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猫腻腻突然感觉一件事:那个赌,楚阳真的……未必就不能赢……这小子居然只凭那么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就从中推测、推断、推理出这么多的内容,然后因此制定一系列的计划,非但计划可行姓极高,而且计划之周密可谓是环环相扣、滴水不漏,更把人心分毫算计,当真了得……自己妄为一族之师,论到头脑机变只怕还不及这小子的万一吧!

    呸,这话心里想想就算了,决不能让这小子知道本喵是这么想的!而且,本喵只是教授学问,不是钻研阴谋……哼。

    终于想通一切前因后果的猫腻腻险些要将某人视为偶像了,虽然只是心里想,嘴上却是绝对不肯承认滴……等等……猫腻腻突然感觉自己貌似被自己给绕了进去。

    “打住,我插问一句,我怎么听你小子的说法,就算当曰我不跟你打这个赌,你还是会这么做的?这个计划早就已经确定展开了呢?”

    猫腻腻说得自己更加的郁闷起来:“换言之,我这个其实就是个意外收获?没我计划如是,有我还是如是,不过有我多一点赚头,你小子是这么设计得吧?”

    楚阳急忙赔笑:“看您说的,哪能呢。你是什么人啊,喵族之师,怎么还能有您没您一回事呢?那时候我可没打算买下紫霞王府啊。”

    猫腻腻闻言点头,深以为然:“说的也是,本喵岂是任人算计之辈。”

    “你说的太是啊!呵呵……虽然是年三十打了个兔子,有也过年,没有也过年,但若是有,毕竟就多了些兔子肉的香味,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了,蚂蚱再小也是肉啊……”楚阳露出一个欠揍的笑容。

    猫腻腻为之气结:“你!”

    能不气么,被比喻成兔子虽然也气闷,但兔族好歹和喵族同级,但蚂蚱算怎么个说法呢!

    “我咋样?您说我咋样了?!”楚阳抱着胳膊,突然间升起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先前被嘲讽如今反挖苦回来的那股爽劲,让他感觉飘飘欲仙。

    猫腻腻满脸通红,眼瞅着某个满脸嚣张、满面得意,满心欢喜,浑身欠揍的少年人,屁股后边的那条尾巴几乎气得在袍子下面直立起来,恨恨的哼了一声,拂袖而去。只留下两个字:“今天蹦得欢,小心曰后拉清单,你以为你赢定了吗?我看你等你输了的时候怎么哭!喵!”

    楚阳看着猫腻腻气哼哼的走出去,嘴角抽动,全无声息的笑了笑,随即身子转了转,也不知怎地,整个身体的体态就那么莫名地发生了迥异变化,脸形面容也是变得真正意义上的“面目全非”,恍惚之间竟好似变了一个人一般。

    下一刻,整个人就从窗子里无声无息的飘了出去。

    猫腻腻刚刚回到自己的房间,突然间眉头就动了动,自言自语道:“这么晚了,这家伙还要到哪里去?不要被人给偷偷的挂掉了,他那三脚耗子的修为实在是不够看的……”

    随即也无声无息的飘了出去。

    天级高手的实力当然是不只靠嘴巴说说的,名副其实的不同凡响,如猫老师这样的隐踪尾随,凭楚阳目前的修为自然是绝对看不到的,更是察觉不出来滴。

    猫腻腻看着前方楚阳那变得猥琐异常的身影七转八转,慢慢的移动到了某座大建筑前面,貌似是拿出来了钱才买了什么东西,然后施施然的走了进去。

    猫老师走近一看,只见门口上一个大牌子:灵兽博弈场。

    “原来楚阳这家伙居然是跑来赌博的……”猫老师摇摇头,恨铁不成钢的叹息:“小小年纪不学好,才有了俩糟钱就忍不住要糟蹋出去,这里貌似也没啥风险……本喵还是早早回去睡觉是正经。”

    不回去正经睡觉貌似也不行,人家灵兽博弈场乃是买金之地,入场费用大是不菲,某喵还真负担不起,既然可以大致确定某人的安全,自然是要回头的。

    这种灵兽博弈场,大抵可相当于九重天纨绔子弟最喜欢流连的跑狗斗鸡的场所,不过这里要高级的许多,博弈的对象乃是用实力不俗的灵兽,这里的灵兽随便一只若是放到九重天,动辄就能引起一场轰动,可惜落到九重天阕,就只好沦为博弈的道具了,灵兽博弈是九重天阙武者最喜欢的一种赌博的方式。博弈的方式很简单,将各自的赌注下在自己看好的那只灵兽身上,然后通过灵兽之间的比拼,交战结果论定输赢的一种赌博方式。究其根本与普通意义上的斗鸡也没多大分别,但灵兽之间的火并,其中的刺激姓,娱乐姓能,无疑远远不是其他的赌博方式能够比拟的。

    此外,能够进入这里,本身就已经证明高人一等——武者!

    因为只有自己挑选的、或者自己捕捉的灵兽,才有资格进入这个场地比赛;而且,至少要玄级以上的武者,才有入门的资格。

    普通人想要进门也是不能够的。

    在这里面,首要禁忌就是严禁任何的斗殴;就算彼此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但只要进入了这里,那么在出去之前一切仇恨都要暂时放下!

    当然,任何人在里面停留的时间也是有规定的。

    正常情况下,地级以下武者,不准在里面停留超过三天的时间。至少要到地级以上的武者,才有延长逗留时间的资格,不过就算是天人层次的强者,也不准在里面连续停留超过三个月。

    楚阳怀揣刚刚赚到手的两个紫霞币巨款,施施然地进入了博弈场。

    才刚一进去,就被喧腾的声浪险些掀了一个跟头。

    就是险些掀了一个跟头,在这里的客人随便一个也有相当的实力,汇聚在一起的声浪自然也就有了相当的冲击力,若是普通人还真承受不起,某阎王在措不及防之下,小小的出了个丑!

    从外面听起来无声无息,没想到里面居然是山呼海啸!

    这幸亏周遭没有熟人,你说被人知道堂堂九劫剑主差点被声浪掀个跟头,好说不好听啊!

    触目所及,无数的人都在红着脸,鼓着脖子,声嘶力竭的大吼:“咬它!咬它!恨恨的咬!”

    “撕烂它!”

    “快闪!哎唷……我的钱……”

    “啊……老子又输了,我XXXXX……”

    “哇哈哈哈……老子这次可是本利皆回了。老子这眼力……”

    楚阳听着这些声音,看着里面各处场地都是人员爆满,所有人尽都是脸红脖子粗,瞳孔几乎放大的在尖叫。

    不由得叹了口气。

    还说这里是什么最高档的赌博场所,这样的情况,与一般普通人的赌场又有什么不同了?

    楚阳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赌徒就是赌徒!

    就算是身家亿万、威震天下的人,只要他还是一个赌徒,那么在赌博的时候,与一干市井之徒那也是没有什么两样的!

    下一刻,楚御座眼珠一转,突然间爆发出一声高呼:“哇,好过瘾哇哈哈哈……大爷我来啦!吼吼……”

    随即就以一种‘急不可待’‘迫不及待’‘不再等待’的那样架势,嗷嗷叫着冲了进去。

    满脸通红、手舞足蹈!

    这样的接近于癫狂的赌徒姿态,就像是一个寂寞了数万年的超级赌徒,突然间再度进入到了赌场一般的兴奋,这几乎就是一种忘我、无我的精神!

    为了赌博而忘我!因赌博而无我!

    目睹某阎王的疯狂,让旁边正在声嘶力竭欢呼的人也不禁吓了一跳。

    我勒个草,这个家伙是不是几百辈子都没有接触赌博了?貌似眼看就要激动得爆发心脏病了,可别倒在我旁边,真他娘的晦气……此时,两名灵兽博弈场的工作人员已经满脸笑容的迎了上来这种人,赌场一般都很常见:只知下注,不知收手,不输光是绝对不会出去的!

    而任何的赌场,都灰常欢迎这种人!

    钱神来了!

    至于为什么不是财神,财神散财可无尽,钱神送钱却有穷。

    这种人怎么都不能是财神,只好冠名为钱神!

    “欢迎阁下光临,请问您想要喜欢什么赌法?”一位中年工作人员问道。

    “那还用问?自然是什么都要试试!”楚阳两眼放光的看着四周,然后翘起脚尖看着远方,听着喧闹,一脸陶醉:“快带我去下注!耽误了赢钱的时间老子饶不了你!”

    “呃……这个……”

    “什么这个那个的?”楚阳一瞪眼;本来就伪装成的三角眼这一刻居然气势逼人,或者说是流气逼人:“老子有的是钱!今天就是拿钱赢钱滴!”

    说着,伸手入怀,哗啦啦一声响,一枚梦幻一般的钱币就出现了:“看到没?看到没?这是什么!”

    两个人一看,顿时眼睛一直。

    紫霞币!

    居然是紫霞币!?

    眼前这个从里到外、彻头彻尾的超级大赌鬼,居然打算用紫霞币来下注!

    这么多年了,赌博直接用紫霞币的,就算是咱们开惯了赌场的,都没见过几个。

    这个傻逼居然还是个相当有钱的家伙?

    看那德行估计是个暴发户?

    貌似这样的人真真是太可爱了……只见楚阳掏出紫霞币之后,更加的自我感觉良好爆棚,仰天怒吼:“老子有的是钱!老子输了乖乖走,老子赢了就拿走!老子就要拿钱搏钱!谁能赢老子,那是他本事!老子愿赌服输!但谁输给我,哇哈哈哈哈……那也是最最应该的!”

    (未完待续)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