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第五部第三百七十八章最后通牒!

    而事实上,苗家,无论是府主苗惊云,又或是族中长者,甚至是苗小苗的父亲苗家家主苗寰宇,无论多么的痛惜苗小苗,无论多么的不舍,都不会在这件事上太过坚持,甚至会尽力争取这个机会

    若是苗家掌珠与玄玄大陆最顶峰的掌权者联姻,必然会进一步稳固苗家在幻府权势,这却是梦寐以求、盼也盼不来的好事

    这正是现实的残酷,也是世家大族的悲哀

    这,也从最现实的一方面彰示了强大实力的好处

    “说的够坦诚,相信你如今也明白了,若是莫邪真正求亲,你就别无选择就算你再倔强,甚至嫁过来之后即刻就死,但你的墓碑上,却也只能刻着君夫人而不是苗家闺女若是这件事真正发生,也不必莫邪要求,苗家自然会主动要求”

    梅雪烟冷冷地道:“既然现实如此,既然他勾勾手指就会有人将你洗得干干净净的送过来,他还骗你作甚??有任何的意义吗?他也不是显得没事干找消遣的人”

    苗小苗听出了梅雪烟口气之中的冷淡,愈发得惶惑了起来,心中怦怦直跳,半晌也没有说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当日,他对你的主动亲近,曾经做出过不止一次的拒绝,正是你的执着,将你自己推到了生死边缘,莫邪之所以肯接受你,初衷不外是为了救你,更有一份无可奈何若不是这样的原因,我绝不相信莫邪肯随随便便接受一个女人,无论那个女人是谁,谁也不可能”

    梅雪烟淡淡道:“而他进入幻府的初衷,却是为了我们。所以我们更加不会怪他,尽都选择了理解他,甚至愿意包容那个女人。”

    “而你,根本就是在自己为难自己。墨君夜、君莫邪,这两者,本就是一个人,又或者说,从头到尾,就只有莫邪一个人而已。但你却非要将他们分开,硬要把并不存在的墨君夜代换成一个活生生的人,归根到底,就只是你不能接受这场你所认定的‘欺骗’而已。并不是说,墨君夜就真的不是君莫邪。”

    “正是因为你认为自己受了骗,所以才开始质疑那份在幻府之中的真挚感情。你顽固地认为自己付出了很多,就应该得到相同的回报,但你却自觉没有得到那份回报,所以心里就不平衡了。”梅雪烟尖锐的道:“说到底,这其实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他没有骗我……为何这样说?”苗小苗瞪大了眼睛。

    “以你的智慧,居然还在纠结于这个问题?不能坦然告之,还不是因为他的身份,在幻府之中本来就是他最大的秘密,如何能够对你开诚布公?难道那个时候他应该对你说:苗小苗,你不要喜欢我,因为我其实不是墨君夜,墨君夜只是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幻影,我是君莫邪,我来幻府乃是为了七彩圣果,并不是为了你苗小苗?”

    梅雪烟笑了笑,道:“他不是为了骗你才去幻府。”

    她的眼睛深深地望着苗小苗:“再说明白一点,他去幻府的目的,怎么也不会是为了得到你的感情,不会是为了得到你的身体,更不是为了你的贞C与你交往过程之中,莫邪一直都是处于被动地位的,何曾有过丝毫的主动”

    “既然他的目的从来也不是你,甚至从不主动,惟有一味的拒绝,难道他没有告诉你,他的家中早已有了深爱他的妻子?又或是没有告诉你,他真正在乎的人就只有家中的妻子吗?应该是说过的。以上种种,见仁见智,如何能说得上‘骗’这一个字眼”

    “你把身体给了墨君夜也好,给了君莫邪也罢,归根到底,都是你自己的事情。因为……是你自愿的,绝对没有人强迫你。甚至那份来自你的感情,对莫邪而言,根本就是带有强迫性的”

    “所以,真正应该感到不平的,不是你,而是莫邪最应该感到委屈的,也只会是我们这些家中的女人,却绝不该是你聪慧如你,真正不明白吗?”

    梅雪烟淡淡地道:“莫邪现在选择首先向你说出这一切真相,归根到底,乃是因为他的责任心,作为一个男人,无论初衷如何,结果已经如是,就应该对女人负起的责任,他不想一辈子抱愧,更不愿看你香魂飘渺。”

    “试问世间又有哪一个男人可以做到这一点?小苗妹妹,不要再紧抱着那无谓的执着了。一个女人可以倔强,可以执着,但千万不要倔强执着得让自己爱和爱自己的男人讨厌一旦到那时候,你就是一个注定的悲剧莫邪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若是一旦他真正放下,那么,再想让他拿起,那却是一宗绝无可能的事情。”

    “此刻,你好好的考虑一下,好好的将养身体。若是你想通了,我会帮你做其他姐妹的工作,我们共同做好姐妹;若是你依然想不通,也不用通过君莫邪,只需要跟我说一声,我就会即刻派人送你回幻府你还是苗家掌珠,不会有人知道今日之事,也不会有人再追究此事,无论如何选择,你心”

    梅雪烟淡淡地说完这番话,并不再多做滞留,站起身来,只留下一句‘你好好休息’的淡淡嘱咐,就准备出去了。

    对苗小苗这样的女人,这样倔强的脾气,梅雪烟知道,若只是一味怀柔的劝解,那只能使事情越来越糟,会让她愈发固执的在弯路上越走越远,索性不如直接一下子将之敲醒。把所有的一切,一切能说的不能说,该说的不该说的,尽都摊到台面上来。

    所以,梅雪烟不惜对苗小苗在某些事上颠倒了一下,以一种全然维护君莫邪的角度,来了一个另类的“当头棒喝”

    而梅雪烟也是个有决断的人,言尽于此。

    若是苗小苗当真仍是想不过来,坚持己见,那么,就算君莫邪再不愿意,就算君莫邪会如何的伤心,会因此怨恨梅雪烟,梅雪烟也会毅然决然地将苗小苗送走绝不会留下她让君莫邪继续长久的痛苦下去

    君莫邪是一个果决的人,梅雪烟也是同样的说得出做得到的。

    对梅雪烟管清寒这些女人而言,现在的君莫邪,就是她们大家悉心呵护的宝贝,关爱还来不及呢别人对他任何一点的伤害,都是她们所不能容许的。

    所以,苗小苗的去留,此刻已是梅雪烟的一念之间。

    “雪烟姐姐……”苗小苗突然挣扎着坐了起来,声音弱弱的,带着一股显而易见的祈求意味。

    “你好好休息吧,仔细的想一想。若是想通了,就使人通知我。”梅雪烟并没有回头:“我们君家,不需要不听话的媳妇,也不需要对自己的男人心中存有怨怼的女人,无论那个女人有多大的来头,背景有多雄厚,没有人可以例外莫邪就算是邪之君主,就算他能战胜九幽第一少,但在这家庭后院,始终还是由我梅雪烟做主放心,你的去留我说了就算数你不必有任何顾忌还是那句话,无论如何选择,你心,如卿之愿”

    梅雪烟的话,对苗小苗来说,几乎就是最后通牒

    然后梅雪烟就走了出去,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却又站住了,依旧没有回头,道:“哦,对了,此间乃莫邪的卧房,你现在睡的,正是他的床铺。若是你有所芥蒂,我可以为你调换。”

    随即,白影一闪,梅雪烟的倩影已然消失在门口。

    苗小苗重重地落回到枕头上,恍惚间心中尽是一片茫然。

    两滴晶莹的泪水滑了出来,静静地滴在枕头上:“君夜……我该怎么办?”

    “君夜……”突然,苗小苗想起到了另一件事。

    墨君夜,君莫邪……

    这两个名字虽然乍一看完全不一样,但两者的读音……

    岂不正是相同的三个字打乱了顺序?

    或者应该说,君莫邪在进入幻府的时候,就以自己的名字,给了幻府一个暗示……

    只是这个暗示比较隐晦而已

    “难怪……”苗小苗凄楚地笑了起来。她勉力再度睁开无神的眼睛,突然又一段话自心底冒了出来,当日,墨君夜离开幻府前夕,曾经问过自己这样的一句话:苗苗,若是我离开幻府再也不回来了,你愿意跟我去外界生活吗?

    当时自己这样回答道:我是你的人,无论你到哪里,我都会跟着,无论天涯海角,也无论地狱天堂,有你就有我……

    当时没觉得怎么着,只是觉得心上人的问话稍有点古怪罢了,但如今想起来,这些话,分明就是当时君莫邪在试探自己的态度。

    我该怎么办?

    我到底该怎么办?

    门外,也有人在和梅雪烟说话,正是管清寒。

    “雪烟姐,你这样说会不会太直接了,冲击太大会否太大了一些呢?万一这小妮子想不通,钻了牛角尖……可如何是好?彼时大家都不好下台了”管清寒不无忧虑地道。

    管清寒实则是和梅雪烟一道过来的,只是刚才停在门口没有进去;至于里面梅雪烟和苗小苗的对话,她尽都听在耳中,委实感觉今天的梅雪烟,说话似乎稍嫌有些重了。

    “不会的苗小苗也是一个极有决断的女子,就以她的行事作风可见一斑,再加上她的家族底蕴,其内涵未必就比你我稍差,眼下只是没转过那到弯来,相信她定然可以想通透的。不过话说回来,若是她当真想不通透,我也绝对不会替莫邪强留着她。纵然莫邪反对,也一样”

    ……………………………………………………

    《推荐一本书:晴了大大的《攻略初汉》,非常不错的一本好书。大家不妨去看看。》

    


    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