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天地宗与剑宗之间的传送阵已经布置妥当,此时,皇甫千钧亦在天地宗之中,看到方逸传递过来的讯息,有些哭笑不得,问元剑一道:“长老可曾听过钟离无双?”

    “那位元婴之下第一人?”元剑一闻言愣了一下,说道:“传闻,此人一身剑术超凡入圣,若有机会踏足元婴,本座亦有心与其切磋一番。”

    “怕是没那么好切磋了。”皇甫千钧苦笑道:“师叔祖传来消息,他与钟离无双一战,引动了体内醉剑仙祖师的意念,已经被祖师收为门下弟子。”

    “什么……”元剑一明显一愣,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精彩:“那岂不是说,我们又多一位师叔祖?”

    剑宗中人,虽极重辈分传承,但这师叔祖多起来,也会觉得别扭。

    “还好,目前只是记名弟子,不入辈分。”皇甫千钧道:“钟离无双会在近日携南无岛弟子加入天地宗,明知道了得罪了常乐山,还肯义无反顾加入进来,说明这钟离无双亦是性情中人。”

    “有他加入,对于天地宗也是好事,这件事情传出去,那些想打天地宗主意的宗门也会少很多。”元剑一点了点头,说道:“不过你与龙宗主商量好,我们对钟离无双毕竟没有太多了解,最好能令他在加入天地宗时立下心誓。”

    “这是自然。”皇甫千钧道:“师叔祖那边什么情况?”

    “还是没有捏碎我给他的玉符,具体情况本座也不清楚。”说道方逸,元剑一亦是皱眉,不知道方逸那边现在的情况如何。

    仅仅两日后,钟离无双便带了二十三位弟子来到了天地宗,坐在正首位的龙旺达虽然仅有金丹初期修为,但毕竟是天地宗宗主,钟离无双拱手见礼:“钟离无双见过龙宗主,此番前来,有意携门下弟子投靠天地宗,还望宗主收容。”

    虽然方逸已经打过招呼,但钟离无双毕竟没有见过天地宗其他人,该有的礼数不能少。

    “钟离道友愿加入,是我天地宗之幸。”

    龙旺达走下宗主座位,起身相迎:“只不过天地宗有天地宗的规矩,想必本宗方长老已经与钟离道友提过,天地宗招收弟子,首重心性,钟离道友门下二十三位弟子,怕是还要经受一番考验。”

    “自然要遵从门规行事。”钟离无双亦点头:“可惜钟离修为不合,否则也该考验一番。”

    方逸布下的幻阵,最多也就可以影响半步金丹修者,对于钟离无双这种人物,却是半点作用都没有。

    “不过……”钟离无双郑重道:“钟离无双以心魔起誓,此番加入天地宗,日后必与天地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天地宗最近在连云海域闹的沸沸扬扬,是以钟离无双没废什么心思便得到了不少关于天地宗的情报,翻阅一些情报之后,便能看出,天地宗皆是一群性情中人,再加上与剑宗的关系,想来整个宗门的品性亦不会有什么问题,这才甘愿立下心誓加入其中。

    “哈哈,钟离道友客气了。”龙旺达还想着怎么开口,却不料钟离无双主动立下心誓,打消了顾虑,当即伸手相请:“来来来,我来为钟离道友介绍一下。”

    天地宗的高层,除了方逸全部都在,钟离无双一一见过,紧接着,便是剑宗宗主皇甫千钧与太上长老元剑一,因为钟离无双的身份,这两人亦在大殿之中。

    钟离无双却是有些震惊,怎么也想不到,剑宗宗主和太上长老竟然全部都在天地宗坐镇,这天地宗和剑宗到底是什么关系?

    可这时候不便多想,也只能一一见过,但是却见皇甫千钧与元剑一看向他的眼神有些古怪。

    全部见过之后,龙旺达问道:“两日前,钟离道友与方逸一战,事后可知方逸去了哪里?”

    自从方逸传来钟离无双的消息后,已经两天时间没有消息传来,龙旺达等人皆是有些担心,毕竟方逸这次可是被一位元婴修者惦记上了。

    “我与师兄一战的地方,听常丰所言,叫做星罗群岛,不过需要特殊方法才能进入。”钟离无双道:“那一战之后,师兄便进入星罗群岛追杀常丰去了。”

    “那一战,你与方逸谁胜谁负?”小魔王却是关心起胜负来,眼前这位,毕竟号称元婴之下第一人。

    “是我败了。”钟离无双坦然道:“师兄渡过金丹大劫,我不是对手。”

    “什么,方逸渡劫了?”众人皆是一愣,随即也意识到了,这位钟离无双怕是不负其名,否则方逸不会仓促间渡劫。

    “这些都不要重。”元剑一突然开口道:“问题是,已经过去了两天,方逸为何还未回来。”

    钟离无双沉默了片刻:“这件事情,师兄怕是中了常乐山的圈套。”

    事关方逸安危,钟离无双便将常乐山找到他,让他暗中保护常丰之事说了出来。

    “这件事情我们早就想过,也做了万全的准备。”元剑一道:“钟离无双,你可还记得开启星罗群岛的方法?”

    钟离无双毕竟还未拜师,就算拜师,初期也只是记名弟子,不入辈分,元剑一也没有太客气。

    “回前辈,钟离只记得,似乎是以自身飞行轨迹在空中画出一座阵法,至于细节,却是没有在意。”

    钟离无双当时与方逸激战正酣,对于星罗群岛也没有什么兴趣,因此也并未在意常丰在空中飞行的折返轨迹。

    “希望事情还没有超出我们的计划。”

    龙旺达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两天时间,以方逸的速度怎么都应该回来了,除非是遇上了麻烦,如今方逸渡过金丹大劫,连号称元婴之下第一人的钟离无双都自愧不如,若真是遇到了麻烦,恐怕就是真的对上了常乐山。

    可若是对上常乐山,方逸也应该是立即捏碎玉符,让元剑一撕裂空间将其带回到天地宗之中,或许是星罗群岛之中有什么古怪,暂时困在了其中。

    再怎么猜测也没用,众人只能寄希望于方逸能一如既往逢凶化吉。

    钟离无双带来的二十三名弟子经过考验,又淘汰出去七位,虽说未经过幻境考验,但毕竟也跟随在钟离无双身边多年,钟离无双亦宽慰几人,让他们不要因此而懈怠,并严明,将南无岛留给他们打理。

    刻意宣扬下,钟离无双加入天地宗的消息迅速传播,几乎每一座大型宗门岛屿全都收到了消息。

    对于这位元婴之下第一位,诸多大型宗门岛屿还是颇为忌惮,先是剑宗,后又有钟离无双,天地宗大势已成,三大圣地不出面,怕是没人能撼动天地宗的地位了。

    ----

    方逸缓缓睁开眼睛,一座拱形房顶映入眼帘,此刻自己正平躺着。

    “你醒了?”旁边一个清脆稚嫩的女童声音,见方逸睁开双眼醒来,声音中带着高兴,向门外喊道:“爷爷,叔叔醒了。”

    “来喽。”门外,一个老者的声音传来,随后方逸便听到脚步声,一位如农夫打扮的老者进到屋中,坐到方逸的床边,乐呵呵道:“小友,你醒了?”

    方逸动了动身躯,伤势已无大碍,坐了起来,环顾四周,一间简单朴素的小屋,除了土炕和一些生活必备品之外,再没有多余的东西。

    身旁一老一小,老的一身老农打扮,给人的感觉便是淳朴慈祥,老农身旁的小女儿看上去约么七八岁的样子,一身红裙,扎着马尾辫,大眼睛乌黑滚圆,皮肤白里透红,似乎画中的娃娃般。

    “是你们救了我?”方逸识海之中最后的印象,便是看到常乐山元婴离体,一剑轰中自己,之后便失去了知觉。

    “呵呵,谈不上救。”

    老农依旧一副乐呵呵的模样,说道:“那日去采药,见小友你躺在河边昏迷不醒,这才把你捞了回来,当时你的情况可是吓人,筋骨经脉俱损,五脏破裂,我给你简单处理了一下,还在寻思着给你配置什么药方疗伤,想不到你自己醒了,体内筋骨经脉都恢复的差不多了,也真是神奇。”

    “多谢老人家。”方逸坐在土炕上,躬身表示感谢,随后活动一下身体,神识内视,却发现体内许多筋骨经脉还是有些裂痕,并未完全恢复,不过只要不与人争斗,倒也不影响活动。

    还有一点让方逸颇为在意,那便是他刚刚凝练而成的金丹,此刻竟有丝丝裂纹。

    “元婴出窍,果然非同小可。”方逸苦笑道,尝试着调用一丝凌厉,却感觉经脉被撕裂一般痛楚,丹田之中亦无法聚集灵力。

    “老人家,这里是什么地方?”丹田灵力受损,怕是要调养一些时日了,方逸神识一动,取出一只玉瓶,倒出几粒造化丹服用下去,缓缓恢复着体内的伤势。

    筋骨经脉还好说,以造化丹的药效,有一两日便能恢复,可金丹就麻烦些,方逸也未曾听过有什么丹药能够治疗金丹的伤势,更何况,就算知道也没用,金丹受损,体内真火都无法释放,根本也无法炼制丹药。

    “这里啊,叫做药王谷。”老农说道:“可是很久没有人到这里来过了。”

    “药王谷?”

    方逸起身,神识释放开,瞬间将方圆万里都笼罩其中,顿时惊讶,星罗群岛之中,分明都是一些超小型岛屿,大的也不过方圆十里左右,他还记得,受伤之前,钧天鼎让他前往东北方向第三座岛屿,他受伤时的位置,也刚好离那座岛屿最近。

    方逸清楚记得,那座岛屿只有方圆数百米,如今自己神识笼罩的数千里范围内,皆是一片片山谷,似乎在自己神识笼罩范围之外,还有更宽广的区域。

    而且,星罗群岛中那种恐怖的天地之力也已经消失,这药王谷中,和连云海域普通地方也没什么不同。

    “钧天,我们所在,可是当时你说的那座岛屿?”方逸神识沟通钧天鼎器灵,自己当时昏迷了,钧天鼎应该清楚具体情况。

    “应该是。”钧天鼎器灵的声音透着一些不确定:“你受伤后,在距离那座岛屿还有数百米时,似乎是穿过了一层空间膜壁,或者说,我感觉,你是被一股力量主动拉扯过来的。”

    “我之所以让你飞向那座岛屿,是因我感觉到那座岛屿之中,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我,现在,我依然有这种感觉。”

    “我现在金丹受损,可有什么办法恢复?”方逸问道。

    “我看到了。”钧天鼎道:“金丹受损哪里有那么容易恢复的,你现在的情况,就算有疗伤丹药辅助,起码也要几年的时间才能恢复。”

    “几年……”方逸一阵沉默:“暗夜豹怕是等不了那么长时间。”

    “叔叔,你怎么了?”女童见方逸坐在床上发愣,开口问道:“你是不是饿了?”

    方逸看看小女孩儿,想起了小时候的方方,笑着摸摸小女孩儿的头发:“叔叔不饿,只是在想些事情。”

    “老人家,可知道怎么离开药王谷?”方逸不想在此耽搁太久。

    “想要离开怕是没那么容易。”老农道:“小友金丹破裂,怕是连灵力都调动不起来,一旦出去怕是瞬间便会被星罗群岛的天地之力碾压而死。”

    方逸皱眉,的确如这老农所说,星罗群岛中的天地之力堪称恐怖,以自己目前的情况,可能金丹都会被碾压破碎。

    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方逸盯着老农道:“老人家,您知道药王谷外叫做星罗群岛?”

    以他的神识境界都看不到药王谷的边缘,在方逸看来,这应该是一座小世界,这老农和小女孩儿看起来也似凡人一般,应该是这座世界中的普通人类。

    可从这老农的言语之间,不仅知道自己金丹破裂,更是知道星罗群岛的情况,显然对方并非他所想象的普通人类。

    “呵呵,当然知道。”老农乐呵呵道:“星罗群岛,包罗万象,无论是名门正派还是邪魔外道,都可在其中生存,药王谷也不过是星罗群岛中的一个小门小派罢了。”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