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林寒?</p>

    林寒!</p>

    丁子马听着林寒冷冷地声音,额头上顿时便渗出了一层冷汗,眼中闪烁着惶恐的神色。</p>

    左石林,国安局,上校。</p>

    这已经足够他震撼的了。</p>

    但是林寒这个名字,却是让他感觉到惊惧。</p>

    这是一尊真正的大神。</p>

    别说是他一个小小的少尉,就是他老子来了,也不敢有丝毫顶撞!</p>

    倾尽他丁家全力,恐怕也无法撼动林寒半分!</p>

    林寒察觉到丁子马的神色变化,一时间心里也是不由得有些讶异。</p>

    看来他是听说过自己?</p>

    林寒只是随便想了一想,也就释然了,丁伟良是第三军部正师级军官,从哪里听到过一点林寒的风声,也在情理之中。</p>

    既然是这样,那就好办的多,也无需林寒再多说什么了。</p>

    林寒将石头的证件扔回给他,朝丁子马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你这个弟弟可能没有说出实情,自己回去问他吧。我就不送了。”</p>

    丁子车被他哥托在手里,见状不由得急怒道:“哥,不能放过他们,我要他死!我要他死!”</p>

    林寒闻言,猛然瞥了他一眼,一股锋利的气势瞬间爆发而出。</p>

    丁子马心头猛跳,只觉得一股窒息感扑面而来,肩上仿佛压住了一座泰山一般。</p>

    而丁子车更是如坠冰窟,一股寒意直冲脑门顶。</p>

    只见丁子马猛然咬了咬牙,挥起另一手,就是一巴掌抡了下去。</p>

    “啪!”</p>

    丁子马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一个鲜红的掌印。</p>

    而丁子马也彻底被他哥这一下给打蒙了。</p>

    “给老子闭嘴!”丁子马怒道。</p>

    “哥?”丁子车眼神呆滞,只觉得耳畔嗡嗡作响。</p>

    丁子马也不敢再逗留了,强行挤出一丝笑容,提着丁子车的身体,打开车门,把他给扔进了后座。</p>

    他自己上了副驾驶,一溜烟地开走了。</p>

    林寒看着吉普车远去的背影,平静的脸上依然是毫无表情。</p>

    对于他而言,这件事就像是一阵几乎可以忽略的微风,根本不会掀起他内心的波澜。</p>

    就在林寒和石头回到酒吧后,丁子马带着丁子车也快速地回到了自己的家中。</p>

    丁子车被石头打断了一条腿,几乎是让他哥给提着回来的。</p>

    回到家里,丁子马终于是松了一口气。</p>

    刚才在林寒面前,那股压迫实在是太强了,几乎让他感到难以呼吸。</p>

    “爸,我们回来了。”丁子马敲了敲书房的门。</p>

    “进来吧。”书房里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p>

    丁子马闻言,看了一眼手里的丁子车,推门走了进去。</p>

    书桌后,正坐着一个中年男人,正是丁家兄弟的父亲,丁伟良。</p>

    丁伟良正在看报,微微抬头,看到老大手里提着老二,尤其是在看到老二一脸痛苦之色后,一张脸顿时阴沉了下来。</p>

    “怎么回事?”丁伟良的声音透露着些许寒意。</p>

    丁子马在路上已经问过丁子车,得知了今天这件事的全过程,不敢有所隐瞒,便如实复述了一遍,随后又将自己过去以后的事情说了。</p>

    丁伟良在听到对方是林寒时,瞳孔猛然一缩,拿着报纸的手也不由得抖动了一下。</p>

    林寒!</p>

    书房内瞬间便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只听见丁伟良沉重的呼吸声,和丁子车低低的哀鸣之声。</p>

    “爸……”丁子车带着哭腔开口了。</p>

    丁伟良猛然摆了摆手,深吸了一口气,道:“子车,你知道你今天面对的人是谁吗?”</p>

    丁子车虽然疼痛钻心,刚才又挨了兄长一个大嘴巴子,但此时神志也恢复了过来。</p>

    想起他哥在看到那个证件以后,尤其是得知了林寒的名字以后,他的前后变化,丁子车心里就有些疑惑。</p>

    此时听到他父亲的问话,不由得问道:“谁,不是叫林寒吗?”</p>

    丁伟良缓缓点了点头,道:“是……他姓林,是京都林家的林!那是一个我们根本无法招惹的庞然大物!”</p>

    丁子马听着父亲的话,沉默了,每一次听到这几个字眼,他的内心都忍不住生出一种恐惧感。</p>

    京都林家,仅仅是简单的四个字,却拥有着一种令人无法直视的威慑。</p>

    “京都……林家……”丁子车在嘴里喃喃自语,重复了一遍,瞳孔有些涣散。</p>

    他虽然年纪小,但从小在丁家这种背景下长大,自然明白这个四个字代表着什么。</p>

    他这时才明白,自己差点给家里带来了灭顶之灾。</p>

    这时,丁子马嘴唇忽然嗫嚅了一下,道:“爸,我们不是还有……”</p>

    说到这里,丁子马忽然止住了话头。</p>

    丁伟良明白自己的儿子在说什么,不由得长叹一声。他揉了揉太阳穴,忽然感觉到有些疲惫。</p>

    “站队……固然有好处,但也是有风险的……”</p>

    “一旦选错了,那就是踏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p>

    丁子马沉默了。</p>

    丁伟良摆了摆手,道:“算了,你先带你弟弟去医院吧。”</p>

    “是……”</p>

    “等等,明天,你亲自去找林寒道歉,试探一下他的口风,看看他是什么态度。”丁伟良忽然道,眼中猛然爆发出一抹精光。</p>

    丁子马眼中露出一丝若有所思的光芒,道:“爸,您的意思是?”</p>

    “旋涡风暴已经席卷开了,没有谁可以独善其身。”丁伟良意味深长地道。</p>

    “我明白了,爸,您放心。”</p>

    丁伟良闻言摆了摆手。</p>

    丁子马见状,则托着丁子车从书房退了出去。</p>

    书房,丁伟良沉默良久,终于是拿起了书桌上的座机,打通了一个电话。</p>

    “喂?”话筒那头,传来了一个浑厚的嗓音。</p>

    丁伟良神色变得恭敬,道:“我是丁伟良,我想找一下郭少。”</p>

    “好,你别挂。”那边快速道。</p>

    丁伟良紧紧握着电话筒,仔细倾听着那边的动静。</p>

    几分钟的沉默,在丁伟良这边却仿佛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p>

    电话终于再一次被接听了,响起来的是一个清朗而略带磁性的声音。</p>

    “丁师长,想通了?”</p>

    丁伟良作为一师之长,大校军衔在身,此刻却是无比谦卑。</p>

    “郭少,今天我那两个儿子,见过林寒了。”</p>

    丁伟良话音一落,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p>

    “吃了点苦头吧?呵呵,丁师长,只要你做出正确的选择,我自然会帮你把这个公道讨回来。”</p>

    丁伟良沉吟了片刻,缓缓开口道:“郭少,我想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形了?”</p>

    “告诉你也无妨,神王出面,让那些老家伙同意让林寒执行下个星期的军事任务……看样子是打算让他回来了。不过,我郭锡凯当年便可以撵他滚出京都,再来一次又何妨?更何况,如今我已今非昔比。怎么,丁师长对我郭某人没有信心?”</p>

    这话说得无比轻巧,可是却让丁伟良如履薄冰。</p>

    但是,他心里清楚,正如此前所说,没有谁可以在这场风暴里独善其身。</p>

    “我明白了……”丁伟良此已经做出决定。</p>

    但是,他丁伟良能走到今天,也并非完全靠的是运气!</p>

    既然是豪赌,那就索性就赌得痛快一点吧。</p>

    “所以,丁师长,你想好了吗?”</p>

    “郭少,抱歉了……”</p>

    丁伟良在这一刻,眼神从未如此坚定。</p>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