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雪山之巅,数千兽化之后的野人冲击庙宇工地!

    武装信徒被突然袭击的野人打的节节败退,利刃切割身躯,血液染红白雪,正累死累活修建要塞庙宇的奴隶们见机暴起挥舞工具杀死看守,尤其那些野人奴隶疯狂的撕碎守卫啃断其喉咙,工地乱成一团。

    西方教高手从温暖舒适屋子里冲出来,凶狠扑向野人。

    白雨准备动手偷袭大鸟,但是在仔细观察后发现野人只是想救走野人俘虏,同时焚烧工地物资阻碍工程进度,并没有拼个你死我活的打算。

    奴隶们混乱不堪东奔西跑,阻碍了那些西方教高手速度,二话不说拿出兵器活生生砍出一条血路……

    奴隶不值钱,死了再去抓便是。

    “吼~!”

    野人首领抓住一个僧侣暴力撕成两截,扔掉两截血淋淋残躯站在巨石上怒吼。

    黄招看见了野人首领,摇身一变化作金翅大鹏扑向凶虎!鹰眼犀利,鹰钩鹰爪狰狞锋利堪比利刃!

    “啾~!”

    鹰啸长空虎啸山岗!

    老虎站在巨石上巨吼咆哮震耳欲聋,两个庞然大物展开对决!金翅大鹏尖锐鸣叫盘旋一圈猛地发起攻击!速度太快了,几乎瞬间出现在巨虎头顶……

    白雨那糟糕的视力只看见三个定格画面。

    第一张画面是巨虎人立而起伸出虎爪拍向疾速而来的金翅大鹏,第二张画面是鹰爪划过巨虎后背抓出数条血痕,而虎爪拍在鹰翅上,第三张画面是大鹏鸟向天空飞去,身后飘落七八根铁羽,巨虎洒落几滴血珠。

    看似大鹏鸟占便宜实际双方谁也没讨到好处,大鹏鸟速度虽快却做不到一击必杀。

    鹰隼喜欢抓碎猎物眼睛但野人首领防御到位令其无法得手,目前状况是大鹏鸟不敢出错,一旦被巨虎咬住或者按到地面必死无疑,而巨虎也要防范被鹰钩啄了脑袋。

    再次虎啸鹰扬,飞沙走石冰雪漫天。

    躲在山顶岩石后面的白雨双眼瞳孔铺满眼眶眼白消失,开启真实之眼紧紧盯着金翅大鹏,观察其每一个动作每一丝能量波动,肆无忌惮的探查令黄招暴怒不停尖啸,还以为是野人首领拥有某种看透他人的能力。

    双手在袖子里动弹两下省得冻僵,暗暗琢磨该如何杀鸟。

    “速度太快,控风之类的法术对它不太好使,这鸟也会控风。”

    “如果用暴风雪或者暴雨降低其速度应该有效果,山顶能用的只有暴风雪,抹掉它的速度将不堪一击,鸟类没几个懂水,暴风雪天气和暴雨天气更没有鹰隼捕猎。”

    “双方打的差不多了,果然没人愿意真的拼命,不过……趁机坑这帮撮鸟一把肯定很有趣。”

    目光落在另一边双方火拼之处。

    数千野人与庙宇僧侣武装信徒拼杀,战场附近山体有一座工匠雕刻出来巨大半成品神像,宝相庄严面目慈祥,神像慈眉善目看向远方并未注视脚下死在雪山上的奴隶,看不见累死在山上的皑皑白骨……

    神像头部已经完工,很大,微胖身躯可以看出其生活挺不错。

    劈山开石只完工一部分,身上还有许多颤颤巍巍脚手架,工匠们穿着破衣烂裤吃着猪食在山巅

    <i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i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挥舞简易工具累死累活制造所谓奇迹,没错,非常壮观非常神圣,可绝对没人愿意为制造所谓奇迹付出性命。

    少量积雪落在其上增添许多沧桑神秘感。

    神像站立手捏法印凝望西方,面前山下空地正在上演血腥,争夺奴隶争夺地盘争夺文化传播……

    神像脚下是信徒武装和僧侣聚集地,呼呼喝喝调兵遣将抵挡野人。

    白雨呼声无息窜到神像背后,四处查看寻找岩缝裂隙,很容易根据岩石开裂走向找到一处薄弱点,位于神像脖后与山体连接处。

    岩石冰凉风雪扑面,某白挥舞重刀猛砸!

    砰!

    砸碎少许石块,裂隙稍微变大些许……

    哐当一声,重刀插进裂缝然后握住刀柄身体后仰用力猛撬!坚硬重刀不断崩碎岩石!裂缝逐渐扩大!

    咔咔……咔……

    比塔还高依山而建巨大神像许多地方开裂,一条巨蛟的力量足以掰碎石头建筑。

    躲在角落里的瑟瑟发抖的工匠们发现了异常,略微呆滞后疯了似的逃窜,哪怕冲过混乱厮杀地带也要逃走。

    山顶,白雨收起重刀跳进裂缝,后背倚着山体双脚用力猛蹬神像!

    弯曲的细长双腿逐渐蹬直!

    神像前方,西方教的僧侣和武装信徒们或施法或上前打斗,忽然发现对手们开始争相后退逃窜,打赢了?还没来得及欢庆胜利又发觉被什么阴影笼罩,抬头,看见心目中狂热崇拜的神越来越近……

    远处宫殿,身披奢华衣帽的老僧侣面目扭曲瞪大双眼狰狞嘶吼!

    “不……!”

    神像带着浑身脚手架栽向人群,坠落过程中不断崩碎开裂,庞然大物坍塌发出的刺耳摩擦断裂声令人起鸡皮疙瘩,带着微笑砸向信徒。

    砸落地面时发出咚的一声,整个雪山之巅如地震般剧烈颤动!

    落地后气流裹挟风雪和某些倒霉蛋吹的飞起,或者落下山崖峡谷,或者落进敌人堆里被乱刀砍死,还未等所有人从坍塌震撼中回过神,剧烈震动引发冰川雪崩,数座山峰的冰川和积雪发出轰隆隆巨响坍塌。

    庙宇所在选址较为安全不会发生雪崩,可是周围数座山峰同时雪崩还是吓坏了所有人,那等恐怖灾害太可怕。

    白雨早已窜进群山之间不见踪影,坑人成功后是难以抑制的紧张和刺激……

    借助白色衣服伪装逃窜,猫腰钻进一处裂缝山洞,兴奋激动,满脸是干坏事成功后抑制不住的坏笑,终于崩不住笑出声。

    “哈哈哈~唔~”

    赶紧捂嘴小心别被发现,做坏事被发现就不好玩了,一想到用神像砸死一大票敌对阵营就感觉一根筋的通透。

    庙宇工地,一片狼藉碎石乱飞砸到许多人,从天空看下去雪白地面一个个红点代表惨死倒霉蛋。

    野人首领本能的发觉哪里不对劲儿。

    来不及细想,见部落里的人已经被救出干脆趁机撤退,一声大吼,数千野人开始有序撤离——

    s——&amp;gt;

    bq

    </br>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