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第两百六十八章 【一言倾心】

    格林的神色凝重。眼睛盯着夏亚,将嗓音压低了缓缓道:“内内率众来投,对于我们来说当然是好事。我自然也相信内内心里绝没有打什么别的主意。可是,夏亚,你要明白,收编收编,最重要最复杂的,就在如何‘编’的问题上!内内的手下两千骑兵,虽然有老弱妇孺,可个个都能骑马,个个都能提刀,而且人人都有马匹……这可是两千人!两千干惯了马贼,习惯了不受管束自由自在,习惯了刀口舔血生活的人!可是你想想,我们只有不到一千人——说白了吧,我们手里的兵力不过三四百而已,其中真正能顶用的,或者说是在素质上能勉强和这伙马贼抗衡的,也只有你带回来的那几队佣兵而已,除此之外,其他的那些地方守备军。如果不是忽然奥丁人南下的话,我恨不得能全部都换掉!这情况你想过没有?如果我们不能好好的将这两千人收编整顿一番,将这些人压服掌控,那么……哼哼,我说一句不太好听的,到底是我们收编了他们,还是他们吞并了我们?”

    格林这几句话说下来,语气缓慢而凝重,而他所说的内容,更可谓是字字诛心!虽然明白格林的话颇有道理,但是夏亚听了,依然心里有些不太舒服,脸色自然也就发生了些变化。

    格林看着夏亚的脸色变化,心里知道这小子的想法,只是苦笑了一声:“我明白,你一定认为我这些念头不够磊落。我自然也相信内内不会有二心,可她纵然是真心来跟随你,可她手下的那些人呢?这两千人习惯了不受管束,习惯了一拥而上,一哄而散,习惯了大口吃肉喝酒,忽然把他们收编起来,然后按照军队里的那一套来管束,他们会服气么?”

    说到这里,格林哼了一声,低声道:“什么叫做精锐?团结,勇敢。上下号令森严!这样的军队,才能以一当十!否则的话,一群乌合之众,号令不明,以下克上,就算千军万马拉出去,也不顶用!”

    夏亚终于叹了口气:“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

    “内内是一个聪明人。”格林一笑:“我们整顿这支马贼,必须把她支开,否则的话,有她在一旁,那些马贼只会服她一个人。我想明天我和她亲自去说一下,也不用点明,只说请她和罗素一起去野火原走一趟,她会明白其中的含义的。”

    夏亚依然默默无语,格林却已经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缓缓道:“其实,如果按照我原本的计划,这种收编是万万要不得的!”

    “嗯?为什么?”

    格林冷笑一声:“这些马贼也好,佣兵也罢。还有野火原上那些大大小小的部落团伙……这些人么,其中虽然不乏武勇彪悍的战士,但是这些家伙却都是野性难驯,桀骜不逊!就算要收编,也不是这么个收法儿。我原计划能有一年多时间,在莫尔郡整军备武,练出一支精锐来,然后再拉到野火原上去剿匪,一个一个部落的打下去!打服一个,再收编一个!收编这种事情,历来都需要恩威并用!你只有恩德,没有威慑,这些家伙纵然来投了,也不会真的服气。只有先狠狠打上几场,把这些家伙打服了,心中对你有了敬畏,以后才会真的听从你的号令。只是……唉,现在的情况不允许,我们必须尽快拉起队伍来,才能和奥丁人抗衡,所以这些想法,现在也顾不上了。”

    第二天,格林果然去找了内内,也不知道他和内内说了些什么,反正两人谈完了之后,内内欣然领命,倒是没有表露出任何的不满。

    而且,下午的时候,她就跟着格林还有夏亚一起来到了城中的屯兵兵营去。召集了手下的众多马贼头子来议事。

    她直截了当的说明自己要奉命去野火原一趟,这话才一说出来,那些马贼头子就纷纷喧嚷起来。

    “首领去野火原?好啊,咱们就再去跑一趟!”

    “哈哈,是不是去抢他几票啊?”

    “才跑到这里,又要跑回去?不过大小姐的命令,咱们自然不敢违背。”

    等这些人叫嚷了会儿,内内才一摆手,高声喝道:“都闭嘴,安静些儿!这次去野火原,你们不用跟去,我只带几个人就行了,剩下的人,留在这里听从军备长官的军令!”

    这话一出,顿时下面的争议就更大了。

    “什么?大小姐,把我们丢在这里?”

    “开什么玩笑!我们只听大小姐的!”

    “就是,这些拜占庭官军都是脓包,凭什么让我们听他们的?”

    眼看这些人的叫嚷,格林只是站在一旁面色平静,倒是夏亚,悄悄的看了看格林,心中也暗想:看来格林的担忧果然不错。

    眼看手下人的反应,内内就觉得有些面子上挂不住了。她唰的一下拔出了剑来,一剑挥下去,顿时将桌角砍了下来,厉声喝道:“都闭嘴!!”

    她一声怒吼,声音顿时将全场的喧闹盖了下去,内内手里剑锋泛着寒光,眼神在众人的身上扫了一遍,厉声道:“我们现在既然来投了军,今后就是拜占庭官军了!以后这里,没有什么大小姐,也没有什么首领头领!只有长官和下级!谁如果脑子里想错了念头。就把脖子伸出来吃我的刀子!”

    顿了顿,内内才放缓了语速,缓缓道:“这次来投军之前,我已经问过你们的意思了!当时我就说的很清楚,如果有不愿意的,我也绝不阻拦,咱们多年也积攒了一些财富,大家分了,好聚好散,今后再相见,还是兄弟!可如果选择不走,跟我一起来的,今后就要换一个心思换一个活法了!你们都是男子汉爷们,说出来的话,可别都当放屁了!今天我再说一句,如果还有谁后悔了,我再给一个机会,现在说出来,尽可以走人,我绝不阻拦,还有一笔钱财奉送!可如果现在不走的话,今后再敢乱来闹事……哼!”

    她这一番话说出来,斩钉截铁,顿时众多首领都安服了下来,过了会儿,才有人开口:“好了好了,当年大家跟老头领,现在大家跟大小姐,反正咱们都是跟定了大小姐的!既然大小姐打定了主意,今后咱们就换了军服吃军饷就是了!兄弟们心里都有主意,不会再变了!如果有人不想干了,现在不说,将来闹事,大家一起砍了他就是了!”

    “很好!”眼看众人都不说话,内内立刻下令,喊了几个马贼头目的名字,这几人都是马贼头目之中最桀骜不逊之人。她点出了这几个人之后,吩咐这几人跟着自己一起去野火原,其他人则留在丹泽尔城。

    “我走之后,一切号令,全部听从夏亚将军的!就算是我自己,也是惟夏亚将军的号令是从!不管夏亚将军让你们做什么,都必须老老实实的听从,不许有半点违抗!否则的话,我饶不了,军法更饶不了!”

    那几个被她点名跟去野火原的首领,其中一个忍不住问道:“大小姐,我们跟你去野火原,自己手下的兄弟要不要先安排一下,免得我们走了之后,手下人没了管束……”

    内内立刻横了他一眼,冷冷道:“管束什么?今后这里都是夏亚将军的兵!要你管束什么?记住,以后你们都不再是盗贼头子了!什么你的手下我的手下,统统都没有,今后都是夏亚将军的手下!”

    她这话说的倒是 干脆,这些马贼头子顿时都明白了过来,大小姐看来是真的打定了主意了。

    反正来从军,大家也早就商谈定了的,也没有太大的分歧,此刻倒是有人听了,就故意笑了一声:“也没什么区别!反正夏亚将军今后也是咱们姑爷,听姑爷的也就是听大小姐的,反正么,就算咱们大小姐,今后也是要听姑爷的,哈哈哈哈……”

    这话顿时让内内的脸色涨红,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夏亚,倒是夏亚面色不变,装得好似没事人一样。

    出了军营之后,内内对夏亚和格林道:“我带走的都是几个性子最烈的兄弟,把这几个刺儿头都带走了,人就留给你们了,就算有人想闹事也闹不起来。”顿了一下,她又笑道:“留下的几个头领里,有一个哈坎大叔,是我父亲的老部下,为人最是忠诚厚道,威望也足,如果我走后还有什么人闹腾,你们就请哈坎大叔出面,一定能压住这些家伙的。”

    格林面色诚恳:“内内阁下,多谢你了!”

    顿了顿,格林略微一沉吟,就道:“收编的事情,只怕要将贵部都打散了编制,而且我们编制有限,只有一个旗团而已,不过再怎么编,总要请你来担任营官的职位的,你有什么老部下,都可以编在一营里……”

    内内立刻一瞪眼:“格林大人,你还疑我吗?我既然诚心来投,也不用什么营官了,更不用给我留什么一营的老部下!我今后也不想带什么兵了。我……”

    她忽然脸一红,看了一眼夏亚。

    格林立刻会意,哈哈一笑:“啊,对对,是我想错了,今后……以你的身份,的确是不变再带兵了。”

    内内神色尴尬,她虽然是一个爽快的性子,但是这会儿也忍不住生出几分女孩儿家的羞涩来,赶紧寻了个借口就快步跑开了。

    等内内走后,格林看了夏亚一眼,上下打量了一番:“喂,夏亚……”

    “嗯。”夏亚有些郁闷的样子。

    “我说……你干脆娶了她吧。”

    夏亚:“…………”

    ※※※

    中午的时候,内内用过午饭,就带了几个人,偕同罗素,一起出城北上往野火原的方向而去,才出了城不到片刻,忽然就听见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内内回头一看,却看见身后丹泽尔城的方向,一骑飞奔而来,看身形,却居然是夏亚。

    众人停下马来,等夏亚到了面前,眼看夏亚骑在马上,神色有些尴尬,罗素在一旁立刻就笑了一声:“走走,我们几个先行一步,将军大人看来是有机密军务要和内内大人谈。”

    其他几个马贼头子都是会意,顿时一阵怪笑,众人才大马缓缓往前而去。

    等众人都走了远了一些,夏亚才长出了口气,眼睛瞪着内内——此刻两人都是一般的表情,面红耳赤,都似乎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

    就这么互相瞪了好一会儿,两人眼神对视,却同时噗哧笑了出来。

    这么一笑,气氛顿时缓和了许多。内内笑完之后,叹了口气:“喂,你追来干什么?”

    夏亚抓了抓头皮,犹豫再三,才摇头道:“我有话要和你说,只觉得,如果我不说出来,心里憋得难受。”

    内内眼神有些变化:“有话……你说就是了。”

    夏亚却苦笑道:“我只知道肚子里有话要讲,不讲就憋闷难受,可是跑到这里来,我才发现,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讲什么。”

    内内“呸”了一声,不满道:“你戏弄来的?”

    “没有!”夏亚皱眉,连连摇头,苦思了会儿,才忽然长叹了口气,一双眼睛瞪着内内的脸:“那个……什么……我想对你说一句……谢谢!”

    内内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失望来,可随即也笑了一声:“就是一句谢谢么?那也不必了,我来投军,也是为手下兄弟们找个出路,奥丁人南下之后,野火原上以后也没有我们的活路了,就算不投你,我也得找其他地方安身的。”

    夏亚连连摇头:“不,我一定要谢谢你!”

    内内没好气道:“哼!我听到了!好了,你谢也谢过了,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说完,她掉转马头,却又听见夏亚叫了一声:“等,等一下!”

    “还有什么话?”内内扭头。

    夏亚的脸憋得通红,犹豫了半天,才终于挤出了一句话来:“其实,其实……其实,我不是因为你……”

    内内立刻打断了他,一双眼睛盯着夏亚的脸:“好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是想对我说,其实你拒绝我,不是因为我长得丑。对吧?”

    “嗯。”夏亚才一点头,却忽然就觉得似乎这么回答不妥,赶紧就道:“啊不是,我说这话的意思,不是说你长的丑!那个什么……我的意思是,你说的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啊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那个意思……”

    眼看夏亚手足无措满头大汗的样子,内内看得好笑,却忽然心中生出一丝甜意来,低声道:“好啦,我明白的。我明白,你不是嫌弃我的相貌才拒绝我的,是么?”

    “嗯,我就是这个意思。”夏亚终于轻松了下来。

    内内目光闪动,轻轻道:“那,是因为什么?”

    夏亚叹了口气,愁眉苦脸:“这个……我自己也不知道。”

    他仿佛终于心里一横:“我明白和你说吧,我这人……自己心里都有些乱七八糟颠三倒四的。嗯,我说了,你可不许笑话我……那个,我,其实……”夏亚终于一咬牙:“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辨别女人的相貌是美是丑,或者说,对于我来说,女人的相貌,我自己都是糊里糊涂的。所以,我真的没有因为相貌嫌弃过你。甚至,甚至,甚至有的时候,我也觉得其实你蛮好看的。”

    内内顿时脸一红:“我……好看?你说的有时,是什么时候?”

    夏亚嘿嘿干笑一声:“那个……我记不清了,嗯,比如现在,我觉得你现在的这个表情模样,就一点都不丑。”

    内内“啊!”了一声,顿时垂下了头去。

    “我想对你说一声谢谢……嗯,还要说一句对不起。”夏亚叹了口气:“我知道,我拒绝你,总是对不起你的一番好意,可我并不是嫌弃你,只是……”

    “只是什么?”

    “我……我不知道。”夏亚想了半天,长叹了一声,眼神里也些茫然:“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我甚至不知道,我应该喜欢什么样子的女人。或者,我都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滋味。”

    他似乎又有些手足无措,想了会儿,苦笑道:“我觉得,你是一个很好的人,真的。”

    “……谢谢你啦。”内内的声音忽然变得轻柔无比。

    “其实……我身边的人,沙尔巴,还有格林,他们这两天都劝我,让我干脆娶了你算了。其实……我自己也有些动摇了,只不过,我真的不明白我自己的心思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对不起,我没法子答应你。我……”

    “好了。”内内轻轻挥了挥手,眼神在夏亚脸上扫过,她的语气此刻变得很轻柔:“格林他们劝你娶我,我自然明白他的用意。不过,谢谢你对我坦诚,虽然你拒绝了我,可我还是很高兴。如果你因为……就真的娶了我,我恐怕也不会高兴,反而会看你不起的。嗯……”

    听了内内这话,夏亚才终于放心了:“天啊!你这么说,我可就放心了。”

    内内轻轻一笑:“我走了,等我回来的时候再说吧……”她策马走了几步,却忽然又再次停了下来:“啊对了,差点忘记了一件事情,有一个你的老熟人,托我给你带一声问候,昨天太匆忙,却忘记和你说了。”

    “老熟人?谁?”

    内内甜蜜一笑:“索非亚大婶。”

    这句话说完,她的眼波扫过夏亚,然后掉头一声吆喝,策马就奔驰而去。

    夏亚呆在当场,内内的那句“索非亚大婶”固然让他感到惊奇,可是……必须承认,真正让夏亚呆滞的,却是内内临走之前的那最后一抹眼神。

    这个彪悍凶猛的女人,最后这一抹眼神,落在夏亚的眼中,却感觉是她从未有过的温情……

    夏亚在原地发了好一会儿呆,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的心里到底是什么滋味,只能闷闷的掉转马头往丹泽尔城缓缓而去。

    在路上的时候,他心思复杂,正苦思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听见脑海里传来了几声冷笑,笑声充满了嘲弄,正是朵拉的声音。

    “你笑什么?”夏亚不满道。

    “自然是笑你这个傻小子。”朵拉的语气很不屑。

    “我有什么好笑的。”夏亚哼了一声,随即长出了口气:“唉,不管怎么说,我把话和她说清楚了,也算是心里去了一块心病吧。不然的话,总这么堵着,可难受死我了。”

    “啊哈!”朵拉的声音嘲弄的味道更浓:“你这个小子,你以为坦言相告就解决问题了么?哼!你这番话说出来,你心里自然是痛快了,可有的人却要心里牵肠挂肚啦!”

    “你……什么意思?”

    朵拉哼哼两声:“说你傻吧,有的时候你狡猾卑鄙,让人惊叹。可说你聪明么,有的时候蠢起来也让人真是恼火!”

    顿了顿,不等夏亚发火,朵拉就继续道:“我听说你们人类有句话,说‘女人都要要哄骗的’,只有花言巧语哄骗,才能让女人动心。可是,我还听说过另外一个道理,哄骗只能骗一时,可说真话,却能骗人一辈子的。”

    “…………”夏亚呆住了:“真话,骗人一辈子?这是什么意思?”

    朵拉仿佛极其快意,哈哈大笑了几声:“傻小子!说假话,骗人一时,可一旦被戳穿了,自然就没用了。可你说了真话……还是貌似并不太好心的几句真话,只怕人家听了,心里非但不恼恨你,却反而觉得你这人真诚,更显弥族珍贵!”

    “我?”

    “哼哼,难道你不知道么?你刚才那几句‘真诚肺腑’的话,却反而把人家女孩子的一颗心给套得更牢固啦!”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