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第两百七十一章 【高明!】

    皇储殿下亲自擂鼓助威。更是激发了罗德里亚骑兵的士气。

    骑兵们欢快的一次一次冲击着溃败的叛军阵列,肆意的在战场之上来回奔驰,挥舞的马刀和骑枪尽情收割着叛军的头颅。这支罗德里亚骑兵虽然也是重建过,但毕竟也保持了大批的老架子,这些身经百战的精锐在战场上的表现又狡猾又狠辣,往往叛军的阵列被冲溃之后,稍稍整顿,好不容易组织出一点有模样的防御架势,顿时就被这些冲过去的骑兵掉过头来重新冲散,如此三番两次之后,叛军再也无法组织出像样的抵抗了。

    眼看出战的军队失利,后营的叛军也试图组织援军上去,但是罗德里亚骑兵的打发非常狡猾——或许这种狡猾的风格是在胖子鲁尔入住之后带来的新变化吧。再以往,罗德里亚骑兵的冲锋是充满了那种勇往直前,不进则死的气魄。而现在,则似乎变成了一条毒蛇,一口一口咬下去,口口致命,狠辣的劲头丝毫不减,还专门挑着叛军的最弱点的地方拼命狠打。

    尤其是在击溃了叛军出战的那个万人方阵之后,很快就从两翼分出来两队骑兵。侧面迂回到了溃兵的身后,将他们包抄围困在了当中,再来回肆意穿插,战场上已经形成了一片倒的屠杀。而从大营里冲出去接应的叛军队伍,则被迂回的罗德里亚骑兵死死的挡在了营里,根本没有机会出去。而迂回到了后面的罗德里亚骑兵还时不时的做出佯攻叛军后营的姿态来,逼得叛军营地里的守军拼命放箭才逼得罗德里亚骑兵不敢靠前。

    等到叛军后营里救援的兵力终于越来越多,累计到了一定的数量,而这个时候,罗德里亚骑兵却不和对方纠缠了,一阵军号之后,迂回再后的骑兵纵马欢快的从战场之中穿插而去,顺便再一次将战场上的溃兵屠戮一遍,然后从容的撤离。

    整整一万叛军,吃了这么大一个亏,战场上留下的尸体就有三分之一,战场之上哀鸿遍野,处处都是哭喊的叫嚷声,还有一些零星逃散的溃兵也三三两两的聚集了起来,终于有了逃命的机会,才发疯了一样的朝着己方的营地狂奔而去。

    不过就是半个时辰的功夫,罗德里亚骑兵的一次冲锋,就将叛军的这个万人方阵直接打残掉了!活着跑回去还完好无损的,几乎不到十分之一。

    远远的那片高地上,罗德里亚骑兵的欢呼声远远传来,随即跑出了大约两百多骑兵冲到了战场之上,这些骑兵旁若无人的跳下马来。甚至看都不看只在百米之外的叛军大营,开始清扫战场了。

    这也是大陆上历来的一个传统:交战的双方再打完一场战斗之后,胜利的一方有权优先进行清扫战场的工作。而清扫战场的工作则包括救助自己一方的伤兵,而同时如果发现了敌方的伤兵,如果是级别高的立刻俘虏回去,至于低级的兵卒之类的,往往就是补上一刀!

    可以说,先进行清扫战场的一方,往往就能趁机扩大很多战果。而大陆上历来的传统都是强者为尊,打赢了战斗的一方有权先清扫战场,而这个时候,落败的一方都不得派兵上前厮杀,否则的话就会被视为是懦夫的行为。

    看着因为自己的大意,使得一个万人队不过这么会儿功夫就被打残掉了,站在了望台上的休斯心中大痛,怒火攻心之下,眼前都有些发黑了!

    这后营出去的一万人,可都是自己的亚美尼亚军啊!

    自己之前连上了几次当,从阿德里克开始,后面的索西亚和巴特勒,都是故意用罗德里亚骑兵的旗号和军号来哄骗自己。结果休斯被骗太多次,自然麻痹起来,这次真的罗德里亚骑兵杀到,他也大意之下,还以为是敌人的诡计,轻敌之下只派了一万人出来,想捡个便宜,没想到却白白损失了这么多实力。

    此刻眼看罗德里亚骑兵派出人来清扫战场,休斯怎么不知道这种传统?他心痛如绞,自己的军队在之前的攻城之中,就因为自己先前太过贪心贸然攻城而损失了一些兵力,今天又一下就丢掉了几千人。让他如何不心疼?

    要知道,这世界上不管在任何地方都是强者为尊,什么都是靠实力说话的。自己在红色圆桌会议里虽然颇有地位,可如果自己的实力损伤太大的话,只怕地位也难保了。虽然此刻众家总督都是风雨同舟,正是合作的蜜月期,还远远没有到翻脸的时候。但是谁都明白,到了大战之后分蛋糕的时候,只有实力强大的军区,才能分到更多的战利品。

    更何况,自己这么多天来攻城,损失的兵力也不过就是三五千而已。可今天被罗德里亚骑兵冲了这么一下,不过一个时辰就损失了这么多人,让他如何不心疼?

    正几乎要吐血的时候,忽然身边就有部下低声道:“啊,大人!快看!那些罗德里亚骑兵没有杀我们的伤兵!”

    嗯?

    休斯抬头远眺,果然,那些清扫战场的罗德里亚骑兵只是下马之后小心翼翼的在战场上来回搜寻。尽可能的找到了的一些自己一方在刚才战斗之中负伤落马的骑兵,将这些伤兵抬了回去,可对于躺在战场上的那些叛军的伤兵,也并没有拔出刀子上去补上一记,甚至连看都不看一眼。

    这鲁尔……难道他有这么善良?

    ※※※

    “将军,何必对这些叛军手软!”

    在高地上,鲁尔身边的一个年轻的军官似乎有些不满,低声道:“这些叛军死有余辜,为什么不让我们的人上去补上一刀!难道容那些家伙把伤兵救回去,养好了伤再来和我们厮杀么?”

    鲁尔骑在马上,他脸上的得意的表情早已经褪去,眯着一双小眼睛看着战场上,忽然轻轻叹了口气:“算了……杀来杀去,死的都是拜占庭人。不管这次是胜是败,给拜占庭留些元气吧。”

    身边那个年轻的军官听了,眼神里闪过一丝奇异,似乎有话要说,可是终于迟疑了一下,闭上了嘴巴。

    “我知道,你一定认为我是优柔寡断,妇人之仁,是不是?”鲁尔冷笑一声。

    那个军官立刻低头:“大人,我不敢。”

    “不敢?那就是真的这么想了?”鲁尔哼了一声。随即低声道:“笨蛋,杀了自然容易,一刀下去就什么麻烦都没有了。可是你难道不明白么?反正这些伤兵已经失去战斗力了,不杀他们,让叛军把这些伤兵救回去,他们势必还要分出一些人手来照顾伤兵,还要多耗费更多的药材和物资,这是弱敌之策!”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脱了上衣擂鼓的皇储已经丢下了鼓锤跑了回来,他随意的将战袍披在身上,让一头金色的头发那么狂野的散乱着。翻身上马之后,也冲向了战场。

    只见加西亚策马在阵前绕了一圈,随即扬起马刀来,吆喝一声,战马顿时扬起前蹄。皇储在马上高声喝道:“我军威武!!!罗德里亚,铁蹄无敌!!!”

    刚才骑兵们冲锋,身后这位皇储亲执锤擂鼓助威的行为,几乎全军都看在了眼里。而不得不说,这个时候,在中下阶层的官兵来看,这位加西亚殿下毕竟是脑袋上顶着皇储的光环,那是未来的帝国皇帝之尊啊!以未来的帝国皇帝之尊,居然肯亲临前线,放下高贵的姿态,亲手擂鼓为将士助威,这样的做法,无疑让不少将士心中对这位皇储殿下的好感大大增加起来。

    而此刻他纵马奔驰在阵前,身为长官,做出这样的举止来,更是一件极提气的事情,被他一激,顿时军中一片响应,骑兵们随即欢呼高吼起来:“威武!!无敌!!”

    那高呼的声音,直喊了七八遍才渐渐散去。

    而这个时候,将士们看向这位皇储的眼神,就已经大大不同了。

    “唉……好聪明的皇储殿下。”

    又是鲁尔身边的那个年轻的军官,将此刻的情景看在眼里,低声叹了这么一句。

    鲁尔眉头一挑,看了一眼这个部下:“你说什么?”

    “将军……难道你看不出,殿下这是在收买军心么。”这个年轻军官就紧靠在鲁尔的身边,压低了声音道:“最近这些日子以来,殿下先是在军中和士兵们一起训练,路上行军也是和将士们同甘共苦,今天更是亲临阵前擂鼓,这样一系列的行为,可不就是在军中立威么。”

    顿了顿,这个年轻的军官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起来:“原本在低级的将士心中。皇储的身份简直就如同是神灵一样的至高无上和尊贵无比。而此刻殿下的这么一系列的作为,更是大大得了军心啊。”

    “殿下得军心,也是一件好事。”鲁尔面色四平八稳,仿佛漫不经心的说了这么一句。

    这个年轻的军官抬起眼皮看瞧了鲁尔一眼,犹豫了一下,继续道:“可是大人,这收军心立威的事情,殿下一件一件都抢了做了——须知道,您才是一军的统帅。”

    鲁尔一听,顿时眯起了眼睛,那眼睛里闪过一丝寒光,笼罩在这个年轻军官的身上:“哼,你说话的胆子不小啊。”

    这个年轻军官被鲁尔的眼神笼罩,却毫无惧色,缓缓道:“大人,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此刻正是最微妙的时候。历来皇室不会亲自掌军,既便是骑枪大帝本人,昔年亲征沙场的时候,也并不会轻易的夺去臣下各部将军的指挥权。”

    “你到底想说什么?”鲁尔掏了掏耳朵,面含冷笑。

    这个年轻的军官咬了咬牙,看了一眼左右,身边都是鲁尔最亲信的亲卫之人,而且站立的也距离两人甚远,他才终于低声道:“敢问大人,您对奥斯吉利亚这一战,胜算有几成?”

    “…………”鲁尔凝视着这个年轻的军官,而这个军官也勇敢的和鲁尔对视。终于,过了会儿,鲁尔摇头:“胜算不大。”

    这年轻军官听了,眉毛一挑:“大人没有说实话,以属下看来,胜算不是不大,而根本就是微乎其微。”

    “哦?”鲁尔脸上似笑非笑。

    “不错。”年轻军官略一沉吟:“以现在的情况,虽然现在奥斯吉利亚已经聚集了帝国中央军的三个兵团,加上城中的守军和御林军,兵力也达到了十万众。按理说叛军虽然号称有三十多万,可奥斯吉利亚是大陆第一雄城,有十万军队死守的话,别说是三十万了,就算再多一倍,也未必能攻下来。看似情况还算乐观,但大人您心中自然是明白……其实,我们是处于绝对劣势的。”

    “怎么说?”鲁尔闭上了眼睛。

    “我们虽然有十万军队,但都是无根之草!叛军三十万,兵甲足备,奥斯吉利亚周围又全部都是叛军的占领区,还临近亚美尼亚。他们可以将物资源源不断的补充上来。可我们呢?我们远离驻地,长途跋涉来驰援帝都,早已经没有了立足之地!奥斯吉利亚也被围困了,我们坐困在这里,再也得不到外来的补给了,说一句不好听的话,且不说别的,不要多,只要双方耗上一个月,一旦我们军中粮尽,我们罗德里亚骑兵就算再能打,空着肚子,战马也跑不动的!况且我们是骑兵,骑兵的耗费可远比步兵要大得多!”说到这里,这个年轻军官小心的看了看鲁尔的脸色,才继续道:“所以,以属下看来,这一战,帝国可谓是凶多吉少。我们没有机会打赢的。”

    “继续说下去。”鲁尔依然面无表情,却闭目养神似的。

    “明知是十九八九必败的一仗,大人您是心里明白的,皇储殿下也是聪明人,如何不明白?而且,以属下看来,陛下当初把皇储派到我们军中来……为什么别的地方不去,却偏偏挑选了我们罗德里亚骑兵兵团?不正是因为,罗德里亚骑兵是帝国的第一强军,实力冠绝帝国。陛下将皇储派到我们这里,一方面是为了保护皇储,一方面,则是留了一个后手。”

    “后手?”鲁尔笑了。

    “后手!”这个年轻军官目光闪动,缓缓道:“我这些日子仔细推算,总觉得陛下最近一系列的动作让人深深钦佩!他仿佛预先就计划好了和军阀党羽决裂,也早知道一旦开战,帝都必定被围。所以事先让皇储离开了帝都,派到了帝国之中最强的罗德里亚骑兵兵团里保护起来。同时也是一个后手……一旦帝都有什么不测的话,那么,那么……”

    听着这个手下的语气有些迟疑起来,鲁尔冷笑一声:“说了这么多,怎么到这里却不敢继续说了?”

    这个年轻军官脸色一变,终于心里一横,咬牙道:“一旦帝都有不测,陛下有个什么危难的话……那么皇储只要还在,就可以随时继任,以新皇的名义统领各方忠于帝国的力量继续抵抗叛乱。而到了那个时候,新皇继位,如果手里没有一只能拿得出手的军队,如何能让众多实力服气?如何能压得住场面?至于选择么,还有比罗德里亚骑兵更好的选择么?只要殿下掌控了罗德里亚骑兵在手,牢牢的控制了这支军队,立足了威望,那么……”

    “我等原本就是忠诚帝国,皇储得军心,也不是什么坏事。”鲁尔轻描淡写得语气,却反而让那个军官面露不满,皱眉道:“大人,话不是这么说的。我对帝国之心也绝无二意!只是殿下这么一番作为,明显是处于对您有防备之心!否则的话,殿下最近又何必故作如此诸多的做派?我等为帝国拼杀,殿下却对您有疑防之心,未免让人心冷!”

    “好了!”鲁尔忽然脸色严厉起来,喝了一声后,眼看这个年轻的军官垂下头去,鲁尔面沉如水,淡淡道:“帝王之术,岂能是你懂得的?就算是再忠诚的臣子,身为君王,也不可能将希望只寄托在旁人的忠诚心上,哼,人心是这世上最靠不住的东西。除非是实实在在的抓在自己手里,否则的话,只凭虚无飘渺的人心,几个帝王敢真的放心?”

    “……是,属下受教了。”年轻的军官低头。

    鲁尔盯着这个手下,凝视了片刻,语气稍稍的温和了几分:“你是帝国军事学院刚毕业的学员,学业也是出类拔萃,格林那个疯狗临走之前把你推荐到我手下来,倒也没有推荐错。你这个家伙,心思慎密,军略也是学得不错,是一个可造之才,我原本也是想好好栽培你的,但是……我今天有几句告诫的话,你给我牢牢记住,最好紧紧的刻在心里,给我刻死了,刻深了,永远别忘记!时时刻刻提醒自己!”

    “……大人请说。”

    鲁尔虽然语气依然平和,但是眼神却渐渐严厉起来!

    “做人,还是心思简单一些才好!尤其是我们这些军人!记住你的身份是军人,不是政客!有些事情,是政客去考虑的,而身为军人,就不该去整日的分析钻研这些东西!你的确很聪明,但是也要明白一点,对于政治这种东西,往往有的时候,越聪明的人,死得越快!既然是军人,就该守军人的本分!整日里钻研这些东西,军不军,政不政的,和那些军阀党有什么区别!”

    说到最后,已经有些声色俱厉起来。

    这年轻军官吃了鲁尔的最后这一顿斥责,却神色并无多少畏惧,只是低头恭敬行礼,坦然一笑,眼神却依然镇定,缓缓道:“是,属下一定会将大人这些话牢记在心中,永不敢忘。”

    鲁尔看着这个年轻人,终于眼神里的锋芒一点一点的收敛,随即笑了笑:“走吧,随我去把皇储殿下迎回来吧。今天的仗打完啦,叛军不会再出动了,大家休息一下,来日再战吧。”

    说着,胖子就策马先行,可走了两步,却忽然又回头来,看着这个年轻的军官一笑:“莱茵哈特,我记得你这个名字好像是帝国南方人的姓氏,嗯,也叫做狮子之心,对吧?”

    这年轻军官听了,略微一怔,随即就笑道:“是的,大人,我是南方人。”

    “嗯,我听说,前年的时候,卡维希尔曾经被你们院长拉去了在军事学院里开了一门课,不过只讲了半年就不讲了,有这回事情吧?”

    莱茵哈特一听这话,脸庞上也露出一丝微笑,却迎着鲁尔的眼神,丝毫不闪躲,语气也很是平静:“不错,大人。卡维希尔先生的那门课,我也去听过。卡维希尔先生学识渊博,我和其他的不少学员也都是深感崇敬的,后来我有一些问题私下向卡维希尔先生请教时,先生也从来不摆架子,平和亲近。我感激先生的教导,以师礼待之。”

    鲁尔听了,眼神里闪过一丝“果然如此”的味道,当下也不说话,只是嘿嘿笑了两声,打马缓缓而去。

    (哼……卡维希尔,居然把手伸到帝国军事学院去了。这个老东西,手也未免太长了吧……)

    ※※※

    叛军的大营之中,今天吃了一个败仗,休斯原本一肚子的恼火,但是当他回到帐篷里之后,脸上的怒色就已经消退的干干净净。这一份本事,就连萨尔瓦多看在眼里,心里又是佩服又是警惕。

    倒是有其他的总督来好言安慰的时候,休斯却豪迈一笑:“各位不用安慰我。我开始是有些生气,现在么,倒是觉得一点不亏啊。用几千人就探出了罗德里亚骑兵的实力深浅,这个代价,值得!”

    随后休斯还开口道:“我有一个主意,明天开始让后营按兵不同,故意示弱,最好是让开道路方向,放罗德里亚骑兵进城去。”

    放罗德里亚骑兵进城?原本攻城就够困难的了,再这么一支雄兵进了奥斯吉利亚城里,岂不是更是……

    倒是一旁,萨尔瓦多听了,眼睛一亮,看着休斯大笑了几声:“高明!”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