痴啊,放着这么勾人的老婆不好好疼惜,却喜欢玩兔子捅菊花……呸!呸呸!真他**的恶心!

    `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