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欧独笑和谢丹琼无奈之下打了个欠条,人人都有一种无奈而又憋屈的感觉。莫天云也提起了笔,但觉得笔如千斤重,那几个字,是死活写不下去。

    真的还得起吗?怎么还?

    家族流动资金,几乎被自己抽取一空,八大产业,也被自己抵押出去了四个!莫氏家族虽然财雄势大,但这些年兄弟两人你闹我我闹你,也已经闹成了一个空架子了……“莫兄……”楚阳微笑道:“打个欠条而已,不过是五亿两千五百两罢了。难道说,莫兄你……哈哈……居然连这点钱也拿不出来么?”

    莫天云脸色铁青!

    若是平常,他拿出来还不会怎样,但是现在……刚刚输出去了二十多亿,压出去了四处产业,他再有钱也已经是囊空如洗了。

    傲邪云谢丹琼和欧独笑都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他,该!让你丫贪婪,居然想要独吞十亿!现在尝到报应了吧?

    “呵呵……楚兄,你看这……是否能多宽限……”莫天云咬了咬牙,低声下气的道。终于还是决定放下身段;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在小辫子抓在人家手里,不示弱……还能怎样?

    “莫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楚阳不悦的打断他,很是干脆的问:“你是不是没钱??”

    “的确是有些困难……”莫天云硬着头皮。

    “是啊,我也看得出来莫兄你肯定是有困难的!要不然,那十亿就不会全是借的!”楚阳冷笑一声,道:“可是莫兄,你觉得在咱们这些人之间,玩这一手空手套白狼的游戏,能玩的通么?我楚某超乎你预料之中的聪明,而你莫天云也不是傻逼笨蛋二百五吧?!”

    莫天云步步退让,楚阳却是步步紧逼!你退一步,我就进两步!态度嚣张,脸色鄙夷,眼神睥睨,无所不用其极!

    我逼死你!我气死你!我玩死你!

    想到莫轻舞在这厮手下受的气,楚阳心中感觉到阵阵快意。旁边的几大公子,也是纷纷觉得幸灾乐祸,过瘾之极!

    平常谁能将一位大世家的第一继承人逼到这般山穷水尽的狼狈地步?

    莫天云脸色一白,强忍怒火,忍气吞声的道:“只要楚兄肯宽限十天半月……莫某……无论如何也要凑齐了给你!”

    “哈哈哈……”楚阳仰天大笑,狠辣的道:“不管如何,你今日这欠条,是必须给我打上来!说了是三天,就一个时辰也不能拖!若是莫兄肯明言一句还不起,我也不强求……这里有的是证人,赌债命偿,江湖规矩!”

    他冷笑一声,眼中射出剑芒一般的锐利光芒,低沉地道:“莫兄,你看着办!”

    顾独行怀中抱着长剑,淡淡地道:“我可以帮助莫兄,保证你死得很痛快,没有半点痛苦。我的剑很快,这一点在中三天,应该没有人否认!”

    董无伤眼中发出嗜血的神光,道:“莫天云,我董无伤也可以成全于你!!我的刀在中三天可也是众所周知!”一边说着话,身上的战意已经在升腾,杀气在狂涌,一只手,也已经握住了刀柄。

    谢丹琼有些不忍,上前一步,道:“楚兄……”

    楚阳一转头,和蔼可亲的微笑道:“怎么?谢兄也想现在就还债么?没关系,若是谢兄现在能够拿得出来,楚某没有意见。”

    “额……不不不,没事没事。”谢丹琼尴尬的抹了一把汗,退了回去。我操,险些就被拖了进去。这个楚阎王现在可真像一个追债的阎王,只是一句话,居然就露出债主本色。妈的,惹不起我还躲不起……现在自己这方面四个人,但傲邪云已经是无债一身轻,再说傲邪云与莫天云从来都不对眼,是绝对不会帮助莫天云的。傲邪云不落井下石已经算是很有良心了……万一冲突起来,自己等于是与欧独笑、莫天云三人同时对上顾独行、董无伤、罗克敌、纪墨……再加上一个神鬼莫测的楚阎王!

    这简直是找死的行为!

    更不要说还欠着人家的……若是接着就动手,那么自己这骂名可就是一辈子背定了!

    他不动,欧独笑自然也是不动。欧独笑与莫天云更加没啥交情,哪里肯为了这家伙得罪自己的债主?

    罗克敌喝道:“莫天云,我说你他妈到底是还账啊还是干脆自杀了算了……你丫倒是快惺惺的说个话啊,大家都很忙;罗二爷我每刻钟都数十亿上下,我跟你耗得起嘛我……”

    纪墨扭过脸去,浑身一阵抽搐。妈的,每刻钟数十亿上下,罗克敌还真敢吹啊……看他这穷酸的小样,每刻钟数十个铜钱差不多。

    莫天云是真狼狈了。眼看着四方面四个人虎视眈眈的迈步上来,一副要将自己活拆了的样子。堂堂的莫氏家族大少爷,几曾受过如此羞辱?

    莫天云恨不得自己死了算了。太丢人了!太没脸了!

    心中也是暗恨:这个楚阎王怎么这么不给人留面子?人在江湖飘,哪有做事这么绝的?我莫天云再怎么说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他可不知道楚阳乃是故意要将他往死路上逼,逼得他越紧,他越难受,楚阳才越会觉得爽!又怎么肯……体谅他?

    莫天云脸色一阵白一阵青,来回变换,好几次就想暴吼一句:好!拼了就拼了!谁怕谁?!不就是一条命吗,你们要,拿去啊!

    可是想到万一动手的万劫不复的后果,和蔚公子插手之后的恐怖场面,终究还是不敢。

    想了良久,才终于一咬牙,道:“好!我给你打一个欠条!三天就三天!”

    “不错,这才是大家公子的气魄!这才是莫氏家族未来家主的豪迈!这才是莫天云莫大公子啊。”楚阳口气阴阳怪气皮里阳秋,尽情嘲讽:“莫兄真是能屈能伸,能软能硬,能粗能细,能进能退,能上能下,真是个人物啊。”

    罗克敌抱着肚子狂笑起来:“老大您说这话真是太形象了,我又想起了顾老二……”顾独行大怒飞起一脚,将这混蛋远远地跺了出去;身在半空罗二少就求饶了:“饶命……我说的是顾老二的老二……”

    纪墨和董无伤浑身抽抽了起来。

    傲邪云和谢丹琼欧独笑也是死死的抿住嘴,努力不让自己笑出来。堂堂的莫氏家族大少爷,被活生生的形容成了……那话儿?

    以莫天云的身份,居然被羞辱到这种地步,也算是中三天的一大奇闻了!

    莫天云埋头疾书,无尽的羞辱感冲进心里,胸口几乎气的爆炸;脸上几乎涨成了紫色,几乎要渗出血来,却是咬着牙一言不发。

    少顷,写完欠条,楚阳拿了过来,小心的吹了吹上面莫天云的印鉴的印油,满意的笑了笑,迎风抖了抖,小心翼翼的对折一下,放进怀中。

    然后温文尔雅的微笑道:“莫兄,提醒你,只有三天哦……”说着他啧啧两声,用一种足以能够气死人的轻浮口气说道:“不得不说,莫兄写的字还是写的不错的,可惜不值钱,要不光这几个字也能抵债了。”

    莫天云嘴唇颤抖了一下,死死看着楚阳,眼珠子几乎全红了,咬牙道:“三天就三天……难道我莫天云还能忘记了不成!”

    “不不不……我是说,莫兄你若是到了三天还不能兑现,到时候去找你要债的,可不是我楚阳,而是蔚公子啊。莫要忘记,他才是公证人!我不找他要,找谁要?”

    楚阳虚情假意的叹息一声:“若是蔚公子感到不舒服了不乐意了,做出点儿什么事,我楚某可是不负责任的。谁让他是公证人呢?”

    莫天云脸上顿时全无血色。

    “不过呢,万一莫兄若是真的还不上……我还有另一个解决办法啊。”楚阳淡淡的笑着。

    “什么办法?”莫天云猛的抬头。

    “听说莫氏家族……最近得到了一把绝世宝刀!”楚阳的笑容里似乎含着血腥,却是轻轻慢慢的道:“确切的时间,应该是……一年半之前?嗯?是有这回事吧?”

    莫天云猛的倒退三步,瞠目结舌的看着楚阳:“你……你怎么知道?”

    “呵呵,这个嘛,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只是提醒你;若是三天之内还不上,那么一个月之内,给我那柄刀,也是可以滴。”楚阳道:“我吃点亏,也就吃点亏吧。”

    三天是无论如何也来不及的,莫天云的所有希望,实际上就全在那把刀上了。

    在楚阳来说,的确是吃亏。因为那柄刀,只要有材料,他现在半天功夫就能打一把出来;而且不必花费半点银子。只不过这几天里听着莫轻舞每天做梦都在念叨:我的刀刀,我的刀刀……楚阳实在不忍心。知道那柄刀对莫轻舞来说,实在是有不同寻常的意义。

    更何况,楚阳的布局,又岂止是收回那柄刀而已?这是一个针对莫天云的阴毒的陷阱!

    莫天云咬着牙,一生之中从来没有感觉到如同这一刻这般沮丧,道:“可是那柄刀……乃是我莫氏家族传家之宝……”

    楚阳意味深长的一笑:“传家之宝?哈哈哈,传家之宝?哈哈哈……”口气轻飘飘的嘲讽之极。

    莫天云面红耳赤,喝道:“你笑什么?”

    楚阳脸色一变,森冷的道:“我不管是不是传家之宝;你只有四个选择:一、三天之内,给我五亿两千五百万两!二、这笔钱三天翻一番,利滚利;最多滚一个月!三、我要那把刀!四、用你人头抵债!”

    …………

    (未完待续)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