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赵列:“这是好事!我们都动员主播去参加选秀,这样可以提高平台的知名度。对了,有结果了吗?”



    曹磊点头:“初选通过了,我们四十八个人,将于七天后参加决赛。”



    赵列一听,高兴了:“我回去汇报给经理,在平台上给你一个宣传,动员大家去关注你的决赛表演。”



    最后,赵列说他请曹磊喝咖啡,付了曹磊的咖啡钱。



    回到了家中,曹磊上了直播平台,发现自己的房间人数上限,放宽到了一万人。



    但是,现在的直播间中,己经有了两千多人。



    这些人都是来看曹磊挂在直播间的三段视频:《幸福童年》、《从很久以前到很久以后》、《官场斗》。



    更有人在直播间喊话:“主播呢?今天怎么没来直播?”



    曹磊没办法,只得打出一行字挂了上去:“今天下午与斗鸡主管商谈签约事宜,所以,直播时间放到晚上八点。”



    曹磊的挂话一上去,马上迎来了直播间的热闹。



    但是,曹磊却下来了,与蓝玉说了去说签约的事。



    蓝玉兴奋地说:“我就知道,老公不是个凡人。”



    曹磊得意地说:“知道你慧眼识珠,不,是慧慧识英雄。我才不愿当猪。”



    两人一起做好了晚餐,因为晚上要直播,所以曹磊没有喝酒。



    到了晚上八点差十分,曹磊上线了。



    “我草,我走错了房间吧?”曹磊惊叫道。



    因为他发现,房间这时候,己经达到了六千多人。



    六千多人,这可是三星以上的主播的成绩。



    “没错!这是你的房间。”飞舞手说。



    “对!你以为走到了哪个女主播的房间搞串连吧。”调皮小胡子说。



    “要去,他也是去三十多岁的妇女房间。”长发控说。



    ……



    曹磊放下心来:“看来没走错,看到了你们这些人,我就是知道,昨晚上为什么小母牛惨叫了一夜。”



    “哈哈哈哈哈哈哈!”众人一齐笑了。这笑声持续了许久。



    曹磊点上一支烟:“告诉大家一个消息……”



    “知道,你今天上午去京城电视台泡妹子去了。”悬岩说。



    曹磊睁大眼睛:“你怎么知道的?”



    盗凉人:“切!我在美国都看到了。”



    “看到了什么?”



    “斗鸡的封推呀!”



    曹磊急忙去看斗鸡网站的首页,果然上面有封推:“祝贺我站主播‘我是曹宁’通过京城电视台《唐国相声小品大赛》初选,杀入决赛!”



    曹磊这才明白,自己的房间为什么有这多的人,原来是大推到了。



    这时候,房间中的人数已经到了八千三百人了。



    曹磊喝了一口茶:“今天我们继续说《官场斗》第二集‘赤背下楼’。”



    “好!”



    “心舞扬打赏‘我是曹宁’铜章两枚!”



    “长发控打赏‘我是曹宁’铜章两枚!”



    “调皮小胡子打赏‘我是曹宁’铜章两枚!”



    “悬岩打赏‘我是曹宁’铜章两枚!”



    “飞舞手打赏‘我是曹宁’飞机一架!”



    “端木风打赏‘我是曹宁’飞机一架!”



    “老大还小呢打赏‘我是曹宁’飞机一架!”



    “龙中尉打赏‘我是曹宁’飞机一架!”



    “盗凉人打赏‘我是曹宁’飞机一架!”



    ……



    一波的打赏,已经在迎接曹磊了。



    (曹磊说相声):昨天说了,刘墉讨封了“罗锅儿”,一年多领两万两银子。乾隆他是越琢磨越窝火!花俩钱儿倒没什么呀,还让刘墉给气了一通。不行,我得想主意,抓个碴儿,怎么着也得把他这“罗锅儿”俩字儿取消。



    ────直播间中有人说:“这皇帝的心胸太小了。”



    哭泣的死神说:“别说皇帝,皇帝也是人啊。是人就有气生。”



    有人附合:“是的是的!”



    (曹磊说相声):乾隆说:“刘墉,散朝之后,不要回府,随朕到琼岛赏景。”



    ────“琼岛是哪儿呀?”飞舞手问。



    心舞扬:“应该说的是南海岛吧。”



    (曹磊说相声):琼岛是哪儿不知道吧?就是今天的“北海公园”。那时候叫“琼岛”。您现在去北海公园,东山坡底下有块碑,上刻“琼岛春荫”四个字,哎,就是乾隆御笔写的。



    ────“哦!原来是北海公园哪!”



    (曹磊说相声):乾隆是这么琢磨的:我让他陪我去琼岛赏景,只要他说错了一句话,让我抓住,那就好办了。



    ────“这不是挖好坑等着埋人吗?”老大还小呢说。



    曹磊点点头:“要不怎么说“伴君如伴虎”呢。皇上没事儿老算计你,那谁受得了哇!”



    ────端木风问:“那刘墉愿意去吗?”



    “不愿意去呀!谁都知道去了没好事。”调皮小胡子说。



    飞舞手:“可皇上让去就得去。不去就留下人头。”



    (曹磊说相声):你要说,我没功夫,我脑袋疼。哎,那哪儿成啊。不去?不去,就是抗旨不遵。不听皇上的话就得掉脑袋,那脑袋是不疼,哎,但是是脖子疼了!



    (曹磊说相声):刘墉陪着乾隆,进琼岛,从漪澜堂乘龙舟横渡太液池来到五龙亭。靠岸边儿的水里,一拉溜儿五座亭子。乾隆站在亭子里遥望白塔,绿荫环绕,真是风光似锦,美如画卷哪!



    ────壹叶小舟说:“我去过那地,要说吃饱了喝足了,上这地方一遛,哎,也确实有点儿意思啊。”



    ────盗凉人:“我也去过,那里的景致挺美的。”



    (曹磊说相声):可乾隆越看越烦。你问怎么啦?原因是他想不出主意来,把罗锅儿俩字儿去消啊!无意中低头一瞅,水里边儿鱼还真不少,来回穿梭。嗯,我先钓会儿鱼吧,解解闷儿。就说:“刘墉啊,咱们钓会儿鱼吧。”



    刘墉:“谨遵圣命。”



    小太监赶紧把渔竿儿、鱼食拿过来,乾隆跟刘墉一人一份儿,俩人钓上啦。



    工夫不大,刘墉这边儿,鱼漂儿一动,蹭!一抬竿儿,钓上一条红鳞鲤鱼。欢蹦乱跳!乾隆一看刘墉钓上来了,着急了。跟着也一抬竿儿……没有。空的,没钓着!

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