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第两百四十四章 【显灵】

    卖菜的?

    内内的眼珠子顿首就差点掉到地上了。她略微怔了怔,随即就喝道:“什么卖菜的!喂,你快闪开!”

    说着,内内伸出手掌就要把索非亚给扯开,可是手掌伸出去后,索非亚却站在原地不动,只是笑眯眯的望着内内。

    “哎哟!”

    内内忽然一声痛呼,一只手已经按在了对方的肩膀上,却忽然就闪电般缩了回去,原本好好的手掌,却顿时就高高肿起如猪蹄一样。

    “你到底是什么人!”内内忍着痛,一挺手里的剑指着索非亚,可是索非亚只是笑眯眯的看着她,又望了望面前的剑尖,眼神里哪里有半点畏惧?

    “小姑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这么算了吧。”索非亚粗糙的大手已经搭在了内内的肩膀上,她的身材比威猛高大的内内要矮上很多,但是随着她的手那么轻轻一搭,内内顿时倒吸了口凉气,闷哼了一声。整个人忽然就忍不住弯下了腰来,她疼得额头满是冷汗,可是偏偏身体仿佛被一股力量给压住了,别说是挣扎了,就连想挺直腰板都做不到。

    就听见耳旁听见面前这个女人柔声笑道:“哎,好一个细皮嫩肉的小姑娘,怎么却生的这么暴躁?来来来,小姑娘,可别不识好人心啊,我刚才可是救了你一命呢。”

    细皮嫩肉的小姑娘?

    一听这个称呼从面前这位女人的口中喊出来,还是用那种惋惜而温柔的语气,顿时让内内全身都哆嗦了一下。

    小姑娘?!

    我们的内内大小姐活到今年十九岁年纪,这些年来,听到最多的称呼一般都是“首领”、“大头领”之类。

    更有甚者,譬如“好汉饶命”之类的称呼也是经常也有机会听到。

    但是什么“小姑娘”这种称呼,自从她十岁之后,可就再也没有听到过了。

    听了这称呼,内内先是感觉到全身都有些发寒,就用直愣愣的眼神盯着面前这女子。

    索非亚咧嘴一笑,仿佛还有些不好意思,那粗糙的大手在身上油腻腻的褂子上使劲蹭了几下,才摇头:“好个鲁莽的小妮子,你可知道,刚才那个紫色头发的小姑娘,差点儿就能要了你的命。”

    “她?”内内顿时不服:“我和她打了大半天,她也没奈何得了我!”

    “小妮子不晓事,我说给你听。”索非亚拽着内内就往路边走。明明内内生的虎背熊腰,可是却被矮了她足足两个头的索非亚拉扯得毫无抵抗能力,不由自主就腾腾几步被她拉扯到了路边的店铺门里去了。

    远处那伙子观战的手下马贼一看,一时面面相觑,愣了一下之后,才纷纷叫嚷跑了过来。

    更有的已经看出不对了,远远就挥舞马刀高叫道:“喂!那婆娘,放开我们首领!”

    内内已经被索非亚重新拉进了酒馆大门,众马贼才跑到门口,忽然就听见里面传来了内内的一声厉喝:“都站住!不许进来!!!”

    随即又飞快补充了一句:“这是命令!都给我老实在外面待着!谁也不许进来!!”

    众马贼只听出了首领的语气极为严厉,甚至隐隐的还有几分焦躁的味道,顿时赶紧都停下了脚步,一时间挤在门口,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敢走进一步了。

    …………

    酒馆里,内内已经被拖着坐在了一张桌前,她的一双眼珠子瞪圆了,死死的盯着面前桌上的一个东西!

    桌上是一个铁疙瘩。

    就在刚才,这个拉扯自己进来的女人,忽然就笑眯眯的一把抓过了自己手里的剑,那柄剑虽然已经满是缺口。但是也毕竟还是精钢锻造的。被这女人抓过去,两个巴掌之中随意那么一揉捏,被撮成了一个圆球!那坚硬的精钢在这女人的一双粗糙大手里,仿佛随意就被捏成了各种形状,简直就如同撮面团一般!而这个女人的双掌,别说是给割伤了,就连一丝油皮都不曾嚓破!

    这随意亮出来的一手,顿时就让内内的心一下子冷静了下来!

    以内内自己心中思量,若是凭自己的力量,将一根铁棍折弯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但是要将一块精钢像捏面团那么随意揉搓,这本事么,自己可是万万没有的!

    这个女人一双手上的功夫就如此了得……别说是揉搓钢铁了,万一要得罪了这位高人,把自己也揉搓几下,可绝不是自己能对付得了的。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内内压低了声音,但是却神色紧张凛然,仔细的盯着索非亚大婶,态度也郑重了许多:“阁下……”

    “我不是什么阁下。”索非亚大婶摇头:“我就是一个镇子里卖菜的。不过么,小姑娘,你刚才也未免太过鲁莽了,若不是我心里存了一点子心思,不想看你死在这里,恐怕么,哼哼……”

    内内不说话,只是瞪眼看着索非亚。

    索非亚大婶叹了口气:“那个紫发的小姑娘,最后摆出架势来对付你,用的弓箭术,名字叫做‘星坠’。这是一种最厉害不过的射术了。传说一箭射出。就算是天上的星星都能给射落下。你虽然本事不错,但是这‘星坠’是一种神奇的射术,是凝聚了射手本人的心力,在自己的意识之中将对手完全锁定,你就算身手再敏锐,也是无法躲闪开的。不过呢,这射术是最霸道的一种招数,却是邪门得很,正常人可都没法使用,还需要用一种特制的独门弓箭才能使用。那个小妮子么,她手里有一副仿制的,她自己的本事么,也勉勉强强,算起来,也能发挥出星坠的一两分威力了,就着一两分,也够取了你小命啦。”

    内内看了看桌上那用自己的剑揉捏成的铁球,虽然心中颇有不服,却也只能强行按耐下去,深吸了口气:“阁下……”

    “说了我不是什么阁下。”索非亚再次摇头:“我就是看你这小姑娘还不错,而且么,你看来和我认识的一个老疯婆还有些关系,万一你死在我这里。我反而还有些麻烦,这才顺手挡下这件事情。”

    说着,她伸手指一点,正是内内手腕上的那枚手镯。

    内内先是一愣,随即顿时面色苍白如纸!

    要说我们内内大小姐,胆子是够大了,也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但是她生平最畏惧的人,说起来么,就要算是那个“赠送”了她这个魔法手镯的主儿——梅林!

    一听索非亚这句话,内内全身都哆嗦了一下:“你。你认识梅林?!”

    ※※※

    “我从出生在这儿,这里就是我一个,再也没有其他活着的同类了。别说是同类,就算是一个能和我作伴的家伙都没有。”

    达曼德拉斯看着那个已经残破的透明罩,叹了口气:“我虽然知道自己是一条达曼德拉斯,但是因为我具备了四种不同生物的血统,也使得我拥有了一些更强的天赋。”

    “四种生物的能力?”阿达听到这里,仔细的思索了一下,忽然点了点头:“原来如此,难怪你可以蜕皮九次!原来你已经不是一条单纯的达曼德拉斯了。你能经历九次蜕皮,相比你拥有的其他种族的天赋,也起了很大的作用吧。”

    “不错,只可惜,这里实在太过寂寞了。”达曼德拉斯摇头:“我不得不想办法,来给自己弄出一些同类来。于是,我开始了繁殖后代,否则的话,纵然我再强大,可如果只有我一个,而没有同类的话,那么这样的孤独,也实在没有什么滋味。”

    繁殖?

    夏亚盯着达曼德拉斯看了两眼,忽然面色古怪:“喂,你到底是条雄蛇,还是条雌蛇?你,你,你到底是公还是母的?”

    达曼德拉斯狠狠的瞪了夏亚一眼,脸上闪过一片尴尬的怒气。

    “蠢货,你还不明白么?这家伙一定是在被制造的时候发生了一些变异,这玩意儿,只怕是雌雄同体,而且还经历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变异,所以可以单独完成繁殖过程。”

    经脑海里朵拉这么一提醒,夏亚顿时神色古怪,忍不住面色发白,心里有些恶心。

    雌雄同体?我日!那是什么鬼东西?

    ※※※

    “烧烧烧!快烧!!”

    多多罗将魔毯拼命撕扯成了一条一条,然后全部扔进了火堆里。魔法师的表情有些疯狂的征兆。他咬牙切齿,满脸狰狞,同时双膝跪在地上,就跪在火堆前,一面将魔毯的残片扔进火堆,一面口中喃喃自语什么“伟大崇高,至高无上梅林大人……”之类的言辞。

    旁人只当是这位魔法师已经疯了,就连女巫医了了,也有些怜悯的望着多多罗。

    “梅林大人,崇高伟大,至高无上的主人,魔法的当代奇迹,梅林大人啊……求求您显灵吧,救救我的老爷……”

    多多罗满脸虔诚,将最后一片布条扔进火堆里……腾的一下,火苗顿时窜高了三倍,火光凶猛摇曳,差点将多多罗的头发都给点燃了。

    就在这个时候,在火堆里,忽然就传来了一声冷笑!

    “废物,真是废物!打搅我的休息,难道你又想变成青蛙了吗?”

    火堆里,忽然就伸出了一条修长滚圆结实的大腿来,一脚就踹在了多多罗的心窝上,直接把魔法师踹得满地打滚,骨碌骨碌滚到墙角去了……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