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嘤嘤嘤~”

    滚滚叫的很委屈。

    主人你变了!

    始乱终弃,不要滚滚了吗?

    一晚上不见想给你一个熊抱,你竟然踹我?

    我跟你讲,你这样会失去本宝宝的。

    滚滚幽怨的看向玄奘。

    玄奘直接无视了这只熊猫的卖萌。

    妈卖批~

    贫僧作为你的饲养员,当着你的面被人套麻袋拉走了,你丫的一点表示都没有?!

    这种表现就和那种——

    主人在狗子面前装死,狗子顺手偷吃了厨房的东西并且去主人身上踩两脚的狗子有什么区别?

    阿弥陀佛,打不死你!

    贫僧特么怀疑当年蚩就是这混蛋被食物给引进陷阱里,然后这货看着陷阱里的蚩尤被人给殴打致死的。

    特么,你选这么个坑货作为自己的坐骑。

    你不死谁死,你不输谁输?

    “这位小师傅,原来这是你的宠物!”

    本来看到滚滚从自己大腿上移开,李白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但是随即看到滚滚扑向的是陈选择哪个,表情到那时一顿,下一刻大步迈向玄奘,脸上更是一副兴师问罪的态度,玄奘抬头。

    第一次主动的看向面前的俊俏公子哥。

    放弃吧,论美貌你是赢不来我的。

    这是玄奘第一个想法,随即赶紧把这个想法给甩出脑外。

    虽然确实是事实啊,但是低调点总是没错的。

    不过这个俊俏公子哥的身上却是自带一种特殊的气质,仿佛自带一种逼格一般,和吕洞宾倒是有些相似。

    当然了和吕洞宾相比还差了许多就是了。

    “阿弥陀佛,不是!”

    直接无视了滚滚朦胧的泪眼,玄奘说的斩钉截铁。

    鬼才会养这种坑货当宠物。

    贫僧家里没矿!

    “额~”

    李白表情一顿,显然被玄奘这个说法给噎了一下。

    你这么直接说,难道良心就不会痛吗?!

    “哼,既然如此的话,这异兽我就带走,到时候剥皮吃肉!”李白冷声道。

    显然并不打算就这么简单的放过玄奘。

    “阿弥陀佛,做得到的话,请便。”

    玄奘好似看智障似的看向李白,并且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李白......

    李白感觉很难受。

    这个小和尚这么鸡贼的吗?

    劳资要是能打得过这货的话,哪里还会等到现在。

    但是,你这直接说出来——

    扎心了,老铁!

    这还不算什么,特别是看着滚滚那越发不善的眼光以及不断晃动的熊掌,李白表示自己有点慌。

    这熊掌——

    自己可是见识过的。

    要是一巴掌拍过来,自己不得直接凉凉?

    本来只是想要来难为这小和尚一下,要是把自己的命给丢在这里那就太不值当了。

    “咳咳,小师傅,商量个事儿,我被人称为诗剑双绝,你把我这剑赔了,大不了我赋诗一首赠与你,我写的诗可是很难得的哦!”

    李白拿出自己的断剑将玄奘拉到一边商量的语气说道。

    这玩意儿可是太乙精金制作的宝剑。

    虽然垃圾了一点,被面前这异兽给啃掉了一半,但是这损失不能自己一个人承担啊。

    正好遇到面前这秃子,一看这滚滚和这秃子的关系,两人肯定是认识的。

    如果不找这秃子挽回点损失,简直都有些对不起自己!

    “阿弥陀佛,贫僧还江流儿呢,就你还赠贫僧诗?”玄奘单手捏起面前的断剑面带不屑的说道。

    “呵,江流儿,谁听——江流儿,你是江流儿?!”

    下一刻,李白的声音直接提高了霸哥分贝,同时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和尚。

    虽然宫里的那位知道江流儿的真实身份,但是自己却是不知道,此刻听到玄奘开口顿时满脸懵逼的看向玄奘。

    这个在那人口中卑鄙无耻,胸无大志的和尚是那个自己引以为知己的江流儿?!

    (╯╢□′)╯︵┻━┻

    怎么可能!

    这一刻不仅李白诧异的看过来,就是原本在路上行走的一些人一个个也有些疑惑的看过来。

    刚刚——

    似乎是听到了江流儿这个词吧!

    江流儿可以说是真的火遍了整个长安城啊!

    青楼茶坊,花魁清倌,谁不会两句江流儿的诗余?

    如果说诗余被这些市井传开,那么江流儿做的诗句就被各大读书人奉为经典。

    读书人相轻,这是人之常理,但是差距到一定程度之后只能高喊666了。

    “阿弥陀佛,而且——”

    说到这里,玄奘顿了顿。

    “崩~”

    在李白满是不可思议的眼中,玄奘手中太乙精金断剑顿时再一次崩断。

    “你这种假剑,路边铁匠铺三十文钱一把,这里有一两银子不用找了。”

    玄奘顺手把断剑丢进自己的葫芦里,然后丢了一辆银子给已经懵逼的玄奘,随即一边啃着猪蹄慢悠悠的向着钦天监的方向走去。

    李白......

    难道说,太乙精金这种炼器材料真的是吹出来的不成。

    坑爹呢!

    .......

    钦天监。

    看着逐渐落下的夕阳,大大花费力的将兰芯搬进屋内。

    看了看时辰,再过半柱香左右就该把小卓拉出来晒晒月光了。

    说起来玄奘那秃子没走之前,也没见他整天这么麻烦的伺候这两个妖精啊!

    ┓(;′_`)┏

    不过想了想自己每天得到的,大花把自己心中想的东西连忙甩开,干就干吧。

    至少比当初在净土寺的时候好多了。

    想到净土寺,大花瞬间就想到了到了钦天监的老和尚。

    作死之魂开始熊熊燃烧。

    敌在明,我在暗。

    如果不趁着这个时候好好整治这个老和尚,简直是对不是自己以前在净土寺受的罪啊!

    伸手拉过一张宣纸。

    做事之前先做一个完整的计划,这是那秃子交给自己的。

    随后大花在宣纸上写了,老和尚三个大字。

    随后在旁边写了个自己的名字。

    首先要想收拾这个老和尚凭自己武力那是肯定不行的,必须得靠智谋。

    比如说下药,直接把他变成普通人?

    否决!

    如果有这种药的话本鸡第一个搞得就不是老和尚而是玄奘那个秃子了!

    “那就蒙汗药吧,一包不成,那就来个一斤吧!”

    大花喃喃自语道。

    “什么一斤?”

    “当然是喔给那老和尚的蒙汗药了。”大花下意识的会了一句。

    随即表情一僵,冷汗刷的流了下来。

    这声音——

    8)

    
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