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四精灵,无论哪一个都是魔族的死敌。

    无论她们在自己族人面前表现的多么温柔,无论她们平时的性格或是傲娇或是单纯,或是温柔的就像知心姐姐一样,在面对敌人时,她们都是一样的。

    就算是希尔芙,也有着不详的称号,当然在见到希尔芙到底是怎样夏尔三观差点碎了一地就是了……不过在战场上,她的确配得上那个称号。

    招引不详之人。

    希尔芙的攻击方式非常奇特,莫名其妙的,敌人就消失不见了……要不是夏尔已经完成了血脉解放三阶段,位格已经提升到了世界等级,甚至都无法理解那些人是怎么‘死’的。

    事实上那些人并没有死,只是消失了而已……

    “夏尔,看好了哟~”

    双手一抹,就仿佛捏住了什么东西似的,隐隐可以看到她双手间的扭曲,但扭曲的并非是光,也并非是空间,而是……

    “是命运哟!我的手中,已经捕捉到了他们的命运!”

    和以往一样天真无邪的傻笑着,希尔芙轻轻投掷出了手中那团无法感知、无法理解的……存在。

    四精灵所传承的绝技中,最强的单体攻击技能……堪称无解的【瞬枪·命理崩坏】。

    “尔等的命运已然昭示!”

    说完之后,希尔芙期待的看着夏尔,把夏尔看的一愣一愣的,这才想起来一件事情。

    自己和希尔芙已经完成了契约,而且是在双方知根知底的情况下完成的,在契约的限制下,希尔芙大部分的力量被共享给‘弱小’的自己,如果没有自己的允许,希尔芙自己一人是无法绕过契约施展自己的力量的。

    嗯……仅限于希尔芙,像萨拉曼达这种,早就在千年的囚禁中研究透了当初的契约,绕开契约也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

    “于彼岸遥望今世,跨越千年的宿命,化作千万人归来吧,希尔芙!”

    每一位精灵都坚持认为自己是人类,但其存在本质,却早已变质。

    接受了【死亡】力量的萨拉曼达早就死了,同样的……希尔芙也成了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时空异形体。

    虽然看似希尔芙在这里,但实际上……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可能是三秒前,也可能是数万年之后……

    得到继任者的支持,取回了一部分力量的希尔芙,终于有资格将手中的东西扔出去了。

    然后……夏尔便看到了非常不可思议的一幕。

    被那团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鬼的东西贯穿之后,那名幸运中奖的士兵……获得了永生。

    真正的永生。

    跑了几步,啪叽一下摔倒,爬起来茫然地看了周围一眼,继续跑动,然后排挤一下又摔倒了,爬起来茫然的再看了一眼,又开始跑……

    最让人无法接受的是,周围人对他的异状没有任何表示,甚至……无法接触。

    他已经被希尔芙同化了……

    “时空闭环?!”

    将敌人同化为和自己相同的时空异形体,但没有掌握【瞬枪·命理崩坏】的人,没有办法让自己在当前显现,只能不断的重复着闭环时空中的轮回……

    形象点说的话……希尔芙的力量就是,将一个人变成沙雕gif图,一个永远在持续,永无止境的gif图。

    不再活在当下,被时间长河所放逐,进入独属于他一人的时空闭环,永远持续下去……

    希尔芙生怕夏尔看不明白,不断的使用着自己的力量,那群士兵终于崩溃了。

    哈比血腥的杀戮他们其实并不怎么害怕……再厉害,能比得上血腥战场的杀戮吗?平均每一秒都有上百人死去,战争机器的杀戮效率,远比哈比这样的超凡者要高的多。

    可是……身边的同伴莫名其妙的失踪,这就无法理解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下一个失踪的会不会是自己?失踪后会发生什么?

    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恐惧来源于未知,对死亡的恐惧,也只是因为不知道死亡后会经历什么,信仰能让人战胜死亡,其实也只是给死后的归所一个详细的描述而已。

    但这些神隐之后的人,到底死没死?因这种情况而死的话,到底能不能升入天堂?能不能得到神所应允的安宁?

    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好了,希尔芙……回来吧。”

    “不要!我还要再玩儿一会儿!求求你了,我好久没这么开心了!”

    看着突然转过身来的希尔芙,还有手中那一团还是无法理解的扭曲,夏尔的后背一阵发凉,差点就炸毛了。

    时空闭环这种东西……自己也无法抵抗啊!虽然说知道希尔芙不会攻击自己,但希尔芙这个性子……可说不准。

    自己七八岁的孩子拿着一把斧子在玩耍,就算把自己最喜欢的树给砍了,也要好生安慰呀!万一孩子不懂事儿反手一斧子剁过来怎么办?

    “好好好!你玩,你继续玩!务必要玩的开心!”

    眼见得到了继任者的应允,希尔芙又傻乐了起来,一路飞过去好奇地看着那几个被自己新鲜制造出来的时空异形体,东戳戳西看看,笑的鼻涕泡都快出来了。

    夏尔也想研究那些时空异形体,但他现在虽然因为和希尔芙契约了的原因能看到那些被封锁在不同时空的个体,却无法触及到他们,只能无奈作罢。

    另一边的哈比完全看不懂希尔芙的力量形式,根本无法理解这到底是多么强大的力量,看到夏尔居然认怂了,突然开始生气起来。

    自己的男朋友居然在娇惯别的女人?!

    “夏尔!!!”

    “哎?我在。”

    有心想说夏尔几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所以,在夏尔的眼中,哈比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开始生气起来。

    夏尔有点头疼,哈比哪里都好,就是这一点……总爱莫名其妙的生气,还不知道原因,问也不说,虽然说安慰几句就好了,但……为什么会生气啊?我到底哪一点做错了啊?

    哈比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可是……又没法和夏尔说,怎么说?不许你娇惯别的女人?但这个似乎不是理由啊?夏尔他也没做什么特别过分的事情……算了还是自己气一会儿吧。

    哈比不说,夏尔懵逼,看明白了的萨拉曼达没有资格说话,只能躲在夏尔里面偷笑,一旁傻乐的希尔芙还在玩自己的,气氛突然变得尴尬了起来。

    但就在这时,有人过来了。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