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叶简起身,走过来,从他旁边经过,甩手。

    “啪!”一份像是报纸样式的东西,有被火撩过的痕迹,落在刘世亨面前的桌上。

    “韩青禹出事了,四个人全没了。”他说。

    刘世亨不笑了,情绪一时间转换不过来,以至于整个人僵住了一下……转过头,“叶哥你别跟我开这种玩笑啊,这个我是真会吓着,他们明明回去了的……”

    “他们回去后,去替你和贺堂堂报仇了。一次杀了阿方斯家三代。就在蔚蓝前线指挥部机场,当众突围截杀。”叶简说:“不信你自己看吧,这是你们蔚蓝的报纸。”

    所以,是真的。

    叶简不可能费那么大心思专门弄一份假报纸来唬我。

    刘世亨这次没能调整过来,眼眶一下就红了。

    因为两手打颤,他翻了好一会儿都没翻到相关的内容。

    叶简倒是很轻松,甚至他有些得意地站一旁看着:叫你鸡贼,叫你特么的乱喊嫂子,乱问……

    文章就是艾希莉娅写的那一篇,叶简自己看完后一点都不相信韩青禹四人已经死了。毕竟那其中有两个贱人,他都直接遭遇过,而且都被深深地贱到过。

    “不过,跟阿方斯家族结了死仇,确实是有点麻烦啊。”叶简思忖一下。

    同时间,刘世亨也迅速看完了那篇文章。

    按说他应该比叶简更安心的,因为他远比叶简更了解那四个人,去相信他们没事的理由,比任何人都多。

    但是实际情况,并没有,刘世亨再怎么跟自己对话,都克制不了心里的担心和害怕。还有自责。“万一呢,万一他们……”

    “愣什么呢?把鱼片端过来。”另一边,科特妮喊了一声。

    刘世亨没搭理她,转身走到门外,靠墙坐下来。

    隔一会儿,叶简出现在他面前,站了一会儿,也坐下来,递了根烟给刘世亨说:“什么情况啊,还真吓着了?按说你……我懂了。”

    顺手擦一根火柴,帮刘世亨点了火,自己也把烟点了,吸一口摘下来,叶简无奈说:“那这样吧,我来给你分析他们为什么没事……”

    一口气说了十多分钟,从温继飞、韩青禹说到他更了解的陈不饿。叶简终于算是把刘世亨说服了。

    “唉,凭什么老子要安慰你啊。”叶简苦笑。

    刘世亨转头也笑了一下,抽鼻子说:“叶哥,你是不是……卧底啊?”

    卧底两个字,刘世亨是用口型说的。

    “不是啊。”叶简转头,看他说:“哎你,你小子不会打算在我身边卧底吧?”

    “不会,我没那胆子。”刘世亨坦白说完,自己笑起来,说:“我最多也就带你玩物丧志。”

    “……”叶简说:“那样蔚蓝也得给你发勋章啊。”

    两天后,两人甩了科特妮,偷偷登船去往米特利,拉斯维加斯。

    这一天,时间是1991年9月27日。

    同一天,已经是1777回到小队驻地的第六天了,劳简躺在病床上,他的伤确实还没完全好。当然实际情况也没有这么严重。

    他这有任务呢。

    商年华一身临时借来穿的蔚蓝制式白衬衣,坐在床边上,捧了碗拿勺子细心给他喂鸡汤。

    这几天一直都是她在照顾。

    “对了,阙清商那丫头,其实是你亲女儿吧?”

    心里想着温继飞最后交给自己的重要任务,似乎不能一直拖下去了,还要回去参加新兵出营,补新人呢……劳简心里有些紧张,特意找了个能转移注意力的话题。

    “怎么,你在意啊?”商年华眼神流转,看着他,轻笑着打了个趣。

    大概,之前心里面就是有好感的。前阵子杨清白回来,说劳简在喜朗峰差点战死,最后时刻念叨的人是她,商年华的心防就彻底被打开了。

    但是,她只是这样而已,劳简就已经招架不住了,慌张说:“不是,没。”

    “那我好好回答你……不是。”商年华摇了一下头,小声说:“我呢,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我专门找你拍照了,你记得吗?然后我回去,家里立即要我结婚,结婚的对象,是我表弟……”

    “啊?”

    “吓人吧?所以我不同意啊,毕竟我是受过新时代教育的。然后我表弟也不同意,他有喜欢的人了,那人是我们家里的一个女战奴。可是没办法,家里老人们要保证商氏继承人血脉纯净,我们只好假装在一起了。”商年华顿了顿,“后来,他们逼我们生孩子,就有了清商。”

    “所以她是你表弟和女战奴的女儿?”劳简问。

    “原来这么好猜啊?唉。”商年华缓了一口气,眼神有些沉重,继续说:“事情被族里发现后,清商的妈妈被私下处死了,我表弟自杀殉情。我用命保下了清商,认作干女儿。后来她长大了,可能因为在族里长大,听了很多传言吧,就觉得是我为了自保,害死了她亲生父母。这些年一直表面上跟我很好,但内心总想着报仇。”

    “不能解释,告诉她真相吗?还是说了她不信?”劳简有些困惑问。

    商年华目光看着他,轻轻摇一下头,“不管她会不会信,我都不能告诉她。因为她专心恨我,找我报仇,我小心着点就是了,但若她恨上商氏,想向族里报仇……她,肯定会死。”

    商年华说完淡淡笑了一下,低头认真舀鸡汤。

    这一刻,这个一直主理商氏入世分支,手腕高明的女强人,看起来像是把坚强和脆弱都融于一身……还有她的温柔。劳简想:

    “要不就直接抱过去吧?”

    “嗯,为了任务。”

    他抱了,直接伸手把人揽了下来。

    鸡汤、碗和勺子都掉在地上。

    商年华稍微挣扎了一下,不动了。

    “你是认真的吗?”她伏在他胸口,小声问。

    “嗯,是。”

    “可我是你们说的自保派。”

    “没事,你们商氏又没招惹过蔚蓝。”

    “蔚蓝能同意?”

    “我能解决。”

    “……嗯。”这种有人担当的感觉让商年华觉得有些幸福,开心说:“那这就算说好了哦?”

    “说好了?嗯,说好了!”

    既然说好了……劳简一下坐起来,把人放开,激动说:

    “既然这样,我跟你说个事啊,是很重要的事,我打算很快放你回去,因为韩青禹他们四个啊,其实没死,他们想以后……”

    一股脑儿,劳简比划着把温继飞想借助商氏立足的思路和布置全都说了。

    说完等了会儿,也没听见商年华给反应。

    抬头……

    商年华身体坐直,坐那儿,眼神有些悲愤地看着他。

    “你,怎么了?”劳简困惑问。

    商年华:“你是不是在欺骗我的感情?”

    “……不是。”

    “我觉得你是。你只是为了可以放心把韩青禹四个其实没死的事告诉我,然后,利用我。不然哪有人这样的啊,这才刚说好一秒钟……“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