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那天晚上和周光以及田大飞一起赌的是两个生面孔,但是从他们的衣着和气质上面可以判断出这俩人都是有钱人,而且都还是那种有点傻里傻气斯斯文文的有钱人,作为基本上可以算得上是职业赌徒的周光和田大飞来说,他们最喜欢就是和这样子的有钱人赌了,不仅好赢钱,还不用担心赢钱之后被人报复。

    当晚的赌博进行得很顺利,没过多长时间两人就分别赢了有好几万了,这种辉煌的战果让两人心头暗喜不已,心道这次估计碰到了两个有钱的土鳖,可以好好地宰一笔,从今以后过上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了,于是两人一边赌还在一边不停地往上抬价,意图将两只土鳖彻底玩儿死。

    那两人也是舍命陪君子,到最后各自都输掉了十几万,输得口袋里面没钱了都还不肯罢手。当然,遇到这种输红了眼的赌徒,赌场方面是相当喜欢的,因为他们如果还想继续赌的话,就可以从赌场借钱,当然,这种钱的利息那是相当相当高的,通俗一点地说,就是人们常说的高利贷。

    到那两人输光之后,他们问周光和田大飞还敢不敢赌,周光和田大飞当然是求之不得了,难得遇到有这么顺的时候,那还不趁机一鼓作气地把自己彻底变成有钱人啊?于是两人二话不说都答应愿意继续赌下去。

    那两人找来了赌场的老板,让老板分别借五十万给他们,在这种赌场,五十万虽然算不得小数目,但赌场方面还是可以答应的,只要你有高于这个价值的东西作为抵押,于是赌场老板很爽快地借给了那两人各自五十万。

    那两人钱到手之后对周光和田大飞说道,继续耗时间赌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不如大家就赌这一把,每个人出五十万,一局定输赢。头脑热的周光和田大飞基本上没有怎么犹豫就答应了,今天晚上的手气这么好,不要说五十万了,就算是一百万他们也敢赌,于是两人欣然同意。

    但是他们身边加上刚才赢的那两个人的钱也最多就二十来万,根本就不够人家开口的条件五十万,总不能白白地放过这次这么好的财机会吧,于是两个人也学起了那两个人的样子,每个人向赌场借了三十多万凑够了五十万本金。

    但是正如很多电视电影上面演的那样,最后一局他们两人毫无悬念地输了,不仅输掉了刚刚赢过来的十几万,还有他们自己带的几万块钱本金,这还不算,还各自欠下了赌场的三十多万。两个家伙当时就懵了,这可是三十万的巨款啊,他们就算不吃不喝地工作上班,也要好几年才挣得够啊,更何况人家赌场这是高利贷,不是说你能够还那点本金就够了的,光是每个月的利息他们那点微薄的工资都根本顶不住。两个人彻底地傻了。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更让周光和田大飞傻了,赌场的人把他们两人带到了一间办公室,因为他们刚才借钱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办理什么抵押手续,他们也拿不出什么东西来作为抵押,赌场肯爽快地借钱给他们,当时他们还以为是自己两人赢了一个晚上,赌场的人也对他们信心十足所以才没有要抵押呢。

    在那间办公室里面,两人亲眼看到赌场的老板对刚才和他们赌博的两只土鳖点头哈腰恭敬万分,亲耳听到赌场老板叫那两人其中一个叫副帮主、其中一个叫诸葛堂主,两人这才意识到,自己被人家给设计了。

    那两个跟他们赌博的人倒也没有拐弯抹角,开门见山地对他们两个说,其实呢,今天晚上的赌博就是一个局,就是要把你们俩蠢猪给骗进来的,为什么会选择你们这两头蠢猪呢,因为你们经常都在我这个赌场里面混,大家都对你们的情况很了解了,你们俩是开重载货车的,主要的线路就是在岐阳市和利源市之间跑,另外最关键的是你们俩蠢猪好赌,而且只要一赢钱就会忘乎所以。所以呢,今天晚上咱们就在这里设了这个局,等着你们钻进来了,结果果然你们就乖乖地钻进来了,这也怨不得别人,只能说,这也就叫做是一种缘分。

    至于设这个局的目的是什么呢,当然并不是为了赢你那么一点点钱的,咱们是正规的黑帮团伙,咱们有钱,咱们不缺钱,所以呢,你们刚才跟赌场借的那三十万就不用还了,只需要帮我们做一件事情,那么这笔钱就一笔勾销,不仅如此,事成之后我们还可以给你们每人十万块钱,让你们离开岐阳市去做点什么小生意什么的,带着家人安安乐乐地享受下半辈子幸福的生活。

    这一番话说出来之后,周光和田大飞这两个已经被逼得走投无路的赌徒心动了,当然也由不得他们不心动,因为他们根本就没得选择,就算明明知道是人家设的局又能怎么样呢?那么多人都看着,在牌桌上你毕竟是输了,而且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亲手向赌场借了三十万,这由不得你抵赖啊。更何况,人家都已经说了,人家就是黑帮,而且还是正规的黑帮,你能动得过人家吗?所以,两人唯一的选择就是按照他们所说的去做,说不一定还真能挣那十万块钱,从此以后自己做点小本买卖,过上幸福的生活呢。

    之后那个叫做诸葛堂主的人就向他们两个详细地交代了事情应该怎么做,时间、地点、需要撞的车的车牌号、怎样制造车祸等等仔细地对两人交代了一遍,而且还告诉他们,到时候自然会有第四部车会拦在车道上面不让目标车辆车。周光和田大飞早就有思想准备了,从被带进这间办公室人家跟他们说出事情的真相他们就知道要他们做的事情绝对不简单,不是杀人就是放火,但是为了还掉这欠下的三十万,也为了挣取他们许诺的十万,他们决定铤而走险。

    但是周光和田大飞两人担心警察会看出破绽,从而判断这不是一起车祸而是谋杀,诸葛堂主告诉他们,让他们根本不需要操心,他们会在其中打点好一切的,因为警方那边有他们的人,到时候只管按照预先说好的口供说就是了。

    于是,一起借刀杀人的谋杀案就这样敲定了,两个倒霉的赌徒就这么傻逼地充当了人家的杀人工具。而且,他们还深深的因为自己获得了这么一个可以还清债务和获得报酬的工作而沾沾自喜,甚至还为此而骄傲和自豪。

    制造车祸的过程相当的顺利,当时田大飞看到开着车子和他并排拦住后面那部目标车子不让他从车道车的正是那个地下赌场的老板,看赌场老板拦住了后面的车子,田大飞才猛然在主车道加,后面的车子一看立刻就跟了上来,这时候目标车子后面跟着的周光猛踩油门撞了上去,前面田大飞的车子也刹车减,于是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中间的那部BenZ s6oo被两部重型货车给挤成了一个铁饼,车子里面的人,当然也就被挤成了一个肉饼。

    车祸事故生之后,很快就有警察赶到了现场进行勘察,周光和田大飞按照原先与诸葛堂主的预谋,统一了口径,于是这么一场精心策划的谋杀案就成为了这么一起意外事故。当然,这其中警方在里面所起到的作用是决定性的,如果警方稍微还有那么个别的合格警察的话,这件案子肯定就不会以这种方式结案。但是,很遗憾,整个过程就没有任何一个警察合格了。当然,也有可能是被不合格。

    周光和田大飞最终没有承担刑事责任,只负责给予民事赔偿,当然,这民事赔偿的那笔钱也是那个赌场老板出的,而且警方考虑到种种因素,一般情况下,被害人家属是不可以和肇事司机见面的,就这样,两人逍遥法外。

    事情结束之后,赌场老板没有食言,给了他们每个人十万,并且安排他们离开岐阳市,到省城利源市去生活,于是两个人向原来的运输公司辞职,在赌场老板的安排下到了利源市,从此在这边安顿了下来。

    这么多年过去了,周光的夜排档生意搞得不错,田大飞也自己开了个汽配商店,生活过得有滋有味,本来两人都已经认为几年前的事情彻底成为了过眼云烟,再也不会有人会记起,可是没想到还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时隔七年之后,他们还要接受法律的审判。

    这就是周光交代的全部内容,从他的交代中辛屹现了另外那三个有价值的人,其中一个是副帮主、一个是诸葛堂主、还有一个是赌场老板,按照掌握的情况来分析的话,那个副帮主应该就是黑龙会的副帮主、任啸天的干儿子严正,而那个诸葛堂主应该就是黑龙会潜龙堂的堂主诸葛孔,但是那个赌场老板又是什么人呢?按照周光所说,那个赌场应该是在岐阳市,看来得等回岐阳市的时候再调查了,一定要先把那个赌场的老板找到,他应该能提供更多的证据。

    那边丁香大概也抽累了,扔下了皮带又坐回了床上一声不吭,辛屹看了一眼丁香说道:“丁姐,现在事情的经过基本上已经明朗了,你准备怎么做?”

    谁知道丁香却叹了一口气回答道:“能怎么做?我还能怎么做?无非也就是抽他们一顿出出气了,难道我还能杀掉他们吗?虽然我也很想杀掉他们替小伟报仇,可是如果我这么做,那不是跟他们一样变成了禽兽不如吗?更何况,他们还并不是这件事情的主谋,要报仇,我也要找主谋!”

    “你已经知道了到底谁才是事情的主谋了是吗?”辛屹问道。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而且我一直都知道!”丁香说道:“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我根本就报不了仇,你说得对,我这些年来是一直在暗中积聚能量,但是,还是太微乎其微了,根本不足以和庞大的黑龙会相抗衡,唉……”

    “丁姐,我说过我一定会帮你,这件事情,就让我来帮你吧。”辛屹说道。

    (45278941954)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