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第四百零四章 【传奇女子】

    红色圆桌会议这个组织作为帝国内诸多军阀党羽的团体。自然是同气连枝,荣辱与共——至少对外的摆出的姿态是这样的。

    事实上,一直以来这个团体都还算是团结的。毕竟,任何一个单独的特玛军区作为个体来说,要抗衡拜占庭帝国这么一个古老的大帝国,想和皇室单独进行抗衡那是不可能的。而皇室在数十年来一直以来都在竭尽全力的想方设法废除特玛军区制,用尽一切办法试图削弱军阀党的实力,双方势同水火,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了外部的压迫,那么红色圆桌会议这个团体才有了生存的可能——有了外界的压迫,内部才会产生凝聚力。

    之前这个组织一直都承担了大部分来自皇室的压力,而且各个军区的首脑也大多很清醒的明白自己的处境。身为特玛军区的割据军阀,若是不和皇室对抗,那么就是死路一条了。

    这里倒是有一个插曲,在数十年之前,帝国曾经遇到过一个堪称奇迹的机会——当时的帝国已经开始意识到特玛军区这种东西已经变成了寄生在帝国身体上的毒瘤,上层已经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就着手试图削弱军阀的力量。在当时遇到了一个难得的契机,在诸多的特玛军区的首脑之中,偏偏就有那么一位总督。也不知道是脑子进水了,又或者是此人真的大公无私,又或者是真心的怀着报国的念头,居然接受了帝国中央对他的裁撤命令。

    那位总督手握雄兵,有地盘有物资,却在帝国中央的一纸裁撤令之下,居然就真的乖乖的放弃了自己的土地和军队,带着随员卸任,跑去了帝都奥斯吉利亚去了。

    这样的情况,无论是在当时,还是在后世看来,简直是一个上天赐给拜占庭帝国中兴的机会!因为当时的时间,特玛军区还没有真正的形成气候,大部分的军区总督,未必就真的心存反意,甚至不少人也只存了能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或者是抱有现存地位的念头,大多数人心里并没有形成要颠覆这个帝国的念头。

    可以说,如果当时要削藩的话,抓住这个机会,未必就没有取得重大突破的可能!

    只要帝国在那位投诚的总督乖乖卸任之后,能采取正确的策略,那么或许事情大有可为……

    可结果,当时帝国的皇帝,却是一个糊涂蛋!

    那位帝国皇帝非但缺乏聪明的智慧,更是缺乏身为帝王应有的胸怀和气魄。在那位投诚的总督交出军队带着随从乖乖的来到帝都之后,那位皇帝却做了一件被后人诟病和嘲笑了很久的事情——他为了显示自己皇权的威严。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就下令将那位总督抓捕关押了起来!然后三天之后,就将那个倒霉的总督吊死在了刑场,同时一起吊死的还有跟随那位总督进京的所有随员!

    皇帝似乎是想用这种幼稚的手段来显示自己的威严,以为这样就可以恐吓住那些心存不轨的军区总督们。

    结果这样的愚蠢行为,自然不可能得到那位皇帝期望的结果……

    原本心中还在摇摆不定,还在观望的各地的军区总督,原本不少心里还并没有心存反意的军阀们,被这个事情给刺激到了!

    如果当时帝国能善待那位投诚的总督,给予高官厚爵,给予足够的优待,哪怕只是做做样子,立一个招牌的作用而已……那么说不定还有许多并没有太大野心的军区总督们,说不定就会纷纷效仿。毕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太大的野心的。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能有荣华富贵就足慰生平了。

    可结果,那位投诚的总督以及所有随员被处死的消息传开之后,整个大陆都震动了!

    首先是那些其他军区的总督们,原本心中已经摇摆和犹豫的家伙们,立刻就做出了决断——打死也不投降了!

    下场就在眼前!那个放弃了军队和地盘的家伙,一到帝都就被抓捕杀掉了!这种时候,谁再做这种事情,不是自己找死么?

    虽然不是每个人都有巨大的野心。很多人只要富贵就好了。

    但是……每一个人都是不想死的!

    皇帝的荒唐举动断绝了军阀们的最后一丝幻想,甚至反而推动了大部分军阀立刻毫不犹豫的站到了皇室的对立面去!原本不想反的人,也只能反了!

    不反就等于死!这个事情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正是在那个时候,当第一个军区忽然站出来公开声明:为了加强军区内的军备,军区不再向帝国中央缴纳税收……

    当第一个带头的人做出这样的举动之后,其他的军区纷纷效仿,甚至还有的地方开始驱逐帝国委任的官员。

    一时间,各地军区纷纷截留了本应缴纳帝国中央的财政税收。随即,更严重的情况发生了:不少军区开始联合自保,地盘接壤的几个军区,往往总督和总督之间就开始秘密协商,然后约定一个盟约,共同进对,联合自保。

    很快的,大陆上开始出现了一个一个的小同盟。

    这种时候,面对这样的乱局,帝国中央,那位昏庸的皇帝再次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如果说他之前的处死那位投诚总督的做法,是因为想显示皇权的威严的话——那么,这个时候,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在后世的学者看来,那位皇帝唯一能采取的正确的法子就是:将错就错!

    既然已经情况不可收拾了,那就干脆强硬到底!当时帝国的国力还没有衰弱到现在这种地步,皇室的手里还是握有相当数量的军队的,财政储备也远比现在的拜占庭帝国中央要强上许多!

    趁着那个时候,既然开了一个强硬的头,不如就拼着大伤元气,趁着帝国中央还有力量的时候。立刻发动一场平叛战争!

    既然强硬,就不如强硬到底!

    如果那样的话,就算帝国事后会大伤元气,遭受巨大的战争创张,但是……至少在当时来看,当时的帝国皇室的力量,还是可以压制住那些军区的。

    可结果……没有!

    那位可笑的皇帝,在开始的强硬之后,面对下面军区们纷纷反抗的举动之后,却居然被吓住了!

    很显然,他不过是一个色厉内荏的软蛋而已。该怀柔的时候不怀柔,可到了该强硬的时候,他却也硬不起来了。

    面对各地总督纷纷气势汹汹的逼迫,这位皇帝立刻就软弱了下来,他完全没有胆量掀起一场战争,甚至面对各地总督截留财政赋税的做法也只采取了默认的态度……畏惧战争,畏惧强敌!

    帝国的中央都如此态度,更加大了下面那些军阀的信心。

    从那个时代之后,帝国中央就一天天的衰落了下来。原本如果当初帝国中央就下定决心平叛的话,至少还有资本打得起这场战争。

    可经过了那位软蛋皇帝的妥协之后,各地军区截留财政收入,公然招兵买马扩充军队,帝国中央则损失了大部分的财政收入。渐渐衰弱,渐渐就形成了枝强干弱的局面。

    再那之后,等后继的皇帝想有所作为的时候,比如康托斯大帝这样的人物,就算有心和地方军阀掰掰手腕子,却也是有心无力了。

    也正是在那一次契机之后,帝国中央没有抓住那个难得的机会,白白葬送大好局面。

    随之而来的是地方军阀的态度越来越嚣张,最后,各地那些三三两两的小同盟,渐渐变成了大同盟。不久之后。红色圆桌会议正式成立,第一界的会议成员,就包括了当时几乎一大半的军区总督。

    之后这个组织形成了气候之后,就成为了和皇室对抗的核心团体。

    这数十年来,红色圆桌会议的内部都堪称团结,至少在大的问题上,都是保持了一致对外的姿态。内部也算是做到了互通有无,比如亚美尼亚军区盛产的优质铁矿和精良的铠甲武器装备,在对外贩卖的时候,都只供应给圆桌会议的成员军区,甚至拒绝向帝国中央出售!

    正是因为这么一个团体在数十年来都摆出了一副精诚团结的姿态,这一次,在科西嘉军区遭到灭顶之灾的时候,那位逃出来的总督之子盖亚,自然而然就将求救的期望放在了自己的盟友身上。

    当日兵败城破,盖亚在野战之中被曼宁格伏击,在一群死忠兵将的保护之下杀出一条血路来逃脱。

    当时他就没有回城——野战兵败,大部分军队都完蛋了,盖亚倒也明白,城是肯定守不住了,干脆就没有回去。

    而他带着人原本也是想逃到军区的东方去重新整顿兵马再图复起,可结果曼宁格的速度却比他预想的更快!

    曼宁格一鼓作气拿下了科西嘉首府城市,俘虏了总督老卡罗斯之后,就立刻下令招降。

    盖亚原本就是总督的次子!他虽然在军队立任职,并且也掌握了一些忠诚于他的军队,但是他毕竟只是一个次子!

    一直以来,和他争夺继承权的是长子卡多佐!长子掌政,次子掌兵,这是科西嘉军区的一个古怪的现象。

    虽然卡多佐神秘的死在了前往和谈的路上(被夏亚的人伏击杀死了),使得盖亚去掉了一个争夺继承权最大的敌人。

    但是毕竟,卡多佐在世的时候,作为总督长子,还是得到了不少人的拥护,虽然拥护者大部分都是各地的地方官员和少量的地方守备军。而盖亚的支持者则是他的嫡系军队,也是科西嘉军区的核心精锐主力军。

    可问题是,在和奥丁人的战斗之中,忠诚于盖亚的主力军反而是损失最惨重的!盖亚被曼宁格伏击。几乎是丢掉了自己的全部家当!忠诚于他的部队瓦解之后,他带着少量的人跑去军区东部的地方试图整顿地方力量的时候……那些地方上的官员,却对这位次子并不太感冒!他们原本都是中心于长子卡多佐的。

    甚至还有人暗中传言,卡多佐的死,和这位盖亚少爷只怕脱不了干系。

    这样的情况下,盖亚能有多少号召力,就可想而知了。

    而曼宁格兵锋神速,立刻就挥军东进,很快就势如破竹,连连攻克科西嘉军区的一座座城镇。

    盖亚和部下眼看事不可为,只能再次走上了逃亡的道路。

    这一次,他们将求援的希望放在了盟友的身上。

    贝斯塔军区,坐落在科西嘉军区的南部,和科西嘉军区有大约近三百里的接壤边境。

    而且贝斯塔军区的土地和人口都超过了科西嘉军区,力量也比科西嘉军区要强大一些,在红色圆桌会议的团体的地位,也比科西嘉军区要高上一些。

    更重要的是,贝斯塔军区是红色圆桌会议的议长萨尔瓦多的坚定的支持者,作为议长的坚定盟友,自然也会得到大大的优待。

    贝斯塔军区和科西嘉军区位置接壤,历来的关系都还算不错,科西嘉军区是产粮区,每年贝斯塔军区都会向科西嘉方面采购不少粮食,所以历来两家都算是亲密盟友的关系。

    这次科西嘉人遭遇了灭顶之灾,走投无路之下,盖亚自然就选择了逃亡贝斯塔军区。

    而且贝斯塔军区在之内的地位也颇高,盖亚试图希望这次的事情有红色圆桌会议方面出面来为自己讨回公道,那么,来到贝斯塔军区求助,然后和团体取得联系,求寻帮助也是题中应有之意。

    开始的时候还算顺利,至少一路逃跑到了贝斯塔军区之后,盖亚等人受到了很好的优待。

    出面迎接盖亚的不仅仅有贝斯塔军区的总督尤里,同时还有美艳动人的总督夫人。

    到达贝斯塔军区首府的当晚,就在总督府里举行了一场虽然规模不大,但是规格却绝不低的酒宴来给盖亚接风压惊。而且一应的规格,都是按照对待总督的礼仪进行的。也就是说,即便科西嘉军区已经实际上灭亡了,而且盖亚只不过是一个总督的次子,但是贝斯塔人展现出来的礼仪,却仿佛是默认了盖亚为新的科西嘉总督的身份。

    这一点让盖亚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

    接下来的商谈之中,那位贝斯塔军区的尤里总督大人并没有全程参与,而是只坐了一会儿就借口有事告辞离去,而主要和盖亚等人进行商谈的主角变成了那位美艳动人的总督夫人。

    对于这一点,盖亚等人却反而觉得是理所应当的。

    因为在大陆上,不仅仅在红色圆桌会议的内部,甚至是在皇室之中都流传着这么一个笑话:贝斯塔军区有两个总督,一个外总督一个内总督,一个男总督一个女总督,一个真总督一个假总督。其中前者说的是尤里总督阁下,而后者,说的则是那位总督夫人了。

    这位总督夫人可是一位女中豪杰,聪明绝顶,智慧过人,听闻尤里总督被她迷的死去活来神魂颠倒,任何事情都对自己的夫人惟命是从,是大陆上最最出名的怕老婆的窝囊废。尤里总督本人的各方面才华都算是中庸,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似乎一生之中也没有做过什么出色的事迹,但是唯一一件最得意的事情就是娶回来这么一个出色的老婆。

    那位总督夫人不仅仅是美貌过人,更是拥有让人敬佩的智慧和头脑,有了她的存在,贝斯塔军区里几乎上上下下的政略军略,都是出自这位总督夫人之手!若是换在其他地方,一个女人掌权,让下面的那些官员将领如何服气?可偏偏这位总督夫人实在是有真才实学,而且手段惊人,在她嫁给了尤里总督之后,这些年里,将贝斯塔军区治理得风声水起兵强马壮!上上下下几乎没有人对她不服气得,哪怕是军队之中的那些骄兵悍将,对这位总督夫人也都是俯首帖耳。

    尤里总督传闻身体不太好,他和总督夫人算是老夫少妻,近年来眼睛已经花了,耳朵据说也有些背,大部分政务和事情都扔给了自己的妻子,他本人则是每天养花弄鸟,乐得清闲。

    这位总督夫人让人敬佩的地方还有:她虽然受到丈夫的信任,将军区大权掌握在手,但是在贝斯塔军区一地,至少夫人系的外戚却没有出现!也就是说,这位总督夫人从来不重用自己的娘家人,她本人的两个兄弟,至今一个仍然在军区内某个小城里当个小文官,而另外一个兄弟则从商经营着自己的生意,从来不插手军区的政务军务。

    不培养外戚势力,让原本对这位总督夫人抱有敌意的军区上下官员都大大的放心了。而且从这位总督夫人的所作所为,一桩桩一件件,这些年看下来,几乎都是对军区的发展大有好处的举措,丝毫没有为自己个人或者自己的家族从中谋利的样子。甚至有人认为,这位“假总督”几乎是贝斯塔军区历代所有总督之中最出色的一个了!

    也正是这位总督夫人的才干,使得贝斯塔军区的实力越来越雄厚,在红色圆桌会议之中才会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成为议长萨尔瓦多的坚定盟友——否则的话,你如果太过弱小,想当别人的盟友别人还未必看的上你呢。

    当然了,这位总督夫人也不是没有遗憾的。

    或者说,整个贝斯塔军区都在为一件事情而担忧。

    尤里总督已经年过五十了,但是至今却没有一男半女,没有继承人的问题,日益严峻起来。

    当然了,这也成为了总督夫人的麻烦……只不过,其实并没有人会责怪她罢了。

    因为尤里总督年轻的时候风流之极,也曾经有过无数情人,可惜就算的那些情人,都没有一个能为尤里总督大人生出一个孩子来。

    可见,无法养育后代的责任,倒说不定是出在总督大人自己的身上,和这位美丽的夫人是无关的。

    而这位夫人的一件举动也赢得了上下人等的心,为了祈求神灵保佑自己能够为军区生出一位继承人,这位总督夫人曾经去教会祈求神灵赐福,并且亲自行了一场在教会之中最重的求福祈拜的祈祷仪式——她将自己关在了教会的祈祷大厅里日夜祈祷告拜,足足七天七夜,期间还曾经数次晕过去,就连教会里的神职人员最后都劝告这位夫人下去休息,但是这位总督夫人却坚持完成了所有的祈拜仪式。

    事后她大病了一场,整个人都足足瘦了几圈。

    虽然后来她仍然没有能生出孩子,但是上上下下,却没有一个人会责怪这位可敬的女人了。

    这么一位掌握了贝斯塔军区的实际权力的总督夫人出面来和盖亚等人会谈,却反而让盖亚等人相信了贝斯塔军区的诚意——如果那位老迈不理事的尤里总督大人亲自出面,却反而要让人担心贝斯塔人是不是在敷衍应付自己了。

    在那场会谈的时候,美丽的总督夫人先是用让人如沐春风的气度宽慰了失神落魄的盖亚,然后用毫不掩饰的言辞斥责了奥丁人的背信弃义,同时信誓旦旦的表示,贝斯塔军区从来没有放弃盟友的传统,面对蒙难的盟友,贝斯塔军区一定会竭尽全力的伸出援手。

    对于盖亚等人提出的希望贝斯塔军区在之中发起支持科西嘉军区的请求,总督夫人也是毫不犹豫的答应,并且表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之后,在这位总督夫人的安排之下,盖亚等人就住在了贝斯塔的首府之中,总督夫人给了他们一栋足够舒适和气派,同时也配的上盖亚身份的住宅,并且派去了不少仆人伺候服侍,同时几乎每天都会亲自前往拜会盖亚,言语之中都不乏宽慰和鼓励。

    并且表示,她已经请尤里总督亲自手书了一份文件,以最快的渠道递交给了正在奥斯吉利亚城外的团体,并且极力倡议必须站出来支持科西嘉人恢复军区,同时对奥丁人采取强硬的措施。

    似乎一切都朝着盖亚等人设想的最好的方向发展……

    但是,就在一夜之间,这些事情忽然就彻底掉了一个个儿!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