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开门。?理*想]文学>(.)

    白牧未 背着双手,宛如去自己亲孙子家串门的老祖宗一样,轻描淡写的吐出了这两个字。

    他身后上万名太白仙门的修士同样轻描淡写的透过里许厚的水晶望着古邪尘,很像是带着糖果水果瓜子点心去拜年的客人,甚至很多修士的脸上都还带着淡淡的笑容。他们完全没把灵器宗当做一回事 !

    古邪尘看懂了白牧未《和这些太白仙门修士的表情意味着什么,他轻轻的摇了摇头,给 了 白牧袜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答复:“白大长老,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大门的门轴坏了,三五十年内是开不工门了 !

    白牧未《的脸色骤然一指,白净的面孔瞬间变成了铁青色。他双手紧紧握成拳头,死死的盯着古邪尘冷笑道:“门轴坏了?三五十年由无法开门?那么,你们灵器宗所有门人,就永远留在里面吧!”

    不容古邬尘再说一个字,白牧未《右手一挥,厉声喝道:“攻!斩尽杀绝,鸡犬不留!”

    不问事情的前因后果,也不和灵器宗的门人讲道理,白牧未《直接下达了绝杀令。在他看来,小鸡一样的太白仙门,根本不需要和他们多废话。既然他们不愿意自己打开门户让他进全杀人,那么就攻进去杀光里面所有灵器宗弟子就走了。敢杀他白牧未《的大儿子,就必须付出满门被屠的代价。

    至于为 什么他白牧未《的儿子会被灵器宗所斩杀,追究这些有什么意义呢?

    在修道界,拳头大的就是大爷,拳头大的就是王法,拳头大的人,一言可定无数人的生死。太白仙门在这片星空的拳头最大,所以,他白牧旅就是大爷,就是王法,他就有权力杀光灵器宗所有人。

    一队百多名太白仙门金仙级的仙人缓缓下降,他们身后都有一柄光洁如雪荧光如玉的奇形仙剑。剑长七尺二寸,薄如蝉翼,宽只有二指,锋利的刃口散出刺目的寒光,隔开数十里地就刺得人双眼生疼。

    一共一百四十四名金仙在隐真宫上方站定,他们同时掐印念咒,身后仙剑骤然喷出一片夺日的强光,化为一道碗口粗细长有千丈的合色长虹横贯虚空。

    每十二名金仙站成了一个圆形,自下而上,一 共是十二重圆环避遥罩定了隐真宫上方的巨型水晶。

    古邪尘冷眼望着这太白仙门威震这一方星空的‘十二元杀太白剑阵',随后一挥,厉声喝道:“启阵 !

    ●启 阵 ~~ ~

    ●启 阵~ ~~

    ●启 阵~ ~~

    无数灵器宗弟子纷纷大叫起来,更有众多灵器宗弟子飞奔向了德真宫内各处阵法枢纽,协助馈守在内的灵器宗执事弟子控制隐真宫内诸处阵法。灵器宗弟子精通炼器之道,这炼器的基础就是阵法,故而灵器宗的每一个弟子都擅长阵法,精通阵法的控制和配合。

    近十万名阵法造诣最深的灵器宗弟子分布隐真宫各处,控制住了他们能控制的各处阵图。

    隐真宫方圆百万里的海底地面骤然一动,地心灵脉纷纷滚荡起来,庞大的地心灵气不断涌入隐真宫,化为隐真宫内各处阵图的力量,隐真宫好似冬眠了无数年的上古龙龟,骤然间活了过来,一股无形无色但是所有人都能感觉到的‘活力 '凭空在隐真宫各处喷薄而出。

    灵器宗弟子做好了拼死一搏的心理准备。当白江木被古邪尘一剑斩杀的时候,他们就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太白仙门的少宗被杀,太白仙门不会放过灵器宗的任何人,哪怕你背叛灵器宗跑去 向太白仙门献媚求饶,也没有用。一旦隐真宫被攻破,灵器宗所有门人都将被杀。

    所以,灵器宗的门人集中了全部的注意力,提起了最鼻韵力量,做出了豁出去一切和太白仙门死磕的准备。他们已经从内门核心弟子嘴里得知隐真宫的 来历,这是老祖宗天巧君传下来的异宝,有了这宫殿的保护,说不定他们都能活下来,说不定还能给太白仙门一个难看 !士气可用哪 !

    古邪尘神念扫过灵器宗众多弟子,满意的笑了。如果这些灵器宗弟子流露出了哪怕一丝的动摇 和畏惧,他会毫不犹豫的抛弃这些动摇的门人,现在看起来,一切都还好,很好!

    抬头望着水晶外的白牧秣,古邬尘讥嘲的笑了:“想要打破隐真宫,试试吧? 小心,别崩了你的牙 !”

    略微顿了顿,古邬尘对面色铁青的白牧琼笑道:“对了,白大长老,白江木那废物真的是你的儿子?不会是你妻子偷情生下来的吧?堂堂太白仙门少宗,怎么被我一剑就宰了?就和杀小鸡一样 !”

    仰天大笑三声,古邬尘飞身向下,遁入了隐真宫最核心的阵法枢纽天巧阁'内,亲自掌控了隐真宫威力最大最核心的那一套阵图。在古邪尘的投意下,灵器宗剑堂的弟子将几尊上好的铸剑鼎炉抬来了天巧阁中,随后所有灵器宗门人都被古邬尘赶了出去。

    用古邪尘的话来说,太白仙门 围攻隐真宫却是最好不过的时机,所有灵器宗弟子轮番控制阵法,其他不用轮值的弟子,全部去铸造各色法器法宝,全部去闭关修炼去。而他自己,也要在天巧阁内闭关,一边控制防御阵势和太白仙门周旋,一边用水珊瑚精华铸造几柄威力绝大的仙剑 !

    海水中,被古邪尘辱骂的白牧未眉头一挑,右手突然闪电般点出。一线白光飞射而过,随侍白江木的十几名金仙面色骤然一变,脖子上突然一片红光喷出,白牧秣'的剑气已经斩断了他们的头颅,将他们的元神一并斩杀。

    白光急闪烁,绕着十几名金仙的身体急飞舞了一阵,十几具失去生命的**连同所有的法宝都被白光撕成了稀烂,大片血浆肉酱在海水中荡漾开,化为大团大团的血雾随着海底暗流涌了出去。“太白仙门不养废物!”

    白牧琼淡淡的说道:“十几名金仙,还护不住少宗,居然让少宗被灵器宗的人杀死!”手握拳重重的朝面前一击,狂暴的暗劲涌出,在海水中震出了一个方圆千里的巨大空洞,除了那些太白仙门的仙人,深海中的诸多海兽海鱼被暗劲一波,纷纷爆体而亡。

    白牧琼怒吼道:“若是少宗被一个金仙所杀,本座就饶了他们! 但是灵器宗,这种下三滥的门派,除了炼器的本事还不错,他们的掌门也不过是一个三品、四品不入流的天仙!杀死少宗的外尘子,不过是一个金丹期的蝼蚁,金丹期啊!”

    白牧未《气得眼珠都绿了,他嘶声吼道:“我,白牧未《的长子,被一个金丹期的废物杀死!”

    狠狠一挥手,白牧琼厉声喝道:“传令,将这些废物的家人废掉所有修为,送去和沮涠神领地交战的前线!男子去前线拼命,女子,善军 !”

    几名太白仙门的修士急匆匆的应了,急忙飞身上了海面,纵身化为白光朝万壑城飞去。

    咆哮了一通,白牧末猛的扭头朝着那布下了十二元杀太白剑阵的一百四十四名金仙怒吼道:“你们还在等什么?要不要本座请你们喝一顿酒席,玩几个女人了再动手啊?”

    那些布阵的金仙吓了一大跳,他们浑身一哆嗦,最下方那一重圆阵内的十二名金仙忙不迭的一举手,背后飞剑所化的白光出‘噼里啪啦'一阵脆鸣声,骤然朝身前激射,十二道剑光融为一体,化为一道水缸粗细的白 光带着隐隐爆鸣声朝下方激射。嗤嗤一嗒~~~'

    隐真宫上方的巨型水晶骤然喷出一片绵绵水波,一重重幽蓝色水波挡住了白光,两者相互摩擦撞击,喷出了大片火星,持续了足足一盏茶时间,白光在击碎了数十重水波后,这才骤然崩解,化为十二柄飞剑摇摇摆摆的飞回。

    牧未《眉头一皱,厉声喝道:“太白精菁,铸我剑元;尸山血海,十二元杀。”第二元杀,动!”

    刚刚出手的十二名金仙骤然一提仙元之力,又是一口仙气喷在了飞剑上。他们身前十二柄仙剑骤然一荔,再次化为十二道碗口粗细的白光悬浮在他们身前。与此同时,他们上空第二重圆阵内的十二名金仙也是一口仙气喷在飞剑上,同时掐印念咒。

    二十四柄仙剑放出夺目毫光,尾相接连成了一道丈许粗长有千丈的白色剑虹,带着隐隐雷霆声从高空激射而下。二十四名金仙的脸色骤然一白,为了这一击,他们已经抽空了体内所有仙元之力。若非有十二元杀太白剑阵不断抽取四周灵气补充他们消耗,这一击之后,他们再无余力动手。二十四柄仙剑所化剑虹,比方才那一击的威力不是强了一倍「而是翻了四倍 !

    隐真宫上空那块巨型水晶出了淡淡的蓝色光芒,幽蓝色的水波喷出的度也骤然提升了四倍。一重重水;&#第一道剑虹解体的那个地方,在击碎数百重水波后,第二道剑虹也轰然瓦解,化为二十四柄飞剑飞回了剑阵。

    白牧未《不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他淡淡的说道:“有点意思,想不到灵器宗这样的三流门派,居然还有这么一座后备的洞府?唔,灵器宗的开山祖师,是什么来历?”

    四周的太白仙门修士全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傻在了那里。谁会关心灵器宗这种没落小门派的来历呢?天巧君以后,灵器宗一代不如一代,甚至好几次差点被外敌覆灭,门内典籍都散失了不少,门内最强的掌门 也不过是区区一天仙,谁会关注他们的情报?

    皱了皱眉头,白牧未《冷冷的说道:“以防万一,去门内查阅一下关于灵器宗的记载。唔,着重找灵器宗开山祖师的情报,若是本座没精错,这座洞府应该是他们祖师留下的,现在的灵器宗,还没力量开采出这么大的一块‘水火凝华晶'。

    一个太白仙门的金仙诧异的望了一眼下方那块方圆百里的巨型水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他急匆匆化为一道白光飞上海面,用最快的度朝万壑城方向飞去。只有万壑城才有跨越星空的大型传送阵,他必须 通过那个传送阵返回白尊星。

    “水火凝华晶啊,这可是能聚集水火精英的好宝贝 !”白牧潇不以为然的弹了一下手指,淡淡的说道:“攻下灵器宗,这块晶璧要作为本座的收藏品,嵌入本座的寝宫。”

    环顾了一下四周的太白仙门众多修士,白牧琼好似随口提起一样漫不经'讧的说道:“回去见了老祖宗和其他长老,就说江木在虚空中游历,不幸碰到了沮谰神派出的狙杀队伍,被那些先天妖孽所杀,但是他临死之前,也拉了三条金仙一起陨落,明白么?”众多太白仙门的修士相互望了一眼,齐齐躬身应是。

    轻叹了一声,白牧琼咬着嘴唇低声呵斥道:“被一个金丹期的修士杀死,若是被那几个混账东西知道了,本座的面子还往哪里放?唔,还要想办法堵住兰倾天、米真人几个人的嘴,可不能让他们出 去胡说。

    又是一道白光闪起,十二元杀太白剑阵第三元杀动,三十六名金仙齐齐出手,三十六柄仙剑化身剑虹,汇聚成一道直径丈五长有数里的剑光从高空飞泻而下。

    剑光如天河倒卷浇射而下,四溢的剑气宛如无数道白色闪电照亮了幽暗的海底。

    端坐在天巧阁中,古邬尘掐指算出了十二元杀太白剑阵最强的攻击力。他不由得摇了摇头,这剑阵的确威力强大,一百四十四名金仙佶阵,到了最后第十二元杀那一击,将能威胁到太乙金仙初品仙人的攻击力。可惜那样的攻击力,还奈何不了隐真宫的防御阵势。

    淡然一笑,古邪尘透过臆真宫内的传音法阵将自己的打算传递给了隐真宫内所有控制阵法枢纽的灵器宗弟 子:“不要表现出太强的防御力量,对方无论如何攻击,都给他们一种再加一把力就能攻破隐真宫的假象,让他们在外面耗着吧!”他自信满满的说道:“等掌门和众多长老出关,一 旦他们

    能晋升太乙金仙,我们灵器宗海怕谁呢?”灵器宗的弟子们顿时心神大定,他们也听说了九测澈地炉玄妙无比,让掌门 和众多长老功侯大进的传说。只要能顶住太白仙门的攻击,等到长老们出关的时候,他们还害怕谁呢?隐真宫的防御阵法是如此的强大,太白仙门攻不进来!

    给了 这些灵器宗弟子足够的信心后,古邪尘头顶一道混沌灵光冲出,混沌元神悄无声息的遁出了休外,接替古邪尘的本体控制住了天巧阁内的一切阵母枢 纽。

    古邪尘淡然一笑,本体灵识沉入了体内,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洞察天机剖 析这个宇宙的天道法则和诸般规则之上。几座鼎炉内火焰熊熊,内有大量的珍贵材料正在缓缓铸炼。古邪尘不时打出几道灵诀射在鼎炉上,操纵炉火将材料提炼得越精纯。

    隐真宫内气氛祥和,灵器宗弟 子经过开始的惊慌和不安后,已经逐渐习惯了有太白仙门在外攻打的情况。他们分别找到了起居的楼阁和闭关的静室,一心一意的在臆真宫内潜心精修。

    十二元杀太白剑阵越到后来,需要力的时间就越长久。当第六元杀出后,布阵的金仙们积蓄了三天三夜的灵气,才出了第七元杀,随后又耗费了六天六夜的时间积蓄灵气,才动了第八元杀。

    第六、第七、第八元杀都直接轰在了水火凝华晶璧上,沿途所有棒御的水波都被击毁,喷薄的剑气凌厉,打得水火凝华晶出‘嗡嗡'的颤鸣,显然已经快挡不住剑阵的攻势。牧未《眯着眼睛,不甚满意的望着隐真宫。

    小小灵器宗,居然能挡住第八元杀,这让他很觉得丢脸。十二元杀太白剑阵,可不是为了灵器宗这种小喽哕准备的,实在走出乎他的意外,灵器宗的潜力未免有点太强了些。

    又过了九天九夜,十二元杀太白剑阵整个都被浓郁的太白精气笼罩,凌厉的剑气四溢,切得那近乎实质的海水出刺耳的裂帛巨响。太白仙门万余修士都无法承受剑阵散出的剑气催逼,纷纷驾驭遁光散开,三三两两的散布在了方圆千里的海底深处。修为强的,就距离剑阵近一点。修为弱的,就举例剑阵远一点。

    除开列阵的一百四十四个金仙,白牧未《带来的金仙还有三百多人,他们都聚集在距离剑阵最近的地方。

    其他万余名金仙修为以下的太白仙门修士,则是借助各色法宝抵挡四周海水恐怖的压力,稀稀拉拉的分散在四周,也有防范灵器宗弟子被攻破山门后四处溃逃的作用。

    终于,剑阵第九元杀放出。一百零八柄仙剑出铿锵剑鸣,带起一道粗有三里长有千里的恢弘剑虹从高空激射而下,笔直的轰向了水火凝华晶。剑虹轰出,反震力量无比巨大,剑阵自身都被反震力量冲得向海面飞起了三百多里,布阵的金仙们身体齐齐一震,脸色都不由得一阵苍白。

    白色剑虹从高空急落下,几乎是剑虹击出的同时就快落在了水火凝华晶上。

    剑虹的度是如此快,以至于剑虹前方的海水都被绝大的压力挤压,密度骤然变大了数倍,宛如一堵铜墙铁壁挡在 了剑虹前方。威力绝大的剑虹毫不留情的摧毁了敢于阻拦自己的水墙,被剑气摧出的海水已经凝结成了水珊瑚一样的海水精华,宛如炮弹一样在海底四处乱射乱打。

    四周太白仙门的仙人一个不防,过百名修为不够强的天仙被激射出的海水击破了护身法宝。恐怖的深海水压直接作用在了这些仙人身上,只听得一阵惨嚎声传来,过百天仙受不住水压的力量,被压成了蕃薄的肉饼,鲜血喷出了数十丈远近。白牧未《不快的看 了一眼惨死的属下,随意的挥了挥手。

    四周那些修为不够的天仙和天仙以下的修士如蒙大赦,忙不得的朝远处避开了去。

    就在这些天仙、修士朝四周遁逃的时候,第九元杀已经击溃了沿途阻拦的水波,重重的落在了水火凝华晶璧上。只听得一声嘹亮高亢的脆响传来,距离最近的那三百金仙猛的捂住了耳朵,有些金仙的耳朵里甚至还滴出了点点鲜血,他们的耳膜都被这巨大的声音给震破了。气势惊人的白色剑虹粉碎,一百零八柄飞剑正缓缓的飞回剑气。

    白光散开后,水火凝华晶完完整整的出现在众人面前。海底的淤泥和一些乱七八糟的杂物被彻底的掀飞,方圆过百里,;$ 圆一体的水火凝华晶闪耀着熠熠红蓝二色光芒,宛如一面巨大的镜子镶嵌在了海底。

    这两万多里深的海底,海水都被凝压成了水珊瑚这样的海水精华,可想而知这里的海底岩层是多么的结实坚固。水火凝华晶就镶嵌在色泽乌黑的海底岩层上,和四周的岩层完美的融为一体,没有丝毫缝隙。

    晶璧和岩层接触的边缘,刻画了无数的符纂符咒,密密麻麻的苻篆符咒怕不是有数亿数十亿,看上去好不惊人。当淤泥和杂物被掀飞,这些苻纂符咒一时暴露出来,散出了让人心悸的各色光芒。

    厚重的水火凝华晶正在急骤的 颤动,显然第九元杀这一击也给它造成了绝大的震 荡。但是晶璧本身完好无损,一重厚重的宛如实质的火光正紧贴着晶璧熊熊燃烧,那火焰燃烧的势头,竟有点火山口内喷出的地心岩浆的味道。

    厚有百丈的赤红色火焰附着在晶璧上缓渡燃烧,在这两万多里深的海底燃烧着,四周的海水并没有侵犯者火焰丝毫,反而海水不断涌入火焰,更加增添了火焰燃烧的势头。在场这么多太白仙门的仙人,只有白牧称一人看清了刚才生了什么。

    第九元杀剑虹轰下,水火凝华晶上骤然喷出了厚有千丈的赤红色火焰。剑虹一举击破了九百多丈厚的火焰,这才被火焰击毁。但是水火凝华晶也受到了巨大的震荡,似乎再加一把力气,就能将它击毁。自以为看透了隐真宫防御的极限,白牧琼缓步走进了剑阵, 淡淡的笑了:“第十元杀一击,本座亲自控制剑阵。尔等看好了,我太白仙门十二元杀太白剑阵乃馈山宝阵,此阵一出,太乙金仙以下,无可抗者 !”

    白牧未《很要面子,自己的儿子被灵器宗的人杀 了,还是被一个金丹期的蝼蚁杀死,他一定要亲手攻破灵器宗的防御,打进隐真宫,杀光灵器宗由上下老小,否则他这个太白仙门的外事长老还怎么做下去?还怎么驾驭手下的这么多仙人?

    所以白牧未《带着他那柄太白仙门用巨大代价为他交换来的天境下品二等仙剑‘太白碎星闪,加入了剑阵,并且将造型奇特宛如流星划过天空的轨迹的太白碎星闪融入了剑阵,化为了剑阵的阵眼核心。将自身仙元之力注入剑阵之前,白牧未《还谨慎的看 了看左右”

    没什么好犹豫的,出了列阵的这些金仙,外围还有三百金仙看护,更有万余名天仙和化神期以上的太白仙门弟子巡守。区区一个灵器宗,最强的掌门也不过是天仙的存在,他们就算孤注一掷冲出来,也不过是送死。他们不可能对自己造成任何威胁!冷笑了一声,白牧末将仙元之力注入了剑阵,他立时和剑阵融为一体。

    十二元杀太白剑阵是太白仙门威力最强的剑阵,但是也是运用最难最不方便的剑阵。这是最强的剑阵,也是最弱的剑阵。当他攻击时,他的威力无比强悍;軎怙』蓄势待 时。。。这个剑阵几乎没有任何防御力 !但是外碉-有三百金仙哪 !

    虽然都只是金仙初品左右的修为,最强的也不过是金仙三品境界,但他们可都是金仙!一个金仙就能将灵器宗屠杀一空,灵器宗还能做什么?

    讥嘲的笑了一声,白牧秣'全部的精气神都融入了剑阵。有着金仙巅峰修为的白牧未《一加入剑阵,剑阵凝聚天地灵气的度立刻提升了十倍不止,原本要十八天才能重新菩能完成的剑阵,只耗费了短短六个时辰,就凝聚了全部所需的灵气。

    第十一元杀就将动,偌大的剑阵已经化为一团刺目的白光,直径里许的白光。

    刺日的白光吞吐不定,无数锋利的剑气从白光中喷薄而出,将隐真宫四周的地面轰得坑坑洼洼。有些剑气甚至飞射出了数千里地,直接击杀了大量的海鱼海兽,大量血水融入了海水,刺鼻的腥气在海水中传播出了很远、很远。

    正无聊的控制着天巧阁中无数阵图核心的混沌元神神念一转,突然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大家伙顺着海水中浓烈的血腥气朝这边游了过来。这家伙一路张开大喝,贪婪的吞噬着海水中残破的血肉,摇头摆尾的好不畅快?混沌元神笑了,他认出了这条大家伙!

    虽然极力缩小了体积,但是体长依旧在三十里开外,生得和地球上的菜青虫一模一样,有着金仙初品的境界,肉身力量达到了太乙金仙水准的大家伙,是和古邬尘一起从沮涠神的领地出,来袭击修道者领地的那条巨型菜青虫啊!

    当年沮涠神为了和儆傍神打赌,召集领地中的修士大肆侵入修道者的领地,这条菜青虫就是作为主力大将被派出来的,他可是得到了沮涠神的很多赏赐,铠甲、飞剑和一套奇形两万七千片的奇形飞轮。

    不过这菜青虫如今看上去很狼狈,浑身铠甲破破烂烂的不提,他肥硕的身体表面也有大大小小十几个透明窟窿,分明有人用强力法宝重创了他。幸好这家 伏的生命力极其惊人,虽然被人用法宝打穿了身体,依旧 能挣扎着逃脱,而且还不知道他怎么逃到了弥沙星,居然躲藏在 了这海底深处。

    “有意思的家伙,居然还能逃出今来!”

    混沌元神一缕神念罩在了菜青虫的身上,以圣人的境界,他回溯了这大家伙遭遇的一切 !

    这家伙刚开始被投放在了一个实力只比弥沙星强上一等的修道者星球,那个星球上修为最强的,也不过是七个金仙初品的修道者。依仗着强悍的肉身和诡异的天赋神通法术,以及沮涠神赏赐的铠甲法宝,这家伙又无比奸猾的从 背后偷袭,轻轻松松的干掉了七个措手不及的金仙。

    就当 这条馋嘴的家伙开始疯狂的吞噬杀戮那个星球的修道者时,大火星上赤炎仙君的几个亲传弟子 突然通过传送阵赶到。赤炎仙君的几个亲传弟子,境界都在金仙十二品以上,肉身也接近了太乙金仙初品的修为,无论是肉身强度还是境界法力,这大家伙都不是人家的对手。

    被摧毁了身上的铠甲,身体遭受重创后,这大家伙居然玩了一招金蝉脱壳的逃命法子,他舍弃了自己体内八成的不要紧的内脏,化为一团剧毒的浓雾扩散到了整个星球,随后扭动着肥硕的身体一路逃窜来到了弥沙星。

    到 了这里,他伤势作,再也无法跨越星空远遁,所以他干脆躲在了海底,每天吃吃喝喝的熬着日子,只等自己的伤势痊愈了,再做其他打算。

    这厮性格惫懒,也没什么雄心大志,若非沮涠神派人威胁,他也不会参加这次的袭击。所以在海底躲藏了几年,他甚至都不打算回去自己的故乡,一门心思的就准备在这不见天日的澈底终老 !“倒是个头脑简单的家伙,而且天生禀赋强悍,若是能仔细点拨一下,倒也可以大用。”

    思忖了一阵,古邪尘回想了一 下外尘子的记忆,修道界的修士是可以捕捉这些土生土长的天生妖物做妖宠的,如果能将这头大家伙抓为妖完,倒是可以带着他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并无其他关碍。

    眼看这贪吃的大家伙就要溜进太白仙门众多修士的包围圉,他只顾着吃这凭空掉下来的血肉美食,甚至都没放出神念查探四周,古邪尘不由得摇摇头,头顶一道微妙的灵光飞出,原始天魔已经带着诡异的怪笑飞身而出,悄无声息的瞬间出现在大青虫的面前。菜青虫猛的看到面前出现了一个大活人,他的身体剧烈的抽搐了一下,尾巴猛的朝前一点,体内刚刚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完成的内脏瞬间粉碎,化为一滩剧毒无比恶臭惊人的毒水从肛门喷射而出,劈头盖脸的喷向了原始天魔。随后这大家伙身体向内一缩,迅缩小到丈许长短,宛如一条箭鱼急掉头朝来路逃去。

    若是古邪尘本体在此,这恶毒的又是从肛门喷出的毒水还真会拦住他一会儿,古邬尘虽然没有洁薜,但是也不会喜欢这种从屁股里吐出来的古怪玩意。

    奈何这条大家伙碰到的人是原始天魔,那个宇宙三亿六千万太古魔神的聚合体,什么稀奇古怪的邪门法子他不知道?什么恶心的东西他没见过?各种古怪邪恶的修炼法门中,用到的恶心东西可比这大家伙屁股里喷出的玩意更加恶毒万倍的都有 !

    宛如清风拂面,原始天魔神情自若的从毒水中钻 了过去,一把操起了大家伏的尾巴,随手一指头从大家伏的头部到他尾部一划,就在他坚韧的表皮上隔开 了一条深深略裂痕。

    双手抓住大家伙表面的裂痕两侧,原始天魔狞声道:“你逃,你逃!你喷出了内脏可以不死,看看扒了你的皮,你还能不能在这海底活下去 !”大家伙一下子就硬在了那里,浑身僵硬不敢有丝毫动弹。

    他苗外表皮坚韧异常,甚至比普通仙甲还要结实百倍。他的内脏也是属于那种可有可无的可多次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的玩意,心肝肺子什么的喷出去了都还能长回来。唯独他内脏和表皮之间的那一层厚 实绵韧的肌肉层「年是他的致命要害”。他最要命的大脑,就依靠这些肌肉来提供能量。

    这个家伙的肌肉是一种极品的天生的天地灵气吸收器,吸收天地灵气的度堪比一般的大罗金仙。他的那颗大脑聪敏,f↓绝大多数的修道者还要聪敏得多,但是他的本体巨大,他那颗 大脑的消耗更是惊人,没有肌肉吸收的大量灵气滋养,他的大脑就会耗空他的全部精血。失去 了体表的表皮,他的肌肉完全无法抵挡海底的巨大压力。原始天魔真的扒了他的皮,他立刻会变成一条死虫子。

    呆呆的望着比 凶神恶煞还要凶狠十万倍的原始天魔,这大家伙捧硬的说道:“不动,小的绝对不动! 不管您要做什么,留小的一条命就好!为奴为仆也没关系,给我吃饱喝足就好。如果能找几条母虫子和我每天配种快活,我叫你亲大爷都没关系 !您需要小的我下元神誓言么? 或者小的将本命元神给您保管?”

    以原始天魔如此凶狠暴虐的本性,都被逼大家伙弄得差点澈笑了出来。

    见过主动卖身的,没见过卖得这么干脆这么光棍的 !元神誓言和本命元神都这么轻快的交了出来。

    摇摇头,原始天魔毫不客气的取走了这大家伏的一绫本命元神,以天魔神咒将这家伙彻底禁锢了。

    拍拍大家伏的脑袋,原始天魔在他脑袋附近低声咕哝了几句,大家伙呆了呆,若有所思的望了一眼十二元杀太白剑阵的方向,忙不迭的点了点头。

    随手在大家伙背上一掳将他的伤势修复完善了,原始天魔一把拎起这大家伙往外一丢,自身已经融入了水波,没有带起一丝半点的动静就回到了天巧阁。

    大家伙呆了呆,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真是命大,运气也好!沮谰神想要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我面前都不可能,这家伙起码比沮涠神强十倍!”

    喜滋滋的点了点头,大家伙扭动着屁股朝远处游走,他低声笑道:“沮润神就能在这方 星空独霸一方,比他强大十倍的怪物啊,啧啧,在他被人干掉以前,我起码有几万年的逍遥日子了 !”

    这家伏的自言自语哪里瞒得住混沌元神和原始天魔,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齐齐扯着嘴角笑了起来。

    这家伙很聪明嘛,而且修为也不错,天赋神通更是古怪,可以大用,可以大用啊!

    十二元杀太白剑阵第十一元杀眼看就蓄能完成就要 击下,菜青虫已经扭动着身体,故意卷起海水,将血腥味远远的传了出去。他在这海底已经隐藏了好几年,已经熟悉了四周的地势,他将这浓郁的血腥味,有意的送到了几头海底最凶悍的海兽粜穴附i&o

    这些海兽还没有开通神智,都是凭借本能行事,闻到了血腥味后,大群海兽顿时倾粜而出。

    在菜青虫的引诱带领下,过五百头**强度可比金仙的凶猛海兽摇头摆尾的朝隐真宫方向游来。白光一闪,第十一元杀轰然落下。

    水火凝华晶上骤然水波一闪,在那厚有百丈的火焰上空,一座方圆百里高却有三百多里的厚重冰山凭空出现。隐真宫内阵法动,数十重巨型的指地金刚符咒遥遥的射在了冰山上,将冰山冻得坚固无比。

    指地金刚符乃是元始天尊一脉秘传的神通,当年戬教金仙拘留孙等人就最捕长使用这种法术。随手一指,就能将方圆千万里的地面化为金刚,任你 水火神兵都不能伤损丝毫。

    灵器宗开山祖师天巧君是云中子外门弟子,云中子可是元始天尊的得意门人,他的门下在布置阵法禁制的时候将这指地金刚符融入其中,实在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数十重金光喷出,瞬间落在了冰山上。原本蔚蓝色的冰山骤然变成了纯金色。第十一元杀呼啸落下,和凭空出现的冰山来了 个硬碰硬。

    在混沌元神操控下,冰山骤然粉碎,化为无数 长长短短锋利无匹的冰渣朝四周乱射。冰山碎裂,碎片乱射乱打,其中还包括了一部分第十一元杀被击碎的剑气,硬是吓得太白仙门在外的三百金仙和万余名天仙、修士阵脚大乱,一群人乱糟糟的闪避不迭,哪里还顾得上看四周的动静?

    金刚冰山硬是抵消了第十一元杀六成的威力,水火凝华晶上一道红色火焰冲天飞起,配合着晶璧四周海底岩壁上喷出的无数团由灵气凝成的大大小小的飞石,和剩下的半截剑光一通乱撞乱打,硬是将第十一无杀绝大部分的威力轰得支离破碎。

    最后只剩下薄薄一层的剑光炸碎了凌空飞起的火焰,直接落在了水火凝华晶上,只轰得晶璧不断颤抖,好似随时都会碎裂,却就是差了这么一点点力量,没能将晶璧真个轰开。

    白牧未《气得眼睛直跳,他看了一眼晶璧附近海底岩层上雕刻的无数符篆符咒,终于明白过来,这些也是防御阵法。刚才在这些岩壁内喷出大量飞石,若非是这些飞石作祟,第十一元杀已经将晶璧击毁。“第十二元杀 !”白牧秣声嘶力竭的咆哮起来:“攻破这鬼地方,杀光灵器宗满门 !”

    太白碎星闪寒光一闪,剑阵再次动。第十二元杀,也是剑阵最强的一击,能够诛杀初品太乙金仙的强一击终于开始舌能真动。白牧琼狞笑着,脸上肌肉不断的跳动,他觉得隐真宫已经到了极限!

    体电仙元之力不断涌入剑阵,第十二元杀开始动,剑阵再也无法停下!

    就在指地金刚符纂刚刚打出,第十一元杀快要打出的时候,古邪尘的本体突然冷笑一声,随手一招将原始天魔和混沌元神召回体内。

    他抬头望了望天巧阁外闪烁的光彩,淡淡的笑道:“嚣张了这么些天,该给你一点教训-7 ! 金仙,金仙就了不起么?”

    手一挥,一道寒气从头顶喷出,在源阴玄珠中铸造的七杞以水珊瑚为主要材料的飞剑已经化为七条阴柔的寒光飞出,乖巧的悬浮在古邪尘面前。

    这是七柄造型别致,给人感觉宛如雪片一样轻盈,宛如秋月 第一偻月光一样清澈的飞剑。

    七柄飞剑形制一样,都长有四尺九寸,暗合大衍杀戮之数。剑身透明,朦臌胧胧的好似不存在一般,剑柄上是七条异兽的头颅,有玄蛟、有冰螭、有雪蟒、有寒鲤、有冰凤、有阴龙、有霭蛇。七条异兽的头颅形成剑柄,他们的身体则是融入了剑体,偶尔剑锋寒光一闪,可见剑身内有异兽游走。

    七条异兽都是源阴玄珠内孕化的极阴生 灵,由毛娥挑选了其中威能最强的七条斩杀后,将他们的血肉精魄融入了七柄飞剑,这七柄宝剑可就有了先天法宝的雏形。只要日后仔细雕琢,定然能成长成威力强大的先天之物。

    古邪尘身上混沌钟、天道印等几件至宝威力太大,他真不敢在这里动用。

    太白仙门这些人,也不配他动用那样的至宝。

    七柄刚刚炼成,还没有仔细淬炼温养的飞剑,足够打外面的那些人了。

    长芙一声,七道长不过丈许的白蒙索寒光绕着身周一旋,古邪尘已经飞身出了天巧阁,放声大喝道:“雷堂弟子随我出阵,将你们铸造的全部雷器拿出来,让太白仙门的人好生试试滋味!”

    雷堂,是灵器宗下属的一个独特堂口,专门以各种带着天雷属性的材料,加上收集的天雷精华铸造法器。铸造的雷器威力绝大,一旦释放就犹如无数天雷轰下,对称沙星修道界的低阶仙人和修士而言,灵器宗出产的雷器可比自己辛辛苦苦掐诀念咒放出的天雷好用太多 了。

    过两万名雷堂的弟子哆哆嗦嗦的走出了自己闭关的居所,跟在了古邪尘身后。

    在几个执事弟子的呵斥声中,雷堂弟子组成了他们平日里操演的万雷轰天大阵,踏着云头跟着古邬尘飞身而上,顺着隐真宫的一条秘密甬道溜到了数十里外的海底。

    这里有数座海底小山直立,这几座小山组成了一个小巧的,防御力却是一点都不小巧的阵势,将深海的恐怖水压牢牢的拦在了外面。

    两万多雷堂弟子就站在几座小山之间的平地上,远远的望着数十里外的太白仙门修士。

    古邪尘低声喝道:“不要你们和他们拼命,准备好你们身上所有雷器,等我一声令下,所有雷器必须在一次呼吸的时间内打出,明白么 ?

    听到不要去和太白仙门的仙人正面厮杀,只是从背后用雷器偷袭则可,雷堂弟子苍白的脸上顿时恢复了血色,所有雷堂弟子都兴奋了起来。他们纷纷掏出百宝囊中自己铸造的威力最强的雷器,遥遥的对准了十二元杀太白剑阵和附近那些乱成一团正在躲避四散的冰山碎片的太白仙门 仙人。

    古邪尘身边七送腰胧的寒气骤然一闪,瞬间划破海水朝十二元杀太白剑阵掠去。古邪尘轻喝道:“打!打死这群太白仙门的混账!”

    两万多雷堂弟子齐齐举起手上造型宛如单兵火箭筒的雷器,几乎是同时启动了雷器。

    一声雷鸣巨响平地里卷起,炸得小山四周的海水翻滚着退散开,露出了一个直径数百里的空洞。数万道粗细不等、色泽不一的雷火呼啸喷出,带起一道道刺目的强 光扑向了太白仙门众人。

    古邪尘射出七道剑光度快,又是故意收敛了剑光,淡淡的寒光丝毫不引人注意。

    正全神贯注操纵剑阵的白牧秣突然觉得双膝十寒,体内热血突然喷出,他的两条小腿突然脱落。随后是他的双臂,他的腰肢、他的头颅,七道寒光绕着他一通乱劈乱砍,将他的肉身砍成了一团碎肉。

    哪怕有护身宝物自动动,但是这些宝物哪里挡得住古邪尘炼制的七柄至阴飞剑?

    随后雷光从背后轰来,数百名太白仙门的仙人和修士被雷光打得飞了出去,震耳欲聋的雷霆声不断响起,不时有太白仙门的仙人和修士在雷光中粉身碎骨。

    太白仙门的仙人们骤然大乱,数百头凶猛绝伦的海兽突兀的冲了过来,迅杀入了他们当中。

    古邪尘一声长笑,突然大声的叫了起来。

    “白牧未《,回去替我问候你母亲 !”

    太白仙门众仙大哗,白牧未《粉碎的肉身中 一道血淋淋的元神冲出,近乎癫狂的大叫了起来。

    “扑尘子,你们灵器宗死定了,死定了啊!”

    


    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