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训七星天巅峰之境!一,本源!毒轻呼一声,满验的不可道:“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快?”

    原本姬长空在七星天之境,神魂可以在天衡星上面游荡,按照正常流程,他必须要神游开阳星,然后才可以神游摇光星,只有神魂经过开阳、摇光两星的反复淬炼,才能够真正算得上七星天簸峰之境。

    然而,原先姬长空神魂中就连天衡星的力量还未金部萍炼一遍,现在从那参天古树出来以后,他却突然说已经到达了七星天巅峰之境,这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回头望了一眼身后郁郁葱葱的参天古树,目光在那七颗不知道缩小多少倍的七星星辰上深深注目了一会儿,姬长空道:“不错,是在七星天巅峰之境,这一棵古树,真是帮了我不少的忙啊“”,

    神魂在那个奇妙无比的空间中,姬长空得到了莫大好处,本来应该…神游开阳、摇光两星的他,在那个奇异的空间中,得到了来自这两个星辰上面的力量,在不知不觉中。这两个星辰的能量淬炼了他的神魂,令他的神魂脱胎换骨,连番突破。再读读四友布,z曰加此凹m

    本源之毒呆呆地看着姬长空,又顺着他的目光深深望了一眼那一棵参天古树,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刚刚他全力朝着参天古树施毒的时候,那参天古树会持续保持着生机了。

    和姬长空相处了这么长时间。本源之毒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姬长空身体的秘密,他鲜血中有着令祜木逢春的奇异,本源之毒也心中了然,刚刚,原来是姬长空的神魂和这参天古树形成了奇妙无比的变化,难怪中难怪这参天古树可以长久的保持着生札“

    “空空啊,你的运气,真是好的没话说啊“”本源之毒感慨道,他现他和姬长空相处的一段时间。仿佛什么好事都让他给撞上了,这么想来,他更加坚定了要和姬长空牢牢拴在一起的想法。

    ,,或许,要不了多久,我就可以突破到八卦天之境了……”姬长空深深注视着身后的参天古树,嘴角勾起了一个奇妙无比的笑容,轻轻道:“不论如何,我应该感激你的,虽然,虽然你的本意并不是如此“……

    哗哗哗!哗哗!

    直插苍穹的参天古树,摇曳着粗粗的树干,似乎在无声述说着什么。

    姬长空掉头转身,淡然一笑,道:,训走吧,我们离开这儿,现在我已经有了头绪,知道他在白骨岛上的大致方位了。”

    “你怎么会知道的?”本源之毒重新趴在姬长空的肩膀上,疑惑地问道:,,在这个岛屿卜,你的灵魂覆盖力不是一样受到影响吗?”

    ,,是的,我的灵魂依旧受到白骨岛的影响。”姬长空笑着点了点头,道:,b不过,我之所以能够察觉到他的大致方位,那是因为刚刚我在那个奇妙的境界之中,通过那一棵参天古树深埋在白骨岛地底深处的根茎,才察觉出和“,“

    “原来如此……,,本源之毒一副了解的模样,嘴里面小声嘀咕了一句:“那老树,果然不是容易对付的角色,哼,也是不知道活了多尖的老怪物啊“”,

    姬长空和本源之毒笑着交谈着,缓缓朝着下面飞落,过了好一会儿。两人才飞到广袤茂密的树荫下,四头天鼋翼龙还在这儿徘徊着,看到姬长空出现以后,四头天鼋翼龙突然嗷嗷欢呼,围着姬长空不断地飞来转去。

    天鼋翼龙似乎有些惧怕这一棵参天古树,一看到姬长空出现,就用大嘴扯住姬长空的衣袖,想要将姬长空尽快拖拽出这一个危险的区域。

    姬长空愣了一下,马上清晰地察觉出天鼋翼龙对这一棵参天古树的恐惧,哑然失笑,姬长空顺从了天鼋翼龙的动作,飞身跃到为的那一头天鼋翼龙身上,轻轻抓紧了天鼋翼龙的脖颈。四头天鼋翼龙,护卫着姬长空。一路直朝着他们居住的那一个墙壁飞去。

    一会儿后,四头天鼋翼龙和姬长空。重新在这一个峭壁落下来,腾阳一行六人不知何时起,竟然已经全部醒来了,六人正有些不安地在峭壁上走来走去,似乎正商量着什么时候离开。

    姬长空从天而降的那一刻,六人脸上的不安全部消失了,六人惊喜交加的望着姬长空,薛海止不住嚷嚷道:训,姬大哥,你跑什么地方去了?”

    不一样的圆读体验,请到毗贩z曰加她凹m

    ,,出了点小状况,现在没事了。”姬长空笑了笑,问道:,,你们感觉怎样?元丹中的力量,吸收的怎么样了?”

    腾阳淡然一笑,道:“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将元丹中的力量全部吸收呢,我现你们不在这儿,担心你会有事,就将他们一起叫起来了。刚刚我们正商量着要不要离开寻你,又担心从这儿离开后,不但找不到你反而会将自己也丢失了……”

    ,,姬大哥,你没事吧?”孔源憨笑道:“姬大哥,你要是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们,我们一起去做好了。”

    孔源这人没什么心眼,一旦将你真正当成了朋友,就会事事为你着想。

    ,,没事,真的没什么事情,你们别担心。”姬长空宽慰了六人几句。犹豫了一下,道:“我寻到了老厉的踪迹,我想过去看看情况,一会儿我和天鼋翼龙沟通一下,他们会留下来,你们可以继续在这儿修炼“……

    ,,不行!”金豪脸色骤然一变,斩钉截铁道:“既然有情况,我们就一起行动,怎么?你怕我们会拖累你不成?”

    金豪本是一番好意,可惜他表达的方式向来不适。圆读最斩章节,请到狮巩z曰加此netbsp;  姬长空知道金豪的心意,轻声一叹。就想要解释。

    还未等姬长空开口,腾阳一行六人,纷纷你一句我一句,都非常坚决的表示要和姬长空一起过去,不论姬长空如何相劝,这六人就是不听。

    姬长空无奈,道:“好吧,既然你们坚持,我们就一起过去吧。不过,你们万万小心,我知道那些前来白骨岛追杀他的家伙,也在那一块区域,只是不知道他具体的位置罢了。我们要是过去了心二可避免的和那些人碰到。”v

    怕什么!”柳叶一仰头,傲然道:1,我们六个这么多年来在东海各地闯荡,还真的没有吃过什么大亏呢。“

    话已至此,姬长空也不再啰嗦了,点了点头,道:那好,我们一起过去,大家都小心一点,如果真的难以力敌,我们可以先退去,另外再想办法便是了。”

    腾阳他们一个个满口答应。

    姬长空再一次和天鼋翼龙沟通。在他的说服下,另外三头天鼋翼龙又将身子蹲下来,容腾阳一行六人坐上去,姬长空则是继续乘坐那一直驮着他的那一头。

    姬长空负责和身下的天鼋翼龙沟通,朝着他心中早已经确定的区域飞去。

    中途的时候,四头天鼋翼龙突然停了下来,凶残的大眼镜满带恨意的瞪着前方,似乎在犹豫着要不要从那个方向前行。圆读最斩章节,

    “怎么了?是这个方向啊,没错的。“姬长空轻声询问。

    驮着他的那一头天鼋翼龙,巨大的头颅轻轻摇晃着,眸中凶光四溢。直勾勾地望着前方区域。

    姬长空盯着这一头天琶翼龙深深注目了一会儿,脸色骤然一寒,心中止不住的泛起一股子滔天杀意;寒声道:“那一头金色巨麸,生活的方向是不是正在我们要经过的地方?你们是不是想要避开那一头金色巨熊。所以才会犹豫?“

    咖“

    四头天鼋翼龙,同时轻声吆喝了一声。

    和天鼋翼龙这种生物相处了许多年的姬长空,知道这一声吆喝,意味着肯定。

    显然,那金毛巨熊活动的区域,就在他们要经过的方向,四头天鼋翼龙明显顾忌那一头金毛巨熊,想要绕开那个方向,却似乎又怕耽误姬长空的事情,所以才会显得非常犹豫。

    “往前去,我就不信我们这么多人联手,还伤不了它!”姬长空冷哼道。

    一头天鼋翼龙为了护卫他,死在了那金毛巨熊的手中,知道事情真相的姬长空,这几天心中都暗暗自责,自责自己没有能够早先明白这事情。要是自己能够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看出问题的真实状况,联手本源之毒和这六人一起对那金毛巨熊出手,说不定能够挽救那一头天鼋翼龙的性仓“

    因为自己的胆怯,急冲冲的逃跑,害的其中一头天鼋翼龙被金毛巨熊杀害,每每想起此事,姬长空就内疚的难以原谅自己。

    如今,报仇雪恨的机会摆在面前。而那个方向,又是他的必经之路。如果绕路,不知道要绕多远。两个理由支撑着他,令他再也不愿意躲避了。

    吼“

    身下的天鼋翼龙轻声低呼,似乎在劝说他不要那么鲁莽。

    ,训往前!给我往前冲!听话!我就不信了,就算是杀不死他,也要让它给我付出点代价刺”姬长空斩钉截铁道。

    腾阳一行人原先面对金毛巨熊的时候,只想着逃的远远,但是现在。被姬长空的真情打动的他们,竟然也都是一个个神情坚定,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本源之毒深深地看着姬长空,心中是暗暗点头,今天姬长空可以为天鼋翼龙悍不畏死,那以后姬长空也同样可以为他本源之毒奋不顾身,从这一件事情上,本源之毒已经看出了姬长空的本性。忽硌间,本源之毒更加坚信只有和姬长空走在一起,对他以后的展才最为有利,也只有和姬长空走在一起,他才不用太过担心一些事情……

    四头天鼋翼龙,一直犹豫了很久。终于大声咆哮声,驮着姬长空一行人直朝着前方冲去。

    嗷嗷!嗷嗷嗷!

    朝着前方冲去的时候,四头天鼋翼龙接连不断的出巨大的咆哮声。它们仿佛在向那金毛巨熊挑衅。告诉那金毛巨熊它们来了,它们过来为同伴报仇雪恨了!

    龙耀长刀早已经在手中被攥紧了,姬长空虽然心中杀意深重,脸色却极为平静,不像是去和金毛巨熊却大战,淡漠的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四头天鼋翼龙不断的嚎叫着,它们似乎在利用这种方式来为自己增加某种力量,天鼋翼龙的度越来越快,快的几乎成了四道微光。

    嚎!

    突然,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大咆哮声。从那前方骤然爆出来,这一声咆哮,竟然将四头天鼋翼龙的咆哮声全部都给压制住了,惊天动地的咆哮声,地动山摇一般,充斥在天地之间。

    虽然相关很远,然而,这一声传来后,姬长空等人还是耳膜隐隐生痛。薛海被咆哮声吓了一跳,差一点身子不稳,直接从天鼋翼龙的身上跌落下来。

    这绝对是那金毛巨熊的咆哮,也只有如此恐怖的远古凶兽,光凭一声咆哮就能够令薛海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

    没有任何犹豫,腾阳一行六人。立即将自己的神兵和灵宝取出来,六人将全部的力量偶凝聚在身上,做好了殊死一战的准备。

    金毛甚熊小山一样高大的身子。终于缓缓从前方显现出来。

    咚咚咚!咚咚!

    地动山摇的声音,如擂鼓一样狠狠地撞击在姬长空等人的胸口,庞大如山岳一样的金毛巨熊仿佛被四头天鼋翼龙的咆哮声激怒了,小山一样的身子迅移动,很快就从前方冲了过来。

    当这一头金毛巨熊真正全部露出来以后,姬长空一行人才意识到这凶兽为什么能够横行这白骨岛,金毛巨熊不但体型庞大无比,它那脖颈出显露出来的无毛皮肉,也如钢铁一样黑潦漆的,看起来是坚硬无比,似乎就连刀剑砍伐都不会有任何问题。

    龙耀长刀化为一道巨大无比的血芒,凌厉的剑芒势若闪电,狠狠地朝着那金毛巨熊劈去。

    金毛巨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四头冲击过来的天鼋翼龙身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四头天鼋翼龙身上驮着的小人……

    因此,当姬长空龙耀长刀的光芒在虚空中骤然显现出来的时候,那金毛巨熊微微一愣,竟然没有做出什么反抗的动作来。一道巨大赤比的血芒,最终准确丹比的落到金毛巨熊的朐口上。

    轰!

    如劈在最坚硬的铁上面,血芒狠狠地撞击在金毛巨熊的胸口,传出了一声惊天巨响!

    也只是一声巨响……

    响声过后,那金毛巨熊愣愣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只见漫天金毛到处飞舞,它那胸口甚至连一道裂缝都没有。

    姬长空一呆,此时天鼋翼龙已经驮着他从愣愣地金毛巨熊的腋窝飞过去,天鼋翼龙身子骤然往上一提,铁锚一样的爪子,狠狠地在金毛巨熊的后颈抓了一把。

    嚎!

    金毛巨熊仰天怒嚎,巨大的手臂在空中胡乱的摇摆着,离它很近的那一头驮着薛海的天鼋翼龙,肉翼不小心被它那巨大的手臂给碰触到,那一头天鼋翼龙身子一晃三摇,急拉扯子一大段距离,才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势。

    ,,小心!“腾阻大叫。

    薛海和F面的柳叶两人,狼狈的牢牢抓住天鼋翼龙的脖颈,才好不容易稳住自己的身子,没有坠落下去。

    金毛巨熊回过头来,盯着驮着姬长空的那一头天鼋翼龙狠狠地看了一眼,庞大的身子一下子转了过来。人头一样大小的熊眼,正对着那一头天鼋翼龙。

    咖“

    天鼋翼龙低声咆哮,同样凶光熠熠的眸子,在那头金毛巨熊的脖颈和额头脸颊部位移动,仿佛在提醒着姬长空这金毛巨熊身上什么地方较为脆弱。

    刚刚一击之下,试出了金毛巨熊身体到底有多么坚硬的姬长空,淡漠无情的眸子,骤然落到了金毛巨熊那金毛最少的脖颈、脸颊等部位了。

    “攻击它的脖颈和脸颊,只要是金毛少的地方,都可以动手攻击!这些地方,才是这金毛熊的弱点。记住了,就盯着这些金毛少的地方攻!”姬长空会意过来,立即朝着薛海、腾阳一行人大叫。

    腾阳一行人一愣,马上明白了过来,纷纷点头表示明白,在天鼋翼龙的背脊上面,腾阳一行六人施展出自己的力量,和那金毛巨熊保持着一段距离,飞歹,、火光等等攻击方式,纷纷朝着那金毛熊的脖颈脸颊等位置轰去。

    正面对着姬长空的金毛巨熊。身子不可避免的要背对着别人,不可能面面兼顾,姬长空骑着天鼋翼龙。吸引着那金毛熊的注意力,腾阳一行人则是放开手脚,在那天鼋翼龙身上和金毛熊保持着一段安全的距离。不断地朝着它狂轰滥炸起来。

    不得不说,这种攻击方式真的有效,腾阳一行人这么直朝着主要目标的狂轰滥炸,只是一会儿功夫,就将那金毛巨熊脖颈脸颊上面的金毛全部削掉了,脖颈脸颊上面的金毛消失不见以后,众人才现那金毛巨熊这几处位置,果然添了几道非常细淡的伤口。

    那些伤口不是深可见骨,只是露出一些粗肉,虽然如此,众人还是信心大增,觉得总算是收到了成效。

    姬长空突然意识到人多力量大这句话果然不假,如果只是他一人前来。需要无时无刻的面对着金毛巨熊的攻击,这么一来,想要伤害到金毛熊,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z凹加此凹m更斩最决,通匿最由

    现在有了腾阳一行人帮助他。他可以一心用来挑衅天鼋翼龙,他的攻击因为射程远,角度刁钻,直指着金毛熊的那人头一样大的眼睛。让那金毛熊不得不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他的身上。

    金毛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姬长空身上,这就给腾阳一行人创造出了机会,腾阳一行人远远和金毛熊拉开距离,不断地出手,在金毛熊脖颈和脸颊上面留下了越来越多的印记出来。

    咻咻咻!

    一束束血芒飓射而出,在那金毛熊的脖颈一闪而逝,只要能够找到机会,姬长空也不会放过,一行七人不断地出手,虽然艰难,却在持续的伤害着金毛熊。

    在姬长空的严厉叮嘱下,四头天鼋翼龙反而成了看客,始终和金毛巨熊保持着一段安全的距离,没有冒然冲过去和那金毛巨熊死战。

    天鼋翼龙以自己飞行方面的优势,为姬长空一行七人提供助力,在天鼋翼龙的帮助下,就连姬长空也不需要额外耗费元力用来维持自己的飞行,可以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那金毛熊的身上。

    就这么,一行七人同心合力,不断地在金毛熊脖颈和脸颊上面留下创伤,金毛熊惊天动地的咆哮声,暴怒地四处追逐分成了四个方向的天鼋翼龙。

    一旦金毛巨熊追上一头天鼋翼龙,那一头被追击的天鼋翼龙,在姬长空的大声吆喝下都会立即逃开来。趁此时机,另外三头天鼋翼龙上面的人,则是全力出手轰炸那金毛巨熊。就在这种方式下,一行七人加上四头天鼋翼龙都没有受到伤害。

    而金毛巨熊,则是成了活靶子。被不断地狂轰滥炸着,它那脸颊和脖颈的伤势,也逐渐加大,终于开始有殷红的鲜血流出来。再读读四友布,z曰加此凹m

    ,,难怪凶兽虽然在远古时期力量惊人,却还是被你们的祖先给杀的差点灭绝了“”,本源之毒在姬长空的肩膀上,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出这么一声感慨。

    这一头金毛巨熊,单论力量。要远胜七人和四头天鼋翼龙,金毛巨熊一脚一拳只要落到七人身上,除了姬长空凭借着变态至极的身体可以多抗一会儿外,其余六人怕是连金毛巨熊的一击都挡不住。

    只要被金毛巨熊一下子打中了,那六人就会像是被人拍到的苍蝇一般。立即就会粉身碎骨,死的不能再死。

    论力量,论生命力,甚至论度,这头金毛巨熊都要比一行七人强。可惜,金毛巨熊欠缺智慧,它之所以这么被动,在七人的攻击下始终处于挨打状态,全然是因为它只是一头凶兽!

    远古时期,那些天士或许力量一样不足以单个消灭杀死远古凶兽,可是一旦他们能够团结一致,齐心协力想法子来对付凶兽,总能够找到将凶兽消灭的办法。

    如今姬长空七人对付这金毛巨熊的方式,似乎隐隐说明了这大的凶兽只能够缩在白骨岛的原因

    ,,凶兽毕竟只是凶兽,它们如果智慧群,那还真的没有人类生活的空间了。”姬长空笑了笑,道:“小毒啊,如果凶兽都和你一样满肚子花花肠子,我们怕是真的难以在这个世界存活了。”不样的圆读体验,请到毗贩z盯曲此凹m

    ,,哼!爷可是很善良的!“本源之毒不屑道。

    姬长空咧嘴一笑,暗道你若是善良,这个世上还真的没有多少恶人了。要不是我一直看着你,一直小心翼翼的引导你,怕是你要比鬼魔王还要让人闻之色变。

    “姬大哥,这样怕是不行啊!”腾阳远远高呼一声。

    姬长空一愣,手中的龙耀长刀释放出一束炽烈的光芒,他侧身让开了一段距离,又将金毛巨熊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才道:,,怎么不行啊?“

    ,,姬大哥,你不是还要过去找人的吗?在这儿消耗那么多的力量,会不会对我们不利?还有,这金毛巨熊的皮实在太厚了,我们要想杀它。可能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做到的“”,腾阳高呼道。

    讲话的同时,他和洪戈还没有忘记出手,朝着冲向了姬长空的金毛巨熊猛轰。

    和金毛巨熊斗的正兴高采烈的姬长空,给腾阳这么一提醒,马山意识到事情的紧迫性,不错,这金毛巨疼反正生活在白骨岛上,只要自己活着,可以随时来白骨岛找这些金毛巨熊的麻烦。

    然而,厉恨天的事情却迫在眉睫,如果不能够找点找到厉恨天,或者不能够在关键的时候赶到,这可能会让厉恨天陷入极为不利的境地。

    这个时候,和金毛巨熊苦斗下去。只会不断地消耗大家的力量,这样即便赶到目的地,一旦大战开起,也会让他们难以将簸峰时期的力量挥出来。

    一连串想法在脑海中迅过了一遍。姬长空当即喝道:,,腾阳,你说得对,我们不必和它苦战下去。我们先离开,事后再来找它的麻烦好了。”

    ,训姬大哥,这事还要你和这四头天鼋翼龙说,我们可没办法指挥它们“腾阳见姬长空在这个时候。还能够如此冷静的看待问题,心中暗暗佩服,但是低头一看那四头天鼋翼龙某种的兴奋之情,他又知道自己绝对难以指挥它们。

    “嗯,我知道了。”姬长空高声应答了一句,用力拍了拍身下的天鼋翼龙,喝道:“走,先离开这儿,事后我们再来找那家伙的麻烦!”

    天鼋翼龙竟然真的不再继续和金毛巨熊纠缠不放,这一头姬长空身下的天鼋翼龙,第一个绕过那金毛巨熊,朝着姬长空原先想要前往的方向飞去。

    吼“

    带头的天鼋翼龙,传来一声不高不低的吼声。

    那三头驮着腾阳一行六人的天鼋翼龙,也收到了讯号,略显不甘心地咆哮了几声,也纷纷朝着驮着姬长空的那一头天鼋翼龙追去,在这过程中,这三头天鼋翼龙还时不时地回头望望,眸子在那金毛巨熊身上流连“

    嚎!

    金毛巨熊脖颈脸颊血迹斑斑,挥舞着巨手,如天神一样怪叫连连,并且还朝着姬长空一行人的方向追来。

    ……这家伙,一旦疯狂起来,可是什么都不会顾忌的。

    姬长空不管它,依循着记忆中的方向,不断地为身下的天鼋翼龙指明前行的道路,在他的不断指点下,这一头天鼋翼龙度越来越快,飞的也越来越高,渐渐将那只能够奔行的金毛巨熊给抛在身后。

    一会儿后,那金毛巨熊彻底从众人视线中消失了。姬长空重新调整自己的心情,让自己缓缓放松下来,凭借着从那一颗参天古树得来的讯息,直朝着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飞去。

    许久……

    一个占地百亩的巨大深渊,缓缓从众人的视线中显现出来,这个深渊无比的巨大,一眼望去,深不见底,不知道通往何处。

    白骨岛处在海妖禁地中心,在茫茫海域之中,这个深不见底的深渊。竟然不是海水满溢,而是黝黑看不出深浅,也不知道其中到底有着什么存在。

    “有人!”腾阳还未靠近这儿,立即轻呼一声,手指遥遥指了指那巨大无比的深渊。

    姬长空缓缓点了点头,道:“不但有人,还不止一个人呢……,,

    他感觉得出来,在那深渊里面,有着很多人蛰伏着,这些人身上的气息颇为古怪,隐隐透露着一股子鱼腥味“

    “小心一点!”姬长空朝着六人小声叮嘱了一句,缓缓朝着那深渊靠近。

    “交出人!否则,我们椎你们灭族!“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深渊中传了出来,声音来自于落霞岛岛主郑洁世,被四头天鼋翼龙追得狼狈不堪的郑洁世,在那深渊中,似乎再一次风光了起来。

    “这是我们海族的禁地,是通往海神的钥匙,我们不允许任何人进入!”极为别扭的话语,从下面的深渊中传来,那人似乎不太习惯讲人话。听起来古里古怪,若不是他讲的非常慢,姬长空他们怕是还真听不。

    “那人既然能够进去,为什么我们不能?”罗刹鬼婆的尖锐声,骤然响起,她那声音如鬼哭,令人毛骨悚然。

    自从罗刹鬼婆在姬长空手中遭了殃,葬送了曲魔的性命之后,罗刹鬼婆刻毒残暴的本性就开始逐渐显现出来,尤其是被四头天鼋翼龙袭击。弄得一身是伤之后,罗刹鬼婆开始变得有些歇斯底里,变得疯狂无比。

    “那个人,他已经死在里面了“”生涩古怪的声音,又传了出来。,,进入我们海族禁地的人,不论是谁,都会死,他死了,你们马上退出去,要不然,你们……你们也要死!“

    “呵呵,我们归元宗的人,从来不会怕死,我们这么耐心的和你们海族说这么多话,只是希望你们行个方便,不要让我们为难,我们不是怕你们,而是为了海族好,我奉劝你们给我让开一条路,让我们进去。这样大家可以皆大欢喜。”又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这是归元宗的长们不负的声音n

    一听到庄不负的声音响起来,姬长空脸色骤然一变,归元宗的长老,真的来了白骨岛,归元宗的三大长老,全部有着八卦天之境的境界。任何一个长老,都是极为棘手的角色,他们到了白骨岛,也意味着厉恨天的麻烦会很大。

    “重“复一遍,不论是谁,只,“要想进入我们海族禁地,我们都不会客气!”一个毫不留情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出来,那声音充满了肃杀之气。

    “得罪了!”庄不负淡然一笑。深渊中一团金光突然爆出来,一根金光熠熠的长棍,从那黝黑不见底的深渊中显现出来。

    身为归元宗三大长老之一,庄不负的神兵正是一根金光闪闪的长棍。在归元宗三大长老之中,这庄不负也是最为没耐心的一个。不样的圆读体脸,请到毗贩z盯加此凹m

    庄不负一动手,那占地百亩的深渊之中,立即传出了喝骂的嘈杂声。五颜六色的光芒突然从深渊中爆出来,隐隐约约间,许多道影子在腾挪跌宕,力量碰撞的声音从中传来。响彻在深渊之内。

    “他们在下面!“金豪看着下方光芒不断地闪现出来的深渊,他从一束束金光中判断出了下面人影憧憧。可是,他将神魂放开来,却察觉不到下面深渊的状况。

    只有像姬长空、本源之毒、腾阳之一类灵魂力量精通者,才能够隐隐从深渊深处感应到灵魂的波动。那深渊,似乎也是一个奇妙的地方。在本来就阻碍灵魂力量窥视的白骨岛上,像是另外又加上了一层防御。

    “如果没有必要,不要和那些海族的人为敌“腾阳看着姬长空。轻声道:“海族向来生活在海底之中,很少和我们岛上的天士来往,海族和我们不一样,却同样修炼天士之道,海族中的每一个人,都坚信海妖存在,将海妖当成真神来供奉信仰。”

    ,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海族的人似乎真的受到海妖的眷顾。就连在海妖禁地之内,很多对我们这些人必杀的禁锢和诡异之地,海族的人都可以畅通无阻,丝毫不受那些诡异力量的影响。“

    “海族长年累月生活在海底深处,一般很少会离开海水,不过,他们的真正力量却非常可怕,估计要比我们这些所有生活在海上岛屿的天士加起来都要强,惹上了他们,在东海,很有很大的麻烦“

    腾阳生怕姬长空会和海族的人动手。仔仔细细将海族的情况为姬长空解释了一下。

    “我明白,没有必要,我肯定不会和海族的人动手……”姬长空皱了皱眉头,在心中暗暗思量着一下。才回答腾阳。

    “我们下去吧。“腾斑朝着薛海一行人打了个眼色,将对姬长空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他尤其叮嘱薛海,让薛海不要惹没有必要的麻烦。

    天鼋翼龙骤然飞泻下来,直朝着深不见底的深渊冲去。

    “天鼋翼龙!姬长空!”罗刹鬼婆那撕心裂肺的尖锐声音,骤然在深渊中响了起来,罗刹鬼婆立即放弃手中的对手,指着前方尖叫:训,杀了他!他是来救厉恨天的!”

    骑着天鼋翼龙朝着下面俯冲的姬长空一行人,入眼全是黝黑昏暗,看不清状况。

    直耻那罗利鬼婆的声音一响,姬长空忽然现他和天鼋翼龙猛地穿透了一层薄如蝉翼的奇妙的阻碍物。下一刻,耀眼的光芒骤然显现出来。

    这是一个无比澄净的湖泊,湖中满是各类闪闪光的奇异石头,生长着珊瑚,和许多芭蕉叶一样水中植枷,“

    一个巨大无比的海中宫殿,在海水中巍巍耸立着,在那巨大无比的海中宫殿前方,则是满地的碎石头。那些石头五颜六色,同样是光彩动人,将这个宫殿耀的是美轮美奂。仿佛乃是童话世界。

    宫殿前方,有一块十亩地大小的四方形平整水磨石地,四方形死角立着巨大的白玉石柱,石柱子上面雕刻着巨蟒像。

    如今,就在那四根巨大白王石柱子中间,一行几十人正在交战个不止。

    归元宗的三大长老,郑洁世、罗刹鬼婆一行人,姬长空以前见过,视线在这些人身上过了一遍,就掠过去了。

    而和这些人斗在一起的海族人。则是吸引了姬长空大部分的吸引力。这是一群皮肤水蓝色,手臂大腿生有鳞片,有着一双美丽的海蓝色眼瞳的奇异种族,他们身上的鳞片随着他们的战斗,还不断地闪动着,一个个水泡泡从中冒出来,他们仿佛在利用这种方式来喘息……

    “看头上!“薛海的惊奇声,猛地传来。

    姬长空抬头一看,突然现在他们头上,有着一个巨大的罡罩,罩住了这儿一切,就像是一个倒扣下来的海碗,竟然将这儿的一切全部都给罩在了里面,他们刚刚进来的时候,应该都是穿过了上面笼罩禁锢。

    这个倒扣海碗一样好罡罩,将这儿所有的海水都给阻碍住,不让一丝海水冒上深渊,那罡罩似乎也能够阻碍一部分的亮光,所有姬长空他们没有进来之前,很难真的看清楚罡罩下面的世界。

    “你们又是什么人?“一个浑身鳞片机会覆盖了全身,只有脸上干净的大汉,猛地抬头,愤怒地喝道。

    “我们是帮你们的,帮你们将这些想要闯入你们海族禁地的家伙干掉。我们不是想进入海族禁地,只想让他们也留在外面!”姬长空扬声笑道。

    ,训姬家轩辕!你竟然真的来白骨到了!”庄不负笑了笑,道:训训你孤身一人,竟然也想救厉恨天。真是可笑,你以为你和海族联手,就能够阻碍我们吗?,,

    ,,为什么不能?”姬长空神色淡然,不急不缓问道。

    “轩辕,轩辕“”那海族大汉一脸愕然,呆呆的看着姬长空,突然大声道:训,你真的是姬家的轩辕吗?你可以进去的!也只有你,才可以进入我们海族的禁地!”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