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不愧是禁书目录啊。”

    “!?”

    在史提尔和上条当麻以及茵蒂克丝和阿妮泽谈话的时候,突然一个意外的声音吸引了他们。

    “晚上好,我是一位路过的英雄。”

    一身休闲打扮的亚出现在了他们眼前,这让他们都反应不过来。

    “他是谁?”史提尔奇怪地问道。

    “天草式的人么?!”阿妮泽瞬间紧张起来,盯着亚的眼神十分锐利。

    “喂喂喂,都说了,我是一位路过的英雄,亚。”

    “装模作样!”

    “….”

    被她怒吼装模作样,然后亚看看四周突然出现的其她修女实在郁闷了。

    “住手,大家别紧张,这位是路人英雄,他曾经多次帮过我。”

    上条当麻此时终于帮亚说话了,这让亚仿佛看到了希望。

    “当麻,你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一个大帅哥?”茵蒂克丝在一旁好奇地问道。

    “额,也不算是认识,但他确实帮过我。”

    天使坠落的时候,对付海原光贵的时候等等很多时候都受到过亚的帮助。

    上条当麻也算是认识他,但熟不熟就是另一说了。

    “….”

    摆摆手让自己的手下退去,阿妮泽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路人。”

    “额,只是想来帮你们对付天草式。”亚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回道。

    “你是属于哪个教团的人?”

    “….”

    亚为难的想了想,道:“路人教团,嘿嘿嘿….”

    “抓住他。”

    “等等等等!”

    这时候不给自己想一个身份的话,他们是不会信任我的….

    看着身旁这些人的态度,亚流着冷汗想破脑袋也不知如何找借口。

    “我只是想帮忙,你们需要战力不是么。”

    “….”

    这倒是没错,确实上条当麻等人需要援助,但….亚这个人他们不熟悉,不放心。

    万一是个间谍岂不是很麻烦。

    “好了好了,大家,别激动,这家伙应该不是个坏人。”

    上条当麻继续帮亚说好话,毕竟是他的救命恩人。

    “真是太谢谢你了,上条。”

    亚看到周围逐渐退去的包围笑了笑。

    “虽然知道你认识一些许许多多的麻烦人物,但是没想到当麻。”

    茵蒂克丝一脸呆呆地接着说道:“没想到男孩子你也能勾搭上。”

    “别产生奇怪的误会啊!”

    茵蒂克丝看上条当麻和亚的眼神有些别扭,好像误会了什么。

    “总之你担保他是我们这边的人,是吧。”史提尔抽着烟一脸提防地看着亚问道。

    “额,他如果是个坏人之前就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帮我。”

    上条当麻没有忘记当时亚的出手相救,此时和亚站在同一战线。

    “这样啊,那出问题了的话你要负全责。”

    “额….”

    亚站在上条当麻身旁,道:“谢谢。”

    “不,我才是,感谢你之前的多次出手相助。”

    上条当麻作为男主角就是实在啊,不会忘记别人的好。

    “哈哈哈,没事啦,当时我正好路过而已,所以就做了几次英雄。”

    “真的是路过的英雄么。”

    阿妮泽看着亚的微笑比较在意,似乎有想法。

    “那你们还在磨蹭什么啊?”

    茵蒂克丝对着阿妮泽回道:“因为没必要那么着急。”

    “?!”

    看到如此淡定的茵蒂克丝,阿妮泽有些不太理解。

    “缩图巡礼会受到星象活动的影响,不在特定的时间就无法使用的特殊动法。”

    终于开始说主线了啊。

    亚见大家终于开始继续商量正题松一口气,默默地站在上条当麻身旁。

    茵蒂克丝抬头看着夜空,道:“特殊移动法的使用限制解除的时间就在日期变更之后。”

    也就说我们要等到凌晨十二点吗?

    “所以我们还有四个半小时的空余时间,接下来,当麻。”

    转头看着上条当麻,茵蒂克丝接着说道:“把能看地图的闪闪发亮借给我。”

    “哦。”

    从口袋里掏掏,上条当麻拿出了手机。

    这就是那闪闪发亮能看地图的东西?

    看到原来茵蒂克丝说的是手机,亚流下了冷汗。

    “嘟嘟。”

    操纵起手机,上条当麻打开地图放在了大家面前。

    “在这个包围网里能使用的涡只有一处。”

    指着手机地图的某处,茵蒂克丝认真地说道:“就是这里。”

    那里就是天草式下一个出现的地点么….

    看着地图里的位置亚稍微有些在意,然后笑了起来。

    真是让人期待呢….

    随后因为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大家开始稍作休息。

    上条当麻和亚正在溜圈,可能是他想和亚谈谈吧。

    “接下来,有什么能帮忙的呢?”

    看看四周扎帐篷的大家上条当麻一脸为难,想着帮点忙。

    “你还真是热心啊,上条当麻。”

    “说起来,路过的英雄,你是叫亚对吧。”

    在之前亚自报过几次姓名,上条当麻也记住了。

    “嗯。”

    “姓亚名亚吗?”

    “嗯。”

    其实我这个身份是虚构的,只是借用了别人的身体外貌而已。

    “真是奇怪的名字呢,感觉你有意在向我隐瞒。”

    上条当麻也不是笨蛋,知道“亚”这么一个字无法成为人名。

    “反正我又不会害你。”亚郁闷地回道。

    “嗯。”

    “我都说了很多遍了吧,给我认真确认好。”

    正在二人溜达的时候碰到了前面一个修女对着小修女训话,看起来好像是出了什么问题。

    “是,对不起。”

    小修女留着前马尾辫,脸蛋肉嘟嘟的非常可爱。

    “总感觉修女也很辛苦呢。”

    看到这一幕上条当麻有些同情,而亚眼神眯着觉得他太圣母了。

    “哒哒哒。”

    继续往前走,无视掉了小修女被说教,二人继续散步,然后发现前面有个奇怪的帐篷。

    贴着乱七八糟的符咒,看起来好像是在封印着什么。

    “这是茵蒂克丝用的帐篷吗?”亚好奇地问道。

    “嗯,应该是的。”

    上条当麻蹲下来往里面瞅瞅….

    喂喂,你不害怕人家正在换衣服吗?

    “咦?不在。”

    好吧,算你走运。

    亚一脸郁闷地盯着上条当麻,居然没有触发「当麻式开门」。

    “真是的,到哪里去了….”

    挠挠头很犯愁的样子,上条当麻很担心茵蒂克丝。

    “咚——!”

    “啊——!”

    “什么?”

    突然一声巨响和大叫吓得二人一颤,然后上条当麻四处瞅瞅锁定了声音来源。

    “是那边吗?”

    可惜,不是….

    亚用监控已经看透了一切。

    “可恶!茵蒂克丝!”

    上条当麻以为茵蒂克丝又遇到了什么麻烦,跑过去掀开帐篷发现….

    “啊——!”

    阿妮泽光着身子扑到了上条当麻的怀里。

    “天草式?!”

    看到这个突然抱过来的女孩上条当麻有些懵。

    “….”

    阿妮泽的身材如同小孩,发型有些不太好看,头发分一束束的扎起来。

    “慢着….”

    “那个那个….”

    指着右边的什么东西,阿妮泽显得很慌张。

    “哈?”

    顺着她的手指看去,上条当麻发现….一只毛毛虫,不,是一只蛞蝓。

    “什么嘛,不就是蛞蝓么。”

    “蛞蝓?”

    阿妮泽还没有从惊吓中恢复过来,抱着上条当麻还没有发觉自己现在在男生面前光身子。

    “不过这家伙也没什么好看的就是啦~”

    亚在门外一脸淡定的观察着阿妮泽的身子,那完完全全的小学生身子。

    “喂!”

    突然阿妮泽身体一软,好像昏倒了。

    “振作点!喂!”

    “当麻?”

    上条当麻抬头一看发现茵蒂克丝也在里面,用手遮着身子正在洗澡。

    “额….”

    气氛有些尴尬,上条当麻慌张地眼睛抖来抖去。

    “啊….不,我还以为天草式攻过来了….那个….”

    “呜呜呜….”

    啊,把人家弄哭了呢,上条先生。

    亚嘴角笑起利用监控仔细地看着茵蒂克丝的身子,来来回回的利用摄像头认真捕捉。

    “没什么可看的,小学生身材。”

    “慢….慢着!冷静点,茵蒂克丝。”

    “啊啊啊——呜呜呜!”

    越说对方哭的声音越大,然后吸引了其她修女。

    “….”

    这些修女看的第一个男生不是上条当麻,而是亚。

    “和我没关系….我什么也没干….”

    尴尬地跑出去,亚先跑了。

    之后嘛….

    “额….”

    这些修女看到了上条当麻“挟持”着裸身的阿妮泽,全部都用特别异样的眼光看待上条当麻。

    “你不是这样的角色吧?”

    上条当麻看一眼身后的大队,僵直地对着茵蒂克丝说道:“要是平常的你….不该这么做吧,像往常那样尽情地….”

    “当麻!”

    然后顺着上条当麻的意思,茵蒂克丝扑过去张大嘴巴咬了下去。

    “真是多灾多难呢,上条。”亚躲在外面一脸同情的说道。

    最后上条当麻和史提尔睡在了一起,因为没有多余的帐篷,所以二人挤在一起。

    “我说啊,史提尔。”

    “有什么事啊?我现在很烦。”

    史提尔的心情也不好的样子,可能是因为吃醋吧。

    “你喜欢的是谁啊?”

    “咳咳!”

    突然被问这么敏感的问题,史提尔瞬间激动起来。

    上条当麻郁闷地转过头,道:“我问你呢,史提尔。”

    “咳咳,我所尊敬的是伊丽莎白一世,喜欢的类型是圣女马大。”

    史提尔虽然没必要回答上条当麻的话,但无聊至极的他也当做打发时间而说了出来。

    “天草式十字凄教就是那个吧,神裂火炽之前所在的….”

    “你从哪听说的?”

    听到上条当麻这个魔术外行对于天草式教还挺了解的,史提尔有些奇怪。

    “土御门吗?”

    “这么说来,所谓的天草式就是神裂的伙伴了吧?”

    上条当麻双手放在脑后一脸平常地继续说道:“既然如此,你也能下手吗?”

    “能下手。”

    史提尔的回答很认真,没有片刻犹豫。

    “我啊,下了决心为了保护她什么都做得出来。

    “所以不管敌人是谁我都能下手,即便活着也敢用火焰烧,成为尸体也要烧成灰烬。”

    为了茵蒂克丝挺有觉悟的啊,史提尔。

    看着监控里的史提尔这么说,绫十亚待在帐篷里微微一笑。

    “呼——”

    “?!”

    这个气息….

    突然感觉到有股风刮来,然后帐篷面前出现一个人影让他紧张了起来。

    “是谁?”

    “….”

    对方没有回话,绫十亚警惕着随时准备使用技能。

    “呼啦——”

    “晚上好。”

    “!?”

    帐篷打开的一瞬间绫十亚发现了此人到底是谁了,那就是那位黑色的少年….玖十内。

    他来干什么?

    ….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