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此人所谋。固然为财,但却所谋之财数目却是极其庞大!动辄就是一个惊心动魄的天文数字,绝计不可等闲视之!”

    “此外,各大家族聚首一堂,定会发生些须事情,相信就算没有事情发生,此人只怕也是会刻意制造事端的,惟有让局面乱起来,他才更方便乱中取利。更便于日后利用今日的矛盾,做出对他自己有利的选择!”皇帝陛下站起身来,来回踱步。良久,终于长叹一声,喃喃道:“若是如此人才,能够为我所用,可惜……”

    “此人虽然厉害,但终究也需借助三大家族的力量为后盾,才能搅起这场偌大风波;若是没有了君家和唐家的鼎力支持,还有平等王的帮助,他就算有心搅风搅雨,也是并不容易的。”白衣人安慰道。

    “你刚好说到要害之上,朕之担心的也正是这一点!此人既然能够说动这三家同时出力相助。可见与这三家必有交情,而且交情必然不浅。之前曾有传言,说到今日所卖之酒乃是君家三少君莫邪与独孤无敌大将军打赌之中所设计的美酒……只是,若是说这个计谋乃是君莫邪那小子所出,朕有些不大相信。若果真是那纨绔所出的话,那么……朕真的要对其另眼相看了。”

    皇帝陛下呵呵笑了几声,却难掩眉宇间的忧色。断言道:“出此计策的,必然另有其人!”

    “不过无论此人是谁,都是一个极其出众的人才。不管此人原本用意为何,都将引动一场乱局!”皇帝陛下紧紧皱了一会眉头,突然展颜一笑,道:“不过,无论如何,这都是一场极为好玩的拍卖会。文先生,可有兴趣陪朕前去一观?”

    “陛下动心了?”那位身穿白袍的文先生抬起了头,看着皇帝,他的眼神清澈之极,犹如一潭清澈见底的湖水,并无半点杂质。这双眼睛,仿佛是……初生婴儿的眼睛。

    “事,有趣;人,有才而又危险,这样有趣,难道朕不该动心吗?”皇帝陛下眯着眼睛:“何况这件事对京城的局势影响深远,朕又岂能不去凑凑这个热闹?开开眼界也是好的,我也想尝尝,到底有什么酒能值得万两白银一坛!”

    文先生洒脱的站了起来。婴儿般润滑的脸孔上,浮现出一丝几乎近于“纯真”的笑意,呵呵一笑,道:“既然如此,老夫便陪着陛下前去走一趟。”

    “有先生在旁边,那可真是万无一失!”皇帝笑了起来。边说话边往外走,“不过,我们还要多找个人带我们前去,我们可是没有请柬的,呵呵……”

    “据报,三位皇子和灵梦公主殿下都是有请柬的,陛下是想着跟着公主前去吧?”文先生眼睛一眨。两人心照不宣的笑了起来。

    “顺便看看我那三个儿子,到底是如何的明争暗斗的。这一路,也是应该很有趣的。怎么地,也得发生点什么吧?”皇帝深沉的一笑,笑出了脸上一道皱纹,接着问道:“朱兄弟这几天还是不想吃东西吗?不知好点没有。”

    文先生与他并肩而行,完全不避讳应该落后一步,微笑道:“他的这个毛病,也该改改了。不过唐万里的那个孙子,却实在是太……没出息了。居然吓得屎尿齐流,偏偏小朱子上前的时机又是这般的凑巧……活该他干净了半辈子,却被人拉在了嘴……”

    他称呼朱逐珠,竟然只是“小朱子”,看来身份至少要比朱逐珠等人还要再高出一辈,但看他的面孔,却比独孤无敌还要年轻得多,顶多也就与君无意一个岁数罢了。

    当真是奇怪得很。

    “哈哈……”皇帝陛下一阵笑,向着旁边亦步亦趋的跟随的老太监道:“让御膳房去找太医院,给朱公公调制一下开胃的食材,天天不吃不喝,这怎么可以。”

    那老太监恭谨的答应了一声,他是皇帝近身内侍,陪伴这位皇帝陛下已有三十年的光阴,闻弦音而知雅意,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一则朱逐珠的事需要自己传讯,二来是陛下不想让自己跟随,便退了下去。

    看着老太监退下去,皇帝陛下展颜一笑,无限回味的道:“朕可是有好久没有易容出宫了,对当年的日子,真是……怀念得紧啊。”

    “有陛下亲自出马,相信那位暗中筹谋的高人,定然是无法遁形的!”文先生优雅的一笑,道:“或者陛下会因此次拍卖而得到一个大才,文某在此先预贺陛下了……”

    “但愿如此!”皇帝陛下微微一笑,目中神色变幻,隐隐有疑虑;口中念叨着一个名字。却没有念出声音。但从他口型来看,却应该是不断的念着“君无意”三个字!

    眼中冷光一闪。

    ……………………

    日头渐渐升起,真正的大家族,也终于陆续到来了。

    先是独孤家族,这在京城号称是第一横蛮的庞大家族率先到来,八匹高头大马,清一色的雄赳赳气昂昂,围拢着一顶淡绿色的小轿子,独孤世家家主独孤无敌带着英雄豪杰冲上前七个子侄,齐刷刷的来了。犹如八头雄壮的狗熊,兴致勃勃地闻到了蜂蜜的好闻味道一般。

    大队人马,到了门前,一起停下,动作那叫一个整齐划一。当中的浅绿色的轿门一掀,一个婀娜窈窕的俏丽身影轻盈地走了下来,眉如远山,眼如春水,杏眼桃腮,当真是眉目如画,百媚千娇,而娇媚之中又透露着一份花季少女的清纯唯美、娇憨可爱……

    来人正是天香城两朵绝代名花之一:独孤小艺!

    若是君莫邪在这里,定要大跌眼镜:眼前这个一身婉约,一身温柔的绝色佳人……就是那个天天喊打喊杀的小暴力女吗?这变化也太大了。超级变身啊!

    随着独孤家族的出现,终于引动了君家一位重量级人物出来迎接。

    花径尽头,君无意君三爷端坐在轮椅之上,身着一袭素洁青衣,刀削般轮廓分明的面孔上,却是一片淡淡的微笑,倍显气度雍容,被一位白衣少年推着轮椅,缓缓行出。

    “独孤兄。”君无意一拱手,眼神中露出一丝和煦:“你来了。”

    “三弟!”独孤无敌跳下马来,大步向前:“君家有份主导的生意开张。作哥哥的怎能不来捧场,怎地要劳三弟你的大驾亲自来迎?哥哥我自己进去就是了,大家又不是外人。”

    “无妨,茫茫京城,能值得我君无意亲自出迎的,数来数去,却也唯有独孤兄一人而已。独孤兄既然前来,无意怎能怠慢?”君无意笑了笑,目中大有深意,一伸手:“独孤大哥,请!”

    这一声独孤大哥一出,独孤无敌顿时神色一震,眼中闪出狂喜之意,重重的一抱拳:“君三弟请!”一伸手,将君无意身后推着轮椅的白衣少年拨到一边,哈哈笑道:“你去歇着吧,我推着我三弟进去。”

    君无意身子舒舒服服的向后一靠,任由独孤无敌推着轮椅,一点指点行进的路线,一边轻声交谈,气氛和谐至极,突然在这一刻,两人心中都颇有些感动。

    难道那逝去的岁月,竟又回来了吗?

    独孤无敌脸上哈哈笑着,心底更是欢欣。惟有一双虎目之中,却是突然冒出了泪花,装着低头,悄无声息的抹了去,心中一阵热血沸腾,忍不住在心底呼道:无悔大哥,三弟他,小弟他原谅我了……他,今日又叫我独孤大哥了……我好高兴,真的好高兴!!

    十年的郁结,两人这十年来谁也没有多说一句话,谁也再没有提及这十年里发生的事情,但就在这淡淡的一句话之中。十年的芥蒂、隔膜尽都消融了!

    两人都在开心地谈笑着,但每个人都感到,在这两个叱咤风云的大将军中间,笼罩的那一层浓浓的感伤、血腥的感伤!

    这正是铁血军人无言的默契!

    与君有仇,刀剑还之;与君释怀,一笑可也!

    十年沧桑风云变,今日一笑泯恩仇!

    只是一个称呼的改变,便昭示了这两位绝代名将之间横亘十年的块垒的顿时消除!

    独孤家七条莽牛一般的壮汉,此刻竟是一言不发,大反平日里火暴的个性,静悄悄的,连平时粗重的呼吸,现如今也刻意收敛得异常轻慢,悠缓,唯恐打搅了这一对百战余生的兄弟!

    因为,在他们的肩上,扛着的,是整个军界的荣耀,整个天香帝国的荣耀!

    小丫头独孤小艺眼圈一红,终于忍不住低声呜咽起来。小丫头固然年幼,难以体味这中战友之间、男人之间、军汉之间的特殊情谊,但作为独孤无敌的独女,她却非常了解到自己的父亲这些年里,心中始终纠结的是什么。

    独孤无敌一生粗豪,什么都马虎大意,但惟独在一件事上,却从未模糊大意过一次!

    君无悔!

    每年君无悔的生辰,忌辰,独孤无敌都会喝得酩酊大醉,然后这位刚强到极点,也是粗线条到了极点的铁血汉子都会不顾仪态的放声大哭,毫不掩饰,毫不遮掩,哭得痛快淋漓!哭得肝肠寸断!

    独孤无敌一生之中,罕有的几次落泪,都是为了这位死去的结拜大哥!有许多次,独孤小艺见到深夜之中,独孤无敌独自在他那间平日难得踏入的书房中,抚着当年君无悔赠送给他的宝剑长叹不绝……

    而今日,君无意一句话,彻底打开了独孤无敌心中难解的心结!独孤小艺怎能不喜?怎能不哭?怎能不感动的流泪?

    继独孤世家之后,接着前来的乃是另一大家族,宋家。然后是唐家,李家,孟家,也尽都依时陆续到来。

    近在咫尺、只搁了一条街的盛宝堂,当然也接到了请柬。萧寒,慕雪瞳尽都是如常的一身白衣,伴随着花朵儿一般的寒烟梦,缓步行来。

    这时……

    


    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