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光头大胡子立刻提着散弹枪要砸陈曌,只是陈曌却一把抓住枪管,用力一拧。



    枪管直接被陈曌拧弯了,光头大胡子还没反应过来,嘭的一声,炸膛了!



    陈曌退了两步,而光头大胡子满手都是血。



    “啊……给我弄死他!给我弄死他!”



    陈曌毫无保留的一拳砸在光头大胡子的胸口,光头大胡子的声音一滞,直挺挺的向后倒去,嘴里在往外喷血唾沫。



    陈曌这一拳的威力,比起一个人拿着铁锤砸的威力都要大。



    一千多公斤的力道砸在血肉之躯上是什么概念?



    没把人轰一个对穿,都算他运气好。



    陈曌是在最后收了点力道,毕竟后面还有两个姑娘看着。



    陈曌是不想把现场搞的太血腥,不过光头大胡子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周围的匪徒手里拿的都是棍棒,看到自己的老大被袭击了,立刻围了过来。



    “陈,小心背后!”法丽看到一个匪徒从后面偷袭陈曌,一根铁棍朝着陈曌的脑袋砸过来。



    铁棍重重的砸在陈曌的后脑勺上,陈曌吃痛,毕竟是血肉之躯,虽然抗打击力远超普通人,可是被人拿铁棍敲头,还是非常的痛。



    陈曌回身抡过一拳,那人连着手上的铁棍被陈曌砸的扭曲。



    陈曌转头看向一众匪徒,露出一道狞笑。



    那些匪徒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们觉得人数依然是他们占优势,所以毫无顾及的朝着陈曌冲过来。



    地上的威利斯听到周围的嘈杂声,只是此刻的他无法起身,只能侧着头,看着远处匪徒在围殴陈曌。



    就在这时候,一个匪徒倒在他的面前,威利斯有些诧异。



    这个匪徒的伤势非常重,整条胳膊都呈现出不规则的扭曲。



    然后又是一个,第三个,第四个……



    威利斯艰难的爬起来,他发现地上已经躺了七八个匪徒。



    而其中有三个人已经死了,其中两个看不出致命伤在哪里,不过那个光头大胡子的伤势非常明显,心口部位明显的塌陷下去。



    又一个被踢出数米外,然后砸在岩石上,好像还没死,不过伤势非常重。



    这一刻,威利斯终于明白了,现在在汉堡店的时候,法丽说的话。



    这家伙实在是太可怕了,十几个人被他打死打伤,而他自己似乎只是一点轻伤。



    这时候,房车的门再次开了,公主、黑玛、白玛加入了战局。



    公主这吨位,一巴掌下去就能糊死一个。



    黑玛和白玛就是防止这些人逃跑,谁敢跑它们就把人拖回来,然后送到公主面前补一巴掌。



    短短十分钟的时间,这些匪徒就全部躺地上了。



    威利斯预估,这些匪徒至少死了四五个。



    法丽和法尔也从车上下来了,法丽还好,法尔就有些受不了了。



    她是真没想到,平日里陈曌嘻嘻哈哈,凶起来这么吓人。



    这里的这些匪徒,要么被当场打死,要么就是终身残疾。



    法尔帮忙检查威利斯的伤势,陈曌则是找到了信号干扰源,然后拨打了报警电话。



    警察到达现场后,才发现现场的惨烈程度,远远的超乎他们的想象。



    陈曌属于正当防卫,再加上他救了威利斯,所以没有受到任何的刁难。



    不过,三人还是被带去附近的警局,做了笔录。



    三人的职业都属于正当职业,陈曌是洛杉矶大学的教授,法尔是医生,法丽则是海岸救生队队员,三个职业都属于受人尊敬的职业。



    这也让他们的麻烦少了很多,哪怕陈曌有防卫过当的嫌疑。



    不过警方不会因此为难陈曌,甚至愿意为陈曌开脱。



    对警察来说,救了他们的兄弟,那么就相当于救了他们自己一样。



    更何况,那些匪徒每一个都是罪恶昭彰,几乎每个人都背负着命案。



    他们在犯罪的时候被人打死,那是死有余辜,罪有应得。



    甚至,在三人离开警局后,还有一辆警车为他们开道,一直把他们送过了他们巡逻的地界,这才离开。



    不过,三人也因此耽误了四五个小时。



    原定计划是下午四点就能到达萨克拉门托的,结果他们从警局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而他们的路程才走了一半。



    法尔算是受惊最大的,不过她毕竟是医生,心理素质过硬。



    她见过的死人也不少了,再惨烈的死法,她也不是没见过,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



    不过经过今天,她也重新认识了陈曌。



    这个平日里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家伙,一旦发怒居然这么可怕。



    三人一直到了晚上将近九点,这才到了萨克拉门托。



    “法丽,你和法尔到底几点回来?我和你妈妈都做好了晚餐,可是你们还没到家。”劳伦特又打电话过来催促了。



    “车子路上抛锚了,我们在路上耽误了几个小时。”法丽说道。



    她和法尔商量过,不想把今天在路上的遭遇说出来,免得劳伦特和惠妮普担心。



    劳伦特和惠妮普住在萨克拉门托郊区,他们有一座小农场。



    房车路过一片麦田,终于停在一座两层的白色洋房前。



    ……



    “他们来了,你们都准备好。”



    “劳伦特先生,你放心,一切都准备妥当了。”霍华德的声音在黑暗中传来。



    “这头马戏团的熊,不会伤害到法丽和法尔吧?”



    “这头熊是马戏团从小就一直培养长大的,早就没有了野性,更何况马戏团的格罗姆先生就在这里,格罗姆可是最好的驯兽师。”



    格罗姆拍了拍身边的棕熊,棕熊舔了舔格罗姆的手掌,显得相当的温顺。



    “放心吧劳伦特先生,王子会很出色的完成任务的。”



    “记住你们的任务,就是把那个混蛋吓住,最好是能够让他下尿,卡里姆,你的相机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劳伦特先生。”



    “凯恩,如果等下是法丽和法尔先进屋,你就提前把她们两个拉开。”



    “明白。”凯恩回答道:“不过劳伦特先生,你确定我们不会被陈打死吧?”



    霍华德和卡里姆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他们可是记得很深刻。



    当初陈曌被他们暗算,关在冰库里几个小时。



    结果第二天,陈曌就把他们丢在海上几个小时。



    说实话,他们实在是不愿意帮劳伦特。



    可是架不住劳伦特软磨硬泡,他们最终还是同意了这个计划。



    这其中也不乏他们对陈曌也是有怨言。

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