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战,东疆刀兵向北猛攻,为陛下突围出别古城将后路稳住,两万刀兵向北而行,到底杀了多少黑武人已经无可查证,可是若没有他们这一战,孟长安率军保护陛下突围出去的时候就会有后顾之忧。

    一老一少啊,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老者北去,少者东行。

    沈冷带着水师所有骑兵向东-突围而出,他骗了皇帝,还穿了龙袍,如果要说起来的话,他犯了两个必死的大罪,可是皇帝现在只盼着他战场上刀枪不入,只盼着他跑的快一些,再快一些。

    “陛下。”

    孟长安扶着皇帝上马:“请陛下坐稳,臣来开路。”

    只这一句,孟长安转头向前。

    “孟长安。”

    皇帝叫了一声。

    “臣在。”

    “朕让你去救沈冷。”

    “他傻。”

    孟长安骑上大黑马,看了看旁边的黑獒。

    “臣先送陛下出去,再陪他去死。”

    面无表情的孟长安抽出黑线刀指了指南边:“带陛下回家!”

    “带陛下回家!”

    将近两万骑兵,长刀如林。

    每个人都知道,当他们把步兵同袍甩在身后,这些曾朝夕相伴的兄弟可能再也见不到了,他们会用自己的命为骑兵打开一条血路。

    为大宁,为陛下。

    城门大开,先冲出去的不是骑兵,而是步兵,他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将拥挤在城门外的黑武人撞开,战兵一个一个的倒下去,可他们不会让自己眼前的敌人活下来,不过都是拼命,不过都是一条命,谁怕谁?

    步兵的反冲锋将黑武人堵在城门外的队伍杀退,一条血淋淋的口子被撕开。

    “杀!”

    孟长安咬着牙忍着,直到付出了无数生命为代价的血路出现,他才催马冲出别古城。

    门外那些战死的兄弟们都是他一手训练出来的息烽口新军,他们都曾是青涩少年,是孟长安把他们变成了战士,也是孟长安把他们带到了这片沙场。

    骑兵朝着顺着步兵兄弟们杀出来的血路开始加速,当战马跑起来,也许能将死亡甩开。

    黑武大军后阵。

    黑武汗皇桑布吕身穿铁甲站在大纛下,他还不知道向东-突围出去的骑兵之中是假的宁帝李承唐,在得知宁帝突围的那一刻,他第一反应就是调派所有骑兵追上去,无论如何也要追上去,他已经失去了野鹿原,也失去了南院大营,自此之后,黑武可能再无南院。

    往少了说,千里沃野尽归宁人之手,这还只是目前的败局,宁人北征若不停下来,鬼知道会打到什么地方,扭转乾坤,唯有生擒李承唐。

    如果再让李承唐走了,黑武国已经存在了上千年的骄傲,在这一战后将荡然无存,曾与宁并肩立于天下,现在,被宁人硬生生压下去一头,而且这一低头,可能再想把头抬起来就很难了。

    “传令下去。”

    桑布吕脸色阴沉的说道:“如果向东-突围的宁帝没被活捉,朕就杀了所有率军追击的将军,一个不留。”

    “是!”

    手下人应了一声,连忙骑马去传令。

    “把荀直带上来。”

    桑布吕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他怎么都没想到,败会败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手上。

    没过多久,几名黑武士兵押着已经被打的看不出模样的荀直上来,披头散发的荀直眼睛都肿的几乎全都封住只剩下细细的一条缝,身上也都是被皮鞭抽打出来的血痕,可他却不弯腰,依然笔直,走着,站着,都不弯腰。

    “朕从一开始就知道不能重用你,甚至不能信你,可是朕没有想到,你千方百计到朕的身边来只是为了写一封信,你很了不起,宁人......你这样一个在宁国犯下滔天罪行的人,也还把自己当宁人。”

    荀直的眼睛睁不开,模模糊糊的能看到桑布吕那张扭曲的脸,所以他很开心,也很释然。

    “陛下说的对,我在大宁犯下滔天罪行,我不配为宁人,可我依然是宁人,你是黑武汗皇也改变不了。”

    荀直的嘴角微微上扬,这笑容让桑布吕暴怒。

    “打断他的腿!”

    随着桑布吕一声暴喝,两名黑武士兵用手里的刀鞘狠狠的砸在荀直的膝盖上,随着一声闷哼,再也站不住的荀直扑倒在地,又被黑武人揪着头发拉起来,可他忍着疼,依然在笑。

    “当我被你们的密谍接触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该做什么了,我在大宁之内,活的很迷茫,曾名满天下,却落得人人唾骂,曾心有壮志,自比鸿鹄,看众生皆为燕雀,可是却成了燕雀眼中笑话......我追随皇后,皇后身死,我追随阁老,阁老身死,我追随陛下你,陛下你应该也得死才对。”

    “打断他的双臂!”

    桑布吕又是一声怒喝。

    黑武士兵上来又是一阵狠砸,刀鞘砸在荀直的双臂上,很快就砸的双臂变形,骨头不知道碎成了多少块,荀直疼的哀嚎,可不求饶。

    他像是在为自己写自传一样,嘴里依然不停的说着。

    “我曾梦想为内阁大学士主掌大宁天下,行君权为民事,成不朽功业,后来才知,那不过是目光短浅自视甚高,天下大才远在我之上者,大宁多如牛毛,阁老之死,我尚未醒悟,苏启凡在客栈见我之际,一名天字科的刺客之死,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宁人,永远都是宁人。”

    荀直一边说话一边忍着黑武人的毒打,越说声音越大。

    “我就是故意要来的,我在半路上眼睁睁的看着廷尉府的廷尉和你们的密谍厮杀而不救,是因为我知道我必须做更大的事,我到了陛下你身边后,指出我同族就在大营之内,以我同族之死换你信任,那是因为我知道,他死,我活,方能成大事,我对不起他,对不起家族,但我需对得起宁人身份,我看不起的一个江湖刺客尚且明白这个道理,我怎么能不如他?”

    他的声音大的像是在呐喊,就是在呐喊。

    “我到陛下身边,日日观察陛下笔迹,就是因为我知道,我能用的便是我书生一支笔,我自幼饱读诗书学富五车,黑武人的文字亦可通读通写,但我必须学会陛下的字,陛下求问我的事,我知无不言,是因为我明白,我告诉你的再多又如何?我得到的,会比我告诉你的更多。”

    “你开始让我帮你整理奏折,

    开始让我为你出谋划策,每每看到你在用印的时候,我都会想到我的至交好友被你们的密谍抓到深山之中折磨,折磨到他不成人样,折磨到他一心求死而不得死。”

    荀直看着桑布吕的眼睛:“你称陛下,可你不配,你比我大宁的皇帝差的太远了......我以你笔迹写旨意,偷偷用印,根本无需有有宁人做我内应,我只需走出你的大帐随便把旨意交给一个士兵,告诉他陛下有紧急书信要他交给某个人就够了,我就是在赌,赌赢了,你们黑武国运尽失,赌输了,不过我一人死,用我一条贱命换你南院大营千里河山,我荀直,值了!”

    他一封加急书信送到野鹿原,可这封信给的不是辽杀狼,而是黑山汗国的将军,信中说黑武国师以协助围攻宁帝李承唐为由出兵,突然进攻汗皇桑布吕,辽杀狼就是国师内应,出卖了汗皇北上的消息,下令黑山汗国骑兵立刻北上救驾。

    荀直深知,黑山汗国的将军必然不敢率军北上,这涉及到了黑武内斗,一方是黑武国师一方是黑武汗皇,他一个属国的将军纵然带兵北上又能如何?一旦牵扯进去,黑山汗国便有灭国之灾。

    不出预料,黑山汗国的近十万骑兵一夜之间撤走,突然离开战场逃回黑山汗国。

    这一切,都是荀直的豪赌。

    大将军武新宇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率军猛攻黑武人防线缺口,以弩阵车破阵,大败黑武南院大军,北征宁军长驱直入,辽杀狼无力回天。

    谁又能想到,左右这样一场旷世大战胜负的居然是两个小人物?

    一个大宁的叛徒荀直,一个黑山汗国的将军,这样的两个人,让天下格局大变。

    桑布吕看着荀直那张放肆大笑的脸,气的肝胆欲裂。

    “朕还没输呢。”

    桑布吕大步走到荀直身前,一把抓住荀直胸口衣襟,盯着荀直那双已经肿的看不到眼睛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朕的大军不久之后就会将宁帝生擒,纵然朕丢了南院又如何?生擒宁帝,朕就能把所有丢掉的全都拿回来,宁人还敢拿他们皇帝的命来赌?”

    “可笑。”

    荀直啐了一口嘴里的血,虽然眼睛睁不开,可依然鄙夷的看着桑布吕。

    “我说过的,你真的差的太远了。”

    荀直努力再努力的笑,他不想让自己看起来狼狈。

    “你现在去追吧,看看追上的是不是大宁的皇帝陛下,黑武人有你这样的蠢货做汗皇如何能不败?”

    桑布吕猛的睁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荀直使劲儿昂起头,大声喊了一句。

    “罪臣荀直,在此恭送大宁皇帝陛下回家。”

    说完之后荀直哈哈大笑,笑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杀了他!”

    桑布吕嘶哑着嗓子喊了一声,不等身边亲卫抽刀,他一把将刀抽出来捅进荀直心口:“朕会诅咒你,诅咒你永世不能为人。”

    “无......无所谓了。”

    荀直的气息在流失,可依然努力的让自己维持着风度,一个书生的风度。

    “生而不为人,我就投胎回大宁做猪狗。”

    他笑:“亦我所愿也。”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