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女配拒绝当炮灰正文卷第两百二十三章寻宝鼠30一直旁听的墨玉忽然挥了挥手:“我看他们就是太闲了,要我说就应该让他们出去历练历练,见识地多了,也没有心思想这些风花雪月了。”



    众多弟子都缩脖子,他们是丹修好吗?丹修基本都是钻研丹道,难不成要拿着个丹炉出去和别人对撞?



    “任务堂不是有任务吗?以后你们就跟着剑宗别峰的弟子们一起出去历练,出去长长见识就好,不指望你们修为有多精进,起码要懂得明辨是非,坚定本心。”



    姜蝉也点头:“墨玉这个提议很好,今天时辰也不早了,明天你们就去任务堂报道吧,为师相信,这次历练一定能够让你们收获良多。”



    顶头的两位大boss发话了,众弟子只能够应下。从此以后剑宗的丹峰就流传下来这么一个不成文的规定。



    凡是丹峰的弟子,不能在丹峰闭门造车,也要洞察世事,体察人情,有自己的思想和主张,不要做一个闭门炼丹的修士。



    众弟子们散去,墨玉撑着脑袋似笑非笑地看着姜蝉:“你准备怎么对付唐予白?”



    姜蝉挑眉:“他已经不需要我做什么了,你以为我将这留音石拿出来就仅仅是为了教导弟子们吗?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人才是藏得住秘密的,当秘密被第三个人知道了,秘密就不是秘密了。”



    “这倒是,我看你的那些弟子们皮实地很,也八卦地很。”



    姜蝉瞅着墨玉:“到底是谁八卦?分明是你上梁不正,带地这些弟子都变地八卦。”



    墨玉嬉皮笑脸:“总是一成不变多没有意思?我这可是给大家枯燥的修仙生涯增加乐趣,他们应该感谢我才是。不说了,我去修炼。”



    一边往洞府走,墨玉一边嘀咕:“真是不公平,明明我更能打能抗一些,怎么修为还是赶不上你?难道说血脉这东西还得上天之眷顾?”



    姜蝉自然是听到了墨玉的嘀咕,她也曾经猜测过为什么她的修为会精进地这么快。后来姜蝉也隐约地猜出来一些。



    灵兽修炼晋级,自然是少不了各种各样的战斗,弱肉强食本身就是种族天性,这是非常残酷的自然法则。



    可是姜蝉本身是人类的灵魂,她在接了小金的任务之后,很多行为都是在向人靠拢的。灵兽在修炼的时候,免不得会沾染杀戮等因果。



    一时的杀戮可能会增进灵兽的修为,可是沾染上的因果却是更大的麻烦。很多灵兽之所以雷劫度不过去,还不是因为平时沾染的因果过多?



    姜蝉的修行更多的都是像修士靠拢,她很少杀生,当然了为了自保姜蝉有的时候也不会手软,总而言之,修炼了这么多年,姜蝉沾染上的因果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所以姜蝉的修行才一路地顺风顺水,更不用说小金的本体还有寻宝鼠的血脉,本身天道也更加地偏向姜蝉那边,只要姜蝉不多做杀孽,她的修行之路可谓是一路平坦。



    当然了,这只是一种理想地状态,这时间的东西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总而言之概括下来就是,姜蝉的前途是光明的,但是道路却是曲折而漫长的。



    姜蝉只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将自己的修为一步步地提升上去,只是在进阶的时候,姜蝉比起别的灵兽更加地容易一些,当然这就是天道的馈赠了。



    墨玉眼馋姜蝉的也正是如此,她和姜蝉不一样的是,姜蝉基本都是走的法修的路子,但是墨玉是实打实地一步步战斗出来的。



    况且墨玉在遇到姜蝉之前,本身就已经是魔兽森林的一霸了,沾染上的因果线根本就不会少。墨玉这么多年之所以处处慢姜蝉一步,大部分就是这个原因。



    幸好墨玉的几次进阶,这些因果线都抵消地差不多了,以后墨玉的修行速度也会加快。只是此时的墨玉并不知道罢了。



    姜蝉的预料基本不差,没有几天唐予白残害同门的消息就传到了云水宗高层的耳朵里。修仙之人最注重的就是门派传承了,要是出现了残害同门的恶徒,重者当场丧命,轻者也是逐出师门。



    后面的姜蝉也没有过多的关注,只是后来偶尔地听青青提了一句,说唐予白已经被废去修为,逐出了云水宗。



    至此小金留下的第一个任务也顺利完成,如今姜蝉也就是按部就班地刷修为了。灵兽的修炼本身就很艰难,就算是这样,姜蝉也足足花了有五百年才算是达到了渡劫期。



    此时丹峰已经是香火鼎盛,几乎已经成为剑宗的第二大势力。姜蝉也早就不问世事,丹峰都已经传了三代了。



    今天是姜蝉渡劫的日子,度过了就是飞升成为神兽,没有度过就是身死道消。姜蝉的大名在修真界并不显露,她平时低调惯了。



    这次渡劫也是如此,旁观的只有剑宗的几个太上长老,就是姜蝉的几个亲传弟子也都只能够在山脚下看着,闭关许久地青青坐在丹峰众弟子之首,心神全都锁定在姜蝉的所在地。



    凤栖梧并肩和几个太上长老坐在一起,膝盖上横着一把阔剑。她面沉如水,看着对姜蝉的渡劫充满信心。



    墨玉坐在凤栖梧的身边,叹了口气:“小蝉要是这次飞升了,没多久也到我了,唉,也不知道这飞升的雷劫大不大?”



    她本身也一直在压缩着修为,要是她放开了修为的话,估计劫雷早早地就劈她脑门儿上了。但是姜蝉渡劫,墨玉怎么也要看着,不说两人是这么多年的陪伴,已经是亲人一般的存在了。



    而且墨玉也想要吸取经验,毕竟旁观别人渡劫自己也能够受益良多。



    姜蝉站在峰顶,看着天际那一片黑沉沉的,云层中劫雷是蓄势待发。修炼了这么多年,姜蝉也不是没有迷茫过,可是在迷茫过后却知道,修仙界虽好,可却不是她的归宿。



    她没有忘记,她的亲人朋友全都在那里等着她回去。虽然那里没有修仙界灵气浓郁,她的生活也不像在修仙界这么地随心所欲,可是那里才是她的根。

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