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父王……”

    白星还没说完,就被尼普顿打断了:“这位据说是‘龙王’贝尔,就是上次……变成你样子的家伙。”

    他是完全的不给贝尔面子了。

    到现在他已经看出来这个‘龙王’的意思了,无非是看上了他的女儿。哼,他们人类就那么点儿,跟女儿的大小可差远了。那种事情,怎么搞?说句不好听的,女儿张开……咳咳,都能把贝尔整个塞进去。

    唔,邪恶了,邪恶了。

    所以他倒是不介意什么,贝尔看上她女儿也白扯,搞不起来的。

    可惜他并不晓得,这个世界里有‘莫莫果实’跟‘迷你果实’,而莫莫果实已经在贝尔的手里了。

    是可以搞的起来的。

    尼普顿在‘得意’的同时却又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女儿注孤生啊!

    “诶……、贝贝贝贝尔大人吗?”白星小小的惊了一下,抬手捂着嘴,有些被吓到了。

    嗯,我见犹怜!

    “现在人来了,可以去龙宫城了吧?”尼普顿还是执着于去自己的地盘。

    一来,乙姬爱妃的死亡真相,可能会牵扯出重大的影响,甚至颠覆鱼人岛的安全。

    二来,万一有什么秘密,他也不想外人知道,尤其是白星。她还那么小,他不想女儿接受残忍的真相,所以不想她听到。

    三呢,也是可以悄悄的布置策略,挖出幕后黑手。

    然而贝尔可不想顺着他的意思。

    如果他想的话,一早就带着罗宾去龙宫城做客了,还需要逼迫尼普顿?当然,他真正逼迫的是白星,就像当初逼迫女帝那会一样。在他的心里,她们都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强大’。

    女帝射杀天龙人,是!

    白星也要勇于直面母亲的死亡,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女帝连提起当年的往事都不敢,都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你让她亲自射杀天龙人?呵呵,这可能么?她根本抬不起手来,如果不是贝尔硬逼,她恐怕早就垮了。

    同样,白星也是。贝尔喜欢一个强大的白星,而不是一枚只知道哭泣的胆小星。

    “乙姬王妃的死,是霍迪·琼斯干的。”贝尔理都没有理睬尼普顿,直接爆出了大料。

    哗——

    Σ(?д?lll)

    整个鱼人岛都傻眼了!

    全都寂静了!

    嗡嗡嗡嗡嗡嗡——

    尼普顿、鲨星三王子、白星齐齐傻眼:什么?爱妃(母后)是霍迪·琼斯杀死的?

    “霍迪·琼斯大人……”

    居然还口称‘大人’?看到白星一副泫然欲滴,大大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后,贝尔心头一阵烦躁:“那个谁——”

    “嗨!”

    “你是不是鱼人岛的公主?”

    “诶……我我是。”

    “那就把你的泪水给我收起来!霍迪·琼斯杀了你的母亲,你还口称他‘大人’,你是不是有病?”尽管贝尔知道,那只是白星公主的口头语,但仍旧是很不爽。尽管白星哭泣时柔弱的样子,很惹人怜爱,但贝尔就是不喜欢哭哭唧唧的小女生,“不许哭,听到了没?!你每滴落一滴泪水,我就杀一个鱼人。”

    “诶?!怎……怎么会这样?贝尔大人是个坏人!”虽然在骂,但白星还是硬挺着把泪水瘪了回去。

    憋不回去的,也用手擦干净。

    “喂,你这样子真的好么?”罗宾轻轻捅了贝尔一下,她看了一眼就知道白星公主的性格了。

    善良、胆小、爱哭。

    柔弱、可怜、无助!

    “你还想泡她,用这种特立独行的方法?”罗宾小声的戳穿了贝尔的伪装。

    “咳咳。”贝尔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直接无视了罗宾的刁难,直视白星,“你是鱼人岛的公主,你的责任是坚强起来保护鱼人岛的子民,而不是躲起来让别人保护你!这是你的责任,也是你逃不脱的‘义务’。”

    “我……”

    泪水又酝酿了起来!

    “不许哭!”贝尔大喝,“你是不是真以为我在开玩笑?”

    他猛地一抬手,绿色的魔法线吸扯下,一名鱼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他的生命力被飞速的吸走了。

    “住手!”

    “放开他!”

    “别……停,停下……我我不哭了就是了!”白星大喊。

    “哼!你最好记住了,眼泪是弱者的表现。眼泪救不了你,也不会让你的敌人同情于你,而改变主意不再攻击你。”贝尔停止了【吸取生命】,但并没有把吸走的生命力还回去。

    该他倒霉。

    一个壮小伙,瞬间变为五六十的老头。

    那满含怨怒的眼神,贝尔压根没有放在心上,就凭他也想报仇?

    他可不是个好人。

    经过这一次,鱼人岛的人也终于意识到了一件事,——那就是贝尔杀伐果断,毫不拖泥带水。

    “我估计你是泡不到这条大人鱼了。”罗宾还在一旁恶意的吐槽。

    “是不是欠打P屁屁了?今晚要你下不了船。”

    罗宾瞬间脸红。

    ‘闹剧’完了,尼普顿复杂的看着贝尔,他自然明白贝尔的用心:“你……你说我的乙姬王妃是死在霍迪·琼斯的手里,可有证据?”

    “没有!”贝尔很光棍。

    “你……”

    “没有证据才是最大的证据!”贝尔耸了耸肩,诡异的笑了下,“你们觉得,20岁的我,第一次来鱼人岛,我会知道霍迪·琼斯这个人么?你可以说我在来之前查了鱼人岛,但我为什么要诬陷他呢?这么说,我真想诬陷的话,目标太多了,为何偏偏选了他?”

    “这……”尼普顿也是愣住了,这话确实在理。

    要诬陷的话,最好的目标是范德戴肯九世那家伙。‘情敌’自然是首先要去除的目标啦,尽管也算不上什么情敌。但范德戴肯九世可不是霍迪·琼斯那家伙能比的,他可是逼迫的白星近十年不得出塔的罪魁祸首啊。

    干掉他,肯定会得到女儿的好感了。

    可霍迪·琼斯?

    难道真的是他?

    揪出一个杀母的真凶,似乎更能俘获女儿的好感呢。

    但……

    “我还是想要证据。”

    “那么我也想问,为什么当年揭露这一切的,恰恰是霍迪·琼斯而不是别人呢?”贝尔问。

    “这……”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他一手策划了这场阴谋,假借人类海贼之手杀了乙姬王妃,然后再揭露人类的罪恶行径,让你们的乙姬王妃正在做的事情……功亏一篑呢?”

    轰——

    尼普顿、三皇子的脑海中彷如一道闪电劈下一般,似乎……他们抓住了一些什么。

    而另一边霍迪·琼斯的大本营里,他本人则是震惊到眼珠子都要爆出来了:“不可能,这怎么可能!”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