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想起今天的遭遇,第五轻柔心中有些叹息。

    早已知道这些人目光短浅、非是上佳的合作对象;但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些人目光短浅竟会至此。就只是因为自己家族遭殃得晚了,居然就盘算要对自己翻脸?

    他们自己倒霉了,别人家里不倒霉居然还不行……这还是因为他们实力大损,若是仍如往昔之时,估计就直接以假定“通敌”的罪名把自己拿下了!

    再想想自己家族遭遇攻击、损失惨重的消息传到的那时候,那几个人齐齐松了一口气的情况,以及接下来对自己的劝慰,第五轻柔情不自禁的就有些心头发冷,或者说是心寒。

    走过一片偏僻的所在,第五轻柔本能地感觉到危机临身,一阵熟悉的压力涌上心头,停步转身,轻声道:“是你?”

    便在这时,面前人影一闪,一道黑色人影出现在第五轻柔面前:“第五兄,别来无恙。”

    第五轻柔抬头一看,不由一笑:“楚兄。我便知道你要来。”

    来人自然是楚阳,楚阎王。

    “与君一谈,如何?”

    “我也正有此意,甚好。”

    两人脸色和善,并肩疾行;一直以来,这两人在绝大多数的时间里都是生死大仇,势不两立,然而这两个生死大仇却在今日并肩行走,竟是显得难以言喻的融洽。

    都有些心事重重。

    都有些惺惺相惜。

    ……整个天下的杀戮还在持续之中。

    楚阳与第五轻柔一路疾行,尽可能的避开他人,如风一般向北狂掠。第五轻柔的武力虽然不入当世绝品之列,单纯狂奔却还是可以的,而且,楚阳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带着他追风掣电一般的狂奔了出去。

    迎面而来的人甚至就只感觉到一阵风过,看不到任何影子,两个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远方——一片片的山峦大地,被这疾驰的两人远远地抛在了身后。

    前方水声如雷。

    面前的正是九重天大陆第一大江,祖魂江!

    祖魂江,祖魂江,千秋万载尔为王!哺育生灵古至今;连接人间与天上。

    故老相传,祖魂江没有源头,或者说,从来就没有人能够找到祖魂江的源头所在之地;就是这浩浩荡荡的江水,从古到今,润泽着九重天大地。

    祖魂江从来没有发生过水患。

    江面上,最窄的地方,也有超过百丈之阔,激流奔泻,声势惊天动地!

    “祖魂江到了。”楚阳一声叹息,与第五轻柔两人犹如流星划过天际一般落到了江岸上一块突出的大石头上。

    只见下方浊浪滔天,江流自西而来,滚滚东流。

    若是普通人,就算只是站在这里看一眼,也要头晕目眩,胆量稍小一点,没准就能吓出个好歹。

    “祖魂江,如今浑浊了。”第五轻柔深深注目下方江水,不由喟叹一声。

    “这话有误。”楚阳轻轻道:“不是祖魂江自己浑浊了,而是有人让祖魂江浑浊了。一则天灾,一则人祸,却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便在这时,江水突兀地再次激起一道浪花,水流汹涌地喷起了有数十丈之高,水花就如同一个大屏幕,在空中阳光下折射出瑰丽的光彩,竟是耀目已极。

    “这是?!……”第五轻柔眼中却闪出骇然到极点的神色。

    他分明看到,这滔滔的江水之中,竟然有伴随着极浓郁的血色,之前在江中还不怎么察觉,但这一旦激起来,其中的淡淡血红就此显露无疑,错非血红瑰丽,如何耀目。

    “是的,是血,就是血。”楚阳眼中露出沉痛:“这条名传千古的祖魂江,九重天之下的生命源泉,如今已经变成了一条血河,被鲜血染红的河。”

    “鲜血之河!”

    楚阳加重了口气再度说道。

    即便以第五轻柔的沉稳心性,竟而已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我更可确认,方圆千里,并没有大规模人员的死亡。”楚阳苦笑着。

    第五轻柔眼中有骇然,楚阳话语中隐藏的含义太惊人了——足以令绝大多数人毛骨悚然,若然方圆千里之内没有大规模人员死亡——那也就是说,现在江中的血色,其实是从千里之外而来!

    经过了上千里路程水流变化之后,居然还能呈现出如此的血色。

    那么,上游究竟死了多少人?

    才能达到到现在这种状况呢!?

    两人凝神注目望着滚滚江水,只见不长工夫,上方有许多一块块的东西顺流而下,有的在中途就到了江边,旋转着被江边草丛水洼留住,有的飘着飘着就落进了漩涡,卷进了江底。

    但还有很多就那么一路飘了下来。

    那是一些残缺的尸体,又或者说是尸体的碎块。有的断手断脚,有的没了头颅,有的腹腔一个大洞,已经开始腐烂,又或者是只有断手断脚、断肢、断头,早已被水泡得浮肿了……极目望去,上游河面密密麻麻的如同泡沫一般的往下飘。

    楚阳与第五轻柔眼睛都有些发直,竟能让当世两大豪雄失神的场景究竟该如何的震撼呢?!

    答案就在眼前!

    “第五兄,在找你之前,其实我来过一次了,那时,江水上已经是如此了;然后转回去找你,此刻再来,这里还是如此。而且还更多了一些。”

    第五轻柔脸色愈发的苍白起来。

    楚阳深深叹气。

    在发现了这次大屠杀之后,他第一时间就从客栈里冲出去,去找法尊,要制止他的行动。

    因为这样的屠杀,实在是太残忍!太残忍了!

    但,他只在一片树林之中有找到了法尊等执法者驻扎的痕迹,以及,一些天魔存在的些微气息;比较大的收获,则是一个奇形怪状的头颅在一棵树上挂着。

    楚阳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天魔的头颅。

    再无疑问!

    之前重伤的天魔如今已经死在法尊的手中。

    连脑袋都被挂在了树上!

    法尊应该是先杀了天魔,接着又下了这个屠戮人间的残酷命令,然后就率人离开了这里,再也不知所踪了。

    之后,楚阳等人一路沿途寻找,神识极限的放出四下探测,却始终是一无所获。

    法尊和他麾下的执法者高层人员,仿佛全无声息一般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之上。但,各地执法者却因为法尊的绝杀之令而处于疯狂的屠杀之中。

    命令并没有解除,依然在坚决的贯彻执行之中。

    面对这样的情况,所有人都是无计可施。即便多智如莫天机,也只能一筹莫展,你纵然有千条妙计,我只秉承一定之规,执法者就只会执行法尊的命令,对别人的命令、劝戒、告慰、拜托,一概的不予理会。

    而且若是有人劝阻,有人劝解,一律同罪处置……只要法尊不露面,这种情况就会持续下去!

    除非杀了他们,但,你又能杀几个?你能杀十个,一百个,一千个,甚至是一万个,但还有更多的执法者站出来,整个天下的执法者都疯了,实在是杀不胜杀……你能杀得了这边,杀得了那边,但整个天下都在动乱,你杀得完么?

    “天魔劫世,末日将临!”第五轻柔嘴唇竟在哆嗦。

    第五轻柔从来也不会失去信心,但是今次,今日的状况令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失去了信心!

    只是在这不长的时间里,从上游漂下来的残缺尸体、残肢断体,已经成千上万;这还不算是中途沉没的,也不算已经停留的,但只计算完全靠着运气随波逐流下来的,就已经有这么多了。

    那么,到底死了多少人?到现在已经死了多少人?

    那是连想也都不敢想的一个庞大数字,或许是一笔天文数字也说不定。

    在此之后,还会死多少人,最终到底会有多少人因这长浩劫而牺牲呢?!

    绝对是想一下都要毛骨悚然的惊人数字!

    “这些尸体,我曾经研究过其中一部分,所有的尸体上,都有练过武的痕迹。而且,很多尸体虽然早已死透了,但身上残留下来的些须圣级精元,还没有完全消失……”

    楚阳说道:“所以可以断定,这些死人,全部都是江湖中人,都是武者,而且其中圣级以上的高手,不在少数。”

    “其中有一些挂着残破的衣服的,依然能看出来这些人生前的归属。大部分,都是九大家族中人,至于其他的,则全都是执法者。”

    楚阳道:“现在,整个天下的执法者已经于天下江湖展开了大战,似乎是约定俗成,只要有尸体,就抛进了大江之中……”

    “这条江,现在已经被‘人’改了名字,叫做‘血河’了!据天机猜测评估,到目前为止,单只是抛尸在这江中的江湖人,至少已经超过十万之数了!”

    “超过十万之数的武者全都葬身于此江之中,还单就目前而言?!”第五轻柔长长的吸气,一时间,只感觉到满心的震撼,一生之中似乎没有如今天这般,一连串的震撼接踵而来。

    只是这条江里,就已经超过十万高手,那么,没有靠近江边的……又有多少?

    (未完待续)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