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关羽的长发真的很长,乌黑柔顺,而且已经远远不是长发及腰的程度。不过估计有修剪过,所以避免垂到地面。同时在发尖装上了比较重的装饰品,确保头发不会随风飘散,引起麻烦。

    不过这也看得出来,她很重视这一头长发,只因为某人说喜欢她长头发的样子。不得不说,每次看到她一头的长发,王庸也是心生悸动。或许,他也比较喜欢长发的女子吧?

    “花了二十年,只为留一头长发,关将军也算情义深重。”王庸感慨道。

    “叫我表字就好,大家也不算陌生人,没必要那么疏远。”关羽朝着王庸笑了笑,以后都是同僚,再加上张飞的关系,双方也没必要那么疏远。

    “好的。”王庸点头,“那你也称呼我表字无忧即可!”

    交换表字,也算是关系拉近的第一步,王庸倒不介意。再说以后说不得,因为夏侯涓的关系,和桃园三姐妹,成了亲戚关系,虽然有点远。

    “好的!”关羽点了点头,“以后还请多多关照,无忧!”

    “后来怎么样了,你和他……”王庸试着问道,事已至此,不爽也总要继续听下去。

    “后来还能怎么样?”关羽闻言,神情有些黯然,“他十五岁及冠那年,我才十三岁。我隐晦告诉他,我喜欢他……”

    不得不说,这一瞬间,王庸的内心揪住了一下,不爽,肯定不爽!

    “他只是朝着我笑了笑,然后带上行礼,说要出去闯荡一番。我当时还没有及笄,也没办法嫁人,他说等我两年,我们约定好书信往来。”关羽给自己斟了一杯酒,对,一切都是从那一刻开始变化,或许,当时她应该组织他离开。

    喝了一杯酒,继续说道:“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每个月来往一次书信,他从河东去了太原,最后去了幽州,离开半年之后,他告诉我,乌桓南下劫掠,他看不下去,打算参军入伍。当时我其实应该知道,事情不好了。”

    “出事了?”王庸有些吃惊,同时有些庆幸,事情似乎出现了转机。

    “嗯,参军入伍,写信就少了许多,基本上两个月左右一封信。一年后,他当时十七岁那年,熹平六年的时候,护乌桓校尉夏育率军出征,大败,战士十去七八……”关羽说道这里的时候,有些伤感,“三个月后,边境消息传到河东,带回来的还有他的衣冠,以及一封书信,给我的书信,似乎是出征前写的,还没有来得及寄出去,就要出征的样子。”

    “给你的?”王庸大概猜到,这份书信,估计也成了最后的遗言。

    “嗯,他说预感最近要出征,鲜卑入侵边境,他们必须要上战场。不过这次战争准备不足,夏育容易贪功冒进,情况估计危险……”关羽说到这里,居然有点想要流泪,“他最终,连尸骨都没有能找回!”

    “节哀……”王庸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这个时候伤心谈不上,开心也不太好。

    “那么多年了,这件事情早就看开了。前面十多年,忙着操心她们两个,都没什么空闲,如今难得空闲下来,总会不经意想起来。”关羽擦了擦眼泪。

    随即站起来,把东西收好,转身朝着旅馆方向,留给王庸一个背景,以及一句话:“感谢你,今晚能陪我听那么无聊的事情……说真的,我也没想到,我的初恋居然以这样的方法结束,回想起来,之后我去幽州,也只是为了追寻他的足迹,最后遇到了大姐和三妹。”

    “这是因为他,结下的新的羁绊!”王庸跟了上去,回答道,“其实不正因为你们三个结为姐妹,才有了如今,你我结下的这个羁绊?!”

    “是啊,感觉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引导……”关羽停了一下脚步,感慨道,“转眼又十八年过去,时间过得好快。”

    最后她猛地一回头,看向王庸:“无忧,佛教有一个概念叫做轮回。说前世受苦,今生受累,十八年过去,你说他是否已经转世,然后过上无忧无虑的日子?”

    “或许吧……”王庸也不好解释那么玄奥的东西。

    “是啊,他或许过得很好!”关羽笑了笑,给王庸留下一个笑容,“也不知道我是否还能遇到他,也不知道,我们两个是否还能走到一起。”

    “谁知道,姻缘天注定,若是给你们再遇到的话,那证明你们两个,真的有缘分。”王庸缓缓说道,其实这番话没什么实际意思,毕竟前提条件太多。而且有缘无分的情况,也不是没有。

    “希望如此……最后再说一次,谢谢你陪我,我心情好了不少……”关羽朝着王庸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那一刻的她,在月光的照耀下,真的好美。

    两人就这样分道扬镳,最后王庸直接回到了房间。这一次的陪伴,让他莫名其妙的。

    “那么快就回来了?”荀彧翻了翻身,不过没睁眼睛。

    “还没睡啊……”王庸咽了口唾沫,这家伙不会故意等着他回来的吧?所以说,自己若是长时间不会来的话,是不是……

    “呼呼呼呼……”荀彧却没有回应,仿佛刚才是说梦话一般。

    “算了,睡觉!”王庸也懒得去考虑那么多,喝了一杯水,然后也开始休息。

    另外一边,关羽回到房间,躺在床榻上,思绪却回到十八年前。当时的他,与王庸长得一模一样,至少也有九成相似,很巧的是,他也姓王,来自太原王氏。

    记得当时的书信里面,还有一段话:若我不幸战死,灵魂也会下告幽冥地府,让阎君安排我转世投胎,下意识我也姓王,长相也如现在这般。或许我不会不记得你的长相,不记得你的一切,不记得你我之间点点滴滴的一切……不过我相信,缘分会让我们再次见面。

    她伤心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北上去追逐他的痕迹。两年后,她觉得自己应该放下来,然后与刘备和张飞结义,四处征战,其实也是希望能够忘记这一切。

    直至,某年某人出现在她面前,那熟悉的面孔和声音,让她不由得怀疑,毕竟他的年龄也对得上,最大的问题在于,遇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娶了四个妻子,同时和汉帝,甚至是曹操的关系,都不清不楚。

    所以我又要再放弃一次吗?关羽曾经这样反问自己,沉默了一年,到了如今……

    “这辈子,我不会再放你走!”关羽呢喃着,开始进入梦乡。

    p.s

    为了保证作者的稳定更新,请保持投(dg)食(yue)!8)

    
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