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终于动了……”

    持续了一天半的绿炎终于有变化了,就好似中心位置有股吸力,那如锅盖似的绿炎缓缓回缩。

    秦书凡连忙唤来苏星河、高要,以及巨虎,紧随着绿炎脚步。

    约莫半个时辰,绿炎缩至距离陨石十丈的位置,又诡异的停了下来。

    不过那陨石却开始变化,整体细微震动,就像电动小马达,且外表的漆黑石皮脱落,好似剥掉的玉米皮,一层连一层,陨石直径原本接近两米,此刻随着脱落不断减少,那些脱落的石皮掉在地面变成黑色粉末,宛如磨成粉的黑炭。

    最终陨石直径在一尺之际,黑皮终于脱尽,一道金色的光华逸散而出,紧接着金光缓缓收敛,露出里面的东西。

    却是一颗长方形的金色石块。

    石块整体泛着莹莹光华,表面还有许多裂缝,就像一条条纹路,一丝丝光华在纹路上游走,予人一种夺天地造化的感觉。

    “宝贝啊,好宝贝啊……”

    高要兴奋的大叫,一向不动神色的苏星河也是满脸激动之色,甚至就连巨虎都知道这是个好宝贝,连连吼叫。

    秦书凡左看看右看看,总觉得这块金色石块像个板砖,上面的裂缝与青砖上的纹路极其相似,最有趣的是,金砖上还有两个小眼,这与现实世界制砖之时,用那种夹子夹砖,在砖上面留下来的痕迹一样。

    “总不会真是砖吧?不,应该是仙砖更合适一些……”

    可惜绿炎还未消失,不然秦书凡取出来与青砖一对比,是与不是,一眼可定。

    踏!踏!踏!

    就在此时,蹄声阵阵,轰传而至,秦书凡眉头皱了皱,转身瞧去。

    只见原野尽头烟尘滚滚,却是一片黑压压的骑军,前方是一排排双马接动的战车,两侧是骑兵,,如同一条黑色长龙冲刺而来。

    高要脸色一变:“先生,这是蒙家军的战车队和骑兵,看其冲势,应是奔着陨石而来,不过按始皇路程,军队应该在下午才到东郡。”

    秦书凡道:“这并不奇怪,确切的说是冲着我们和陨石来的。”

    高要奇道:“为何?”

    秦书凡淡然道:“想必胡九通风报信,始皇得知后,担心陨石被你我所得,派兵先行,你瞧,军队上空龙气缭绕,红紫光华遮盖半边天空,必是始皇亲来。”

    “我怎么看不见?”高要揉着眼睛。

    “却是我忘了,你没有天眼神通。”

    “天眼神通?莫非是神仙手段?”高要惊奇之余,愈发对秦书凡恭敬了。

    秦书凡目光一凝,远处急冲的军队好似镜头一下子拉到近前,最前面人的体貌特征一目了然,果不其然,一辆豪华战车,两侧各插一面黑龙旗,迎风飘荡,车上挺身而立一人,正是始皇帝。

    不过此刻始皇帝脸色阴沉,怒气冲冲,冷冷望着陨石方向,显得极为愤怒。

    “果然如此。”

    秦书凡收回目光,道:“呆会恐怖一场大战,你们先去鸿楼等候。星河,高要初进鸿楼,不明所以,你为他讲解一番。”

    苏星河为人忠厚,做事踏实,已然被委任为鸿楼掌柜。

    “掌门师叔放心。”

    秦书凡一挥手,两人身影一闪消失不见。

    “果然是秦先生,听闻先生到来,朕起初还不信,没想真是先生啊,三年未见,先生风采依旧。”

    浩浩荡荡的军队在相距陨石百米的位置停了下来,始皇下了战车,在蒙恬和卢生的相伴下走到近前,大声笑道。

    帝王就是帝王,即便心中怒火冲天,外表却是如沐春风,秦书凡答道:“陛下的风彩亦不减当年。”

    他这话是客套的应付话,始皇听了神色如常道:“听闻先生飞升而去,为何再次归来,还不通知朕,莫非看不起朕?”

    一听这话,秦书凡就知始皇动了真怒,看来恶战是免不了了,心中一动,目光落在卢生身上,却不禁暗自一惊,这白袍男子身上竟然有法力波动。

    “想必这位就是卢生仙师了。”

    他这话刚落下,卢生就拱手道:“仙师不敢当,比起先生,生只是一介愚夫。”

    “仙师客气了。”

    看着卢生,秦书凡笑眯眯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身边竟然有一名真正的得道高人,想必陛下成仙得道唾手可得。”

    始皇原本正要发火,一听之话眼睛立马直了,成仙得道、永坐江山一直他的梦想,可是却求而不得,现在秦书凡却告诉他身边就有成仙得道的高人,这是一件多么令人振奋的事情。

    不对!

    性格多疑的始皇立马意识到了问题,既然卢生已经成仙得道,为何不交给他,却一直说搜寻未果。

    “卢仙师,这是为何?”始皇怒目而礼。

    卢生心里一惊,暗道厉害,仅一句话就把始皇的矛头引了过来,拱手道:“陛下容禀,小臣确有些许道行,但不是秦先生所言的成仙得道,更与秦先生无法相比,陛下切记此次之行啊。”

    始皇目光一闪,冷哼道:“今日事毕再来理论。”说完对秦书凡道:“这件金色祥瑞乃是我大秦之物,烦请先生离开此地。”

    此言一出,蒙恬,卢生立即凝神以待。

    秦书凡深吸了一口气,道:“若秦某不离开呢?”

    始皇淡淡地道:“那只有朕请你离开了,来人!”

    百多道黑影从军阵之中冲出,个个身如鬼魅,眨眼间把秦书凡围个严实,且身后的四千骑军顿时拈弓搭箭,直指这边。

    始皇则在蒙恬和卢生的护卫下,退到军阵前,被一排盾牌兵保护起来。

    一时间,气氛凝滞,剑拔弩张。

    “葵花宝典?”看着周围的黑衣人,秦书凡有些不可思议,这些人竟然用的是葵花宝典中的身法。

    始皇高声道:“是葵花宝典吗?朕一直叫他们影子身法,说来,先生流传下来的功夫确实不凡,形意十二式和八极拳成为军中必练之武学,给朕造就了无数精兵,而葵花宝典却让朕安然无优,再未遇到过刺杀。”

    “其实朕应该感谢你,可是你偏偏要与朕作对,须知普天之下所有人和物都是朕的,你也一样,与朕做对的下场,只有死,虽然你是天外之人,却也不例外。”

    “秦先生,你走吧!”

    见秦书凡被大军重重包围,蒙恬忍不住高呼道:“你我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蒙恬知先生深明大义,而今所争者只不过一块小小的金砖,若先生放弃,蒙恬愿以蒙氏一族荣誉担保先生安全。”

    什么情况?

    所有将兵诧异望着蒙恬,始皇之言就是圣旨,一向忠义的蒙恬竟然大言不惭。

    蒙恬连忙下跪:“臣有罪,但秦先生数次救蒙恬性命,又打退天外邪魔,保护大秦土地不失和黎民安危,如此功劳,不该杀啊,蒙恬愿以身在性命救先生一命,请陛下恩准。”

    “蒙恬,你……”

    始皇神色一沉。

    x

    </br>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