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啊?我知道?认识?还很熟悉?当局者迷?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呢?你到底啥意思!”某猫真的被楚阎王给兜糊涂了!

    “我都这么说了,你咋还没听明白吗?我的强力后援就是您啊,猫兄。”楚阳仍是满脸的郑重其事,语气却充满了理所当然的说道:“咱俩一见如故,有饭一起吃,有钱一道花,生死与共,风雨同舟,我惹了事,您不替我扛……谁替我扛?你说是不是这道理呢?”

    “我?”猫腻腻傻了眼的指着自己鼻子。

    “当然是您了,您可是我的大依仗啊,我就问您,要是有人要杀我,您会帮我吗?”楚阳貌似很随意的问道。

    “当然要帮你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还是我兄弟!见你有危险却不帮手,那我成啥人了?!”猫腻腻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在大是大非面前,某猫的立场还是很坚定的!

    “那要是一群人来杀我,还是高手,而且势力很大,您会帮我吗?”楚阳还是很随意的问道。

    “肯定是要帮的,就算拼上这条命也要保你周全!”猫腻腻还是毫不犹豫的回答到,朋友情谊,知己交心,纵然陪上姓命又如何?!

    “若是整个江湖的人都要杀我,你会帮我吗?”楚阳眼睛里露出一丝狡黠。

    “当然!”猫腻腻感到受了轻视,有些恼怒:“你是在怀疑我么?!”

    “这不就是了,猫兄,您可是堂堂的天级高手啊!整个江湖您都能帮我扛,眼前这点小事,区区一个李家,还不是您一个屁就能轰平了?相信只要你咳嗽几声,还不即时风平浪静?!”

    楚阳拍拍他的肩膀:“现在,正是展现你天级高手强大实力的时候。小弟我就偷个懒,先睡觉了,猫兄你请自便。若是有敌来犯,猫兄不必给我面子,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说罢就施施然地往房中走去,一边走,一路伸着懒腰吩咐:“哎,这一晚上可是累死我了,先是脑力再是体力,折腾得够戗啊……嗯,王刀,你去后院休息,那里一排房间呢,自己随便选一个房间休息吧,好好睡一觉,把精神给我养好,明天再让我看见你一脸的衰相,小心我修理你。”

    “是!”王刀赶紧答应。

    “在我手下,流血流汗掉脑袋都可以,唯独不准流泪,不准愁眉苦脸!”

    说着话,吩咐着,楚阳懒洋洋地进入了自己房间,“砰”,门关上了。

    猫腻腻兀自在目瞪口呆的站在门口。

    一时间,猫老师的小脑袋真正有些不会拐弯。

    怎么回事呢!?

    怎么两句话的功夫,这档子怎么就全变成了我的事儿了?他反倒啥也不管了?成了甩手掌柜?虽然说他要有麻烦,我肯定是要帮忙的,可是……可是现在的情况怎么好象有点不对劲吧?

    “哎……不是这事儿。”猫腻腻想了足足半晌,终于算是回过神,心急火燎的就向着楚阳房中跑去:“这事不能这么干哪……貌似得从长计议啊……”

    “呼噜噜……”里面不断响起源自楚阳的嘹亮鼾声,门被反锁了。

    “我喵你!”猫腻腻瞬间崩溃,他实在不好意思破门而入。

    你这个混蛋,你他喵地惹下如此一个烂摊子,盘算的居然是要自己给他收拾残局的主意?

    一时间猫腻腻真心的欲哭无泪。

    另一边,正处极度虚弱状态的言如山,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嘴角却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有意思,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虚弱归虚弱,人家的神识感应可是没有因为受伤而稍减,方圆数十里,甚至整个紫霞城之内的一切动静,只要是他想知道,都不会逃过他的感应,这个小家伙,绝对不是那种冲动鲁莽的人,但却在光天化曰之下,众目睽睽之际,大开了一次杀戒。

    所行之事,固然是替天行道,固然是行侠仗义,固然是大快人心……但,却应该还有别的用意吧?!

    如果只是单纯想杀人的话其实可以很简单。只要当时一躲,随即迅速离开,即使李家护卫心有不甘,也无可奈何。事后,以楚阳的实力修为,完全可以全无声息地潜入李家,斩杀李明月于不知不觉之中。

    那样做就可以确保完全没有任何后患。

    但楚阳却选择了大张旗鼓的动手,这样动手,或者是快意恩仇了,却将伴随许多麻烦到来,智者不为。

    而言如山与楚阳相处虽暂,却早已肯定这个年纪不大的少年人就头脑而言,绝对不会逊色于当世绝大多数的所谓“智者”。

    所以若说这样做一点特别的用意都没有,言如山是绝对不会相信。甚至,言如山几乎能断定:这家伙的后手,所谓的倚仗,绝对不是只是那只天级的猫而已。

    虽然这件事那只猫也有足够的能力处理……这是纯粹为了闹事而杀人,并非一时之气!言如山下了判断。但是,他究竟要闹什么事?为什么闹事?

    ……房中,楚阳心中响起虎哥的声音:“你到底打算怎么办?要不要虎哥帮你一个忙?这点小事对虎哥来说不算什么!”

    楚阳斜着眼看着怀中巴掌大小的虎哥:“您要帮忙?具体怎么做呢?”

    “那还不简单,我去把那家人全吞了也就结束了这次事件的纷争了……”虎哥嘿嘿一笑:“虽然我并不喜欢吃人,但那家人却实在不能算人……我把他们给吞了,而你则去霸占他们的家产,咱俩分工明确,不好么?”

    楚阳一阵无语地看着眼前这位身形娇小,小巧玲珑,可爱可萌的凶残歹徒,道:“这个方法还是暂时搁置,容后再议。暂时还不到他们消失的时候,若有必要,我会出声的。”

    虎哥翻翻白眼,很是惬意的翻了个身,把白白的肚皮翻过来,道:“好的,啥时候需要了,千万不要客气,一定要记得出声。虎哥我的肚皮可是能装千军万马滴。”

    楚阳默然。

    ……李明月被虐杀。

    这会的李家完完全全的翻了天!

    嗯,或者应该说,整个紫霞城都翻了天。

    城主府。

    “砰!”四方面孔的城主大人勃然暴怒:“来人!”

    “在!”

    “立即将那个楚阳给我捉获归案!在我紫霞城犯下如此凶案,行凶手段还如此之凶残,岂能放过!”

    “是!”

    侍卫得令即时迅速出去。城主大人却又皱着眉头踱起了步子,脸上一片阴沉:“这个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该死家伙!眼下这个三家鼎立的局面可是我花费了无数功夫才建立起来的微妙平衡……要不然,区区一个李家岂不早就被我给灭了?这个该死的家伙一来居然就引起了这样的轩然大波……而且还一副想要将事态搞大搞复杂的架势,若不遏制,这紫霞城就要变天了……”

    正在沉思。

    一个温婉的声音说道:“夫君,听说这个楚阳乃是男人堂的神医?”

    城主大人顿时变得很狼狈:“呃,夫人,这一点还真不明白……”

    一个风华绰约的妇人从后堂走出来,面如芙蓉身如柳,来到城主大人身前:“嗯,贱妾可是听说……这位楚神医专治寡人有疾……”

    城主夫人的声音之中,分明有着深深的幽怨。

    “咳咳咳……”城主大人满头大汗,脸色窘迫。

    便在这时……“启禀城主大人,外面有人求见。”外面禀报。

    “不见!”正感到面目无光连腰也直不起来的城主大人正值光火,一口回绝。

    “是……只是……”外面的人有些吞吞吐吐:“他呈上的拜帖,乃是江东华家的拜帖。”

    “江东华家?”城主大人一怔,道:“让他进来。嗯,不,让他去书房,还是我亲自去接待吧……”

    急匆匆而去。一边走一边抹冷汗;面对夫人,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啊。哎,这个男人哪,某方面不行真的是挺不直腰板啊……一路走,感到身后夫人的目光幽怨的射在自己背上,城主大人的脚步越发的快了,逃命一般狂奔而出,额头上又渗出了冷汗……这曰子真是没法过了…………金家。

    “李家二公子李明月被男人堂的坐堂医生楚大夫给杀了?”李家家主皱着眉头,吩咐说道:“密切注意事态发展,咱们暂且按兵不动。智囊团全员召回,随时议事;情报组注意后续事态发展,任何一丝一毫的异常,任何丝丝缕缕的消息,都不要放过!”

    “是!”

    “以最短的时间,要最准确情报。另外,即时彻查有关男人堂楚大夫的来历,不要放过任何一点细小的蛛丝马迹。”

    “是!”

    另一边。

    吴家方面的人也发布了类似的命令。

    这两家显然都作了坐山观虎斗的打算。

    而李家这边却显然已经完全疯狂了。

    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真的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敢这样正面招惹李家了。更何况这一次死的还是李家嫡系二公子!

    甚至,人几乎就是死在了自己家的大门口之前。

    “来人!将那个什么王八蛋大夫给我绑回来!我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李家家主的怒吼震撼了整个大院子,所有人都有些脸色苍白。

    家主多少年没有这么发火了?

    (未完待续)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