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银月城东北面依靠着一片海崖建成,从远行者广场的东门而出,穿越一片树林,可以攀上海崖遥望北海。



    这里有一个盖着伊利达雷火色魔印旗帜的小小神龛摆在崖边,面对大海,正朝着奎尔丹纳斯曾在的方向。



    两个人坐在这里的枫木长椅上,遥望着那座神龛久久无话。



    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一个因为三个月被压缩成了一刹而有些迷惘,另一个这三个月的每一刹那都熬的像一辈子,如今仿佛又觉得时间突然加快而不能适应。



    玛兰德发觉了卡塞恩的体貌变化,但他的长相比以前温和了许多,她喜欢这些改变。



    一个人被太阳之井炸过还能拥有之前的整体样貌,还能苛求再多吗?



    连基尔加丹都彻底灰飞烟灭了。



    不过,卡塞恩身上的《恶魔名册》不见了,倒是很让她在意。



    这段时间他发生了什么?



    但这些问题她只是埋在心里,一直没能问出口。



    “你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玛兰德终于打破沉默,问:“你还记得吗?”



    “我……忘了。”



    卡塞恩在奎尔丹纳斯之战的最后已经紧张到极致,完全不记得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了。



    “你说,要等我爬上太阳之井,艾泽拉斯已经被毁了二十回了。”玛兰德轻笑出来,但眼泪却溅到了卡塞恩的手上。



    “这几个月,这句话不停的在我脑子里重复,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废物,不能代替你。”



    “对不起。”卡塞恩说:“我总是忍不住说这些废话,那时候可能是有些着急吧。”



    “我没法原谅你。”玛兰德抹掉眼泪说:“我以为余生都要活在这句话里了,不过那时候我会安慰自己,还好太阳之井没了,不用再熬上千年,或许一两百年后就会老死。”



    听到这句话,卡塞恩感觉有些失落。



    太阳之井没有了,无论大家表面上怎么说,心里都是一个伤痕。



    “实际上……”



    卡塞恩刚刚开口,就被玛兰德打断。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她侧过身来说:“我们还有两个永恒水瓶。”



    “是。”卡塞恩说:“一个在毒蛇神殿,一个在他那里。”



    “你真的觉得再建一个太阳之井,是一件好事吗?”玛兰德一边问着,一边瞧着卡塞恩翠绿宝石般的眼眸出神。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她就像一个诅咒,纠缠所有精灵的诅咒。”



    “凡事总有两面。”卡塞恩说着。



    “不要拿我说过的话来教导我。”玛兰德长长的白色眉毛晃了晃,说:“困难到了自己身上,总是很难客观看待。”



    “议会已经因为这件事讨论过很多回了,现在的问题是,纳尔琪和她的娜迦军团不肯交出永恒水瓶……”



    “纳尔琪。”卡塞恩想起她,叹了口气问:“她为什么不给?”



    “她说要等你回来听你的意见。”玛兰德顿了一会儿,说:“那时候所有人都以为她跟瓦丝琪一样疯了,但现在……或许娜迦对大海的直觉更准吧。”



    说完,玛兰德把头靠在卡塞恩的肩膀上,轻轻闭上眼睛。



    你回来了……



    两个人靠在一起听着远方大海的波涛起起伏伏,又沉默了许久。



    到了黄昏,情侣们开始多了起来,这里也就变得有些嘈杂了。有的情侣会走到那个小神龛前望一会儿,不知道是什么用意。



    卡塞恩环着玛兰德的肩膀,轻声问:“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都没有做好准备,包括基尔加丹。”



    “他受到的冲击最大,因为他大半个身子都盖在上面,就那么在白光中消失了,连多余的话都没有说出来。他的项链是被哈杜伦派人捞上来的,你看到了吗,就在城门上。”



    “我看到了,那里还有我的……”



    “那是王子修的。”玛兰德看向山下楼间隐约可见的长者广场,说:“他很后悔没有听你的话。”



    “他……真的这么说?”卡塞恩皱了皱眉头,他根本不能想象把凯尔萨斯和后悔这两个事物拼在一起的样子。



    “他没有直接说过,只是话里话外会让人感觉到这一点。”



    “之后呢?”



    “其实基尔加丹第一次收集灵魂时,很多人就已经上了船,大部分艾泽拉斯的联军们在基尔加丹出现之后立刻逃了,”



    “普通人就算是留下,也不可能有什么帮助,只是为基尔加丹的魔法平添一丝威力。”卡塞恩补充道。



    “是啊。”玛兰德说:“所以,参与过战役并且幸存的,没有人被认为是逃兵。”



    “谁死了?”卡塞恩终于问出这个他一直不想问的问题。



    “天灾军团的大部分军队,他们打到后来,几乎就是用联军的尸体支持作战了。”玛兰德说:“还有我们的邪兽人,他们是受损最严重的。火色魔印没了,但那与最后的大爆炸无关,他们在进攻太阳井的过程中就几乎打光了。”



    “恶魔猎手损失很重,毒蛇神殿的督军纳因图斯当时没有死去,但后来没有撑过去,托罗斯将军死在海滩上……玛瑟里顿,是被太阳井炸死的,他的尸骨被送回了地狱火堡垒。”



    “他不会真死的。”卡塞恩这么安慰自己。



    “还有莱欧瑟拉斯。”



    卡塞恩听到这个名字一时语塞,最初的五位血精灵恶魔猎手,终于真正只剩他一个了。



    与纯粹的恶魔不同,死去的恶魔猎手灵魂虽然会进入扭曲虚空,但多半会精神错乱陷入疯狂,再回来时,已然不是同一个人了。



    “维伦受的伤很重,我差点以为他就要死了。”玛兰德想了一会儿,说:“还有卡德加……”



    “卡德加?”卡塞恩问:“他也死了?”



    “不。”玛兰德摇摇头说:“他也受了很严重的伤,因为他想把你救出来……当他意识到这根本不可能的时候,逃的晚了一些。”



    “他……为什么?”



    “不知道,想到这件事我就会很愧疚。他说他会在你扰乱太阳之井的能量后把你传送出来,我拦不住他。”



    “现在他在哪?”卡塞恩立刻问:“就在银月城?”



    “不,他回达拉然了,没能把你成功带出来他很难过,不想继续留在奎尔萨拉斯。”



    卡塞恩听到卡德加没事的消息松了一口气,说:“我应该去见见他,除了谢他,我也有事要跟他商量。”



    “你是想保持现在这样……还是?”



    “公开我还活着的消息?”卡塞恩说:“我要先见一下凯尔萨斯,问问他的意思。”



    “也好,但他现在的处境很复杂。”



    “什么意思?”



    “现在的议会以他的名义行事,但这些事不全是他的意志。”



    卡塞恩点点头说:“意料之中,议会不可能像以前那样信任他,洛瑟玛……也不可能。”



    玛兰德补充道:“但在整个日怒和你们日蚀的支持下,议会也很难控制他。不过,他很克制,而且也变得更像一个王了。”



    “他不能一点教训都得不到。”



    “你去找他吧。我会找个法师赶往外域,告诉加西奥斯和维尔莱斯你回来的消息。他们一直没有选出一个新的领袖来。”



    “为什么?”



    “因为。”玛兰德有些犹豫地说:“因为毒蛇神殿直言不参与,但其实所有人都在逃避,觉得议会就够了。”



    “纳尔琪现在在哪?在毒蛇神殿吗?”



    玛兰德听到这个问题,轻轻低了低眼睛。



    卡塞恩看到玛兰德样子,叹气道:“她真的帮了我很多,而且对卡拉波很忠诚。就算是我对她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也不应该因为她对我的态度,就这么一直冷冰冰的。”



    “你说得对,可能我有些自私吧。”玛兰德说:“她就在银月城外,一直都在。”



    “嗯?她在做什么?”卡塞恩有些奇怪。



    “她一直在废墟北边的海岸线上,她觉得你会在那边出现。”玛兰德有些不太情愿地说完后,又问:“你是在那边上岸的吗?”



    “在北边,不过是逐日岛的北边。”卡塞恩说着。



    “你先去找她吧。”玛兰德有点泄气似的说:“她要是再不走,就成了逐日岛上母亲们吓唬孩子的鬼故事了。”



    “有这么恐怖?”



    卡塞恩耸了耸眉毛,实际上纳尔琪那缺乏表情的海妖面容,是够格放在恐怖片里的了。



    “你老实说,你真的对她没有别的感情吗?”



    “你这么问我,就算真的有我也不敢说有吧……”



    玛兰德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说:“如果是为了伊利达雷……”



    “没有,这跟伊利达雷完全没有关系。”卡塞恩掐死了玛兰德的话,他觉得自己的统治快要开始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div>

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