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这次只有一瞬间,请不要眨眼。”尹疏说着,按下了手上的控制器。



    与刚刚的那种情景不同,这次没有任何声响,三个人原地消失了。



    所有人都想揉眼睛,却被面罩挡住。



    “相信主的力量的请去门前,不相信的留在原地。”尹疏再次说道。



    这一次,还剩下三个人。



    “请说出你们不相信的原因。”



    一个棕发中年人当即说道:“原因就是,我是无神论者。我坚信我看到的所有超自然现象,都是一种视觉欺骗,虽然现在我还无法揭穿,但这就是骗局,你们在通过这种方式,获得我们的支持,从而进行一些邪恶、恶心的计划,难以想像……我最尊重的人,竟然介绍我来这个鬼地方。”



    “西多罗夫先生,请至少给我机会证明主的力量。”



    “不,不可能,无神论就是无神论,见到了什么都是无神论。”男人看了看四周后,朝向尹疏调侃着笑道,“我知道,既然来了,如果不加入你们,那就别想活着出去。来吧,一枪崩了我,那样你们就输了,所有人都将看清楚——主杀人也是要用枪子儿的。”



    “好的,我明白了。”尹疏转望另外二人,“你们呢?”



    老教授率先说道:“我几乎相信了,我唯一的怀疑是,这个房间有问题,如果你能在上面,露天,我选择的地方,做任意一组试验,我愿意相信。”



    “虽然主的福音是无限的,但赐予我的是有限的,对我来说,这很宝贵。”尹疏想了想,终是叹道,“你太重要了,威尔逊教授,我会为了你再做一次。”



    “这样的话,我也没有问题了。”另一个头发不多的中年人迅速退到了门口,不知道是他的想法与老教授一致,还是被西多罗夫的措辞吓到了。



    “辛苦诸位了,我们上去吧。”尹疏自顾自地出了门。



    于是众人又随着她来到了岛屿的沙滩上,但尹疏并没有让他们换下“潜水服”,也并没有理会更衣室里的那位拒绝换衣服的女士。



    “请选择一个地方。”尹疏冲老教授道。



    老教授也的确严谨,领着一群人围着小岛走了大半圈,最终站在了一棵毫不起眼的椰子树下。



    “这里。”他指着椰子树道,“死囚呢?”



    “没有了。”尹疏缓缓转身,望向西多罗夫,“好在,我们还有西多罗夫先生。你愿意配合我们的魔术表演么?”



    “反正我也不能拒绝对吧……”男人哼笑一声,在两名雇佣兵的注视下,摘下了头盔,脱掉了外衣。



    他站在树下,但他手里还拿着传声器,冲众人道,“我作为一个无神论者,在这个星球上,唯一只相信一种力量能完成刚刚的事情——核辐射。刚才那种化成浓水的死法,我见过,就在切尔诺贝力的绝密资料里,那些第一时间冲进去的消防员,接触过高能辐射后,最终会浑身稀烂而死。”



    尹疏好像并不准备打断他,他也自顾自继续说道。



    “具体到切尔诺贝力那次,最恐怖的辐射并不是波,而是中子,一粒粒小到极致的中子,它们就像子弹一样击穿你的身体,击中你的细胞,击毁你的DNA序列,从而摧毁你的组织。辐射的强度越高,这些中子弹的密度也就越大,对那些冲进切尔诺贝力的消防员而言,他们相当于在一瞬间被无数颗子弹穿透了,身上的无数细胞都遭遇了毁灭性打击,他们的表皮开始渗血,器官开始衰竭,最短几个小时,最多一周,他们会溃烂而死。”



    加拉瓦忽然抬手问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刚刚那三个犯人,是在40秒内化成烂泥的,你确定核辐射可以做到?”



    “这就是我要说的,小老黑。”西多罗夫哼笑道,“理论上,足够强的辐射是可以在短时间内将人体结构裂解的,但那需要是切尔诺贝力反应堆的一万倍,或者一百万倍,总之就是大到难以想象。毫无疑问,那个房间里如果真有那么大剂量的辐射,我们这身破铁皮就像塑料袋一样脆弱,我们早该死了。所以,根本就没什么辐射,唯一能做到这件事的力量被否定了。因此我们刚刚看到的,必然是假象,是某种视觉特效,问题一定出在我们的面罩上,我一会儿会蹦蹦跳跳的做出他们无法预测的动作,特效一定会出现问题,请仔细观察。”



    “现在就可以开始蹦跳了,西多罗夫先生。”尹疏道。



    西多罗夫就此手舞足蹈地比划起来,好像一只西伯利亚大棕熊。



    这只大棕熊兴奋地嚎叫着:“他们会用特效欺骗你们的双眼,然后像变魔术一样把我搞到其它地方处死。诸位,无论发生什么,请一定记住,杀死我的不是什么魔幻力量!主杀人也是要用枪子儿的!”



    西多罗夫眼见尹疏即将按下按钮,突然用更大音量吼道,“苏维挨万岁!Даздравствуетсовет!”



    按钮按下,这只大熊突然瞪大了双眼,原地僵住。



    接着,无数的小血点渗了出来。



    可能是由于体型原因,西多罗夫的瓦解用了足足一分钟。



    每个人也尽量观察着每个细节,试图寻找视觉特效的瑕疵。



    可惜并没有找到。



    钱镛粗喘着气,默默记住了西多罗夫最后的话。



    主杀人也是要用枪子儿的。



    这是对这位无神论死士,最大的尊重。



    “好了,都可以脱掉了。”尹疏抬手道,“我已经没有福音了,请大家放心。”



    大家一个个脱下了笨重的衣服,都有些六神无主。



    在他们的茫然之中,两名雇佣兵抬着一个担架走了过来,放在了椰子树的另一侧。



    担架上躺着的是那位不愿换服装的年长女士,此时闭着眼睛,好像在沉睡。



    尹疏走过去,把小黑盒子放在了她的身前。



    “不用了。”老教授抬起手杖道,“我相信了,试验到此为止。”



    “好的,那么我们去客厅酒廊吧。”尹疏抬手引着众人走去,“有一点我事先声明,主并不带表正义,反而是罪恶的,他也不会拯救人类,只会索取,只有在场的我们这些人,才能有限地拯救人类。”



    “这就是我想问的……”老赵皱着眉头跟在她身后,“你口中的主,似乎并不是带来好事情的,我可以理解成,他在威胁我们替他做事么?”



    “完全正确,赵长德先生。”尹疏笑道,“我们之间的互相引荐,与其说是在传教,不如说是在拉下水,此刻之后,你们背叛的代价,便是与亲人朋友一同消失。如果我们中任何人试图大范围传播有关主的事情,主会提前收割,届时包括你们在内,全世界一半人口将永远消失,另一半将被裂解。”



    赵长德哆嗦了一下,而后有些茫然问道:“我不明白,如果主真的如此强大,又需要我们做什么……”



    尹疏回身,转望众人道:“主希望将50%的消失率,提高到95%以上,为了这个目标,我们要想方设法,让每个呢都用上最新型的智能手机。作为回报,未消失的5%将不会被裂解,人类将获得难得的生存权,这就是我们的使命——在主的屠刀下拯救人类,请珍惜这来之不易。”

glossolutions.com