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在怼柳川这种事情上,长公主党向来雷厉风行,说干就干。

    没多久,京城就开始风言风语。

    “听说了么?来给我大夏朝贡的魏国、草原突厥国等几十个来自其他王朝的人,真的到了工业基地!那阵势可大了!”

    “我去,魏国草原突厥国这才两个王朝,怎么出来几十个王朝?”

    “你不知道,不仅魏国和草原突厥国,还有其他的小王朝啊,这才来了几十个而已。”

    “啊?一群蛮夷,好端端来我大夏作甚?”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些来自周边王朝的人都被柳首辅扣押下来了。一个都不许进入京城,连他们的国书都递不进来啊。”

    “啊?柳首辅为何如此对待他们?这可不是我大夏的待客之道啊。”

    “何况这些来自其他王朝的人,还是带着崇敬之心,前来四方来朝,找我们大夏朝贡来的。”

    “唉,这下传出来,有损我大夏的威名啊。柳首辅向来精明强干,这次也走出一步昏棋。”

    这种风言风语,在京师越传越是邪乎,一夜之间什么版本都有。

    得到这个消息的御林军们,也不敢藏私,隐瞒这个流言,传给了女帝。

    ..........

    女帝这段时间,倒是养白了很多,变得比过去白多了,精神头也是更加充裕,两眼中精神气十足,更有英姿飒爽的架势。

    她一方面整天吃柳川给她精心准备的来自另一个时空的各种好吃的小吃,吃得不亦乐乎,另一方面柳川替她把控好朝政各方面的大事,让她松懈了不少。

    营养好,有闲暇时间,女帝身体自然好了。

    虽然女帝几次反抗发脾气,说什么国事要紧,柳川就在奏折里苦口婆心,祭出了“大夏很快就有钱赚,女帝很快就能成为千古一帝”的大法,弄得女帝立即脾气全消,继续吃小吃。

    没办法,千古一帝的诱惑力太大,即便是女帝姜岚也会忍不住。

    总之,女帝现在无论身体还是心情都好的不得了,处理国事方面也游刃有余。

    而长公主却因为女帝心情不错,大有创造大夏皇帝执政手腕力度新记录的势头,而郁闷地吐血。

    女帝听了御林军的密报,说坊间传言,柳川扣押其他王朝的将士和国书,多有非议,微微皱起眉头。

    一旁的宫女小心翼翼看着女帝的脸色,字斟句酌道:“其实,柳首辅也未必有什么坏心思,倒是有可能有什么大计划,这些无知小民,听见风就是雨。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御林军也点点头:“以属下对柳爱卿的了解,他不会做出有辱国体的事情。既然他这么做,一定有原因。”

    女帝却哑然失笑:“朕说柳川有错了么?你们一个个这么着急替他辩护?”

    御林军吓得赶快跪下。

    女帝不以为意,摆摆手道:“柳爱卿早已将扣押来自其他王朝的人和国书的事情,密折奏报朕了。他是打着要让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主意,趁机抬高这些国家与我大夏交易的条件。特别是魏国和草原突厥国,据说突厥国的人已经准备大出血,说可以用上好的战马,购买我大夏的布匹!”

    御林军一听,顿时笑了起来:“好,柳首辅真高啊!这倭国也是钱多人傻。”

    女帝拿出了柳川的奏报,丢到了御林军面前:“你们看吧。”

    御林军拿起来,和宫女两人同看。

    “草原突厥国的将士们说,由于国内子民擅长养马,其下各部落更是马匹多到只能宰杀,估算着草原突厥国有上百万匹战马,还有一些小王朝,微臣已经开出条件,要求他们归降,以后对大夏朝贡,否则扶持敌对王朝,予以打击!”

    御林军和宫女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这草原突厥国人太傻了吧?”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嘛。还是柳爱卿有办法,为朕分忧。”

    女帝称赞着柳川,微笑起来,似乎在幻想着将全草原突厥国的马匹,都成为大夏将士坐骑盛况。

    但笑着笑着,女帝的脸色就阴沉下来。

    “但这消息,不知被何人走漏了风声,那些顽固的清流之臣们,纷纷情绪激动,争先恐后上书,要求我大夏善待外国来使,拿出大国气度,甚至有人痛骂柳爱卿与外国争利,鼓吹什么天朝上国体面重要,友邦惊诧。你们看这些!”

    女帝又将一堆奏折,扔给了御林军。

    御林军这才知道,女帝的消息渠道多得是,就算他想要清净,那些如苍蝇般的清流之臣们也不会让她如愿以偿。

    御林军拿起那些奏折,发现第一本果不其然,又是丢人到极致的世子姜宏写的。

    姜宏自从之前,被首辅柳川坑了一把后,名声大坠,很是灰头土脸地消停了一阵子,但这家伙在清流中根基深厚,一番活动之后,狐朋狗友各种关系拼命鼓吹一番,居然将他已经臭大街的名声,又拉起来不少,最近又开始活跃起来。

    这次他听说了柳川在工业基地扣押了来自其他王朝的人和国书,不许他们直接觐见女帝,立即觉得这是一个重新成为有名世子扛把子的爆红机会,立即高调跳了出来,公开弹劾柳川“肆意妄为,友邦惊诧”,要求严惩柳川。

    与姜宏想法差不多的投机者不在少数。

    在大夏做官,有三种人,一种人是贪官污吏,不说了,另一种人是老老实实、勤勤恳恳做官的,也不说了,但还有第三种人。

    就是沽名钓誉、沽直博名之人!

    在大夏官场,偏偏这第三种人,最吃香!

    不信?

    贪官污吏,固然爽了一时,但难免被人秋后算账,拉清单搞清算,最后家破人亡,十分凄凉。就算能逃过王法惩治,但也往往难逃众人悠悠之口,被人背后说得十分不堪,抬不起头来。

    勤勤恳恳做官的,固然不会被人骂,但也不会有额外的机会,升官发财。

    要想出名、升官、发财、光耀门楣?

    有捷径!

    那就是博名!

    大夏是个儒家礼教社会,有了名声,几乎就等于有了一切!

    有了名声,就有人奉承,有人提拔,有人争先恐后巴结,甚至就连女帝看你不顺眼,因为你名声太大也不能直接杀掉,往往都是流放了事......

    这就是名声的威力啊,连女帝都不敢拿你怎么样。

    可见,在大夏要快速升官发财,发家致富,名声才是王道啊!

    而出名的最好方式,莫过于放大炮!

    放大炮,而不是放小炮,诀窍与现代网红、公知、叫兽们争先恐后,与名人打官司、说雷人语句、装疯卖傻的套路差不多,在于与名人发生关系!

    要出名,首选目标,是炮轰女帝!

    只要你敢弹劾女帝,保管你4一夜之间,名震江湖,让全大夏的人都记住你!

    不过,这种生意冒险太大,一不留神,名声出了,人头也搬家了。

    只能退而求其次。

    不能炮轰女帝,那就炮轰首辅!

    柳川名声不好,又把握国政,正是炮轰的好目标。

    所以,柳川才会这么倒霉,被清流之臣们盯上,只要一言不合,立即弹劾开炮。

    表面上看,是所谓清流之臣与柄国奸臣的正邪之争,其实背后水深着呢!

    套路,都是套路!

    姜宏就打算在套路博名这条不归路上,一头走到黑了。

    姜宏弹劾的奏折,名为——

    《弹劾柳川肆意妄为、僭越行事、争利外国、友邦惊诧!》

    奏折中,姜宏言辞激烈,慷慨陈词,先一片马屁炮火密集轰炸:

    “今我大夏,圣女在上,事必躬亲,政通人和,百废俱兴,国事日隆,国力日上,其势蒸蒸,方有恢复先帝年间,万国宾服,四海来朝之大国气象,实乃是女帝呕心沥血、励精图治之功。”

    御林军撇撇嘴,谁说这些所谓的世子,只会结交狐朋狗友?

    这马屁拍得,技能点已经点满了,达到了大屁无声至高境界好么?

    姜宏果然进步了,技能不断上升,接着就拉了一波节奏。

    “但近日却惊闻柳川扣押他国人员,扣留国书,阻断交通,慢待友好使者,甚至无礼不许使者进京,乃至私逮扣押,外交秩序,悉被破坏,大国威仪,体面不存!”

    这一顶顶大帽子,都给柳川扣上了。

    然后,姜宏开始从圣贤之道,讲道理。

    “我大夏天朝上国,自当有上国体面。据悉柳川扣押使者,不过是因其贪图利益,试图挑拨使者之间竞价,为工业基地建造博取利益。此等为了蝇头小利,不存大国体面,狗苟蝇营的做法,极大损害我大夏的威仪名声,让海外小国以为我大夏与友邦争利!”

    他最后掷地有声,指出结果,说是“友邦人士,莫名惊诧,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御林军看完了,真是无语了,直翻白眼。

    “这个姜宏,脑子里都是一坨坨屎么?柳首辅本就是工业基地建造的统领人员,与外国争利,为大夏争取利益,本就是他的职责啊!”御林军撇撇嘴:

    “什么狗苟蝇营的做法,极大损害我大夏的威仪名声?照这么玩,我们大夏多少钱,都得赔得精光!这种不知国家艰难、只懂孔孟之道的体面人,真是国家的蛀虫,米虫而已!”

    御林军在大夏商业银行,可是存了不少钱的。光是这半年来,大夏商业银行产生的利息,都比他们一年的俸禄都要高!

    除此之外,连女帝身边的贴身宫女,柳川也悄悄派人送了不少好处!

    如今,这两位兜里揣着柳川刚刚派人送来的几万崭新的基金票据,对姜宏的脸色那叫一个义愤填膺、正义凛然、跳脚大骂啊!

    “女帝!这姜宏到底是不是皇室啊?!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宫女尖声尖气道:“奴婢虽然自幼长在宫中,但也见过不少皇室贵人,却从未见过像姜宏世子这般的人!”

    “就是就是!草原突厥国诸侯争霸,我们大夏不趁火打劫,渔翁得利,难道还要倒贴?这姜宏世子什么都不懂,却非要指手画脚,真是可气啊可气!”御林军剑眉一挑,杀气凛冽:

    “我大夏天朝上国,明明是靠武力打下来的,以宗主国威压欺负小弟,天经地义,难道老大还需要给小弟纳贡买忠心?笑掉大牙!”

    御林军和宫女,逐条批驳姜宏的奏折,一个个说得唾沫星子乱飞,激情四射,就差马上派人去查抄姜宏的家了。

    女帝脸色木然,看着两人狂喷姜宏。

    两人说着说着,发现女帝脸色不对,也只好讪讪住嘴,干笑两声:“女帝,这只是我们一点小见识,不对您多批评啊!”

    女帝淡淡一笑:“你们说的,每一句都甚和朕意。朕有什么不满的?”

    御林军宫女松了口气,只要不是路线问题就好说了:“那您为何愁眉不展?”

    “因为姜宏这种说法,在朝野之中不在少数啊。”女帝苦笑一声,向后仰在龙椅上,一指那叠厚厚的奏折:“这姜宏只是打了个当头炮,后面还有的是人附和他!你们看吧。”

    御林军宫女这才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不然女帝早就一声令下,让御林军冲进世子姜宏的府邸,蹲诏狱吃牢房去了,哪里还用这么麻烦讨论?

    御林军打开第二本奏折,发现是礼部正写的奏折。

    礼部是大夏处理与其他王朝关系的衙门,相当于现代的外交部。只是当时大夏国大民骄,认为世界完全是以大夏为中心的,也没有多少版图的概念。

    所以认为,所有的王朝都是大夏的敌人,大夏迟早会踏平它们!

    就算现在不能踏平,以后也绝对能够踏平所有王朝,将世间所有的王朝纳入大夏的领土内!

    什么?

    你们说大夏国力太差,根本不可能踏平你们国家?所以劝大夏不要太嚣张?

    去你的!滚一边去!

    这就是大夏对外的外交政策态度。

    大夏以前的外交政策,简单说就是——

    “所有国家都是我们大夏未来的领土之一,如果不是,那就想办法踏平咯!”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