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方寒的大手笔,终于功成。

    吸收了“火界之主”“震界”“汤界”“景界”四大天君的他,携带无边无量的气息,轰击整个深红位面,把自己的祭祀之力,传递遍整个位面虚空。

    天空之中血月,是整个深红位面的精华,每一轮血月,都可以让天君直接堕落,天人五衰,强横的力量,威胁着所有进入了位面的存在。

    想一想,远古圣堂堕落进入了深红位面之中,遭遇到位面之力的压制这么多年,都没有能够转化整个位面,可见深红位面的厉害。另外一个方面,要不是远古圣堂中和了深红位面的力量,只怕是整个位面的力量比现在要厉害十倍都不止。

    而方寒现在,是祭祀整个位面,以位面浓缩的威力,挤压在位面之中的所有人。

    整个位面崩灭,以他为中心,只怕是在位面之中的所有天君,都要身受重伤,甚至连远古圣堂都会停止释放圣光。

    而且,整个位面崩灭的力量,作为献祭的手段,和封禅祭坛相互配合,方寒的手段几乎是可以一下灭绝除了春秋之主之外的所有天君!

    什么血河之主,什么冥古之主,坟墓之主都得死亡,那罪恶大舰,也要崩灭。

    春秋之主瞬间洞穿了方寒的意图,脸色大变,几乎是喘不过气来,招呼一声,突然之间,向外猛烈的穿梭,他要乘着深红位面在祭祀之前,离开这里,否则的话,今天恐怕是真的要葬送在这里,方寒此人实在是太过凶狠,太过大手笔,早就计划好了一切。

    甚至春秋之主都有一种被人彻彻底底掌握过去,现在,未来的感觉。

    方寒在他心目中的形象,陡然之间变得恐怖起来,深不可测,简直是天机的代名词。

    “万象皆灭,悠悠万世,皆成虚空!”方寒站立起来,脚踏八方,气吞山河,霸道乾坤,扭转宇宙,再次一震,大手抓出,那手掌之中,无数的晶体神国,封锁了整个深红位面。

    春秋之主一个穿梭,撞击在了晶体神国上面,居然被反弹了回来。

    吼!

    春秋之主怒吼连连,对着方寒全力出手,掌中的春秋史笔猛的一动,连续在空中书写,写出了一个“魔”字,魔气滔天,灭绝人间。

    随后,魔字最后一笔写完,他笔锋不绝,再次书写出了一个“儒”字,正气满乾坤,魔气灭人间。

    两种极端,在春秋之主的身体上显现出来。

    “好一个正气满乾坤,魔念灭苍生。可惜的是,全部都要被我炼化,祭祀,我替天封禅,行使大道,今天你也逃脱不了被我吞噬,融入纪元之道的下场。炼化了你,比炼化十尊,甚至二十尊天君都管用,春秋之主,赫赫有名的老古董!”方寒看到这样的情况,猛招连出,手掌翻转,如龙蛇翻腾,神鲤穿波,直抓儒魔两个字。

    砰砰!

    儒字最先粉碎,化为了滚滚元气,被吸入封禅祭坛之中。

    紧接着,魔字也粉碎,也被方寒吸入了身躯。

    方寒修炼纪元之道,掌握诸多文明史,对于儒门和魔门的领悟,不断推算之中,绝对不低于春秋之主,他现在吞了四大天君,逆魔天君,法力更是强横,祭祀整个深红位面,催动封禅祭坛,法力更是远远超过了春秋之主。

    魔字粉碎,纪元之道中的魔道文明,再次上升了一个新的台阶,儒字粉碎,儒道文明也得到了一个新的发展。

    方寒力量越来越猛。

    “法界之主,你也别折腾了,就一个分身,还不如春秋之主,就让我灭了你!”方寒一掌震开了春秋之主,突然一拳,如山崩地裂,打杀向了正在对付羽皇的法界之主分身。

    法界之主还剩最后一下,就可以破开刹那王袍,击杀羽皇,可惜,就在这最后一下,功亏一篑,方寒的拳劲轰击而至,力量足可以把天柱都直接打断。

    “方寒,想不到你这么阴沉诡秘…….”

    法界之主长长叹息了一声,转过身躯来,就是一拳,迎了上去,和方寒的拳劲碰撞。两人的无上法力,打得整个位面再次颤抖不停。

    “位面沉沦,诸心一念,万法无法,无法有法…….”方寒脸上显现出了冷笑,眼神却冷傲,似乎看穿了一切的法门,抓到了法的源头:“法界之主,你说我的纪元之道,是东拼西凑?其实你目光短浅,我就让你看看,我的纪元之道,同样包含你的法界无上法,甚至法外之法,而且,我已经掌握到了法源,法之源头,领悟了无法的境界!无法为有法,无限为有限。”

    方寒突然之间,身躯一变,每一招都雄浑无比,完全没有了法术的痕迹,也没有法力的痕迹,浑然天成,每一招,都和天地共鸣,却又超脱出了天地的范围。

    无法的境界!

    法界无上法!是一个境界。

    法外之法!又是一个境界。

    而无法之道,则是更深一个境界。

    方寒现在打出来的,正是无法之道。

    连续两拳,每一拳,都蕴含着无法之道的大境界,拳拳都把法界之主的护身罡气震荡得直接破灭。

    “无法之道,你居然领悟了无法之道,我开创了法界,在三个纪元之中,领悟出了法界无上法,又在接下来的三个纪元之中,领悟法外之法,最后三个纪元,领悟出了无法之道,你居然也领悟了。”法界之主双臂一震,抗衡方寒。

    “没有用的,我就是最高主宰,你的任何法术,都是为我铺垫道路。”方寒身躯再次拔高,“毁灭,法界之主,你的这个分身,就葬送在这里吧!”

    轰隆!天葬之棺打了出来,就一下,仅仅是一下,朱红色的棺材就完全压破了法界之主这分身的所有,直接把他打成了一团元气。

    法界之主在爆散之间,发出了深沉来自天外的声音:“方寒,这次你赢了,不过咱们的较量才刚刚开始,我的真身已经前往了这无底深渊更深处的绝望平原位面,击杀其中的混乱天君,他一死,你的羽翼就剪除了一半,你等着吧!”

    “你以为我没有算计到这一切?”方寒张口一吸,就把法界之主的这个分身吸入了身体之中,化为滚滚元气,“法界之主,你小心一些,我吸了你的分身,就可以彻底的推算出你的真身,甚至用隔空诅咒之巫术,让你永生永世都处于诅咒之中,不能自拔。”

    方寒吞了法界之主的这个分身,彻底解除了羽皇的困境。

    羽皇的天劫,也渐渐的散开,所有天劫之力,都冲入了身躯,开始转化生命的形态,浓烈的天君气息从他身躯之中冒了出来,羽皇也晋升到达了天君的境界!

    方寒一指点出,羽皇的双眼睁开,脸色显现出了柔和的圣光,每一个呼吸,远处的远古圣堂,都彻底的呼啸了起来。

    整个远古圣堂,似乎是已经和他融为一体。

    其中一尊高大的身躯,和他的呼吸更加配合,隐隐约约在远古圣堂之中浮现了出来,一尊雄伟的身躯,手上掌握着一根权杖,是仲裁的力量,这就是羽皇前世的身体,仲裁之主。

    仲裁之主,羽皇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前世,同时也领悟了自己的今生。

    唰!

    羽皇的身躯直接冲入了圣光之中,圣光柔和的包裹着他的身躯,他消失不见,和应先天去争夺远古圣堂的控制权了。

    “大局已定,春秋之主,血河之主,冥古之主,坟墓之主,你们四人,就葬送在这里吧。”方寒转过身来,看着四位魔门宗主,脸上显现出了一切都在掌握的神色来,他现在就是要彻底的把四大魔主都杀死。

    尤其是春秋之主,只要能够杀死!炼化之后,恐怕他的修为,就可以和一些真正的老古董媲美,假以时日,到达终结圣王那种地步,不在话下。

    更何况,杀死了春秋之主,他就可以去猎杀起源王朝的天君,洪荒天君,恐怖天君,真理圣地的死亡天君等人,全部炼化,熔于一炉,冲击仙王,也不是没有可能。

    君临天地,指日可待。

    “方寒,你想杀死我们,还早着呢!”春秋之主身躯陡然之间,陀螺般的旋转了起来,一阵噼里啪啦的震荡,长啸一声:“应先天,你已经得到了圣堂之主的身躯,速速的催动圣堂力量,接引!”

    “哈哈哈哈哈!”

    陡然之间,那圣堂之中,在回应着春秋之主的说话,那苏秀衣,孟少白,应先天,都大笑了起来:“我已经得到了前世圣堂之主的身躯,开始融合,掌握整个圣堂,方寒,你迟了一步。接下来,远古圣堂,就是我的了。”

    一道圣光从其中激射出来,那沉寂了不知道多少亿万年的圣堂,居然从深红位面飞了起来。

    “好强大的元气,这圣堂之中,居然足足有十条天脉!十条天脉啊,如此浓烈的元气……”苏秀衣的声音也传递出来:“我也已经得到了一件诸天神物,孟少白,你好运气,居然得到了永生之门中流传出来的‘戮’字,冲击天君,也立刻可以成功!”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