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做为一名曾经的帝国〖中〗央军军官,能一路升到副旗团级,斯蒂芬先生还是有点本事的他并不是一个废物,当然也不是什么天纵奇才般的人物。

    三十多岁,行伍十年,又曾经在帝**事学院短暂的选派进修过,还算是有点料的。

    当然了,他之所以曾经能在帝国〖中〗央军之中混到副旗团级这个算是一只脚踏进了中高级将领行列的位置,并不纯粹是因为他的军略过人,更重要的原因还是由于他的出身。

    斯蒂芬出身于帝都的一个贵族家庭,不算顶尖豪门,但是也颇有底蕴,算是一个借予二流和三流贵族之间徘徊的中等家族,而且是紧紧的站在保皇派系的行列之中。因为这样的出身,斯蒂芬被认为是拥有足够的忠诚和坚定的立场,最后才能一路升职,在不到数年的时间里就得到了帝国〖中〗央军之中的副旗团级的官职。

    原本斯蒂芬认为自己在仕途上还是很有潜力的:他还算年轻,出身也不错,几年下来积攒的履历也差不多够用了。一旦有机会的话,或许能利用家族里的人脉关系,走动走动门路,将自己调回帝都,然后就可以用一个通晓军略的名义,将自己堂而皇之的调进帝都的军部或者是某个其他的部门里担任官职,不用在军队之中风吹日晒,不用再上战场去生死博命。

    如果混的好的话,等自己二三十年后荣退的时候,或许还能混到一个副署长级别。

    大多数贵族出身的子弟,一生可不就是这么过来的么?

    可惜的是,斯蒂芬的运气实在是太糟糕了。

    如果一切正常的话,那么他的这个设想应该是有八成的可能性可以得到实现。

    但是很遗憾的去……他遇到了战争!

    奥丁人南下长驱直入,扫荡西尔坦郡帝国〖中〗央军第七兵团于奥丁人屡战,结果〖中〗央军第七兵团连连战败,最后更是主力部队几乎全军覆没。幸运的是,斯蒂芬当时并没有被编入主力序列。他带着自己的人马跟随残部流窜到了莫尔郡丹泽尔城,最后庇护于夏亚的麾下。

    从那个时候开始他的仕途梦想就已经破灭了。

    第七兵团残部随即被夏亚收编,北方军建立,而他这种来自于帝都的传统贵族家庭的人和〖中〗央军之中的那些老油子,很显然都并不收到夏亚的信任。

    双方都心知肚明,大家根本就不是一路人。〖中〗央军出身的很多有着贵族家庭背景的军官根本看不起那个夏亚雷鸣,这种泥腿子出身的家伙,若是放在从前,走在大路上遇到可是要主动对自己行礼的!

    可是现在,非但要仰人鼻息,而且反而被对方兼并掉了,从此要看人家的脸色过活。原来的职务和权力统统被架空,油水自然也是没的捞……

    斯蒂芬虽然很识时的没有反抗,至少没有被彻底的架空,但是他心里也很清楚,以自己的身份继续留在北方军,是没有前途的。

    这次意外的被夏亚选中作为护卫军的指挥官,负责护送皇后返程,对于斯蒂芬来说,简直就是一件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他毕竟出身贵族家庭当然很熟悉皇后殿下的出身!

    米纳斯家族,那可是曾经的军中第一豪门!帝国公爵之家!若是能安然护送皇后返回帝都,那么不管如何先米纳斯公爵一定会重重的赏赐自己!而同样的,皇率陛下的封赏也一定不会轻!

    只要自己能回到帝都,以自己家族的人脉关系,稍微动作一下,想点力法,让自己留在帝都,想来是没有问题的。

    那么……从此以后就可以脱离北方军这个自己根本无法溶入的团体了!

    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基于这样的心理,斯蒂芬对于护送一行的事情显得格外的仔细和负责。

    从丹泽尔城出之后,斯蒂芬就表现出了一个极度负责的军官的态度他一路上仔细的派遣出大量的斥候,催促队伍的前进同时,很仔细的关切着安全问题。

    不论是行路,住宿,还是短暂的停下休息,他都表现的小心翼翼,哪怕走路上的水源,他都要派人仔细的检查~要知道,现在可还没有走出夏亚的势力范围呢。

    他每天早晚都要亲自去向皇后问安,表现出了一个十足的贵族风范,无论是礼仪还是姿态,都是无可挑剔。

    会过问皇后的起居,饮食等等。

    可以说,凡是能想到的细节,这位斯蒂芬先生都集虑到了。

    不过让他有些气馁的是,对于他殷勤的问安,皇后殿下本人显得并不太热情,甚至是有些冷漠。

    只是在开始的两次,皇后殿下还是打开了窗户接见了他本人,客套的和他说了几句话,很冠冕堂皇的勉力了斯蒂芬先生一番。但是之后,斯蒂芬每次问安,都无法见到皇后了,皇后只是在车窗里简单的“嗯”“哦”“知道了”的随便回应几个字,有两次,甚至就连斯蒂芬都听出了皇后语气里的那种压抑着的不耐烦的味道。

    真是见鬼了……这个女人那么美丽,出身帝国第一豪门,又是皇后之尊。她每天脸上都仿佛挂着一层寒霜一教……她这样身份的人。还有什么不怀活的?!

    若是放在从前,斯蒂芬自然会很识趣的不敢再去打搅皇后。

    但是现在,斯蒂芬显然是有些失去冷静了。

    他很清楚,对于他来说,能和皇后如此近距离的打交道,更是他千载难逢的机会!若是能得到皇后的赏识,或者能得到皇后殿下的哪怕一丁点好感,那么回到帝都之后,对于他的试图都是有着绝大的好处!

    他出身的只是一个中等贵族家庭,平日里连皇帝的面前极少能见到,若是能攀上皇后这条线的话,“…那么“……,以后……

    斯蒂芬的心中有一团火在燃烧!

    ※※※

    队伍一路行走到了西尔坦郡,一路上自然是平安无事。随行的那一支千人的骑兵队”一直都保持着和皇后的车马队伍大约不到一里的距离缓缓行军。领军的那位沙尔巴将军,斯蒂芬自然是知道的,那是夏亚雷鸣的心腹嫡系,出身罗德里亚骑兵。不过对于斯蒂芬来说,他这样的贵族是不会真正的看得起沙尔巴那样的平民出身的军官的。

    一路上两人并没有任何交集”只是偶尔派遣出传令兵互相通报消息而已。

    只要自己回到帝都,以后就不用再和北方军有任何关系的!就算他沙尔巴是夏亚雷鸣的心腹,我也不用去讨好他!

    斯蒂芬就是这么想的。

    队伍到了西尔坦郡府新城的时候,两支队伍立刻分道扬镳了。

    沙尔巴的骑兵没有在新城修整,而是补充了给养之后,立刻就挥军东进,去科西嘉地区平叛去了。皇后一行则走进了新城做了一天的休息。

    新城已经几乎变成了一个大工地。自从夏亚决定未来会把治所迁到新城之后,新城就开始了维修的工作。战争之中被毁坏的城防等工事都在紧张的修缮之中”城中一些被战火烧毁的建筑也开始重新修建,郡守府,城外的军营,粮仓等等等等……

    大量调集来的民夫如同蚂蚁一般在城内城外辛勤的劳作着,因为到处都是工地,空气都漂着一层石屑灰尘。

    夜晚的时候,在郡守府里休息的黛芬尼,彻夜未眠”她站在自己的阳台之上,眺望着整个新城“……,即便是夜晚,可以看见新城之中处处都是灯火,工地之上热火朝天的工作着,不停的远远的吆喝的声音。

    这将会是帝国北方的一座新兴的雄城……也会是”那个家伙的巢穴。他一定会把这里经营的固若金汤吧。

    可以预见的,这里一定会变得繁华更胜往昔……

    那个夏亚,他也会像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点亮帝国的北方天空吧……

    可惜,自己是再也看不到这些了。

    明天一早,自己就要离开新城,南下而去。

    北方的一切,这些日子来的遭遇,所有的一切,都只会”只呢……………

    只会变成梦中的一场烟云,缓缓的消散而去吧。

    黛芬尼紧紧的扶着围栏,手指因为过于用力而责些白。

    ※※※

    第二次,队伍出了新城,一路南下,斯蒂芬下令加快了行军的度。大队车马,行走了十多日,终于再开了西尔坦郡的边境,正式进入了贝斯塔人的势力范围。

    贝斯塔人的那位总督夫人信守承诺,她派遣来了一队骑兵,还带来了两百辆大车。

    两百辆大车,让护军之中的步兵终于脱离了步行跋涉的坚信,步兵坐上了马车之后,行军的度加快了许多。

    很显然,那位总督夫人也是打着早早将这个麻烦送离自己的领地的主意。

    贝斯塔人不遗余力的提供了给养,甚至还提供了一些马匹。沿途也有骑兵护送。

    穿越贝斯塔地区只用了不到十五天的时间。

    让斯蒂芬有些不满的是,那位总督夫人却一直没有露面来觐见皇后殿下。

    对于斯蒂芬这样的贵族来说,他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失礼的事情!

    离开了贝斯塔人的势力地区之后,斯蒂芬下令队伍继续加快前进的度!

    他很清楚,自己一行人已经进入了敌占区!

    今后南下,这一路上先要穿越四个叛军小军阀军区的地盘,在斯蒂芬的预计之中,这一段路程应该还不算太危险,自己一行人有一千五百人的兵力,小军阀未必肯愿意投入兵力来和自己苦战,而且…………就算事搏不济,自己还可以用骑兵带着皇后逃离。

    最大的危险,应该就是亚美尼亚军区了!要回到帝都,亚美尼亚军区就是横在面前必须要攀越的一座大山!作为叛军阵营之中顶尖的大势力,亚美尼亚的兵力雄厚,领地广阔!那个时候,才是真正考验自己的时候!

    不过斯蒂芬却并不算太担心,他已经想好了一个他自己认为是绝佳的主意!!

    早在出之前他就想好了!只要自己一行人一旦接近了亚美尼亚军区的势力范围,他立刻就会下令分兵!

    他会抛弃掉队伍之中的那一千步兵,和所有的其他随行人员,什么侍女仆从之类的全部抛弃!他会只带着皇后和几百骑兵,轻骑突进,以最快的度冲过亚美尼亚人的地盘!而被抛弃的队伍,还可以作为疑兵”吸引亚美尼亚人的追兵!

    至于被他计划小之中抛弃的那些人,斯蒂芬可不会有半点的愧疚。

    至于罪责…………笑话!只要自己能护着皇后安全抵达,那么就是最大的功劳!到时候谁还会追究这些事情?!

    当然了,这个计划小,他现在可不会对任何人透露的!

    只要能到了帝都,那么升官财,荣华富贵,就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终于在从丹泽尔城出之后的第二十九天,队伍走出了贝斯塔人的势力,正式进入了敌占区。

    ※※※

    “快点快点!我们天黑之前必须越过前面的玛瑙河,然后在南岸停宿!见鬼!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斯蒂芬骑着马,在队伍的前后来回奔走呼喊呵斥着,让士兵们打起精神来……,但是这样的效果并不太好。

    因为他的心急,一再要求加快度,队伍已经很疲惫了。

    虽然有贝斯塔人提供的大量的马车给步兵代步但是一路过来坐在马车上颠簸了数日,士兵们的骨头都快要被颠散架了。

    贝斯塔人的马车可不会像那种贵族乘坐的马车有什么防震的装置,更不会铺设什么柔软的地毯之类的。那些就是专门用来运输货物的货车而已。坐在上面赶路,一天下来,身上的骨头几乎都要断了每个人都是腰酸背痛。

    至于骑兵们,他们连续跋涉了这么多天,大腿的内侧都要被马鞍摩出了血来了。

    要说明的是这五百骑兵并不是夏亚麾下的罗德里亚骑兵,包括后面的一千步兵在内,都是从北方军第二兵团,也就是警备兵团里抽调出来的。

    这些步兵都是斯蒂芬原本的队伍,是他带领的队伍。大部分人,原本都是第七兵团和一些地方守备军之中的人,在军队整编的时候没有被选入第一兵团,而是淘汰到了警备兵团之中。

    这五百骑兵的组成也颇有文章:其中的四百人都并不是真正的骑兵而是原来的警备军之中的一支骑马步兵部队,也就是所谓的机动步兵。只有一百人才是货真价实的骑兵那一百骑兵是夏亚为了加强护卫军的力量特别抽调来的真正的精锐!

    这一百骑兵,都是曾经跟随过内内的那些马贼。

    这些马贼骑兵在军中效力,和罗德里亚骑兵一起训练起居,精锐的程度已经不下于罗德里亚骑兵的,但是马贼们天性的彪悍和桀骜,却让斯蒂芬有些头疼。

    他很明显的感觉到,这一百骑兵和自己的队伍有些格格不入,对自己的命令,执行起来也是懒洋洋的。

    他有过耳闻,听说北方军之中的骑兵~那些真正精锐的骑兵,在整个北方军之中,只有四个人能指挥得动他们。

    当其冲的,自然是夏亚雷鸣。其次的,就是北方军的骑兵指挥官沙尔巴。

    另外两个人,则是莱茵哈特莱茵哈特曾经带领罗德里亚骑兵残部从南到北投奔夏亚,沿路血战,和骑兵们络下了深厚的情谊。

    最后一个,则听说是北方军之中的那个特殊的存在,唯一的女性的军官,那个叫做内内家伙。

    除了这四个人之外,北方军之中的其他将领,都很难指挥得动这些骑兵。

    这一百骑兵一路来,虽然并没有给自己找什么麻烦。甚至凭心而论,无论是赶路还是停宿,或者是警戒斥候,这些真正的精锐骑兵,都要比自己手下的这些二三流的家伙干的好十倍。

    但是他们那些鄙意的眼神和桀骜的表情,却是从来不曾掩饰。

    他们看不起斯蒂芬,从来就不曾有过半点尊重。

    “等着瞧!等到了帝都,看我怎么收拾这些混蛋。”

    斯蒂芬暗中嘀咕,又举起马鞭来催促:“快快快!天黑之前必须过河!!快点!!”

    他手下的士兵已经疲惫不堪了,只是在他的鞭子和呵斥之下勉强前进,那一百精锐骑兵,则是依然保持者队列,只是却游离在大队之外,远远的看着斯蒂芬的笑话,看着他如同驱赶羊群一般来回的驱赶那些士兵。

    “真见鬼……姑爷怎么会派我们来给这个家伙指挥,这个家伙烂泥一样的东西,凭什么给咱们下令。”

    一个马贼不满的嘟囔:“你看看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是一团烂泥!我们堂堂的骑兵团的勇士,为什么要和这些家伙为伍。”

    另外一个马贼头目皱眉,制止了同伴的抱怨:“好了,都闭嘴吧!姑爷的吩咐自然有道理的!执行命令吧!妈的…………别忘记了临行之前姑爷的秘令,嘿嘿……这个家伙不可靠,真到了生事情,还得咱们兄弟来收拾场面。都给我警醒点!!”

    顿了顿,这个马贼头目出身的骑兵军官略微一沉吟,就道:“那个斯蒂芬是个蠢货,天黑渡河也就罢了,居然就这么强行赶路,也不派人去前面打探。妈的……派二十个兄弟去前面的那条河打探一下,在河边警戒,接应大队。还有,附近的树林都派人去放哨,现在已经不是咱们的地盘了,把警戒区放的大一些,小心驶得万年船。”

    

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