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太平洋,海面。

    老人佝偻着腰,一步步踏着碧蓝的水面前行。他垂着脑袋,乱糟糟的白发将他枯柴般的脸遮挡了大半。斯卡蒂和海煞,两人一左一右地跟在他身后。三人缓步顺着波澜起伏的海面徒步前行,如履平地。

    老人动作忽然稍顿了一瞬间,从喉咙深处“嗯”了一声,说道:“他知道了。”

    不过只停了一小会,他便继续自顾自地走了起来。

    “奥丁知道了。”他补充。

    “这么快?”斯卡蒂惊讶道。

    “噢,那是当然。”老人淡淡说道,“长久以来,他一直用一种很古老、很强大的魔法来束缚我,就算以我的神力也被困在了这里,一个又一个世纪暗无天日。要想解开这个魔法而不被注意到是绝对不可能的。你应该知道了,我的女儿,有一个预言。”

    斯卡蒂点了点头。

    “‘诸神黄昏’。阿斯嘉德必将陨落,奥丁和他那有勇无谋的儿子,他们都注定将殒命于此。”她说道,“但是事情会怎样展开呢?他们会来找我们吗?亦或是我们去找他?”

    “哈!等待时机,我急切的女儿。”老人语气平缓地说着,就好像完全没有急于复仇的心态,“真正的全能天父会去拜访那位篡位者的,只不过不是现在。奥丁现在想必应该正在焦虑不安吧,就算作是对他小小的惩罚,让他慢慢品尝这种煎熬好了。至于我们,首先在我准备好的时候,我们要让他和那个卑微丑陋的世界上的一切都对我们恐惧无比。”

    “我们要怎么做,吾主?”海煞问,“我们要如何让整个世界都为我们的现身而战栗?”

    “呵,别着急。”老人轻轻笑了笑,举起了一根像树枝一样的手指,“我们要召唤剩余的天锤尊者。”

    ***

    阿斯嘉德神域。

    “错不了,是苏尔特尔。”托尔郑重地对奥丁道,“‘火之乡’已经回归,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尼达维勒遭到了攻击,矮人们死伤惨重。‘暮光之剑’也被抢走,如果放任不管后果会不堪设想!”

    苏尔特尔,火之乡穆斯贝尔海姆的统治者,阿斯嘉德最危险的敌人之一。常态的苏尔特尔就拥有过人的力量,而一旦他手持“暮光之剑”并与永恒之火的力量结合,其力量将提升到一个难以想象的未知领域,就连奥丁也不得不忌惮。

    许多年前苏尔特尔曾为奥丁所败,自那之后火之乡就一直被奥丁之力封印,他所持的“暮光之剑”也一直在尼达维勒由矮人们小心地贮存。

    而苏尔特尔的危险还不仅仅是他自身而已。他值得关注的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那个困扰了奥丁数千年之久的预言。

    诸神的黄昏。传说中提到苏尔特尔将会是诸神黄昏中的重要角色,他的出场也意味着那毁灭的预言即将拉开序幕。相比起苏尔特尔自身,预言中接下来将发生的事才是奥丁真正惧怕的。

    “我有种不妙的预感。”托尔皱起眉头,“海姆达尔说近日中庭异况频出,恐怕是什么不祥之兆。再加上火之乡的事......”他顿了一顿,思忖再三,抬起头道,“我觉得我应该的会中庭一趟,父亲。我担心......”

    “不。”奥丁厉声说道,语气不容商榷,“你给我留在这儿,哪也不准去。”

    托尔一愣:“可是,父亲......”

    “我说了,哪也不准去!”奥丁不近人情地道,“灾难就要来临,如今正是阿斯嘉德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必须留在这里,为即将到来的恶战做好准备。”

    “但是有彩虹桥,如果阿斯嘉德有难我随时可以......”托尔说到这儿停了一下,突然想明白了些什么。他沉下了脸,“你知道的,对吗,父亲?中庭确实即将迎来灾厄......还是一场非常巨大的灾厄,所以你才禁止我到中庭去?”

    奥丁的独眼斜睨了下自己的儿子,没有承认却也没有反驳。

    “阿斯嘉德从不畏惧战斗!”托尔踏上一步,说道,“如果中庭真的将遭受什么危机,那么我更要去和队友们并肩作战。”

    “不许去,这是命令。”奥丁冷冷说道。

    “是啊是啊,我听到了。”托尔一边说着人已经转身朝彩虹桥的方向走去,显然并不打算听老爹的话。

    反正违抗命令也不是头一回了,也不在乎多这一次。

    但他所没想到的是,这次奥丁似乎是认真的。

    “够了!”

    充满帝王威严的低吼,磅礴的神力刹那间席卷了整个大殿。无形的力量刹那间抓住了背向着奥丁的托尔,骤然将他倒吸了回来。

    托尔瞳孔一缩,条件反射地便回过身来,一锤朝奥丁面门甩去。奥丁手中轻巧地一挥便将他势大力沉的一锤拨开,跟着手臂顺势一扫,排山倒海的神力顿将托尔迎面扫翻在地,口吐鲜血。

    “一次又一次,你总是违抗我的命令,违背我的意志。”奥丁低头看着他,沉声说道,“每一次我都容忍了你的任性,每一次我都给予了你足够的宽容......但今天不行!今天,你就得给我留在这儿!”

    托尔抹了抹嘴角的鲜血,充满怒意地瞪着奥丁:“好吧你这个独眼混蛋。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那就来吧!”

    他身形骤然暴起,道道苍蓝色的电蛇刹那间便缠绕上了雷神之锤,沉重地侧击而来。但奥丁只轻抬了下手掌,神锤登时便在距他掌心数米的位置顿住了。雷霆仿佛被凝固,瞬息之间便偃旗息鼓。

    “落。”奥丁低沉地喃喃着,眼中闪过了湛蓝神芒。

    仿佛接收到了那一声不容抗拒的指令,雷神之锤轰地拖着托尔的胳膊砸落在了地板上。雷电消散,任由托尔怎么发力都再提不起来。

    “奥丁可以给予,奥丁也可以夺走。”

    奥丁说着,缓缓抬起手掌,一团蓝芒如花一般绽开。托尔如遭重锤,身形横飞而出,翻滚着停在了大殿门口,晕厥了过去。

    奥丁走到他身前,轻轻地出了一口气。

    “至少这一次......给我老实一点吧。”8)

    
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