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做完造型的允儿现在有点不高兴,今天的造型真的前所未有过,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棒棒的,很漂亮,但是朴株永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直接把她赶到了保姆车上。

    夸我两句会死吗?这么不懂女人心,怪不得四十多岁才结婚,允儿在心里默默嘀咕着。

    。

    马上就要去拍了,虽然允儿现在很累,但她又不能睡觉,顶着一张刚睡醒的脸去拍,这是允儿可干不出来,商也不会答应。

    因为今天是单人行程,组合里就只有允儿一个人在保姆车上。如果像平时一样的团队行程,现在车上肯定很热闹,完全能驱赶走允儿的睡意。

    但是今天车里别说成员了,就连关系好的助理欧尼也不在。车里虽然还有两个人,但是这两个人一个是朴株永,一个是司机。司机允儿可不敢打扰他开车,朴株永一直在忙着打电话和处理手头工作,没空理允儿,所以现在车上安静的要死,这让喜欢热闹的允儿很无奈。

    于是允儿掏出了手机,看看成员群里有没有人在聊天,能不能加她一个,帮她提提神。

    结果提神是提神了,但是过程却不是允儿想要的。

    允儿打开聊天群后,看到了今天去医院看热闹的成员发的泰妍和李顺圭已经出院的消息,但是没有一个人回复。

    “oppa,欧尼们今天都有行程吗?”允儿扭头问了问正在工作的朴株永。

    “你问这个干嘛?”

    “欧尼们还有忙内听说我们和泰妍欧尼她们住院了,说没行程的话就来看看我们,我想知道她们能来几个。”

    朴株永听到允儿的话,停下手上的工作,掏出了随身带的一个小本子看了看,回答道。

    “就只有徐贤有行程,泰妍本来是有的,取消了。”

    说好来看的呢,怎么就只来了一个,还是过来看热闹的。没人回消息,肯定不是在来的路上,估计都在睡觉,说好的姐妹情呢?

    就在允儿气愤不已的时候,小贤上线了,想要从乖巧的忙内那里获得安慰的允儿发了自己的遭遇,结果徐贤居然回避了。

    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回避这个话题,你是默认了株永oppa的话吗?这个死胖丁,不要让我再碰到她,不然我要她好好见识见识自己身为欧尼的威严。

    因为徐贤又把天聊死了,允儿没了聊天的兴致,开始刷起了新闻,然后看到了自己和泰妍欧尼她们住院的新闻。

    “oppa,我和泰妍欧尼她们住院的事,公司打算怎么处理呀?”

    “这个公司会说你们三个是因为要回归,为了给sone们展示更加美好的自己,减肥过度导致了昏迷。”

    “恩?”允儿一脸还有这种操作的表情。

    “不然呢?还能实话实说啊?说你们三个吃夜宵吃的太辣,被送进医院,你不嫌丢脸啊?”朴株永无奈的说到。

    “可是sunny欧尼怎么看都不像减过肥,说她增肥过度才对吧。”允儿好笑的说到。

    “你这话我会告诉sunny的。”

    “oppa,不要!我会被sunny欧尼杀掉的。”允儿拽着朴株永的袖子,闪着她水汪汪的大眼睛乞求到。

    “那你就闭嘴,安静一点,没看到我现在在工作吗?”朴株永从允儿手里抽出自己的袖子,然后敲了一下允儿的脑袋说到。

    “oppa!我再说一句就好,说完这个,我绝对会安静的,求求你千万不要告诉sunny欧尼!”

    “你说吧。”朴株永无奈的看着可怜兮兮的允儿。

    “oppa,我好饿,你这有吃的没有?”允儿捂着肚子可怜兮兮的说到。

    “你刚才在医院还有美容院怎么不说啊,现在这鬼地方,我上哪给你找吃的。自己不知道在包包里备点零食?”

    “包包里的昨天就吃完了,还没来的及准备就被送去医院了。再说了,我们出行程的时候,随行的经纪人不都要准备些吃的吗?”允儿小心的说到。

    朴株永作为总经纪人是不需要跟允儿的行程的,哪怕是少女时代的集体行程,朴株永也是可以不用现场跟随的,要不是最近缺人,最后一个可用之人又被放倒了,朴株永估计在医院看到泰妍她们三个没什么大事,早就回公司了。

    高层干的久了的朴株永早就忘记了准备艺人喜爱的食物也是跟班经纪人的工作,此时听到允儿说的话让朴株永感觉有点尴尬。

    “这是第二句了。”朴株永挽回了尴尬。

    之后一路无语的允儿来到了拍摄场地。

    今天拍摄的工作人员基本上都是老手了,尤其导演他和很多爱豆都有过合作,甚至许多大牌的女演员也都合作过,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

    但是他今天还是被过来打招呼问好的允儿给震撼到了。

    “导演你好,我是少女时代的林允儿。”允儿的微笑商业版。

    “……”导演看着允儿呆住了。

    “导演你好,我是少女时代的林允儿。”允儿微笑商业加强版。

    “真漂亮啊!哎呀!你干嘛?”导演被身后的助理兼女朋友给推了一下,从导演踉跄的步伐来看,推的力气有点大。

    “咳咳!导演,林允儿xi在向你问好,请不要太专心于的设计。”女助理尽力帮这个丢人的导演圆回来,然后给了回过神来的导演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

    “哦,哦!允儿xi,你好,今天真漂亮啊!”导演有点尴尬的挠着脑袋说到。

    “没有,没有!是导演你太夸奖了。”允儿十分淑女的将双手放在身前谦虚的说到,当然还有允儿的商业微笑加强版。

    “没有,允儿xi算是我合作过的女艺人里最漂亮的了,今天很高兴能和你合作。”到底是见过世面的,在短暂的惊讶过后,导演就恢复了平常心。

    导演回头向助理低声询问了一下后,又低头看了看手表,然后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抱歉啊,允儿xi,我们还有一些准备工作要做,麻烦你先到旁边的休息室去休息,调整一下情绪,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要开始拍摄了。”

    “没关系的,那么我就先去休息室了,今天就拜托你多多关照了。”允儿淑女的鞠了一躬,然后去了休息室。

    在去休息室的路上,一直都有被允儿今天的美颜给震撼到的人,这让少女时代的自尊心允儿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回到休息室的允儿松了一口气,在关上休息室的门后,允儿连忙揉了揉自己的脸,一直维持着商业微笑加强版也是很累的。

    稍微休息了一下之后,允儿拿出了剧本开始认真的读了起来。

    今天的是一个故事类型的,内容讲得是一个悲情的故事,以前拍过一部分,今天就剩最后的几场哭戏了。

    大概过了20分钟,眼角发红,声音还有着哽咽的允儿找到了正在忙碌中的朴株永。

    “oppa,我……”允儿一脸可怜的样子找到了忙碌的朴株永。

    “各演员就位,各单位休息!”

    “什么事等休息的时候再说,现在工作重要。”

    略显无助的允儿被朴株永推向了片场。

    “各部门注意,action!”

    拍摄的过程虽然历经波折,不是很顺利,但是这跟允儿一点关系都没有,今天的拍摄,允儿一次ng都没有。

    允儿的发挥让导演非常满意,在拍摄的间隙,导演和作家一起找到了朴株永。

    “今天允儿xi的演技很不错啊,这进步也太快了吧!”导演对着朴株永夸奖到。

    “没错,允儿xi今天的表演很到位啊。上场前的情绪准备的很好,眼角发红,眼中含泪的样子,完全将我剧本中女主角的心酸难忍的样子给表现出来。”作家也附和着说道。

    “还有就是刚才就是刚才那场女主角痛哭的戏,允儿xi演的很真实,完全看不出来是假哭,那种难以言喻的痛楚仿佛她的亲身经历一样。戏结束了,允儿xi居然还在那里哭,看来她已经完全进去角色了。”导演看来对允儿的演技完全认同了。

    “谢谢导演还有作家的夸奖,我们允儿还是有不足的地方的……”朴株永话还没说完就被导演打断了。

    “允儿今天的表现,我和作家都真的很满意,朴经纪人,你们公司是不是请了新的演技老师?允儿xi演技的进步和前几天相比真是太大了,我敢说她现在的演技不比一些知名的女演员差了。”导演再次赞叹到,旁边的作家也跟着点头认同。

    “哪里哪里,我们允儿还是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还请导演和作家多多教导才是。”朴株永嘴角都快要咧到耳根了。

    “朴经纪人过分了,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了,允儿xi今天的表现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期,要不是男主角被允儿xi的气势压住了,现在就能收工了。”导演有点可惜的说道,作家点头附和着。

    “那导演你就先忙吧,我去看一下允儿的情况。”朴株永说着就要告辞?

    “允儿xi现在的情绪不错,让她一个人好好酝酿一下吧,我们就不要去打扰她了,最后一场争取一次过,大家都早点收工。抽吗?”导演

    递过一根烟给朴株永。

    “好吧,那就麻烦导演了。”朴株永接过烟。

    最后一场戏很顺利,几乎就是一次性过了,这次允儿的表演依旧让导演很满意,就是戏结束了,允儿还一直沉浸在戏中,哭的一直停不下来,搞的最后离开的时候都没法去和工作人员们告别。

    不过导演表示没关系,他还说好演员就是这样,越能融入角色,就能表演的更好更真实。

    和导演告别后,准备回首尔的朴株永回到了保姆车。

    坐上了车的朴株永发现允儿还在哭,而且比在片场的时候哭的更厉害。

    “允儿啊,你今天演的很好,导演和作家都跟我夸了你不知道多少遍了,说你是个好演员。”朴株永看着哭泣的允儿开心的说道。

    “呜……呜……啊!”允儿哭的更大声了。

    “oppa……呜呜呜,我好痛啊……呜呜呜。”允儿痛哭着说道,口水都哭出来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好心痛,戏都结束了,你可以出戏了。”朴株永安慰到。

    “呜呜呜……oppa我不是心痛,我是嘴巴好痛啊,呜呜呜……,刚才开拍的时候,呜呜……我就想跟你……呜……说,你让我先拍戏,呜呜,休息的时候,你又和导演在一起,呜呜……都不来找我,呜呜,我的嘴巴好痛。呜呜!”允儿咧开大嘴哭着,现在不止口水了,鼻涕都开始流了。

    听到允儿这么说,朴株永一下就着急起来。

    “怎么嘴巴会痛呢?怎么回事?”朴株永掏出一包纸巾递给已经用完几包纸巾的允儿。

    “呜呜……我不知道,嘴巴现在就像早上一样,呜呜呜……火辣辣的痛,呜呜呜啊!”允儿痛哭着说。

    朴株永听到允儿这么说,大概猜到了原因,也明白了为什么要用核弹来形容了。

    妈的,核弹炸完了还是有辐射的。

    “不回公司,先去医院吧!”不知道怎么安慰允儿的朴株永转头对着司机说道。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