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崭下个星石宗的小辈当着他的面窃窃私语时不时地提蟾辉谜L妈家以为十丈开外的姬长空会听不见。

    修炼太虚秘录这么久他的感官一向比常人敏锐的多那几人自以为小声的话句其实一字不漏地落在他耳中只是一会儿功夫他就大致弄清楚了其中的门门道道。

    “紫芒雨”这一宗的宗主余峦为了给本宗谋取利益悄悄送了一对手镯给这几个年轻人的师傅希望他师傅能够在宗派盛会上面为紫芒雨”美言几句星石宗收了余峦的增物已经答应余峦会帮他出点、力。

    能够和余峦竞争的家族都是一些小家族在血雨盟中都是属于排不上号的势力星石宗作为血雨盟三大势力之一真要是愿意暗中帮助余峦余峦真的能够得偿所愿。

    在众多小家族当中有背景的并不多才来血雨山的姬家虽然实力不济可是却和贺家关系紧密余峦心有顾虑赠送一对玉镯的时候点清楚了姬家和贺家的关系希望星石宗助他。

    那个被一群爱慕者众星捧月一样护着的秀丽少女就是收了青玉镯的百里柯的女儿百里秀青玉镯如今还戴在百里秀手腕上。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几个青年一听姬长空来自姬家马上认定他是找贺家谈论血雨山宗派盛会的事情几人不想让他见到贺家人所以合计着不但将他扣下来还打算暂时不告诉姬家人。

    准备等到宗派盛会结束之后再将他经放这么一来姬家和贺家没了京密联系一个人失踪了姬家又会心有顾忌说不定就直接放弃参与这一次的宗派盛会了。

    百里秀手上戴着一对有助于她修炼的青玉镯虽然明知道身旁那些谄媚者的提议不对她也没表示什么只是说她不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随便他们怎样处理。

    当姬长空一句“你们当我耳聋啊出来之后这一群星石宗的青年才意识到对面的姬长空耳朵太灵已经将他们的对话全部听到了。

    “你你接闯百草园我们将你扣下乘也没有什么不对的!

    百里秀脸蛋一红却没有承认他们蓄意算刻他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后百里秀胆气一足挺胸傲气娇呼。

    “没什么料再挺也迹是平地。”撇了撇嘴姬长空一脸的不屁。

    百里秀一开始并没有反应过来她在这方面竟然颇为迟钝然而当她意识到姬长空嘲笑她酥胸不够饱满的时候百里秀娇躯气的瑟瑟抖脸蛋涨得通红咬牙切齿地娇喝“抓起来!师兄给我将这个混蛋抓起来!”

    那几名将百里秀围在中央的青年也都是一昏同仇敌忾的气愤模样一起朝着姬长空冲了过来。

    “自取其辱!”

    笑着摇了摇头待到这一行人快要冲到他面前的时候姬长空才施施然地出手在“哗哗”水声中惊涛决骤然涌出来四重浪涛波动卷向他们将他们一起往后推挤直到他们一个个跌倒在地。

    这一行人没有一个有五行天之境的修为在他来看根本煎没有一点可战之力轻描淡写地就将他们全部击倒了。

    他出手的时候还留有分寸因为星石家毕竟乃是血雨山的天士宗派他没打算因为这点小事把事情闹大百里柯虽然收了东西但还没有出手对付姬家所以他没有做的太绝。

    “你你到底是谁?”体型雄健的短须青年第一个站了起来色厉内花地指着他。

    百里秀一下子呆住了她被姬长空语言羞辱之后本因为几个师兄能够为他报仇雪恨哪料到这些平日里在血雨让横行霸道的护花使者忽然间不顶用了居然被人一击全部放倒了。

    百里秀脸上红艳蔓延到了脖颈她先是恨恨然地瞪了姬长空一眼然后气恼地一跺脚没用的家伙连一个小家族的人都收拾不了!”百里秀低骂一声悻悻然地往百草园前方行去。

    “记着下一次算计人的时候不要再当着别人的面了。”扬声讥讽了一句姬长空重新辨别方向往血雨山另外一角行去。

    “姬家哼宗派盛会的时候要你们好看!”百里秀停下来一双眸子凝视着远去的姬长空低声恨恨地说。

    这次他没有分心很快来到了贺家家门前。

    贺家的位置已经接近血雨山山顶了由一栋栋十来米高的小楼围成那些卜楼都用暗红色的山石堆砌而成显得垄硬结实在一栋栋小楼中央有着一块块方方正正占地几十米的演武场。

    许多贺家的青年和家仆都在那些演武场内练习秘技一块块磨盘大小的岩石凌空飞旋从一块演武场飞到另外一块演武场内那些贺家儿郎神情肃穆专心致志地修炼着并没有人在意一旁默默观看的姬长空。

    一个英姿飒爽的美女穿着一身火红色的紧身武士袍镜好的身段曲线毕露手拿一根牛筋鞭娇声吆喝着时不时地甩一甩鞭子盯着某个人毫不留情地教训。

    美女身材高挑一脸的严肃像是演武场内的教头一般她所过之处那些贺家儿郎一边吞咽着口水一边心境胆颤地卖力表现自己仿佛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证明自己高人一筹。

    演武场上面的贺家儿郎在十bsp;  五岁至三十岁之间一个个都是精神奕奕浑身像是有着使不完的劲儿这些人境界大多都在两仪天至四象天之间正是需要好好打基础的时候有一人这么严厉的对待他们对他们将乘大有好处。

    贺丽壹手中牛筋鞭在半空一甩“啪”的一声在姬长空眼前响了起来英要飒爽地贺丽壹昂着头高傲地站在姬长空面前皱着眉头打量了他一眼说“你是谁?乘我们贺家做什么?在旁边看了半天你想干什么?”

    “呵呵只是随便看看不想干什么。”笑着答了一句姬长空彬彬有教娄“我叫姬长空特来求见贺家之主。”

    “什昏下鲸像就悬姬长常力”贺丽蕾惊呼声又从喜到脚地将他下斟打量了一遍满脸的讶然神情古怪地喃喃低语“怎么会是这么样子”

    “不是这样那应该是怎样?”姬长空乐了笑眯眯地说。

    他这么一说贺丽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事情严肃的脸上多了一抹红晕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

    “姬长空!能够使唤毒龙潭凶兽的家伙!”演武场内一人轻呼声满脸惊奇。

    更多演武场内的贺家儿郎将注意力落到了他身上这些年轻人神情兴奋暂时放下了手中的动作纷纷靠向这一块眼神灼热地盯着他。

    “听说在灵宝阁的灵宝大会上面这寒伏得了大好处还将杜家老太君的心肝宝贝杀了!这么厉害的一个角色怎么会来我们贺家?”

    “就是因为他得罪了杜家老太君所以嫣家才从青岩山搬到血雨让了你不知道吧?现在姬家还是我们血雨盟的一份子呢”

    “姬长空?杜家不是到处搜寻他的下落吗?还因为在杜家的力量之下他会被收拾了呢没想到还活着嘿嘿有趣有趣!”这些贺家演武场上面的青年m全聚集在姬长空身旁七张八嘴地议论着显得非常好奇。

    走出青岩山之后姬长空的确做了一些事情本来在云梦大泽内因为御动了毒龙潭的凶兽他就已经名声大噪了在灵宝大会上面将杜少锋干掉之后他名气更大了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了他。

    “还请帮我禀报一声我要见贺家之主!”耳边嘈杂声太多那些人围着他喋喋不休地说个没完没了对面的拿鞭美女却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似乎忘记了回话他不得不再次高声提醒。

    “听到了!贺丽费冷哼一声犹豫了一下她突然一抱拳“姬兄不知道我能不能够和你切磋一下?”好啊有好戏看了!”

    “犬姐你在五行天之境应该不会逊色于他的!战一场吧让我们看看近日风头正劲的英杰有什么出奇之处!”

    “姬长空和我们犬姐切磋一下吧!”

    周边那些贺家的二郎兴奋地犬呼小叫唯恐天下不乱地嚷嚷起来在贺家有两个人青年最为出名一个自然是有着水云国三大青年天士天才之称的贺知章。

    除了贺知章之外还有一人在贺家一样出名在某些方面她的名声甚至比贺知章还大!这就是贺丽莹!

    比贺知章还要略小一点的她紧随贺知章之后也在一个月之前突破至五行天之境了之所以贺丽壹在外面名声不显那是因为她乃是贺家旁系还有就是因为她是女子!在很多大家族中“旁系”和“女人”一般都意味着不受重视贺家也不例外。

    因此修炼天赋不比贺知章逊色的贺丽壹虽在贺家在血雨辽名声不小”可是外面的天士却不知道贺家除贺知章之外还有一个修炼怪才。

    “姐你不是说要嫁给他吗?怎么现在又要和他打架?”脑袋圆圆的贺炎扯了扯他亲姐姐的衣袖一脸地诡笑。

    “贺攒!给我住口!”贺丽鳖大恼狠狠地瞪了贺满一眼、神态忽然变得有些不太自然了她都不敢去看姬长空扭着头红着脖子说“姬长空别婆婆妈妈的我们就切磋一下!”

    “长空大哥上一次星石宗派人过来求采我姐说她喜欢你这一类的年轻豪士硬是把人家给拒绝了!嘿嘿长空大哥你就看着办吧。”贺满一缩头在贺丽费追来之前钻到人群中跑了。

    贺丽莹追之不及气的一跺脚手中鞭子啪啪作响将旁边一个个哈哈大笑的青年打的抱头鼠窜狼狈而逃一边打贺丽费一边娇喝“你们这些混蛋都给我让开来别围着这边不放!”

    姬长空也笑了他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贺丽费不过听贺谤这么一说他立即明白贺丽费一定是想要拒绝星石家的求亲故意拿他做借口贺丽整应该根本没有钦慕他的意思。

    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贺满将这件事给揭了出来就算是贺丽壹再是泼辣也受不了一急她就开始动手打人趁机来掩饰自己的慌乱气恼。

    “你你笑什么!”贺丽蔓更加气了鞭子在空中“啪啪”脆响一丝丝火花在虚空显现出来了。

    “姬长空我弟弟刚刚是胡说八道的我才不会看上你!”贺丽壹摆开架势挡在姬长空面前喝道“你来打我啊只要你过得了我这一关我马上就去禀报家主。”

    姬长空哭笑不得心道这都是什么事啊?我又没招你惹你是你自己拿我当挡箭牌现在被你亲弟弟当面揭开你拉不下脸非要找我麻烦我可真是受了无妄之灾了。

    “我不和你打你让我过去吧。”摊了摊手姬长空一昏好男不跟女斗的模样。

    “不行不打不行!”贺丽费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态度一下子****了起来“你要是不打我死都不放你过去!”

    “打啊男人打媳妇天经地义哩!”旁边一人唯恐天下不在人群中犬声嚷嚷了一句然后急忙缩头。

    此言一出众人哄然大笑兴致更加高昂大吵犬嚷起采都在催促姬长空快些动手。

    “贺鸿我看到你了!我待会儿和你算账!”贺丽莹眼睛极毒一眼看出了躲躲闪闪的煽风点火者她只能够咬牙切齿地威胁了。

    “哈哈能看到笑话被你打一顿也值了。”贺鸿见身影暴露干脆光明正大地站出来大笑道“打媳妇喽打媳妇喽!”

    “打媳妇喽打媳妇喽!”旁边人一起起哄。

    姬长空被这些人这么一喊本打算出手的他也不好意思起来了停在那儿不敢妄动生怕坐实了“打媳妇”这个事实。

    贺丽壹见他就是不肯出手终于急了“你不打我来打!”牛筋鞭一扬突然有烈火燃起鞭多盛叮一条火蛇朝着姬长空当头抽来贺聪鳖才突破五行天之境不多久五行修炼火元力她没有火凤凰之骨可以用对于火元力的掌握还不够娴熟鞭子化成的火蛇上还有火光四溢明显火元力凝结力不够。

    “啊反了天了媳妇打男人喽媳妇打男人喽!”

    “哈哈好彪悍的娘们啊连自己男人都敢打!有趣有趣啊!”

    “”””一见贺丽鳖动手满怀期待的这些年轻人热情被点燃兴高采烈地犬呼小叫他们的声音极高贺家深处一些个修炼的长辈都被惊到有很多人皱着眉头从里面走了出来好奇地望着演武场。

    一个满脸红光地大汉在人群中闪了一下脸上表情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他似乎生怕会被人现了还躲躲闪闪地站在一栋房角远远注视着人头簇簇的演武场方向。

    贺丽莹一动手姬长空脸上的笑容更苫了这下子他不想动都不行了在牛筋鞭的火蛇追逐下不想伤了和气的他只好四处躲闪。

    修炼了“千幽掠影”之后他感觉身体获益良多在几十米大小的演武场内他就像是一片羽毛随风飘荡身体看似没有一丁点重量没有一点儿的轨迹却每每轻松地避过贺丽鳖的牛筋鞭。

    同为五行天之境他各个方面都比贺聪费强上一些元力深厚基础扎实修炼的天士秘诀秘技出类拔萃又有灵宝相助种种优势加诸在身上他若是会败那才真是奇怪了!

    不论贺丽壹如何努力不论那牛筋鞭形成的火蛇如何地诡异都不能够将一丁占儿的火光落到他身上在那不大的演武场内他飘飘荡荡神情轻松很显然根本没有出全力。

    从他负正动起来开始旁边那些个叫嚣声就小了下来贺家这些儿郎都是将修炼放在心上的人率灾乐祸者忽然都泪嘴了开始聚精会神地望着场内诡异掠动着身子的姬长空试图把握住他身影移动的轨迹。

    围观者甚多然而包括几名贺家长辈在内都没人能够预测到他下一步移动的轨迹!

    贺丽费这个贺家新秀舞着牛筋鞭追着他不放后来鞭影重重贺丽莹自己也满手火焰地杀了上乘即便如此她依旧不能够将火星子射在姬长空身上更没有办法将手上的攻击施加到姬长空。

    到这个时候任何人都能够看出来贺丽壹远远不是姬长空的对手同为年轻人三年前才拥有元力的姬长空竟然已经胜过了这个贺家的怪才!

    姬长空你就和我对一掌到底行不行啊?”贺丽费追逐了一会儿气喘吁吁脸蛋通红众目睽睽之下贺丽鳖自知今天出丑出大了不过事已至此要是让她就这么碰都没碰姬长空一下就放弃她也做不到后来几乎是哀求地嚷嚷起来。

    话说到这个份上姬长空知道自己再也不能够这么一直躲避下去了笑着点了点头突然闪电般出手准确之极地抓住了空中的“火蛇””抓扯一股汹涌的元力波动顺着“火蛇”涌向了贺丽聋。

    朝着他紧追不放的贺丽整娇躯一颤突然旬打了个激灵猛地在原地停了下来。

    “我输了算你不是名不着实!”贺聪壹倒是坦然红着脸承认了自己的技不如人旋即转身就往里面走去似乎想要为姬长空唤贺浩然出乘。

    “咦很热闹啊!”从贺家深处的一栋房角突然传来贺浩然的豪迈声他笑呵呵地越过人群走到贺丽费面前宽声问道“小鳖这是怎么啦?”

    “长空哈哈你怎么来了?”像是突然现了新大6一般贺浩然大声吆喝热情地说“来来来到里面和我好好聊聊拓跋烈那家伙没跟上来?”

    “贺叔来的还真及时啊”姬长空咧嘴怪异地笑了笑突然走到贺丽壹面前从芥子袋中摸了一截火凤凰之骨出来一脸诚恳地递给她“这是我偶尔得来的火凤凰之骨你修炼五行火力这一截火骨对你的修炼颇有好处!”火凤凰之骨!”旁边一人倒吸一口冷气惊呼道对于此时的大姐来说没有什么比火凤凰之骨更加珍贵了!天!不是人人都说姬家一穷二白吗他怎么能够随手拿出如此重宝!”

    那些贺家年轻人一下子又沸腾起来惊奇地望着他七嘴八舌地又议论起乘。

    贺浩然脸色也是微变怔怔地望着他“长空你也在五行天之境刚刚我看你也是运用的五行火力这火凤凰之骨你自己留着用口巴。”我不要你的东西!”贺丽壹连忙摆手一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贺叔火凤凰之骨我有不少块呢没什么犬不了的。”姬长空笑了笑然后诚恳道“贺叔您为苦渡”火龙烧一直默默收集药材我还一直没机会谢你呢。”

    贺浩然一愣旋即咧嘴哑然失笑吩咐贺丽萝道“小费我以家主之名吩咐你将火凤凰之骨收下来!”伯伯!”贺丽莹不情不愿地嚷道。

    “收下!”贺浩然脸色一肃严厉地轻喝一声。

    “是。”贺丽莹无奈一把将火凤凰之骨从姬长空手中抓去低声说“这是贺叔非要逼我收下的我才不想要你的东西!”

    “你们这些小混蛋就会趁机作乱都给我继续修炼!”贺浩然骂了一句那些贺家儿郎一个个惊弓之鸟一般慌忙继续练习起天士秘技只敢偷偷地注视姬长空。

    “长空跟我乘。”见他们恢复了修炼贺浩然才对姬长空点了点头率先往贺家后方庭院走去。

    “那是贺叔给你的不是我你不欠我什么。”走到贺丽壹身旁姬长空低声说了一句摇头失笑觉得这个贺丽费倒也有趣。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