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苗小苗道:“我只知道,从那之后,父亲的命运突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从人人看不起的垃圾废物,变成了人人都要争相巴结的对象。而且他的本身体质也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并最终得以与母亲成亲,一直到现在,父亲对圣树,依然是完全的感激之情,他始终认为,若是没有这棵树,就没有我们一家人的今天!,,

    苗小苗轻轻的微笑了一下,道:“自然也就没有……我。”

    “令尊真是吉人天相。”君莫邪心中已经有了大概的猜想:想必这七彩圣树,由于年深日久,渐渐的成井了,但这种猜怪的脾气却是至钝至真,尤其爱憎分明,正处于人就是人,坏人就是坏人这种年纪。再加上从来没人引导,我行我素,慢慢的也就形成了近乎偏激的个地……

    至于苗小苗的父亲,据君莫邪猜想,或者只是那棵树同情弱者的表现而已。

    “灵药园自此再开,幻府重新获得了采取灵药的权限,可是正因为之前一千四百年岁月的空白,让所有人再不敢稍越雷池一步,自然不敢多放契合人选入园了!所以两人同时入园的想法决计是不可行的!,。苗小苗叹息道!

    “倒也不用说得那么绝望,世事无绝对,我倒觉得,圣树未必会排斥多人一起进去,之前之所以会封园,只不过是因为那一次进去的人之中有让它不喜欢的人而已。我们或者可以尝试多进去几个人,然后每一次进入圣树范围的时候,只放一个人进去尝试契合?若是那人不行,再进入另一个就走了。这样,岂不是多了数倍的机会!”君莫邪道。

    “你这话说得也有道理……,……。苗小苗踌躇着道:“不过,这件事要征得幻府高层的同意才行!以我想来,幻府高层未必肯冒这个险!”

    “这却是战家要担心的事情了!”君莫邪胸有成竹的道:“而我这次的迎战,就是要夺取这个机会!”

    他看着苗小苗道:“若是始终不应战,终究也是示弱。他们既然费尽心思要出我难题,那我为何不能也给他们出难题?他们想要折辱我,与我比试,我可以给他们一个机会!但给他们机会的同时!他们却也必须答应我这个条件,我才会答应与他们比试一番。机会是双向的,我又岂能轻易地遂了他们的心愿!”

    “若是我最终赢了,你固然可以顺理成章的进入灵药园:而我这个名额,就让战家帮我争取。相信战家现在隐隐为幻府第一世家,这个条件不会争取不到!”

    君莫邪嘿嘿一笑:“如此一来,岂不就是皆大欢喜?”

    “你怎地只往的方向琢磨呢,若是你输了呢?,。苗小苗翻起白眼瞪着他,这个神情,竟有着说不出的娇俏,君莫邪看了,竟也不由得心中一荡,突然想起了独孤小艺,心道这丫头的白眼居然也这么可爱看,跟俺家小艺差不多。

    “若是我输了……自然要被他们侮辱一番;还有就是,按照之前的约定,我若落败就等于你也输了。我们两个都失丢进入灵药园的机会了!”君莫邪嘻嘻一笑,道:“若是真的那么不彩,就只能算是我拖累了你一次。”

    他脸色突然转为异常郑重,沉缓的问道:“苗姑娘,你……愿意被我拖累一次吗?或者说……,你愿意相信我吗?”

    苗小苗脸上一红,道:“你这话说得实在太轻巧,若是你赢了,自然一切说,皆大欢喜!但若是你不幸输了……却会连我的资格一起失去……这等于毁去我终生的幸福!这个赌注,等于赌的是我自己的一生,但你自己却没有多大的损知……,,,

    “赌你一生?怎么会赌你一生呢?这有些言过其实吧!”君莫邪诧异的道。

    “大家有缘相识,有些事你早晚会知道,我便索性把话挑明,现如今我们苗家的的势力,在幻府已是日渐式微,连续数代,都没有出一个杰出的人才!虽然老一辈有不少苗家前辈依然在幻府供奉,但他们均是年事已高……所以,下一届的幻府府主之位,恐怕就不会再落在我苗家了。事实上,若非我爹在百多年前机缘巧合获得圣树青睐,成为灵药园的主持人,我苗家只怕早已没落多时了!,。

    苗小苗悠悠的一叹,眼中泛起轻愁:“若是当真被别的家族夺去幻府府主之位,那么,为了诈持幻府的势力平衡,尤其是我苗家的声名不堕,本族长辈便会做主将我嫁给那个家族之中最有潜力的继承人!以达到双方相互制衡却又是互惠互利的局面……默默地等待我们苗家那东山再起的机会*……”

    “我现如今虽然貌似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但若是走到了那一步……那也只能沦落成为家族的牺牲品。”

    “若要避免于我而言最恶劣的局面出现,唯有我能够接替父亲的职位,成为灵药园的下一任园主,惟有借助这至为持殊的地位,才能摆脱这宿命!成为完全自由独立的身份,虽然依旧不能嫁人,但却是自己想要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总要比嫁给一个自己并不中意的人痛苦一生来的强吧!”

    苗小苗幽幽叹息,眼神中一片落寞。

    “我不想成为家族的牺牲品。”苗小苗轻轻地道。“但我也不愿意看着苗家就这么没落下去……我终究是苗家的女儿。唯一能够两全其美的,就惟有……成为灵药园园主!届时,就算整个幻府,也不敢动我和苗家!父亲现在虽然名义上掌管着灵药园,但他牛竟原本的起点太低的,底蕴大大的不足,他今生之成就,达到至尊之上已经是极限!而这个极限却意味着,父亲的寿元最乐观的估计也只有两三百年而已。,。

    苗小苗的声音很沉重:“我作为一个女儿,我本不该这样说自己的父亲。这样说,无疑是大不孝的!仙……,这却是事实,不争的事实!我的资质,可以毫不掩饰的说,乃是千年以来苗家后人之中最出色的一个!我们苗家,等不起第二个一千年……万一……那么,甚至不必等到一千年,苗家很可能就会在幻府消失了……一旦我嫁为他人妇,那就是苗家的希望自此断绝!纵然能以联姻的手段勉强继续风光几百年……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牛竟对方不会愿意我们苗家再度崛起!”

    “但我一旦成为新的灵药园主,以我的资质,现在已经拥有接近尊者层次的实力,再加上灵药园的独有滋养,我突破到圣者,圣皇,绝不是问题。如此一来,我自己的寿命,至少会有千年以上的光景,甚至两千年!三千年!也就是说,我自己就可以保住我们苗家数千年不堕!而且,不必牺牲我自己的一生”

    君莫邪长长的叹了算气。

    “如今,你这个要求,等于是拿我的一生在赌博!也等于是拿着我们苗家的前途,数千人的命运在赌博!”苗小苗的眼睛看着君莫邪,眼神之中,不知道是什么意味,贝齿轻轻咬着嘴唇,眼波一闪一闪的,变幻不停。似忧似喜,似怒似嗔……

    君莫邪一时无语。

    自己的这个决定,对己而言,不外是一场游戏,甚至是一场全无刺激,极度乏味的游戏,但对苗小苗来说,却是牵连甚广,影响深远的决定。

    虽然君大少爷本着绝对的把握的,以他的水平和阅历,自信不管这帮家伙如何设计刁难、布局算计,自己都有把握能够轻易胜出!幻府这帮家伙无论多么杰出,无论自己多笨,但他们总归是敌不过地球上我们泱泱中华五千年的灿烂文明!

    君莫邪胜券在握!

    但现在他这个“墨君夜,的身份,却实实在在给不了人任何的安全感!纵然他明说自己有把握,别人也只会认为他在吹牛!

    就算你是空灵体质的拥有者,天赋超人,但你在自身实力没有真正达到一个令人才侧目的前提之下,你又有什么资格就让人家陪着赌上一生,甚至是全家人的命运?

    君莫邪呵呵一笑,道:“确实是我想得太过于一厢情愿了。姑娘勿怪,当我没说。其实仔细想想,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没准那些设尼的公子少爷就真正设下什么不解之局呢,万一输了不是更丢人!直接回家睡觉,你我也。,。干笑两声,就要告辞。

    君莫邪说出此言之余,心下竟没有丝毫的遗憾。

    这件事,本就是自己一时兴起的异想天开。若是当真利用人家姑娘一生幸福和家族命运作赌注,纵然最终赢得了赌局,甚至因此取得了七彩圣果,那么,随之而来的后果,却是任何人都无法接受的!因为在这一场赌局之中,苗小苗的立场,就是他的帮凶!决计无法否认!

    彼时,苗小苗要怎么办?那还是等于毁掉了苗小苗!

    自己这一生,良心可还过意得去?自己一生行事,素来笃定快意恩仇,问心无愧!可是这一刻,自己还真就不敢说自己问心无愧!

    “且慢!,。苗小苗深吸了一口气,断然喝道。

    “小姐!你要做什么?”小豆芽大惊失色的叫了起来。(未完待续)

    


    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