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回头再说鄞江工业学校。

    讲了足足两个小时,杨东林老师的公共课终于上完了,但是下了课之后,不少学生还有工人又纷纷围住杨老师,请教这请教那。

    房建伟和李四根却没上前凑这热闹,而是早早的起身离开,准备在校门口守着。

    两人在校门口找了一个阴暗的角落,然后开始安静的等待,但是等了快半小时,始终不见杨老师从大门里出来。

    房建伟便道:“不会是从后门走了吧?”

    李四根没好气的道:“你觉得杨老师像是个走后门的人吗?”

    “不是像,而是根本就是!”房建伟道,“听他刚才在课堂上面满嘴喷粪,他根本就是这样的人好不好?”

    李四根顿时大怒道,“你才满嘴喷粪呢!”

    房建伟被李四根骂得有点懵,愣愣的道:“四根你说什么?”

    “建伟你太刻薄了。”李四根摇摇头说道,“就算你不认同杨老师的观点,也不应该质疑他的人品,毕竟你们才初次见面。”

    “好,我承认刚才是我不对,不该骂他。”房建伟点头道,“那咱们就只说他刚才课堂上所说的话,他说三民主义没办法帮助中国完成真正的统一,所以救不了中国,所以中国的希望不在国民党,这不是妖言惑众?他想干吗?”

    “谈不上妖言惑众吧。”李四根道,“我觉着他说得在理。”

    “你说啥?”房建伟失声道,“你竟然觉得他说得在理?”

    “难道他说的不对吧?”李四根道,“从民国十七年东北易帜,到现在已经整整十年时间了,中国完成统一了吗?解决军阀混战的顽疾了吗?没有!放眼中华大地,晋军、绥军、川军、滇军、桂军、粤军仍旧各行其是!”

    “这需要时间。”房建伟急道,“治大国如烹小鲜,着急不来的!”

    “这都是借口。”李四根说道,“建伟你心里其实也清楚,这并不是缓与急的事,根本是能或者不能的区别,杨老师说国民党永远解决不了军阀割据的问题,难道有说错吗?中央军跟当年的北洋军有本质的区别吗?”

    房建伟被李四根说的哑口无言。

    李四根又说道:“就算有朝一日国军打跑了小日本,并且解决了晋军、绥军、川军、桂军、粤军等地方派系,中央军也一样会分裂成新的派系,一如当年的北洋军分裂成奉系、皖系,还有直系,中华大地仍旧会陷入到军阀混战的绝境!”

    房建伟吭噗半天,说道:“四根,你这种想法很危险!”

    “很危险?”李四根道,“建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关心国家的前途,关心民族的出路,难道还有错了?”

    房建伟道:“你关心国家前途、民族出路当然没问题,但是你认同杨东林的理念这就很危险,这说明你的内心已经开始倾向共产党,开始赤化了!”

    “你不说,我还真没想到这点。”李四根先是愣了一下,旋即又道,“不过,经过你这么一说,我还真得好好研究一下共产党的主张,我越来越觉得,国民党无可救药,这点你只要看看后方那些高级将领以及党国大员的所作所为就能够知道。”

    “李四根!”房建伟彻底急了,“你越说越没谱了,是吧。”

    “不,我是认真的。”李四根道,“我现在真想加入共党。”

    “你!”房建伟大怒,扬起拳头就照着李四根面门砸过来。

    李四根毫无防备,右脸颊上立刻挨了一下狠的,只听啪的一声响,李四根的右脸颊便立刻乌青一片。

    “我艹,你来真的!”李四根大怒,反手也是一记直拳,正中房建伟右眼眶。

    霎那间,房建伟的右眼眶也被打裂,鲜血顿时淋漓而下,房建伟再伸手一抹,把自己整个脸都糊住。

    “唉呀,你还还手!”

    “废话,我为什么不还手?傻的么!”

    “姓李的,老子今天非废了你不可!”

    “想要废了我,得你有那本事才行!”

    当下两人便扭打在了一起,不过两人的身手在伯仲之间,所以打得虽然热闹,但真正挨着对方身体的却少。

    正打得热闹时,身后忽然骚动起来。

    “来人哪,快来人哪,有人绑票啦!”

    “救命啊,救命,安娜同学被绑啦!”

    “不要跑,站住!该死的,快给我站住!”

    “前面两位同学,别打啦,快拦住绑匪,快点拦住绑匪!”

    伴随着越来越响的喊叫声,紧接着响起的是杂乱的脚步声。

    房建伟和李四根下意识的收手,再回头,便看到两个黑衣汉子扛着口大麻袋,一溜烟的从工业学校的大门之内冲出来,两人的身后,昏暗的灯光之下,数以百计的学生或者工人正朝着这边追赶,一边还在高喊。

    转眼之间,两个黑衣汉子便已经到了房建伟、李四根近前。

    等到近了,才发现两人肩上扛的那口麻袋还在不断的变形。

    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唔唔声,显然,麻袋里边装了个大活人!

    “黑衣堂办事,识相的,就赶紧给老子滚开!”打头的黑衣汉瞪了两人一眼,脚下一转从房建伟跟前绕过。

    房建伟便跟李四根使了个眼色。

    李四根会意,当即便闪电出手,一拳钩拳重重击在后面那黑衣汉的左太阳穴,那黑衣汉便立刻闷哼一声,头一歪瘫倒在地。

    几乎是同时,房建伟也一记直拳重重打在前面那黑衣汉的胸口,当时就把那黑衣汉打得闭气,昏倒在地。

    两人再同时伸手,在大麻袋落地之前稳稳接住。

    将麻袋放到地上,再打开袋口,一头乌云似的秀发便立刻从里边瀑布般流出。

    再接着,李四根便看到一张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俏脸,霎那间,李四根便感觉自己的胸口像被什么撞了一下,再无法呼吸。

    从麻袋里出来的竟是个女学生!

    房建伟的目光也落在女生脸上,心下不由得暗赞一声!

    尤其难得的是,这还是个混血,带着明显的异域风情!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