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今日第一更!

    “你们的战局算是告一段落了,我们的赌注却还没完成呢……恩,就是我们刚才五人战阵的时候打了一个赌。输的人要以不用玄力的方式挖出一千条蚯蚓……他赌输了,就是这样,现在正在履行赌注呢。”

    九幽十四少不厌其烦的解释道。

    “啊?赌注挖蚯蚓……虽然不用玄力撅屁股挖蚯蚓比较尴尬一点,但此地土壤肥汰,再加上刚才动静极大”必然把此地的蚯蚓都惊动了,相信就算是挖一千条蚯蚓也不是什么难事啊……怎地将他愁成了这副摸样?若是乔影身为女人害怕、恶心还说得过去,曲勿回他一个大老爷们愁什么?”

    君莫邪好笑的同时,还在大惑不解。

    “这你子就又有所不知了……在你们第三局七人战阵对决的时候,我们又打了一个赌。谁若是赌输了,就将这一干条蚯蚓生吃下去。很不幸,他又赌输了,本来他有胜利的机会滴,我可是很大度地将优先选择权给他了……”

    九幽十四少用一种得意的口气,解释着自己的战绩o“噗……”

    君莫邪哈哈大笑:“那么,曲前辈可真是太倒霉了!该!谁让你对我没信心?将筹码押在我的敌人身上,你不输才怪!”

    ?说话,继续挥汗如雨的挖土。曲勿回地呻吟了一声,翻了翻眼皮,没?

    “蚯蚓!我要黑的蚯蚓,红的不要!对,就是最恶心人的那种……”

    九幽十四少在一边,严格监督,一丝不芶……

    地面上,蚯蚓越来越多……一大团缠绕在一起,不时的伸头露尾,缓缓蠕动……

    君莫邪突然想到,这些东西待会儿貌似还要被曲勿回生吞下肚去……不由得一声干呕……白脸瞬间煞白!

    那情形貌似太恐怖了!

    貌似此地的土壤确实很肥沃,虽然九幽十四少诸多要求,仍止一夜光景便挖够了一千条颜色黝黑、最最恶心的蚯蚓。

    完成工作的曲勿回却是脸如死灰,浑身泥巴从土坑之中爬了出来,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样子,带着最后的一丝希望,乞求道:‘,十四兄……”

    曲勿回的脸上露出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的拍马屁笑容,站在九幽十四少面前,真真可怜极了,那还有半点当世绝顶强者的气度……

    “干嘛?”

    九幽十四少鼻孔朝天,大模大样的问道。

    “十四兄,您看,我挖足了一千条蚯蚓,我不是想打赖地,”讨好的声音。

    “不想打赖就快吃,眼一闭,鼻子暂时终止呼吸,很快就解决了!”

    某人阴森森的声音。

    “那个,我最近胃口不好,我……我可不可以不……”

    讨好的笑……

    “不行!愿赌就要服输!”

    斩钉截铁,硬邦邦的两个字。

    “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曲勿回怒从心头起。

    “我怎么欺人太甚了?果然是圣地无上高手,这等混淆是非、颠倒黑白的话都能说得出来,你说我欺人太甚,我就欺人太甚了,怎地?这是你自己赌输的,想耍赖吗?”

    九幽十四少鼻中哼了一声。

    “我没想耍赖,我不是挖了一千条蚯蚓嘛,都是照足你的要求挖的黑蚯蚓……”

    曲勿回脸红脖子粗的道,但下一句却又放低了声音,抓着九幽十四少的胳膊摇了摇:“十m四切兄胁……”

    声音之软之糯,简直如同一个女子在向情郎撒……

    一边的君莫邪竟自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就算是君大少爷的沉稳冷静貌似也顶不住了……

    另一边的乔影和成吟啸也为之汗毛倒竖,千多年的精湛功力也告无从抵……

    “就算你叫我十四爷也是没用!愿赌服输,说破大天,你也得吃了!一条也不能少!”

    曲勿回虽然妾意如绵,曲意逢迎,但九幽十四少却是郎心似铁,毫不动摇!

    “你你……你这是让我死……”

    曲勿回跺脚大吼,声音里居然带着哭腔,眼中含着泪,身躯簌簌颤抖。

    “哭?你哭啊?你倒是哭……你要是真的哭出来,我就放你一马!你怎么还不哭呢!”

    九幽十四少老神在在的道。他算准了曲勿回这等绝顶高手,必然自顾身份,尤其现在身边还有别人,更有辈在场,绝对拉不下身段放声大哭的……

    再说了,吃蚯蚓也不是什么大事,本公子被封印的时候就吃……

    虽然不好吃,但也没毒哇,要是没经历,本公子能提出这赌注?什么事都是有万一滴……

    但他却是绝对低估了‘生吃蚯蚓,这件事对普通人的恐吓程……

    九幽十四少的话音未落,只见曲勿回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老嘴咧开,拍着地面,呼天抢地的放声大哭起来,眼泪滚滚流下,委实是哀恸到了极……

    哭得声情并茂,哭得哀哀欲绝,哭得惊天动地,哭得涕泪横流……

    十四少、君莫邪、乔影、成吟啸四个人都是一样的表情:目瞪口呆、眉框狂跳,八个眼珠子几乎全部跌到了地面上……

    “我……我圡操圡你大爷!你还真哭……”

    九幽十四少气急败坏的看着他,脱口骂了一句。实在太意外了……这可是天圣宫的守护者……

    “哭两声可以避免吃蚯蚓,我为啥不哭?你问问在场的人,他们会怎么选?”

    曲勿回暂停哭声,抬起泪汪汪的眼睛看着九幽十四少:“说吧,你还想让我怎么哭?是站着哭还是坐着哭?是趴着哭还是仰天哭?是跑着哭还是跳着哭?哪怕是扭着屁股跳着舞哭,老夫今天豁出去了,跟你卯上了……只要不吃蚯蚓就行!”

    “世间寻常人的脸面尽皆是一边一层皮,而你们圣地高人却在不在此限之中,尽都将其中一边的那层皮贴到了另一边,这样一来一边变成了二皮脸,另一边则是不要脸,此等天赋,我辈如何能及,原本还以为只有展慕白、海无涯等人才是如此,却原来前辈才是真正的个中翘楚,晚辈拜服!”

    君莫邪深深地作了个揖,一脸钦佩的道。

    真正不服不行啊,太霸道了,这样的面皮实在太了得了!

    “罢了,居然跟你这等货色叫真,本公子却是痴妄了!再跟你这等无耻之人打交道,就只会平白损本公子的颜面。”

    九幽十四少长叹一声,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突然身子飘了起来,“咻”地一声便消失得无影无踪,惟有一句话飘然而至:“君子,你放心大胆地去拿玲珑莲;若是你出了什么事情,本公子作为仲裁定为你追究到底,便是将三大圣地彻底斩尽杀绝!对我而言也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哈哈……”

    余音袅袅,尤自在空中飘荡,至于九幽十四少则已是彻底的踪影不见了。

    但九幽十四少临走的这一句承诺,却胜过了一切!有这一句话在,等于是给了君莫邪一个百邪不侵的护身符!就算圣地再怎么想要耍赖,或者想要对付君莫邪,““,那也不敢了!

    虽然君莫邪有百分百的自信自己不会有事,但听了这句话,还是觉得有些感动。九幽十四少,狂也好,疯也罢,似……绝对是一个性情中人!是一个值得结交的朋友!

    圣地三位守护者的脸色,都有些变了。九幽十四少的恐吓,可绝不是说着玩的……

    眼见灾劫终过,曲勿回赶紧爬了起来,九幽十四少已经走了,他当然不肯再哭了。两眼狠狠地看着乔影和成吟啸,凶神恶煞的道:“你们俩笑什么?真有本事……你们去吃吃生蚯蚓看?”

    成吟啸哈哈大笑,道:“吃什么?我们俩又没有打赌!”

    曲勿回哼了一声,转向君莫邪:“君子,今天的事,不准泄露出去半点!要不然,我饶不了你!”

    君莫邪一脸的憨厚,道:“曲前辈,您说的今天的事,具体是指的那一方面呢?是指打斗方面?还是指交代方面?又或者是怕晚辈向其他人说明圣地如何的输大赢要,背信围殴的下作事?你得具体说明白啊,您不说明白,晚辈又那里知道你说得到底是什么事呢?”

    “你……你子敢给老子装糊涂!”

    曲勿回老羞成怒,摩拳擦掌,满脸凶相,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趋势。

    “呃呃呃,晚辈现在明白了。您是指的是您哭的这件事。”

    君莫邪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啧啧赞叹道:“不得不说,刚才曲前辈的哭声,当真是抑扬顿挫,声情并茂,余音袅袅,绕梁三日而余韵不……能哭出这种水平,晚辈佩服还来不及,又怎么会……那啥呢?”

    曲勿回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吃吃的说不出话来。而一旁的乔影和成吟啸却是笑了起来。

    “咱们走吧。”

    成吟啸看了一眼君莫邪:“想必君公子已经等不及要拿到那玲珑莲了。”

    “不急,我最近很闲,还是比较有时间滴。哪怕是陪着三位在这里聊天聊到明年……我也有时间奉陪,能多向几位请教,却是善事。”

    君莫邪笑眯眯的道。

    “你有时间……可我们却没时间!”

    曲勿回没好气的道。突然扬起一掌,场地边上,那一块巨大的石碑隔着十几丈远,突然全无声息地散成一地石粉。

    “就让他们安静的埋在这里……不要让外人来打搅他们了。”

    曲勿回叹了口气。看了看一片狼藉的地面,转身而去‘……

    君莫邪摸了摸鼻子,心道你丫地毁灭我辛辛苦苦制造出来离奇的石碑,居然连问也没问我,简直是岂有此理,还是拳头大就是道理大啊,他娘的……

    没办法,跟在曲勿回三人身后,一路疾驰而去……

    


    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